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做愛圖片 岳毌喜歡我舔她的菊花

CHAPTER-05。單親媽媽勾引男大學生(豐立大學新聞系/胡姿妤報導)(06) 想當然爾,沈力揚和胡姿妤鬧冷戰了。
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因為我疑似是他們之間的第三者,大家為了一睹我這個小三的模樣,「超好喝飲料店」甚至開始了排隊風潮。
「最近真忙,真多虧了奈奈啊。」收店時,鄭姊搭著我的肩笑話我。
我輕嘆了口氣,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不過豐大小子到底存什么心啊?居然為了妳不惜和女友吵架,你們也才認識沒多久。」
我沉默了會,沒有回話。
「該不會真的愛上妳了吧?哈哈!」
「別說了,我也為這件事很困擾。」雖然覺得自己問心無愧,但多少還是有破壞人家的罪惡感。
明明是正常的交友關係,怎么會鬧到這個局面呢?
「鄭姊。」
「嗯?」
「妳之前不是說有男生可以介紹給我?什么時候吃飯呢?」
聞言,鄭姊雙眼一亮,立刻停下手邊的工作看向我,「真稀奇,妳居然會主動問這種事。」
我苦笑,「如果我跟別的男人走近,或許就能減少誤會了吧?」
「嘖,原來還是為了豐大小子。」
「不能這么說,也是為了我自己。」
鄭姊撇著嘴,一臉不以為然,「不管怎樣,妳愿意認識新人總是好事,我再幫妳問問。」
「嗯,謝謝。」
小小做了個深呼吸,額上冒出了幾粒汗,我這才發覺五月到了,暑氣也跟著來了,天氣越發炎熱。
希望這件事可以在真正的夏天來臨前落幕。

一個月后,隨著天氣逐漸轉熱,沈力揚和胡姿妤的冷戰也越發嚴重,我從買飲料的學生中打聽到一些風聲。
胡姿妤因為氣沈力揚為我說話,竟然開始和其他男人曖昧,聽說就是之前對她有好感的那個新聞臺主播,縱使她似乎也做出出軌的行為,卻不像沈力揚受到撻伐。
第一,她在學校很有人氣,護航她的人很多。
第二,學生們覺得是沈力揚錯在先,沈力揚可以,胡姿妤沒道理不行。
第三,胡姿妤的朋友老早就覺得沈力揚配不上她,早該換個男友才是。
一個月來,我和沈力揚沒見過一次面、說上一次電話,幾乎形同陌路的生活,卻止不住別人對我們的說長道短,我從來沒想到我安分在飲料店工作,卻落得勾引男大生的臭名。
「鄭姊,沒有男生可以介紹給我認識嗎?」
鄭姊一臉無奈樣,「我朋友之前說的那個男的,說是去出差還沒回來,我再幫妳問問。」
「唉,以前不想認識時妳一直推我去相親,現在想認識人,卻找不到一個。」我哀怨。
「緣分是說不定的嘛,別急。」鄭姊走到我身邊,拍拍我的肩,「再說,妳也別太在意豐大里的閑話,都是些小鬼亂說話,妳一個做媽的跟他們認真什么?而且飲料店生意更好了,我倒也覺得因禍得福,哈哈!」
我笑了笑,明白鄭姊是安慰我,讓我寬心。
但她說的也不無道里,大學生對我來說像一群大孩子般,我何必跟他們計較呢?
雖然心里這樣想,我仍是有些擔心沈力揚的狀況,我的名聲不好,想必他也被冠上一些難聽的惡名,真是難為他了。
我再次嘆了口氣,伸手擦了擦汗,「越來越熱了……」
這件事終究還是蔓延到了夏天……

CHAPTER-06。十七歲小媽媽堅持生子(豐立大學新聞系/沈力揚報導)(01) 日前一名女高中生意外懷孕,家人要求該女墮胎,但該女仍是堅持生下孩子,并表示無論如何都會保護自己的寶寶,為了懷孕一事,該女與家人鬧得不可開交,鄰居表示經常聽到屋內吵架的聲音。
該女父親表示,女兒一直都很乖巧孝順,卻在交男朋友后性情大變,先是為了男友與父母吵架,現在又鬧出懷孕一事,父母為此頭痛不已,表示對女兒很是失望。
在此提醒各位男女從事性行為時,若沒有懷孕打算,應做好避孕措施才是。
—-
天天在我的懷里睡著,我輕撫他的髮絲,發現他有些流汗,于是起身幫他開了風扇。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天天是在冬天出生,從小便怕熱,我開了風扇后,順手又拿來扇子幫他輕搧。
天天,我的小寶貝,我最親愛的小寶貝……
就算我被誤會成第三者,遭人議論紛紛,但只要在天天身邊,我就覺得那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天天總能治癒我煩悶的心情。
我的手輕輕搧著,風扇讓我們兩人都覺得涼快許多,在這炎熱的夏季,我想起五年前,我剛有天天的那時,也是這種天氣。
令人煩躁的熱氣、指考逼近的緊張,日積月累的壓力,讓我和林承勛在那年的六月理智斷線。
我們吵了一架,很嚴重的一架,那次吵架后,縱使沒有分手,卻也讓我們的關係留下了無法彌補的裂縫。
再也無法修復。

