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趣高h文 100篇重口味h文小說

【惡女篇】第七章誣陷5 我完全沒有想到樓晉南,會說出這種負責任的話,眼眶滾動著感動和滿足的淚水覺得好安慰,身邊終于有一個可以完全依賴和信任的好朋友,可是也懷疑起他說話的動機。
「為什么你一直對我這么好,要站在我這邊幫我說話。」我脫口而出疑問道。
「因為我喜歡妳──」樓晉南毫不掩飾說出內心的感情,反而是我被這種大膽的告白嚇到了,驚訝的不敢相信,用手掌在他眼前左右揮動幾下。
「喂!你的病會不會又發作了,把我當作童靈老師……」我故意用手指捏住兩側臉頰,夸張的左右用力拉開,眼珠子往上吊的翻白眼扮丑臉,讓他看清楚我不是童靈老師,趕快恢復清醒對我死心:「看著我,我不是你心里想像的那個人……」
沒想到我的丑臉,沒有發揮到驚嚇的作用,他竟然非常溫柔的,露出臉頰上那對深邃酒窩的笑容,將蒼白膚色的臉頰緩慢靠近到我的面前,讓我感受到他鼻息呼吸出來的溫熱氣息。
我腦袋完全混亂,他溫暖濕潤細薄的嘴唇,貼上我略帶乾澀的嘴唇。雖然只是輕輕的碰觸貼近,短暫停留一秒鐘的時間,已經讓我頭暈目眩,他再移向我的耳朵邊說了一句:「我知道妳是柳曉洋,我喜歡妳。」
樓晉南一句簡單挑逗的話語,就讓我腦筋運作空白,他的嘴唇又再一次靠了過來,這次我的身體,卻不由自主抗拒的往后倒退拒絕他,腦袋里突然有種想要逃跑的沖動,雙腳卻定在原地完全無法移動。
他又微瞇起眼睛溫柔的笑了,感覺上他并不想驚嚇到我,只有用纖細白皙的細長手指,不經意的觸摸著壓上我乾澀的嘴唇,沒想到他竟然用這種方式蜻蜓點水似的又親吻了我。
「和我交往吧!」樓晉南微笑著在我耳朵邊問。
從小到大這么貼近一個男人呼吸出來的溫柔氣息,讓我無法抗拒的突然由耳根到臉頰,開始發紅漲熱起來。
看著我一句也答不出來的害羞慌亂的表情,樓晉南伸出寬厚的手掌貼著我的后腦杓,將我往前推進到他胸膛輕輕依靠著,我也沒有拒絕他的動作,反而非常喜歡耳朵貼近他的心臟,聽著他平緩的心跳聲音,帶給我這一種無形中安定的支持力量。
雖然我和樓晉南認識不久,大概只有半個月的時間,我已經感覺到身邊只要有他存在,好像所有煩惱都會瞬間消失化解。我完全沒有想到一頭栽進愛情世界的后果,此刻我完全相信他帶給我的這股安定力量。
我們就這樣無言的心靈相通互相依靠的站立著,身旁吹來一陣清涼的風,帶來了愛情的感覺一起吹進了我們的心里面。
幾聲清脆的口哨聲音,將我們從夢幻拉回到現實世界。
我和樓晉南吃了一驚,上官銳和安克海并肩站在窗口,將手指放在嘴里,發出連續不斷聽起來非常刺耳嘲笑的口哨噓聲,可是我從他們臉上真心流露出的燦爛笑容,看出來他們好像已經完全接受支持我和樓晉南交往的事實。
我回憶起上官銳和安克海剛開始遇見我,像是看見鬼怪似的強烈排斥態度,到現在釋出善意的友誼,接納我做他們的朋友。這種戲劇化的轉變,讓我窩心的鼻頭酸刺抽搐起來想哭泣,無形中我又多了兩個支持的朋友。

晚上,我把和樓晉南正式交往這件事情,用文字溫馨的紀錄在我的紅色紀事簿里面,愛情就這樣無聲無息,進入我的生命里面,悄悄的展開的甜蜜的序幕。
我站在懸掛在墻壁上的鏡子前面,看到自己的臉孔有一點驚訝。開學的時候自己用剪刀剪到耳朵邊的短髮,不知不覺中頭髮的長度,已經快要留到了頸部,我預估寒假的時候頭髮長度會到達肩膀。
「那我不是快要和童靈老師長一模一樣了,不行!我要剪短,越短越好。」我抓起一把頭髮,拿起剪刀準備要一刀剪短的時候,我那就讀國中的雙胞胎弟弟曉青和曉宇,又慌慌張張的用身體撞門進來我的房間。
「姐姐,你又悲劇了,網路大軍又開始攻擊你了。」曉清和曉宇異口同聲的說。
