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獨秀什么梗 大胸器乳搖晃到你頭暈

19

19
走到我身旁坐下,男孩雙眼直溜溜地盯著我,我下意識地偏過臉,不與他四目相接。
冰冷的手撫上臉頰,男孩輕輕把我的頭轉向自己,讓我面對著他。
「崔、崔銀奎先生,你別一直靠過來嘛!」看他的臉正緩慢地貼近我,我不禁伸手遮住嘴巴。
一方面避免他真的給我熱吻、一方面擔心嘴巴里會有異味。
崔銀奎瞇眼笑了起來,他似乎覺得我的反應很有趣。
「這是在擔心我親妳嗎?」
與我拉開距離,在我收起手的同時,他又將身子靠了過來。
「小青是不是在排斥我?我好難過哦!」看我又把手放到嘴巴,他表露失落地嘟起嘴。
「沒有排斥啦!你、你先離我遠一點!」空出的手推著他的肩窩,他卻絲毫不受我的推力影響。
看著我使不上力的模樣,崔銀奎笑得更樂了。
「小青真的好可愛。」幾乎整個人被包覆在他的胸懷里,我感到有些缺氧。「不鬧小青了,我們出去玩吧!」
將身子移開,確定他不會再靠過來后,我把手放下來,用力吸了幾口氣。
「出去玩?」調適完呼吸,我遲疑地開口。
「嗯,我想出去玩。」
一副理所當然地向我點點頭,他忘記他現在是『病人』身份了嗎?即便是假裝的。
「小青是搭公車或火車來的嗎?」正想拒絕他,他又拋出一個問題。
「不是欸,我騎機車來的。」問這個干嘛?但我還是回答了。

「那太好了,我們騎小青的車去兜風吧!」沒發現我扭曲的表情,崔銀奎興奮地拉著我走出病房,手還不知道從哪提出一個袋子。
走在走廊上,他熱情地對路過的護士們打招呼,而護士們也完全不覺得這個『病人』奇怪,還很開心地回應笑容,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收買護士?」
不,一定不只護士,搞不好收買了整間醫院。
「為什么要收買護士?」他是真的不知道才問的嗎?
哪個護士會讓前幾天還包著石膏的病患隨心所欲地亂跑啊?更何況他現在還穿著醫院的衣服,為什么沒有半個護士阻止他行動?
「你不用裝病了嗎?」我覺得這樣問會比較快。
「不用呀!」在我驚訝之余,崔銀奎鬆開我的手,提著袋子走向廁所。「我去換衣服,總不能穿著這件衣服亂跑吧?不然人家一定會以為我是精神病患。」
幸好他還有點自覺,我可不想被認為跟神經病玩在一起。
幾分鐘后,崔銀奎以一身白色上衣外加黑色刷毛外套及一條深色牛仔褲出現在我面前。
「昨天忘了把石膏裝回去,護士剛好走進來,就只好跟她說我痊癒了。」扣上外套鈕扣,他邊解釋邊拉過我的手走向電梯。
他好喜歡牽我的手,我的手這么有魅力嗎?
走進電梯,他對著鏡子用空出的手抓抓那頭簡單俐落的黑色短髮。
注意力來到他的頸部跟肩膀,他的身材比例跟徐昶熙差不多,兩個人的背影都讓我挺心動的。
「小青看我看到口水都快流出來了。」下意識地看向鏡子,崔銀奎從鏡子里給我一道微笑,我不禁羞愧地低下頭。
好丟臉喔!不小心看他看到失神,我怎么會犯這種花癡錯誤呢?
「小青喜歡唱歌嗎?」
「為什么這么問?」
「晚上帶妳去唱歌的地方玩。」
「咦?」
不會是KTV吧?這陣子總跑KTV,有點不想再去了。

來到停車場,崔銀奎拿過我的車鑰匙,打開車廂拿出安全帽。
「小青剛好有兩頂安全帽,好棒哦!」
為了以防『載人』萬一,我平常都會帶著兩頂安全帽,一頂放進車廂、一頂掛在車廂旁。
「要不要我載你?」我的車身很小,崔銀奎一米八的身高,坐前面應該不好駕駛吧?
