全家人亂欲大雜燴 啊快點別停在舔一舔

第一章-1 記者會后,TNW團員乘保母車回到先藝,眼見大辦公室內電話輪番狂響、工作人員分身乏術,面對這恐怖情景,身為trouble maker的TNW,唯有低調再低調的躲回經紀人小鳳辦公室。
團員們無精打采、或坐或立,站在落地窗邊的汪敏赫表情凝肅,棕黑色的眼瞳閃耀著流金,儘管那過分華麗的俊挺臉龐平板的有點冷漠疏離,但看著那白皙中充滿光澤的皮膚、微微上揚的內雙眼皮、直挺細長的鼻樑和帶點粉紅的嘴唇,即是光看那纖細的下巴線條也會給人清新溫柔的錯覺,總而言之,這整張臉、整個人雖然費解卻綻著讓人心醉的耀眼光芒,完美的不像話。
貝倫數度欲言又止,最后他終于忍不住跳出來打破沉默:
「大家干麻這么安靜,說點話啊!」
「講什么?」鍾炫問。
「一起想辦法啊,難道敏赫哥真的像記者會說的那樣自請處分不跟團隊出去嗎?我們明知道那晚發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可以獨留敏赫哥一個人面對風暴啊,又不是一兩星期全家人亂欲大雜燴 啊快點別停在舔一舔,是幾個月耶!」
小鳳風塵僕僕打開玻璃門,正巧聽見眾人對話。
這群人,腦子里還有TNW嗎?
要是真把TNW當成榮耀掛在心頭,就不會干出這等蠢事了,演藝圈里有多少團體等著上位,而他門竟不費吹灰之力就把自己給毀了!
「不然你們還想怎么辦?前天晚上被拍到照片,昨天馬上登上火熱熱的週刊,還不都是你們自己惹出的大麻煩!」
從事發到現在,廣告廠商、歌迷、形象專家,所有人都唯她是問,好像TNW出包全是她督導不周害的,原本她就氣自己空長十張嘴也無從辯解,貝倫膽敢發聲異議,正好湊上來當砲灰。
「你們說天底下有這么緊急、不給任何時間善后的丑聞嗎?」小鳳難忍怒氣的吼了出來。
「就算這樣,也不能……」貝倫被這么一吼,尷尬冒汗。
「貝倫,別說了……」敏赫了然的拍了貝倫肩膀,云淡風輕的語調讓他原本就顯得酷酷的臉龐多了幾分灑脫,「記者會前我們討論過啊,這是比較不傷害團隊形象的說法。我本來就沒這么看重形象,這說法適得其所,對團隊、大家都好不是嗎?」
「哎,敏赫……」啟基欲言又止,神情低靡。
「敏赫哥……」
「就先這樣吧,致少讓TNW度過眼前危機。」
雖知敏赫的決定是為了團隊委屈求全,但他過度淡定的態度還是忍不住讓小鳳氣憤地翻白了眼:
「呵,汪敏赫你倒是瀟灑,那你說說看,放這幾個月大假想過要干什么沒有?」
「要想什么?繼續寫歌等TNW回國啊。」
「你到底明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啊,天曉得我為了你這沒心少肺的人傷透腦筋!」
鐘炫附和小鳳話尾,也是搖頭又嘆氣:「敏赫,你沒看昨晚T臺和S臺的政論節目嗎?他們竟然為了你放棄討論政事欸,或許風暴沒我們想的這么簡單過去……」
「就是說啊,經過節目上那些所謂親子專家啊、宅神指標的大肆批判后,Call-in進節目的家長都認為"汪敏赫"會對青少年造成不良影響,你現在可是他們心目中青少年偶像十大惡感明星排名前三呢……」貝倫臉上明顯寫著不捨兄弟受過的疼惜。
「鍾炫說的沒錯,身處風暴的你就算想低調,記者也不可能放過你, TNW出國這么長時間,你怎么可能就這樣躲著什么都不做,現在我們官網幾乎被歌迷塞爆了……」
「我沒什么想法,一切隨小鳳姐安排吧。」
小鳳重重的擰了眉,希望藉此活絡腦內打結的思緒,眾人又陷入一片鴉雀無聲,神情黯然。
雖是貝倫主動挑起話題,但身為團隊開心果的他,見討論又再次陷入鬼打墻,怕大家難過,還是盡責的揚高語氣,刻意帶動氣氛:
「哎,大人世界好傷腦筋喔,敏赫哥,趁著出國前的最后一天,不如我們今晚去喝酒解悶吧?」
小鳳聞言立刻從沙發上跳起來咆哮:「貝倫你還有腦子嗎,別忘了汪敏赫現在是戴罪罪人,又被記者拍到怎么辦,你們這群死小子回家閉關去吧,省的我見到你們心煩!」
熟悉的訓話、熟悉的一切,下次TNW全體聚首卻不知是什么時候了,敏赫低吁了口氣,神情隱含著些許對未知的無奈。

第一章-2 女孩身著名牌的當季洋裝,揚著優雅的步伐從百貨公司走出,滿意的瞧了眼腕上豐厚的的戰利品,專柜小姐在后列隊歡送。
天空一片蔚藍,偶爾飄來幾片輕白云絮,她無憂無慮的走著,一切是如此這么颯爽宜人,漸漸的路人似乎看著她的眼神似乎有點竊竊私語。
本想裝作不在意、繼續神氣的往前走,突然間,她感覺手腕上的重量變輕了,低頭看了手上提袋竟像魔術般慢慢飄向天空,她雖然感覺納悶,畢竟衣服這些戰利品再花錢買就有,因此她還是不以為意向前走。
再走著走著,肩上的重量也消失了,循著視線看了下肩膀,肩上的名牌包竟然又向有生命般自動順著肩膀滑上天空,這實她的表情開始疑惑。
「咦?」繼續走著,突然間她強烈感覺到身體都不受控制起來,飄飄然的,眼看著足下美麗的高跟鞋竟一吋吋離地,這時她無法再維持淡定表情,臉上瞬間透露出驚恐。
驚聲呼叫著一瞬間失神,她莫名來到一個純白世界里,待她重心不穩的腳終于踩回地面,她發現這是個很美的花園,這園里植滿色彩柔和、含苞待放的各類草木,向四周眺望時她看見不遠處有個面容和善的老奶奶正專注的撫著花莖。
女孩擔心自己被困在這一望無際的花園里,遂鼓起勇氣邁步走向老奶奶,試著很有禮貌的開口:
「奶奶,請問這里是哪里?」
「咦?」老奶奶狐疑的看了她一眼,似乎對有人問這問題感到不解,「你怎么會來這里?」
「我、我不知道,一睜開眼突然就變到這里了……」
「這里是天堂啊。」
天堂?