我立刻放下剪刀,覺得不對勁趕緊打開電腦,點選進入自己的網頁,這群樓菲妮死忠的粉絲團又灌爆了我的臉書網頁,我看了這些羞辱謾罵的留言,差一點往后昏倒。
童鹿打了樓菲妮一巴掌的事件,轟動了整個鳳安高中,有許多喜歡八卦的影迷把這件事情的經過PO上網路。
樓菲妮親自在臉書上面,PO上一張臉頰紅腫的相片,博取粉絲同情為她打抱不平。她還運用文字的力量哭訴著為自己辯解,直接了當指名道姓,告訴網友們柳曉洋搶了她的男朋友,在背后唆使他的男友劈腿、打人。
「姊姊,妳太厲害了,竟然搶了樓菲妮的男朋友。好大的膽子,妳明天會上報紙,變成全民偶像公敵。」曉青和曉宇對我嘲笑似的豎起大拇指。
聽到全民偶像公敵,我雙手抱著頭抓著頭髮,呆坐在床上欲哭無淚。
我要去向誰解釋樓菲妮這種運用媒體,惡人先告狀的惡行,可是粉絲們寧愿選擇她的無辜哭訴,不愿意聽我說句真心話。
兇悍的樓菲妮在網路上成了可憐兮兮受害者,我再度變成網友討打的施虐加暴者。

【惡女篇】第八章玻璃般的友情1 王城老師陪著邱依純去警察局問訊,做她的依靠,安撫她惶恐的心,一直沒有回來上課,還安排其他老師代課。
我手中雖然拿著書本,根本無心坐著聽其他老師在講臺上課。
下課鈴響,馬上就看見樓菲妮和杜心羽、唐渼汶,竟然可以若無其事聚集在一起談話,還為了一點小事情笑的合不攏嘴。
我忍受不了,她們完全撇清凌春墬樓事件和她們有關係的虛偽態度,寧可沖出教室站在走廊上罰站,也不想看見她們得意的笑容。
有幾名經過我們教室門前走廊的男同學,似乎是剛從校長室走回來,我聽見他們交頭接耳談論到王城老師,從警察局回來之后和校長在校長室,為了邱依純的處置問題發生激烈吵架。
童鹿從后面拍我的肩膀一下,應該是也聽見學生的談話,和我有默契的交換一個點頭同意的眼神,拉起我的手腕直接朝校長室跑過去。
校長室的大門緊閉,童鹿聰明的帶著我沿著墻璧,繞到旁邊打開通風的玻璃窗口,躲在墻邊往里面探頭偷看。
令人意外的是,樓晉南臉色沉重,竟然也端坐在辦公室內的沙發上面,他身邊還坐著一名年約四十歲,看起來就是精明干練,穿著黑西裝,戴著金框眼鏡,頭髮用髮油往后梳,脖子上掛一條,寫著立法院國會助理孫衛海工作名牌的中年紳士。
頭髮油亮整齊梳著側分西裝頭,人中下方留著一撮灰白小鬍子,年約六十多歲,身材矮胖的校長端正的坐在辦公坐位上,臉孔嚴肅的雙手交握放在在辦公桌上,聽取站在他前面的王城老師,交代警察問訊邱依純的事情。
「校長,裝置在教室走廊上的監視器,已經被你當作物證收起來,為什么你不肯交給警方釐清案情,這樣就可以馬上還給我的學生邱依純清白名譽,她也不會年紀輕輕就要背負過失傷害這種罪名一輩子。」王城老師激動的向校長質問。
「王老師不用著急,警方若是向學校提出需要此項物證,我當然會交出來,現在所有的事情都交由警方處理。」校長冷靜的推推鼻樑眼鏡說。
「邱依純是我的學生,一只監視器畫面,就可以馬上還給她清白這么簡單事情,為什么校長要拖延時間不立刻處理?這對學生的心理是非常嚴重的傷害!」王城老師快要壓抑不住心中的怒氣大聲說話。
「王老師,請注意你的說話態度!」校長微微發怒的用手掌拍桌面:「我是學校的校長,這件事情我會親自解決。」
「校長,情趣高h文 100篇重口味h文小說我要求公開走廊監視器畫面。」王城老師態度堅持。
我和童鹿清楚的看見,校長嚴肅的抬起頭和坐在沙發上的孫衛海國會助理,有默契的交換眼神互看對方一眼。
「王老師,請尊重我是校長,我會選擇適當的時機公開監視器畫面。」校長擺出高姿態的威脅起王城老師。
「什么是適當時機?難道要看到我的學生關進少年觀護所才是適當時機嗎?」王城老師咄咄逼人的態度讓校長快要無力招架。
