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逃 (簫劍)小說無彈窗閱讀

【惡女篇】第五章真相5 王城老師的性騷擾事件因為邱依純和杜心羽的出面擔罪,事情雖然不是完美的結束,用這種方式還給我清白的名聲,已經是我可以接受的範圍。
下課后邱依純約我到校園內,有一棵大榕樹的花園私下談話,我覺得她受盡委屈,她卻眼眶含著滾動的眼淚,面對著我露出笑容,雙手環住我的脖子擁抱住我。
「原來天底下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過去我一直因為恐懼害怕,一個人懦弱的躲在黑暗的角落哭泣,覺得自己可憐兮兮,好多次都有自殺的沖動,人生已經沒有希望……現在我竟然有勇氣全部都說出來了……柳曉洋,我自由了……」邱依純興奮的拉高嗓門尖聲叫嚷著,高興的用手指撥掉不停流下來的眼淚。
「幕后的主謀樓菲妮竟然躲過一劫,真可惜。」我埋怨的說。
「樓菲妮這個人,我惹不起所以放過她吧!受點委曲算什么,起碼我自由了,我要轉到別的學校重新開始生活啰!」邱依純整個人靈活起來,在陽光照耀下像一只飛翔的小鳥,高興的伸開雙臂在我眼前的操場上,跑跑跳跳立定跳躍起來旋轉了兩圈,張大嘴巴笑的合不攏嘴高聲大喊著:「我自由了!柳曉洋!我走了以后,妳自己要小心啊!要更堅強、勇敢。」
我看著她雙手在空中不停搖擺揮動著,還用手指比著我的身后,露出陽光般燦爛的笑容,越跑越遠離開的身影,開始羨慕起她可以重獲自由,我卻還要和樓菲妮相處三年,用手指抓著后腦杓心里又發毛了起來。
「不怕!邱依純說的對,天底下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我要更堅強、勇敢。」我雙手握緊拳頭鼓勵自己用力點頭。
突然有人在我身后輕拍我的肩膀,我回頭一看是樓晉南竟然出現在我身后。
他的身材高大清瘦,一臉天真的模樣就像是普通可愛的男生,對著我露出臉頰兩側有深邃酒窩的微笑,邱依純看見他出現才會一溜煙跑掉,難道是想製造機會,讓我和他獨處在一起嗎,我心里偷偷的自我幻想著。
「妳真的決定要加入歌唱社團嗎?」他邊問邊伸手摘下一片榕樹葉子,捲起來用嘴巴吹奏發出有旋律的聲音自己玩了起來。
「對!我已經加入歌唱社。」我完全不懂樂器,擔心樓晉南會強迫我加入他的音樂社,只好同意參加樓菲妮隨便挑選的社團。
「妳會唱歌嗎?」樓晉南好奇的說。
「我很笨,樂器學不來啦!唱歌還可以練一練。」我不明白他說話的意思胡亂回答。
「據我所知,成立歌唱社是校長的構想,他想在校園內組織一支搖滾樂團,去各個學校巡迴表演,替學校做公關宣傳,所以團員還要經過團長嚴格篩選通過之后,才能入團接受訓練沒有那么簡單。」樓晉南說的輕鬆,我聽的頭皮整個發麻。
原來歌唱社團是校長成立要當宣傳使用,還要在其他校園巡迴表演,聽見這么麻煩的事情讓我整個人退縮到立刻意想退團,希望那位不知名的團長大人,趕快將我踢出名單。
「如果妳能通過搖滾樂團入團測驗,那么學期末,社團發表學習成果的時候,我一定會去聽妳唱歌表演,加油!」樓晉南邊說話邊微笑,朝著我吹起葉片發出悠揚旋律,看著他一臉親切的表情,我心中在哇哇叫苦,怎么會選這種社團,嘴巴卻擠出笑容勉強點頭答應。
