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早人體藝術 我是當年被性侵的女孩

丟了戒指 任憐安本來很期待歐陽正可以給她一個答案。
可結果,那男人什么都沒有說,只是淡薄地笑了笑,道:「如果想知道,就自己去猜去想。當然,你還可以去查探一下。只要有恆心,一定可以查清楚的!」
「你……」任憐安不免生氣。
歐陽正肯定是故意玩她的,這溫馨園怎么可能會是席謙的什么無價之寶呢!
她有些負氣地偏開了臉,不去看那人。
當然,正因為這樣,她沒有注意到歐陽正眼底有抹異樣的深暗光芒閃過。
如同流星一般快速——
「開門,我要下車!」任憐安掌心往著車窗玻璃拍了拍。
「知道了!」歐陽正雖然答了話,卻只是徑自推了車門率先下車,直到繞回了她這邊才慢慢地解了電子車鎖,親自慢慢地為她拉開了車門:「任小姐,請下車吧,今天我的任務也就算是完成了!」
任憐安知道他所說的事情是他替歐陽麟送她回家的事情,她隨意點了點頭,便準備往著溫馨園走去。
可惜,歐陽正卻及時伸手握住了她的臂膊。
他的力量很大,任憐安因為疼痛而蹙眉:「歐陽少爺,請放手!」
「你的態度不像是跟朋友道別。」歐陽正似笑非笑地盯著她:「你不是從紐約回來的嗎,不知道朋友之間的道別是需要更加禮貌一些的?」
「歐陽少爺,再見,請慢走!」任憐安并不愿意與他有所糾纏,是以微微彎了身,道:「小心開車!」
「你還真的給我裝傻啊?」歐陽正低哼一聲,大掌扣住了她的肩膀,淺笑道:「既然這樣,就讓我來教你好了。」
他言語未落,已經彎了身,脣瓣往著她的嘴角移過去。
任憐安大驚,連忙彎著腰身把身子一直往后仰去避開他。
歐陽正嘴角劃出一抹惡意的笑容,原本按著她肩膀的手便突然鬆開!
「啊——」他原本按在她身上的力量消失,任憐安整個人都往后栽去。
「嘖嘖!」歐陽正在她差點直接倒地時候伸手扣住了她的纖腰,笑道:「看看,如果我不幫你,你一定會跌個狗吃屎!」
他若不這般調戲于她,她怎么可能會有那么丟臉的表現?
任憐安心里火冒三丈,面對那人臉面時候卻又無法發泄,只有咬牙切齒地推開他,往著溫馨園便沖了進去。
歐陽正看著她的身影消失眼前,嘴角吟出的笑容可掬。
這個女人,還真有點兒好玩啊!
明明討厭著,卻不知道如何去拒絕別人。
往后的日子,不時來調戲一下她,大抵也挺有意思的吧!
*******
「少夫人,你可回來了。」林叔看到任憐安踏步進屋,立即便對她彎了一下身子,道:「少爺已經回來,等你很久了。」
任憐安心里微驚,目光往著客廳巡梭了過去,卻并不見那人身影。
林叔伸手往著二樓位置輕輕指了一下。
「我知道了,謝謝你,林叔。」
「少夫人!」林叔在任憐安往著樓上踏步時候輕輕喚了一聲,待她回轉身疑惑看著他時候淡淡道:「剛才歐陽大少爺來電,問你回來了沒有。如果可能,請少夫人給他回個電。」
「嗯?」任憐安明顯有些錯愕,而后點了點頭。
伸手掏出手機,看著上面一片黑幕,她曉得是沒電了。
難怪歐陽麟會找不到她!
她到了二樓推開主臥室的房門,卻并不見那人在房內。
「席謙?」她輕輕喚了一聲。
換來的,是浴室有著沖水的聲音傳來。
那人在洗澡——
她急忙轉身,伸手拿起電話便拔了歐陽麟的號碼。
「歐陽先生,是我。」
「我就猜到了。」歐陽麟淡淡的笑聲從電波中傳來,輕柔道:「打你手機不通,阿正的手機又正巧被悠悠拿了,所以我打了電話到溫馨園。」
「是有什么特別重要的事情嗎?」
「嗯,你今天落了個東西在我車上,你找個子時間到飛航城的社長辦公室取回去好嗎?」
「是什么?」任憐安連忙去翻手袋。
「你的……戒指。」
任憐安一驚,立即翻轉了手背,看著那無名指空空如也,不由臉色一沉。
與此同時,后腰忽然被某條溫熱的手臂環住,男人帶著肥皂味道的氣息把她整個人都籠罩住。
她手臂一抖,電話從指縫間滑落。