我載過一米七五的男生,坐后面好像比較沒那么難熬。
無視我的話,崔銀奎一個動作跨上車,并示意我坐到后座。
這家伙腿很長,他上車后坐墊瞬間只剩三分之一的位置,再加上我衣服穿很厚,我們兩個肯定會變得很擁擠。
「碰到你沒關係吧?」反正厚衣服貼著人沒任何感覺,只要他不覺得不舒服就好了。
「嗯,上來吧!」
扶著崔銀奎的肩膀上車,他在我坐好后發動引擎。
「小青妳穿好厚哦!我覺得我好像載了一只大猩猩耶!」熱車的同時,崔銀奎轉過側臉笑著對我說道。
腦中我自己的樣子跟大猩猩詭異地組合起來,感覺我身上頓時充滿了無言的黑線。
「肚子有點餓,我們去吃海鮮吧!」
「這里有海產店嗎?」
「沒有的話就隨便吃。」
我們騎的方向剛好是我從我家出發的方向,我記得那附近有很多店,當然也包括崔銀奎想吃的海鮮店。
「再往前騎的地方有很多小吃店,有間店的海鮮不錯吃哦!」
「真的嗎?那我要去那邊。」
「嗯。」
抵達了滿滿小吃的街道,我們把車置放在一旁的停車格,一同步行前往目標海產店。
「懶得走了!我們吃這間吧!我好餓哦!」停在一間有賣飯跟麵的店面前,崔銀奎牽起我的手走進店里。「今天人好多哦!」
現在是中午十二點多,大家都在這個時候出來吃午餐,幸好最里面還有個空位可以坐。
另外,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店里的每個人都用異樣眼光盯著我跟崔銀奎,還不時地竊竊私語,讓我很不自在。
「小青吃什么?」崔銀奎勾選完將筆抵在唇上,并把菜單遞到我面前。
「他們是情侶嗎?」
「剛剛牽手進來,應該是吧!」
「有種奇怪的感覺。」
「嗯,但說不上來。」
「是女生高攀了男生嗎?」
「對對對,就是這個感覺!」
隔壁桌傳來兩個女生討論的聲音,我不想去注意,但談論內容卻不受控制地鉆進我耳里。
「我吃不下,你先吃。」剛剛還覺得有點餓,現在連半點食慾都沒了。
「為什么?餓肚子不好哦!不然我幫妳點碗湯?」
不等我答應,崔銀奎逕自在酸辣湯的欄位劃下一行。
「不知道這是什么湯,我只看得懂『湯』這個字。」對我傻笑一番,我沒想到他竟然看不懂國字?
「那你點了什么?」看到他在火腿炒飯的欄位劃了一行,我問道。
「我只看得懂『飯』字,至于什么口味就當抽籤看運氣啰!」掛上燦爛笑顏,崔銀奎拿起菜單前往結帳。
隔壁桌兩個女生的視線緊追著他,并用惋惜的目光瞧了我好幾眼。
她們一定覺得,像崔銀奎這么帥的人,怎么會找我這種村姑當女朋友?而同樣的立場轉換到我跟徐昶熙,從旁看待我們的人,肯定也覺得我們很不合適吧!

