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淚化作相思雨 思念的極限全文分享

Extra.02 相愛總是很鬧事 (1) 啪——
響亮的聲響從臉上傳來,他感到臉有些熱。
「喂!小姐!」小允捂著左臉有些怒意,對著他面前的女人低聲斥。
「阿!呃……!」她低下頭,紅著臉不知道怎么辦。
事情是這樣的。
小允準備去買東西,路上剛好遇見一個女孩從他身邊走過去,似乎是因為第一次穿高跟鞋,左拐右彎的走,讓小允不禁為她感到有些擔心。
看她的臉,應該也是臺灣人。
小允基于關心,問她要不要把高跟鞋換下,不然若是跌倒了不好。
想不到,她居然突然就扭過頭,狠狠瞪了小允一眼,然后甩了他一巴掌。
「喂!小姐!」看她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小允怒意不增不減,卻還是站在原地等她回答。
見她轉身就要跑,他抓住她的手:「小姐,我是好意關心妳。」
「對、對不起。」她深深一鞠躬,弄得小允有些驚愕,又說:「我只想知道,妳為什么要打我?」
「對不起,今天上班有點不愉快。」她抱歉道,而小允的反應讓她更是覺得莫名其妙。
「好吧。」小允瞬間平復情緒,點點頭。
「呃……」她瞪大眼看他,臉上寫著滿滿的不可思議。
「怎樣?」小允伸手摸了摸臉頰,以為有東西在他臉上。
「先生,你是不是……」她小聲問:「有病?」
「馬的!妳才有病!」
說完,小允就轉身走了。
留下她一個人在街上呆呆的。
這人是不是有病啊,被打,還這么冷靜。
她想。
想著想著,就默默的走回公寓了。
雖然她的室友已經回臺灣幾個月了,她還是很不習慣房間里少一個人跟她搶電視,搶電腦,搶零食。
而且,很久以后,她才發現,她整個包包都消失了。
「喂?請問是田姿姿小姐嗎?」姿姿接起電話,馬上聽見一個男人的聲音。
「是。」她回答,疑惑,是詐騙集團嗎?
只聽見那頭傳來一聲嘆息,然后用極不甘愿的語氣說:「我是今天下午被妳打的那個人。」
「哦哦,你怎么有我的電話?」姿姿又問。
「妳的包包在我這。」小允不禁翻了翻白眼,怎么會有人白癡成這樣,連包包掉在地上都沒撿,幸好他走的時候還有回頭看一下,才走回去撿回來,回家之后,翻了翻里面,發現有名片,就打過去了。
他說完,姿姿看了看身邊,還真的沒有包包,幸好她都把手機放在口袋。
「妳什么時候有空?我把包包還妳。」小允問。
「嗯……明天下午三點,就在我們遇到的那里好了。」她說,小允答了聲,就掛斷電話。
隔天小允拿著粉紅色包包走過去,果真看到她站在墻邊滑著手機。
「吶。」小允伸手推到她懷里,她接住,露出一抹燦爛的笑:「謝啦。」
東西交給她以后,他們兩一起轉向同個方向走了。
原本以為是巧合,就都沒有多說,直到姿姿要上樓,他還跟在后面,她才轉過頭:「喂,先生,你是變態嗎?」
「誰變態啊!」小允怒,這女人,不是說他有病就是變態,是怎樣。
「那你干嘛一直跟著我!」她高分貝的音量讓小允忍不住揉揉耳朵。
「我住這里啦!」小允不耐煩的說。
姿姿沒有多說,走進電梯,兩個人又恰巧按了五樓。
小允看她,一臉驚愕。
然后他們才發現,原來就住在對面!