我的腦中突然想起來于紹華、樓菲妮,甚至連在班上剛認識的童鹿,都規勸或是警告叫我不要接近樓晉南,以免惹禍上身,我又疑惑了難道接近他,是一件不可饒恕的事情嗎。
我知道他是樓姓家族里的長輩們,刻意栽培的政壇明日之星,可是我怎么看,他這么清秀的一張臉孔和心底對音樂的燃燒熱情,都是不適合從事政治的男生。為什么家族的長輩,一定我一直在逃 (簫劍)小說無彈窗閱讀要安排讓他走向這條政治路,把他當做是一尊傀儡似的在幕后操縱他的人生。
「他的前途不關我的事情,我想這么多干嘛!」再想下去頭都昏了我用力搖搖頭,告訴自己還是傾聽身邊所有人的警告,遠離他以策安全,以免惹禍上身。我才想轉身溜走,他竟然已經用力拉住我的手腕,有些霸道的也不顧我的反對,直接朝音樂教室方向快步走過去。
「去哪里?」我傻傻的好奇問。
「跟著我走就對了!」樓晉南大笑:「我雖然不會唱歌,但是我可以教妳發音技巧,讓你通過搖滾樂團入團測驗。」
「你……不會真的想讓我參加歌唱社團吧?我要去退團啦!」
「我想坐在舞臺下面,仰頭看著喜歡的人站在舞臺上面唱歌,發光發熱。」樓晉南說出心里話,讓我感受到了一顆大石頭強壓下來的沉重力量。
我低下頭感覺到了,他溫熱的手掌牽著我手腕,我的腦袋一片開始空白,臉頰跟著火燙了起來,我理智的知道應該要拒絕甩開他的牽手遠離他,心里卻莫名的高興起來,不知不覺中一顆心無法抗拒的跟著他的腳步前進。
「他好像說喜歡我?」我心里偷偷小聲問自己:「我可以喜歡這個男生嗎?」
我也想和別的青春少女一樣,有一個支持和喜歡自己和的男孩,一起牽著手走在校園里面,享受陽光照耀全身的溫暖,感受愛情帶來的甜蜜喜悅。
我腦袋里充滿各種古怪想法的時候,不經意抬起頭看見,教室二樓的走廊上面的水泥護欄邊,出現凌春和她的同學韋涵的身影,兩人似乎為了搶奪一支手機起了激烈的言語沖突,互相扭打拉扯在一起。
她們身旁有一個頭髮剪到耳朵邊,整齊的像是馬桶蓋環繞一圈妹妹頭,又戴著醒目黑框眼鏡的身材嬌小的女學生,神情激動的動手左右拉開兩個人,被韋涵暴躁的回頭吼叫一聲,雙手掩面驚嚇的逃跑不見人影。
「她們怎么又吵架了?怎么沒有其他人出來勸架呢?」我心里正在著急的時候,竟然看見凌春活生生,在我眼睛前面從二樓水泥護欄上面掉落下來,發出巨大的撞擊碰撞響聲,直接摔落在一樓的黃泥地面上。
我震驚的尖聲慘叫一聲甩開樓晉南牽著的手,快速奔跑上前的同時,仰高抬起頭清楚的看見在二樓水泥護欄上面,探出頭往下張望的人除了震驚的韋涵,竟然還有表情慌張的樓菲妮和邱依純兩個人的身影。
「這是怎么回事?難道有人將凌春從樓上推下來?」凌春胸部和身體趴在地上動彈不得,臉頰側面貼著地面,我顫抖的伸出手掌想翻轉她的身體,已經跟上前的樓晉南,伸出手臂趕緊攔阻我碰觸到她。
「不要移動她的身體,她可能會有全身性骨折!」樓晉南冷靜的大聲的提醒,從口袋拿出手機丟給我高聲的喊著:「快叫救護車。」
我慌亂的用手機叫救護車的同時,看見樓晉南快速沖到走廊上,表情嚴肅的攔住幾位經過的男女同學支使他們去緊急求援。
「喂!你們幾個同學,快去通知老師和校長,有女同學從二樓摔下來了!」
看著凌春臉色慘白渾身動彈不得的模樣,莫名恐懼的感覺襲捲我的全身,身體也忍不住微微的抖動起來,樓晉南走回到我的身邊,蹲下來陪著我一起守候著她。
「她是誰?妳認識她嗎?」樓晉南好奇的問。