崔銀奎回到位置沒多久,他點的火腿炒飯熱騰騰地上桌了。
「好棒哦!原來是火腿呀!開動啰!」
拿起湯匙吃了一口,他露出好吃到感動的表情,我不禁被他逗得笑了。
「不知道小青為什么突然悶悶的,但我很喜歡妳笑起來的樣子哦!」回到平常的微笑,崔銀奎突如一句讓我忽地熱了雙頰。
「你、你還是吃你的飯吧!」對于稱讚我還沒找到恰當的回應方式,每次都只能害羞地低下頭,實在很蠢。
「害羞的樣子也很讓我喜歡哦!」
「別說了,快吃你的飯啦!」
不久后崔銀奎幫我點的酸辣湯也送來了,我低頭喝了一口。
「好喝嗎?」看我連續喝了兩三口,崔銀奎不等我回答便用自己湯匙在我湯里舀了一匙。「好好喝哦!我也想要點一碗!」
「一起喝吧!我不一定喝得完。」而且這碗湯的辣椒放得有點多,我開始感覺嘴里一陣麻辣。
「那小青先喝,喝不下再給我喝。」
「嗯,好啊!」
跟崔銀奎相處下來,我好喜歡這種自在且愉快的感覺,也好喜歡他隨和又溫柔的個性。
「對了,你看不懂國字嗎?」剛剛本來想問他這個,卻不小心提了另一個問題,我一定要改掉我這個容易分心的壞毛病。
「嗯,看不懂繁體字。」
「真是的,你是外國人喔?」
「對呀!」
「咦?真的假的?」
——邂逅外國人這種電影才出現的浪漫情節,竟然發生在我身上了?



20

20
「你不是臺灣人?」
他的口音是有點怪,但我以為他是故意的或國語本來就不標準,壓根沒想過他會是一個外國人。
「那你是哪國人?是日本人嗎?」
其實從以前我就對日本很有遐想,也幻想過與日本人相遇甚至與日本人共譜一段美麗的戀曲,這個虛幻的夢境會有成真的一天嗎?
「小青覺得崔銀奎聽起來像日文嗎?」
「那不是你的中文名字嗎?」
「是『翻』成中文的名字,不過漢字也是這樣寫就是了。」
「什么意思?」
「我叫Choi Eun Kyu,翻成中文就是崔銀奎。」
這發音好像是哪個國家的語言,一時之間我也想不起來。
「我很喜歡日本人的說。」
崔銀奎會這樣說表示他不是我嚮往的日本人,有點可惜。
「以前我很喜歡聽日文歌,追尋的偶像也幾乎是日本人喔!」
想想我家還有幾個日本歌手的專輯呢!只是現在很少聽他們的音樂了。
「所以我不是日本人,小青很失望啰?」抽了張衛生紙擦拭嘴角,崔銀奎一臉認真地望著我。
被他這么盯著實在很難為情,不敢與他對望的我只好低下自己的腦袋瓜。
「也不會失望啦!因為我沒想過會在臺灣認識外國人,感覺好特別。」而且還遇到這么帥的外國人,好像在作夢呢!
「其實我算是一半的臺灣人。」
一半臺灣人的意思是,他是混血兒?
「是的,我是米克斯。」
難怪他長得那么特別,身材五官還混得很完美,好羨慕他喔!
「我來臺灣找外婆,本來考慮要不要讀臺灣大學,但我好懶!」
讀大學的話,能來我們學校、順便讀我們科系嗎?跟他成為同班同學一定很棒。
「小青剛剛還害羞得不敢看我,現在口水又要滴下來了。」
崔銀奎突如一句讓我趕緊摸摸嘴角確認口水有沒有流出來,幸好沒有。
「那你來臺灣不讀書都在做什么?」沒讀書的話,應該在工作吧?不知道他會做什么樣的工作。
「我很喜歡唱歌,就在PUB駐唱。」
不愧是崔銀奎,整個就是超適合他的工作。
「不過上次在PUB惹到一些麻煩,最近不太能出現在那邊了。」
麻煩?莫非初次相遇的夜晚,他被追趕的原因就是在PUB引起的?