小允心里暗想,就當自己遇到惡鄰吧。
只是這么一個惡鄰,就像是生活白癡一樣,什么都不會做。
常常聽見她在家里大叫的聲音。
但對姿姿來說,真的蠻正常的,因為家里少了一個夏文琳,沒人可以幫她收拾善后。
于是,范立允就像是她的保母似的,總是幫她收拾所有善后,接手了夏文琳的工作。
雖然有些煩。
但他也,漸漸的,沒辦法放她一個人了。
兩個人也開始交往,后面想,既然小允一天有差不多二十個小時在她家,不如就住在一起吧。
雖然姿姿還有些害怕,但她還是相信他了。
而小允在整理她房間的時候,恰巧發現了一張照片,上面是兩個女孩出去玩時的照片。
然后,一位是田姿姿,另一位,則是夏文琳。
「姿姿,這是誰阿?」小允裝作不認識,走近她身邊,拿著照片到她面前,問道。
「那是我之前的室友,她回臺灣了,欸,怎么,你被她煞到?」她瞪他。
是曾經。
他想,但也不可能說出來。
「才沒有。」他說,然后就把照片放回相框里,繼續整理著她的房間。
原來,夏文琳跟田姿姿早就認識了。
原來,世界真的那么小。
想著,小允還是只能幫她整理房間。
*
「看我把你女朋……不對!老婆顧得多好!」琳琳臉紅著說,林子澄則在她身邊給她靠著。
「妳喝多了,別再喝了。」子澄很溫柔的取過她手上的酒,說道。
「范立允,我記得你好像問過我照片里的人是誰?」姿姿瞪他。
小允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想到裝傻,于是,決定裝傻裝到底。
「咦……有嗎?」

Extra.02 相愛總是很鬧事 (2) 「所以你明明早就認識琳琳了!」姿姿打了一下小允后腦勺。
「問一下嘛。」他撒嬌的靠在她肩上。
「哦哦哦哦,好閃好閃,我要回家了,回家!」琳琳揮揮手,站也站不穩。
「等,包包。」子澄抓住她的手,另一手拿起包包就扶著她走了。
「我們也回家吧。」姿姿拍拍小允的肩,拿起包包就起身。
小允聳聳肩,兩手放進口袋就跟她兩人并肩走出店外。
「欸,你應該要牽我的手吧?」她不要臉的問。
「我才不要咧。」他吐吐舌頭,調皮的對她說。
「喂!這樣很不甜蜜。」她打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扯扯他的手臂。
「我才不要跟妳牽手咧,等一下被妳折斷。」他笑道。
「誰管你啊!」姿姿說完,就把手放進他的口袋。
「妳不要放進來!」他嘴上這么說,右手還是握緊了她冰冷的左手,「欸,妳手好冰。」
說完,他擔心的看她一眼。
「嗯。」她冷冷的回應。
小允把兩手都伸出來,握住姿姿的雙手,又搓了搓,幫她取暖。
「你干嘛,不是說不要握我的手。」她鬧脾氣的說。
「妳吵死了,等下把妳丟在這。」嘴上這么說,他還是牽著她走了。
坐上機車,她兩手抱在他腰間,卻被他抓過塞到他的口袋里,或許是剛剛他有把手放進口袋,里面殘留一些余溫,讓她感到溫暖,只是,她又小聲的問了一個問題。
「妳剛剛說什么?」風的呼嘯聲太大,小允聽不太清楚,于是又問了一次,只是問完,她也只是搖搖頭,勉強笑了一下,說沒事。
到家門口,車一停下來,姿姿馬上下了車,安全帽拿下來塞到他懷里以后,看都沒看他一眼,就跑進房間抓了幾件衣服以后,又跑到浴室洗澡。
小允不曉得姿姿怎么了,只是坐在床沿看電視,等她出來再問她。
不久,姿姿擦著頭髮走出,小允正要上前問,她又馬上避開他的視線,走到旁邊吹頭髮。
小允無奈,抓著衣服也走進去,心想等下出來一定要問出她怎么了。
而當他洗好澡出來的時候,發現姿姿已經蜷曲在床上,應該睡了吧。
他走近幫她蓋好被子,再走去旁邊吹頭髮,吹好,就躺到她身邊,心里想著她到底怎么了,于是遲遲無法入睡。
看著右側睡夢中的人,他側身,右手撐著頭,左手把她凌亂的瀏海撥到一旁去,就在這時候,他發現,她眼皮動了一下,他扯了扯嘴角。
小允左手撫上她的臉頰,看她臉漸漸紅潤,他嘴角又上揚幾度。
他并沒有就這樣放棄,他繼續想要怎么讓她承認她醒了,想到最后,他直接把唇貼了上去。
「死變態!」姿姿馬上睜開眼,然后賞了他一巴掌。