「她叫做凌春,是我最好的好朋友,怎么辦……」我雙手掩著臉頰哽咽的說。
「別慌亂……救護車快來了,有妳這么好的朋友守候,她會沒事的,趕快打電話通知她的家人吧。」樓晉南輕輕拍拍我的肩膀,給了我一股強而有力的安定力量。
凌春恢復了短暫的意識,眼皮微微張開,疼痛中有些驚喜的表情看著我和樓晉南。
「凌春……不要動……救護車馬上就來了。」我壓抑著緊張的心情,冷靜下來安撫凌春的情緒,伸出手掌想握住她的手掌心,她微微可以舉起的手掌卻推開了我的手,伸向樓晉南求救。他一臉疑惑不解的不愿意碰觸到她的手。
「你認識凌春?」我疑惑的望向樓晉南。
「我不認識妳的朋友,她摔到頭部神智可能有些錯亂了。」樓晉南表情嚴肅的說。
「我……的身體好痛……」凌春眼光朝向著樓晉南,虛弱無力低聲的吐出幾個字之后,眼球往上吊翻白之后陷入昏迷狀態。

【惡女篇】第六章完全混亂1 凌春從二樓教室走廊上的水泥護欄,摔落到一樓草坪的黃泥地面,經過我的緊急通報,救護車很快趕到學校送她到醫院急救。
樓晉南看出我內心的慌張和不安,主動牽起我的手掌心和我一起跟去醫院。
我們在急診室門外陪伴凌春一起動手術,我雙手合掌低頭請求老天爺救她,斜眼瞄見樓晉南跟著我的動作,一起閉上眼睛低頭為她祈福,那種虔誠的態度讓我十分感動和貼心。
在醫院待了一個多小時以后,凌春那臉型圓潤,身材福泰的媽媽,和三十多歲未婚的劉姓女班導,急忙的趕到手術室門口。
年輕的白袍醫生從手術室走出來解釋傷患的傷勢,他說凌春福大命大,只有腦震蕩現象和后腦輕微挫傷并沒有生命危險。大腿骨骨折卻不是粉碎性骨折,打上石膏休息三個月到半年就可以痊癒,情況目前研判算是樂觀。
聽到凌春沒有生命危險,我整顆緊繃的心臟才逐漸和緩,雙腿無力的鬆弛癱軟下來,幸好樓晉南攙扶住我的手臂支撐著我。
每次我陷入徬徨無助的時候,身邊因為有他的存在才能安心下來。
凌春的病床,由醫護人員從手術室內移出送往普通病房,我和樓晉南陪著凌媽媽和劉老師,一路跟隨著陪她進入病房內休息。
看著凌春頸部戴上白色護頸,手腕上吊著點滴瓶滴和連接的管線,經過大手術后雙眼緊閉的沉睡模樣,我雙手合掌慶幸她從鬼門關撿回一條命。
于紹華在我的電話通知下,臉色鐵青慌張奔跑的趕到凌春病房門口,看見我和樓晉南并肩站在一起,表情顯得十分震驚。我想他此刻擔心凌春的傷勢,應該顧不得我的事情,卻沒想到凌春受傷會讓他變成一頭暴怒的野獸,情緒失控大發脾氣。
「曉洋,凌春怎么會從二樓摔下來?」于紹華心急又焦慮的望著我大聲追問。
「我不知道,我看見她和韋涵在走廊上吵架,就摔下來了。」我說出我看到的事實。
「是不是韋涵動手將凌春推下樓?妳說啊?」于紹華壓抑不住滿腔的怒氣,脾氣火爆拉高嗓門,瞪著像銅鈴一樣的大眼珠吼著問。
「柳曉洋,妳有親眼目賭韋涵動手推妳的朋友摔下樓嗎?」樓晉南態度冷靜的看我一眼提醒:「如果沒有掌握確實的證據來證明韋涵是兇手,不可以隨便污衊替她製造罪名。」
我點頭同意的立刻閉起嘴巴,因為我真的沒有看到韋涵動手推人的動作。
于紹華不能接受樓晉南的話,暴怒的雙手拉住樓晉南的肩膀衣服,使勁的把他往后推到墻壁站立,一雙暴怒血紅的眼神,像是要殺了樓晉南的恐怖。
「在學校里面,誰不知道你和韋涵私底下一直打的火熱,你還想坦護她的殺人罪行,我最看不起像你這種花心的男人,可惡極了!」于紹華揮起拳頭做出恐嚇狀,我驚嚇到的趕緊擠到兩人中間,將他的拳頭輕輕挪開,用雙手壓著他的胸口,將他往后一直推開遠離樓晉南。