「小青是學生吧?那是讀什么大學呢?」正想問出口,崔銀奎卻轉移了話題。
「我是科技大學的學生,科系是食品系。」當初以為這個科系很容易讀,沒想到讀起來簡直要我的命。「唉,過不久要期末考,我好不安。」
期中考的成績不盡理想,要是期末考繼續發混的話,我真的要重修了。
「如果沒來臺灣的話,我應該也在讀大學吧!」抿抿唇,崔銀奎的雙眼直視遠方。「納悶的是,不管有沒有繼續升學,我的未來都已經被決定好了。」嘆了口氣,他苦笑道。
「決定好未來不是件好事嗎?這樣才不會像只無頭蒼蠅四處亂竄啊!」我不覺得提前知道以后的工作是件壞事,畢竟現在工作難找,能有一個穩定的工作不是很好嗎?
聽了我的話,崔銀奎搖搖頭笑了起來。
「還記得我說過我喜歡唱歌吧?」看我點點頭后,他接著說:「工作的目的不都一樣是賺錢嗎?既然我唱歌可以賺錢,為什么我還要拋棄自己理想去做沒興趣的事呢?」
我忘記考慮興趣因素了,而興趣又能賺錢的話,當然是走自己想走的路呀!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啰!現在一點多了,我們去哪玩好呢?」從外套口袋拿出一支智慧型手機,崔銀奎在手機螢幕上按了幾下。「這個時間好難抉擇哦!好像沒什么地方可以玩。」
洩氣地收回手機,崔銀奎起身并對我伸出左手。
對喔!我還沒付錢呢!
「等我一下!」
正想從身上拿出錢包,我才想起我隨身攜帶的包包還放在徐昶熙的病房里!
「對不起,可以跟你借二十五元嗎?」酸辣湯是這個價位沒錯吧!沒想到第一次跟人家出來就欠人家錢,好想哭!
看我又驚訝又尷尬的,崔銀奎忍不住笑出聲音:「我付過錢了。」
牽起我的右手,他邊笑邊拉著我走向門口。
「小青記性好差!已經那么多次了,還不知道我要牽妳的手嗎?」
「為什么喜歡牽我的手?」
「不抓好的話,小青可能會迷路。」
「白癡,我又不是小孩子!」
「而且小青一緊張手心就會出汗,很可愛啊!」
手汗?他不覺得很髒嗎?想到這點,我開始抽動在他掌中的手。
「怎么了?」他低眼瞧著我們牽著的手,詢問。
「我都出汗了你就放開吧!很陳獨秀什么梗 大胸器乳搖晃到你頭暈髒欸!」手終于抽離他的掌心,沒多久又被他拉了回去。
「我不介意。」一個溫柔的微笑,崔銀奎表示。
我介意。
原本就要脫口而出的三個字,卻因為崔銀奎的笑容吞回了肚子里。
「握著妳的手,我就能知道,哪一句話讓妳在意了。」我還來不及反應他這句話,他又補上一句:「有時候小青嘴里不承認,手心卻誠實告訴我了哦!」
不知何時我的頭再次低下,心臟也在此時猛烈跳動。
「就像現在這樣。」將唇貼近我耳邊,崔銀奎低語。
從胸口傳出的熾熱,彷彿透過呼吸蔓延全身,滾燙得令人頭昏腦脹。
「啊,我的車就在前面!」趕緊轉移話題,我趁機抽離我的手,快步走到崔銀奎前面。
才剛跟他認識沒多久,我絕對不能隨隨便便就被他吸引住,不然就太遜了!
走到我的機車前,我們戴好安全帽后,崔銀奎發動了引擎。
我想到我的東西還在徐昶熙的病房,不知道思竹會不會幫我拿回來?