呵,老奶奶真逗趣,這里怎么會是天堂呢,那、那她……
想想有些不對勁,女孩驚愕的瞪大了眼:「那……我、我死了嗎?」
老奶奶微微揚起嘴角,慈藹的搖搖頭說:
「看來你還沒死啊。不過,就算你死了也不能到這里來……」
「為什么?」
「因為你的靈魂缺了一塊。」
「哪一塊?」
「這當然得靠你自己去找啊。」
「照您這么說,我出現為什么在這里勒?」
「這個嘛,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剛神許了個愿望,然后你就出現了。」
「奶奶您究竟許什么愿啊?」
「我許愿希望我愛的那個人得到幫助,」老奶奶高深莫測的瞅了她一眼。「我猜,你或許是神派來幫助他的那個人……」
「我?」
「可不是嘛,說不定等你學會發自真心幫助別人后,就能找回失落的靈魂了……」
「我不懂……」
兩人對話的同時,花園里突然憑空冒出了各式各樣的人,有年輕太太、外國人、甚至連狗狗貓貓都有,所有人表情都很詳和,好像從對話開始前就在那似的和諧,而老奶奶則是帶著笑迎接前來尋她的友人們,在離去前還不忘看了女孩一眼,「看來時間也差不多你該回去了,記得喔,保持住你的勇氣去面對吧……」
「奶奶,你還沒告訴我,那個人是誰!」
「這個嘛……」
倏地一陣花瓣風迎面襲來,將她和老奶奶間的距離越吹越遠,女孩感覺自己的靈魂毫無重量,像羽毛似的隨風下墜。
「喔,媽~~~~~」
浮空的不踏實感太過真實,姚心瑀從睡夢中驚醒差點摔下床,待她看清綴著粉色小花的米白色壁紙的粉色空間、家具擺設,嗅到空氣中飄散著玫瑰的怡人香氣,感受到整個房間里充滿著小女孩愉悅夢幻的氣息后,她茫然的眼終于慢慢聚焦,「啊,是夢啊……」
她試著回想夢境里老奶奶的長相,奈何房內日光太明亮,抓回了她的神智而無法瞥見。
但縱然看不見,她心里仍殘留著那有點揪心又窩心的複雜感覺。
「呵……」她毫不遮掩地打了個大呵欠,嬌陽映照下白晰如瓷的粉嫩肌膚,泛著淺淺的粉紅色,面容姣好。
恍惚幾秒后她拿起床邊矮柜上的手機看時間,像突然想起什么,低啐了聲:「可惡的電信公司,半夜三更傳什么心理測驗,害我作惡夢!」
懷著一股對夢境無解謎底的執念,姚心瑀在走進她華麗的衣帽間更衣時,還不由得想起昨天夜里心理測驗的題目,如果某天深夜突然發生大地震,處于驚嚇狀況的你,第一時間會帶什么東西逃出屋外:
情人送的定情信物?
寵物?
筆記型電腦?
存摺?
因為沒有情人,所以沒有定情物;也沒有心愛的寵物、筆記電腦和存摺更是丟了也無所謂。所以,四各選項都被她打了叉叉,她選不出答案……
彷彿聽見手機傳來電腦語音譏諷的對她說:很抱歉,根據心理測驗答案,我們無法判斷姚心瑀小姐的性格取向,因為你既不重視愛情與事業,也沒有任何責任感、更不說費心經營人際關係……
恭喜你!
你的生活完全沒有意義,沒有任何重心!
「該死的心理測驗,只不過選不出正解就派老奶奶到夢中恐嚇我!怎么樣,我就是天真無邪、無所事事的死大學生怎么樣,像我這種人飄到外太空也無所謂是吧!」莫名其妙的夢境激起了她的好奇心和勝負欲,她是萬中無一的姚心瑀耶,世界上有什么是她辦不到的!
心懷不平的皺著臉,她在穿衣鏡前挑好了今天上學的華麗LOOK。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291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