「喂喂,我只是看妳沒睡,想叫醒妳啊。」他摀住臉頰,笑道。
「叫就叫,沒必要這樣。」她不改嚴肅臉色,翻過身背對著他。
小允突然覺得莫名其妙,一個幼稚到不行,只要拿一根棒棒糖給她就會開心得要命的人,突然間不曉得在不爽什么,他不知道該怎么辦。
「姿姿,妳怎么了?」他問。
「沒事。」她強硬的說,語氣中只聽出滿滿的不滿。
「那妳干嘛都不理我。」他點點她的肩膀。
「沒有。」她又回覆。
「妳剛剛在路上,問我什么?」他問。
「……」她停頓了一下,又說:「沒。」
但小允也不是第一次哄她,在他高超的煩人技術之下,她終于轉過身看他。
只是,她眼眶是紅的,弄得小允有些不知所措。
「別哭。」他把她的頭塞進胸口,很快就感到一片濕熱。
「妳到底怎么了?」他擔心的問,把她拉開,用手抹去她的淚痕。
「你、你、你到底……有沒有愛我……。」她因為哽咽斷斷續續的說。
「妳在說什么,不愛我娶妳干嘛?」他哭笑不得。
「今天聽到你跟琳琳有交往過,我覺得有點不是滋味,心里酸酸的。」她指著胸口,嘟著嘴看他,就像一只無辜的小狗一般,小允才發現她也很容易吃醋,很可愛。
「所以妳是吃醋?」他笑笑問,沒料到,她居然想了一下,然后搖了搖頭。
「你跟誰在一起過,那都是以前的事,可是,現在跟你在一起、跟你結婚的是我,為什么你不跟我牽手?」她說,眼淚又一顆顆的滾落。
「別哭!」他說,抽了幾張衛生紙擦去她臉上的水漬。
「為什么……你到底愛不愛我……?」就像沒睡飽的小孩一樣,胡言亂語的大哭,小允雖然覺得可愛,卻也頓時間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她,于是急急忙忙的牽起她的手。
「我牽了我牽了!」他舉起右手,對她說。
「可是剛剛不牽……。」她又說。
「剛剛只是想逗妳。」他認真的說。
「那你到底愛不愛我。」她無辜的問,小允則硬是擠出了一聲:「愛。」
而姿姿就像達成目的一樣,笑了一下,那笑,是狡猾的笑。
也就讓淚化作相思雨 思念的極限全文分享是說,從頭到尾,都、是、演、的。
「田姿姿!」聽見他大吼,她馬上起身跑出去,而小允也用極快的速度追了上去。
「妳不要跑,騙我!」
「可是你說你愛我了耶!」她笑了幾聲,然后跑了跑,居然自己跑進了房間。
「呵。」小允皮笑肉不笑的靠近她,眼見后面是床,一股氣的就把她壓在上面。
「妳說,妳交過幾個男友。」他孩子氣的問道。
「你是第三個。」她也誠實回答。
「我是第三個?!」他似乎有點驚訝,隨即又問:「那妳的初吻給誰?」
「你。」她翻翻白眼。
「妳的前兩個男友哪里好?」他問,只讓她覺得他是一個大醋桶。
「全身上下都好!」她大喊。
「喂!妳這時候應該要回答『再好也沒有你好』吧?」他嘟著嘴,對她說。
「好、好。」她敷衍,他卻又說:「那說啊!」
「再好也沒有你好。」她翻了翻白眼,不知道他要玩多久。
「嗯,很好。」好個屁!姿姿心想。
「那我是不是妳遇過最帥的男人?」怎么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出口啊!這人臉皮究竟多厚?
「你不要臉哦?」她說。
「快點說啊!」
「好、好、是。」
聽到這個答案,他似乎很滿意,然后又開口說:「我再問最后一題。」
「還有?」她抱怨。
而小允直接無視她的抱怨,緩緩開口:「我們的愛情,如果要用一個形容詞來形容,妳會說什么。」
而姿姿想了許久,最后吐出了一個詞:
「鬧事。」
「哪里鬧事了!」
「從頭到尾都很鬧事!從相遇到現在。」
「什么啊!」他說。
「但就是鬧事才特別不是嗎?」她微微笑了一下,然后吻了一下他的唇。
「對,那就來鬧吧。」小允笑了幾聲,看她就要溜走,長長的手一抓就抓住她的手。
我們的愛,就是要夠鬧事才特別吧。
或許就是這樣。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327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