「小青,我們去看電影吧!」轉過臉,崔銀奎滿滿興致地提議。「我喜歡看喜劇,妳呢妳呢?想看什么樣的電影?」
與他相較之下,我對電影反而興趣缺缺,我沒特別偏愛什么電影,通常都是有時間才勉強看一部。
「都可以。」就像今天這樣,有時間又不知道可以做什么,電影就是最好的消遣。
「嗯,出發啰!」
崔銀奎猛然催下油門,還在恍神的我差點往后摔落,下意識的舉動就是環住前方的腰際。
「小青還好嗎?不小心催太大力了,抱歉啰!」被我的動作嚇了一跳,崔銀奎略帶歉意地說道。
「沒關係。」雖然覺得崔銀奎抱起來很棒,但我還是小心地放開了他。
從來沒有抱過任何男人的后背,沒想到竟如此地溫暖、如此地充滿安全感。
「小青怎么了?」可能察覺到我的不對勁,崔銀奎出聲關問。「是剛剛突然催油門讓妳驚魂未定嗎?」從后照鏡看了我一眼,他似乎有點擔心我的狀況。
「沒有,真的沒有。」我總不能說天氣好冷好想抱著一個人,后背可以借我緊緊地抱住嗎?
這樣活像個女變態。
「其實啊,抱了你之后,我的手心出汗了。」故意用暗喻的方式,我湊到他耳邊輕聲開口。
放慢行駛速度,崔銀奎轉過側顏,微微上揚了唇角。

來到電影院,今天不是假日,所以排隊買電影票的人寥寥無幾,我們一下就買到票了。
明明說喜歡看喜劇,崔銀奎卻選了一部懸疑推理電影,播映時間是十五分鐘后,我們趁著空檔買了爆米花跟飲料,然后坐在電影廳外面等待入場時間。
「今天是星期三,咦?小青妳不用上課嗎?」拿起電影票瞧了瞧,崔銀奎擰起眉,一臉疑惑地問。
「你看。」指著我那青一塊、紫一塊的臉,我無奈地吐出一口氣。「你覺得同學們看到我變成這樣,會不會以為我出了什么大事?」
其實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大家好奇的狂問,同樣的理由我不喜歡重複說明,不如就等恢復了再到學校說句『前幾天不舒服』還比較方便了事。
「可是我覺得小青還是很可愛呀!」語畢,崔銀奎抿唇微笑。
「說真的,我知道自己長得不怎么樣,尤其現在又是毀容狀態,你不用勉強自己說好話給我聽。」
我又不是一個無法接受批評的人,實在不懂他為何要對我這么客套。
「小青怎么了?我說的是實話呀!」再次皺起眉頭,崔銀奎的語氣略帶無辜。
「算了。」
不知道怎么解釋我的心情,也不想破壞我跟崔銀奎的建立起來的互動,我結束了這個討人厭的話題。
「那,你覺得那個女生如何?」偷偷用手指了下坐在我們左邊的長髮女孩,我想確定崔銀奎的眼光標準大概在哪里。
那女孩化著淡妝,身上只是簡單的黑色皮製外套及牛仔褲,比起那些濃妝豔抹的辣妹,她顯得清新脫俗。
「那女生?」
崔銀奎隨著我指的方向看過去,注視了約五秒鐘后,他的目光回到我臉上。
「沒感覺。」簡單的回應這三個字后,他從口袋拿出手機。「我們差不多可以進場啰!」
愉悅地跳起身,崔銀奎邊哼歌邊往入場方向前進。
那女孩長得不錯啊,為什么崔銀奎不像稱讚我那樣稱讚她呢?
難道崔銀奎喜歡上我了嗎?
不可能,我們才認識沒多久,這樣就喜歡上一個人也太膚淺了吧!可是他為什么對我這么好?還是他對朋友本來就這么好?
乾脆我直接問他是不是對我有意思?
不行啦!這樣就顯得我很花癡自以為人家喜歡我,要是會錯意不就尷尬了嗎?那如果他的答案是肯定的呢?
噢不,顏悅青妳別再想了!這一切一定都是妳想多了,一定是!