「于紹華,你冷靜一點,我真的沒有看到韋涵動手推人。」我拉高音量解釋。
「樓晉南是一個人魔,我警告過妳不準和他在一起,我說的話妳聽不懂嗎?」于紹華完全失去理性的對著我大吼。我嚇了一跳,從來沒有看過他這么暴躁的個性。
「是樓晉南救了凌春的生命,還是他要我通知救護車,我們先到達醫院,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在處理,你真的誤會他了。」我也跟著情緒激動用吼叫的方式,一口氣把話說完,于紹華聽了以后,沖動的情緒才慢慢穩定下來,知道自己失控。
「對不起!我真的急昏頭了!」于紹華認錯的向樓晉南道歉。
「我能體諒你的心情,如果有人敢這樣重傷害我的女朋友,還要致她于死地,我的反應應該也是像你這么激烈和情緒失控吧!」樓晉南面對于紹少華沒有責怪的意思:「還有,我也鄭重澄清,我并沒有和韋涵交往。」
「謝謝你救了凌春。」于紹華終于恢復理智的態度,語氣也充滿感激。
「快進去照顧凌春,她應該快要清醒了。」我擔心這兩個男人碰在一起,又會起沖突,主動用手掌輕輕推開房門,從背后將于紹華推進去,希望能藉著照顧凌春的機會,拉近他們的距離。
重新關上房門的時候,我用手掌拍打后腦杓一下,醒悟的大叫一聲:「啊!我真笨,我應該通知的是凌春的男朋友才對,我心里只想著通知于紹華,忘記了凌春現在最想要見到的人,應該是她的男朋友。」
樓晉南好心的將他的手機遞給我打電話,我卻拿著手機看著他發呆。
「我真笨,竟然到現在還不知道她的秘密男朋友是誰?」我無奈的用手指挖挖耳洞,一臉尷尬苦笑的走到病房旁邊走廊,讓家屬休息的坐椅坐下來,樓晉南也跟在我在身旁坐下來。
「你不用特地留下來陪我,可以先回去,我一定要坐在這里,守候到凌春清醒和我說話我才要回家。」我頑固的說。
「妳們女孩子的友誼真感人,真希望我妹妹也值得妳這樣對待,建立友誼。」樓晉南態度誠懇的凝視著我。
「凌春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咬緊下嘴唇,想到她還在昏迷難過的鼻頭抽搐著。
「妳能把菲妮也當做最好的朋友嗎?」樓晉南眼神充滿期待的問話。
「對不起,我有努力過,可是還是沒有辦法和樓菲妮交朋友,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類。」我抬起頭實話實說。
「其實菲妮本性并不是妳想像的壞,她只是自我防御的本能太強烈,把自己武裝起來不要被外人欺負。」樓晉南臉上表情充滿無奈,憂愁的情緒。
我從樓晉南的眼睛里面,看見一個哥哥對妹妹的真心關懷的感情。
「她跟我一樣是一個內心非常孤單的女孩子,從小體弱多病,曾經得過血癌,有好長一段時間住在醫院,非常需要朋友關心。我是她哥哥,真心的希望她能擁有一個,像妳這樣真誠的好朋友,如果她曾經有做傷害過妳的事情,希望妳能原諒她。」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715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