「王老師說的沒錯,為什么不能在這個時候公開監視器畫面?」坐在沙發上沉默很久的樓晉南終于開口說話。
「少爺,這件學生墬樓案子不關我們樓家的事情,警方已經出面處理中,你不要多事想左右案情。」孫衛海助理將手掌搭在樓晉南肩膀上面,用力往下按壓住冷靜的提醒。
「王老師你先上課,我會處里監視器的事情給你合理交代。」校長心中的怒火也壓抑下來。
王城老師知道再繼續爭執下去,校長也不會交出監視器畫面,氣憤的轉身離開辦公室。我們聽見王城老師為邱依純翻案,不惜怒嗆校長的決心,讓我和童鹿感動的說不出話。
校長從座位上站起來,鬆口氣的用手帕擦擦額頭上的汗水,可見得他剛才的情緒也是十分緊張,緩慢走向孫衛海助理。
「孫助理,你也看到了,這些年輕的老師,自以為滿腔熱血投入教育界,現在連我這個校長也不放在眼里。」校長搖頭苦笑。
「這些有稜有角的年輕老師只要磨個幾年,滿腔熱血沒了以后就會乖乖聽話。如果真的還是這么不識相,恐怕需要外調到一些特殊的偏遠校園,我想馬上就會安分。」孫衛海助理臉上露出冰冷的笑容。
聽到要外調王城老師,我差一點尖叫出聲音,被童鹿用手掌緊急摀住嘴巴。
「我的老闆派我來學校走一趟,特別交要我轉告校長,選舉快到了,樓家的人絕對不可以捲入學生的是非斗爭中,連玩愛情游戲也不準許。」
「這件事情不用樓立委特別交代,憑我和他三十多年老同學的好交情,我一定會妥善處理樓家的事情。」校長眉開眼笑的和孫衛海助理用力握手表示友好。
「孫先生,你專程叫我來校長室,就是要聽你們說這些無聊的事情嗎?」樓晉南聽了孫衛海助理說的話,整個人顯的不耐煩,站起來想要離開校長室。
「小樓,是我想要和你談一談,我聽到一些討論你的八卦流言,聽說最近你在學校里面和一名行為不檢點的女學生走的很近……」
原來在校長的心目中,我是屬于那種行為不檢點的女學生,馬上眉頭下壓難過起來,童鹿向我搖搖頭用眼神暗示要我冷靜。
「我和你爸爸是大學時代的好朋友,他親自把你們兄妹託給我照顧,你們在學校的任何行為我都必須注意,這樣才能對你爸爸有所交代啊!」校長滿臉笑容,親切的拍拍樓晉南的肩膀,想拉他坐下來繼續談話。
「我和菲妮不需要校長特別照顧。」樓晉南表情冷淡的回答,堅持不肯坐下。
童鹿臭著臉已經看不下去,成人世界皮笑肉不笑的嘴臉,拉起我的手腕,立刻彎腰低身的離開校長室窗口。
我們在我們一年九班教室門前的走廊上,跑著攔住王城老師,追問警方對于邱依純事情處理的結果。
「學校暫時以停課方式處份邱依純,讓她回家等待警方傳訊,由于涉嫌重大,可能要交由少年法庭接受此案審理繼續展開調查。」王城老師語氣無奈的說。
「老師和我一樣都相信邱依純是冤枉?」童鹿突然冷靜的質問。
「我相信邱依純是受人冤枉。」王城老師眼神堅定的凝視著我和童鹿:「希望我能找到證據替這個孩子脫罪,還給她清白的名聲,否則這個孩子的人生就毀掉了。」
「老師,我們大家分明心里有數知道兇手可能是誰,竟然無能為力還給邱依純同學清白,這是什么公平正義?可惡!」童鹿心里不爽的大聲咒罵出來。
「童鹿,這是一個講求法治的社會,僅用嘴巴說說的片面之詞,在沒有人證和物證的情況下不會隨便定罪。」王城老師拍拍童鹿的肩膀無奈的苦笑著。
「王老師,校長為什么不肯公開監視器畫面?分明有鬼?」童鹿和我一樣情緒激動,異口同聲的同時大吼著說話。
「你們兩個說話要小心,沒有證據不可以隨便誣衊校長,我不希望你們逞一時口舌之爭,再受到無辜的牽連,聽清楚了嗎?」王城老師嚴肅的提醒我們。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716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