突然想告知小伙伴:
有時候留言沒有馬上回覆,不代表我不想回ˊqˋ是我看到了沒時間回
只要一有時間就會馬上回留言噠,畢竟小伙伴們的留言都好可愛,嘿嘿~

走著瞧 「不過才分開,這么快就急著想要見對方了?」
男人帶著淡淡的譏誚聲音劃入了耳畔,令任憐安整個身子都變得僵硬。
她咬咬脣,搖了搖頭,手指屈起成拳:「席謙,不是那樣的……」
「不是那樣?」席謙低嘲著輕笑,大掌壓到了她的肩膀位置,輕輕地拍了兩下,不冷不熱道:「那是怎么樣的?」
「你知道什么了?」聽著他平靜的聲音,任憐安心里卻無端地感覺到七上八下。
席謙不該知道她與歐陽麟兄弟之間的糾纏吧?
是樓以悠告訴他,今天她與他們在一起的嗎?
「該知道或者不該知道的我都恰巧知道了。」席謙指尖忽然使力一揪她的肩骨,冷若冰霜道:「把男人勾到自己的家里來了,你還挺厲害的嘛。」
「我沒有。」任憐安連忙搖晃著頭顱解釋:「席謙,你聽我說——」
「我喜歡眼見為實。」
眼見為實?
任憐安蜷縮了一下肩膀,慢慢地回轉身去看著男人。
席謙的臉色很平靜,但眼瞳內卻有著一層接一層的波瀾不斷地洶涌劃出。
她知道,他在生氣!
可他是個隱忍的人,越是平靜……她便可能越危險!
「歐陽正只是送我回來而已!」
「是嗎?」席謙低嗤一聲,指尖往著她的腰腹位置輕輕撫了過去,淡而無味道:「如果摟摟抱抱也都只算是‘送’的話,那么是不是只有被我看著你們一起往床上躺才算是有奸情呢?」
他憑什么以這樣的早早人體藝術 我是當年被性侵的女孩態度來質問她?
難道,他自己每天都帶著不同的女人上屬于他們的床就不是一種背叛嗎?
任憐安猛然站起身往著后面步子一步,與男人拉開了距離,才道:「席謙,我跟歐陽家的人是清清白白的,我不會讓你誣賴我。」
「嗯哼!」席謙淡薄一笑,雙臂環上前胸,那純白色的棉質睡袍微微敞開,可見其那紋理有致的肌肉,煞是堅壯有力的模樣。
這樣的他,性感且迷人。
可任憐安這時卻沒有心情去欣賞。
她很害怕。
這個看起來很平靜,實質上卻不知其內心深淺的男人,總覺得他隨時都有可能把她扼殺——
「信不信隨你。」她轉身,往著浴室便沖了進去。
她需要一點時間來調節自己。
慶幸的是,席謙并沒有阻止她。
關上房門,她走到了洗手臺前沿,抬起臉看著鏡子里面的那個驚惶失措的自己的臉,秀眉緊緊擰成了一條繩線般。
什么時候開始,在他面前她就像驚弓之鳥了?
明明這不是原本那個她,卻因為對象是他……一切都變了!
眸子,不由往著鏡子里面那倒映的纖手位置看過去。
空空如也的白皙手指,纖細瑩潤。
可戒指掉了,代表什么呢?
******
一個喜歡與男人勾勾搭搭的女人自然是不可能令人輕易相信的。
席謙看著那女子的身影沒入浴室,一聲冷笑,伸手執起了那落在地毯位置的電話。
目光幽幽地掃過上面的去電顯示,他伸手重新拔了號。
接通后,對方立即便開口:「憐安,剛才發生什么事了嗎?」
「她沒事,去洗澡了。」席謙聲音輕淡,聽不出任何情緒。
對方一愣,然后淡笑:「席謙?」
「嗯!」席謙坐到了床榻上,輕淡道:「歐陽,你跟我老婆什么時候認識的。」
我老婆三個字,他特意加重了語調。
歐陽麟猶豫了片刻,才淡聲詢問:「席謙,你真的把她當成妻子了嗎?」
「她跟你說什么了?」
「我只希望你能夠待她好一點。否則——」
「說下去!」在對方斷了話語后,席謙不鹹不淡道。
「你該知道我想說什么的不是嗎?」
「歐陽,這個女人就算我不要了,也輪不到你。」席謙聲音一冷,臉色隨即暗沉:「你永遠都不可能得到她!」
「席謙,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歐陽麟卻是淡薄一笑,道:「如果你真的不懂得珍惜,我一定出手。我只希望,到時候你不會后悔!」
當他想要的時候,無論要付出什么代價,都無所謂!
席謙神色自若,嘴角吟一抹譏誚弧度:「不信的話,那我們不妨就走著瞧好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592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