進了電影院,崔銀奎把爆米花放到我懷中。
「小青拿著,拿好!」他小心地在我身上打開爆米花的包裝,再從袋子里拿出兩杯飲料。
「我沒很想吃,你拿著吃吧!」我看影片時不喜歡吃東西,于是就把爆米花遞到崔銀奎的腿上。
「小青好討厭!」崔銀奎蹙眉,不高興地噘起嘴。「買了特大號就是要一起吃,結果又拒絕人家!哼!」
像個鬧彆扭的孩子,他索性轉過身子不理會我。
「別這樣嘛!銀奎!」用手推了他幾下,我親暱地稱呼他。
「不想跟小青講話,小青走開!」拍開我的手,崔銀奎邊喀著爆米花邊觀望眼前的大屏幕。
「幼稚!」小捶他一下,我伸過手抓了一把爆米花塞進嘴里。「這不就吃了嗎?」
不就是個爆米花而已,吃不吃有那么重要嗎?
看我塞了一嘴的爆米花,崔銀奎總算滿意地綻開笑顏:「小青最可愛了!」
輕捏了捏我的鼻尖,我知道這動作不代表什么,但他都不擔心我會誤會嗎?
「欸崔銀奎,你有喜歡的人嗎?」像他這樣活潑開朗的人,一定有個愛慕對象吧?
「嗯有哦!」果然!
「那——」
口袋里的手機忽然震動起來,我示意崔銀奎稍等并按下通話鍵。
「喂干嘛?」來電顯示是思竹,她大概是想問我什么時候回徐昶熙的病房吧!
『還敢問我干嘛?妳的東西就給我丟在這里喔?』
電話那頭傳來徐昶熙的埋怨聲,我有些小吃驚。
『欸妳在哪?怎么這么吵?』屏幕上正好在播某動作片的預告,所以都是打斗跟開槍的聲音。
「我在——」
「小青在跟誰講電話?誰誰誰?」
白了崔銀奎一眼,我把注意力放回話筒上。
『妳旁邊是誰?妳朋友?』聽到崔銀奎的聲音,徐昶熙傳來遲疑的語氣。
「對,是朋友。」
「小青這個笨蛋!明明是老公才對!」
喀嚓。
什么?怎么回事?為什么徐昶熙掛我電話?
「你剛剛說什么?」如果我沒聽錯的話,崔銀奎貌似說了奇怪的字眼。
「他們明明就不是朋友,是夫妻!」不滿地指著屏幕上的畫面,崔銀奎略帶激動。
原來他在講電影劇情,我真的會被他打敗。
等等,徐昶熙掛我電話的原因該不會是誤會了崔銀奎那句話吧?
這個想法一浮上心頭,我趕緊回撥思竹的電話。
「喂徐昶熙!」電話一接通我便心急地出聲,但那頭卻遲遲不給予回應。「是徐昶熙對不對?剛剛啊,我朋友在講電影的劇情啦!」
不太明白為什么我要向他解釋,不過我還是這么做了。
『沒差,不用特地告訴我啊!』沉默了一會兒,電話那頭終于傳來徐昶熙的聲音。
對啊,干嘛特地告訴他呢?顯得我自以為對他多重要、自以為什么事都急著向他報備。
「對不起,我只是不想被傳出無中生有的謠言,免得你說出去害我被誤會劈腿。」不知不覺,我的語氣好像太過強硬。
『劈腿?反正我們也沒真的在一起,妳就去跟妳喜歡的人交往啊!我無所謂。』
我沒有回話,他繼續說道。
『妳可以去跟大家說妳甩了我,雖然我不覺得會有人相信啦,但妳開心就好!說真的,會覺得我們認真在交往的,應該是白癡吧!』
「我掛了。」
『掰。』
切掉電話,我不想被徐昶熙聽到我喉嚨哽住的聲音,也在我掛掉電話的同時,幾滴淚就這么不受控制地滑落臉頰,我低下頭擦拭。
我以為崔銀奎正專心地看著電影而沒有發現我落淚,冷不防的大手卻將我的頭輕輕按壓在他的頸肩,然后所有錯綜複雜的情緒就這么爆發了,伴隨著卑微的淚水。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566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