當我知道自己懷孕后,我內心除了對懷孕的混亂外,還有因為不確定父親是誰的罪惡感。
那天我和林承勛、還有那個朋友上床,我醉得茫茫然,現在也想不起來當時有沒有做好防護措施,恐怕是沒有吧,畢竟林承勛那天也醉糊涂了。
那個朋友不知道有沒有跟林承勛說過那天的事?
如果我告訴林承勛我懷孕了,他會不會懷疑這是別人的孩子?
我的手在肚皮前蜷曲成拳狀,深呼吸一口氣后,我打電話約林承勛到附近的公園,打算跟他談這件事。
這事不能拖了,寶寶一天天長大,要生要拿都要趕緊有個決定。
「奈奈,妳是說真的嗎?」一見到林承勛,我不避諱的直說我懷孕了,只見他聞之色變,一臉驚恐,額間也冒出冷汗。
我低喘著氣,害怕他接下來的反應,「我怎么可能拿這種事開玩笑?接、接下來要怎么辦?」
他會要我拿掉嗎?
還是質疑我跟別人上床了?
也許……雖然機率很小,也許林承勛會想生下來……如果他沒懷疑我的話,對他來說,這就是他的孩子啊。
只見林承勛久久沒說話,站在他面前,他的沉默讓我覺得好壓迫,空氣彷彿凍結在這一瞬間,讓我無法順利呼氣。
「承勛?」
「讓我想想……」
林承勛往一旁的椅子坐下,雙手掩面,很是煩惱的樣子,嘴邊喃喃有詞,聽起來是在自責那天去KTV沒做好避孕措施的事。
「喝醉那天真的是犯糊涂了,說什么也不該沒戴套……」他捶了下額頭,接著喟然長嘆,「沒想到一次就中了……」
我顫抖的開口,想探聽他知不知道那天在KTV的事,「這是你的孩子喔,我們……」
「我知道!」林承勛抬頭看著我,一臉惱怒,像是氣我在緊要關頭還說了件蠢事,「這不是我的難道是妳跟別人生的嗎?」
我在心里鬆了一口氣,看來他那個朋友沒提過這件事。
或許……或許那朋友也壓根不記得這件事了……這樣最好,這件事只有我知道的話,就永遠不會被人發現。
但我也不需要多慮,只要我說這孩子是林承勛的,沒人會懷疑我,這孩子就是林承勛的,也許他根本就是林承勛的。
「奈奈。」林承勛將我拉到他身旁坐下,口氣沉重,「拿掉他吧。」
「咦?」
頓時間,我覺得腦筋一片空白。
即便我早料到他會要我拿掉,但當這句話真的入到耳里,卻仍是重重捶了我的心一拳,讓我覺得一陣劇痛。
男女做愛圖片 岳毌喜歡我舔她的菊花 「奈奈,拿掉吧,我們不能生下他。」林承勛又說了一次。
我緊抿著脣,覺得全身都在發抖,我無法搖頭也無法點頭,只能無助的垂下頭,看著我扁平的肚皮,看著藏在這肚皮下的小生命。
林承勛輕輕抱住我,語氣溫和卻堅定,「我們還年輕,根本沒辦法養這個孩子,生下他對他也不好,所以我們只能拿掉他,拿掉吧,奈奈?」
「嗚……」扯著林承勛的衣服,我哭了起來。
我不知道是難過那天KTV發生的事,還是難過這么年輕就面臨這種抉擇,還是難過上天一次次折磨著我們的愛情,亦或是難過這小生命來不及出生便要喪命。
像是要將累積已久的負面情緒全部宣洩出來,我在林承勛懷里痛哭失聲。
為什么短短半年可以發生這么多事?
我的人生一直都風平浪靜的,怎么會在這半年如此波濤洶涌?
到底從哪個時間點就開始出錯了?
我哪個階段的決定做錯了?
愛上林承勛錯了嗎?我們相愛在一起錯了嗎?我們為了釋放壓力偶爾放縱喝一次酒錯了嗎?我因為醉糊涂被人硬上是我的錯嗎?
懷上這孩子也錯了嗎?
我的哭聲沒有停過,淚水鼻涕沾得林承勛滿身濕,他卻只是溫柔的一直抱著我。
即便他大了我兩歲,但當時只有高三的他,也不能解答我的困惑吧?
想必在他內心,也有很多的不解和猶豫,還有無法計算的壓力和無奈。
而對當時只有十七歲的我來說,什么都理不出個頭緒,就連下一步要怎么走,都看不清眼前的方向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583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