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多少 美女的愛液流出 11p

Chapter 5. 秘密(2) 此話一出,我不解地看向洪蘋,「怎么說?」
「廢話,當然是擔心妳被其他男生追走啊!不然別校的男生又不知道妳已經名花有主。」洪蘋丟給我一記看笨蛋的眼神,接著三八地架起拐子撞了撞身旁的曾仰宗,「洋蔥,怎么樣,我說得很有道理吧?」
他竟然沒有猶豫地點頭,兩人甚至對看一眼,送我一抹心照不宣的笑容。
我差點沒暈倒。
「等等,妳們覺得我和佟海光……」摀住頭,我忽然不曉得該怎么說才好,「不是,我跟他──我們沒有在一起啊!」
「我知道妳們沒有交往啊。」洪蘋頷首,我不敢相信地看著她,只見她態度輕鬆地繼續往下說:「可是,任誰都看得出來你們……有鬼。」
妳后面才跟了兩只!
我知道我和佟海光之間的流言蜚語從未少過,尤其是曾仰宗那支影片更為八卦增加了不少談資,但不就是鬧著玩的嗎?我一向沒放在心上,以為清者自清,大家久了就會明白。
可說真的,要是連每天都在一起的洪蘋和曾仰宗都這樣認為,那……我不曉得還有誰會相信我們的清白,想到這,我忍不住嘆了口氣。
「你們為什么會誤解……」
「日荷,」曾仰宗喚住我,抬手要我先暫停說話,「妳要不要先看一下妳的腿上躺著何許人也?否則,妳這話說出來實在太沒說服力了。」
我頓時啞口。
看著腿上睡得安穩香甜的佟海光,或許,我直到這時候才正視「自認是朋友,所以沒關係」的行為,的確會引起他人誤會,不管再怎么熟,我好像都不該少了該有的界線,只是我沒想到連洪蘋他們也……
天哪,我真想馬上搖醒腿上那位仁兄!
當佟海光聽到這件事的時候,已經是數小時之后了。走在向晚的路上,我簡單地描述了事件經過,沒想到他的反應竟是不滿地向我抗議。
「妳干么急著跟我撇清關係?」
我瞪向佟海光,順便掄起拳揍他,「因為我們的關係就是很、清!」
大概是睡飽了有差,恢復精神的佟海光一把捉住我在空中亂揮的手,反手一拉,我整個人被他禁錮在懷中。
他仗著身高優勢,故意用下巴抵著我的頭,「妳干么這么認真?我們自己知道就好,隨便別人去說呀,又沒──」
「我才不管別人怎么說,可是洪蘋他們又不是別人,要是、要是……」我一時想不到更好的例子,眼神捕捉到前方的身影,直接脫口而出,「要是姜恒誤會了呢?他誤會的話,你總會想要澄清了吧?」
聽見自己的名字,姜恒回過身,見著我們兩個奇怪的姿勢,他的臉色平靜得一如往常,不論是眉毛、還是嘴角動也沒動,果然是很姜恒的反應。
佟海光停頓了一會兒沒說話,我猜他可能笑了吧?總之,他放開了環住我的雙手,失去他給的支撐力量,我還有幾分不習慣。
發現我還在等他會不會想對姜恒澄清的答案,佟海光笑了笑,伸手拍拍我的頭。
「沒事。」
「我真的很討厭你說沒事。」我沒好氣地推開他,繼續往前走。
佟海光很快跟了上來。
不過也就這樣而已。
后來的路程,我們沒有繼續聊天,雖是并肩而行,卻只是默默地走著,似曾相識的安靜讓我不自覺想起了美術館那時的情景,我還是沒有問他那天是怎么了,如同現在。
我想應該沒事的。
不久,我們來到我必須轉彎的路口,佟海光和我才終于停下腳步,看向對方的眼睛,然后,同時勾起了笑。
「好啦,我要回家了。」我說,看著他疲憊不減的臉龐,忍不住叮嚀幾句,「海光,記得早點睡,明天不要再遲……」
「日荷。」
「怎么了嗎?」聽他突然喊我,我直覺地反問。
「我沒事──我是說,我真的沒事,妳不用太擔心我,一切都好的……沒事。」說完,佟海光淺淺地笑著,「真的,相信我。」
我盯著他瞧,無法忽略心里突兀的不安。
儘管如此,佟海光好看的笑容依舊,我找不到任何破綻,更看不出其中端倪,我只好悻悻然地點頭,當作同意。
「至于,妳問我的問題……」說著,佟海光的目光投向等在不遠處的姜恒,他側對著我們,沒有察覺我們的注視,「……他懂我,不會誤會。」
所以,沒有澄清的必要。
佟海光低聲說完,我望著他的側臉,夕陽染上他半掩的眼睫,看起來很寂寞,好像有很多話、很多心事無法訴說的……那種寂寞。這讓我忍不住遲疑,不曉得是否該說些什么。

Chapter 5. 秘密(3) 半晌,佟海光轉頭對上我的視線,重新泛起笑意。
「日荷,再見。」
還來不及和他道別,佟海光已經邁開步伐。
他走近姜恒,兩人交談了幾句,佟海光笑得很燦爛,一手往姜恒的肩上拍去,走出了屋檐下的陰影,佟海光跳上腳踏車后座,姜恒側過臉說了幾句話,接著平穩地踩下踏板。
不知道是不是累了,只見佟海光的額頭抵上前方姜恒的背,像是休息一樣地靠著……他們還是一樣很親近,我不管再怎么向前,都無法觸及的那種親近,有時候,我會突然想著,我是不是不該和他們一起回家?
我的存在之于他們,好像,有點多余。
朝著日落的方向,看著他們的背影化成一個小小的黑點,漸漸消失在路的盡頭,我才終于收回視線,轉身回家。

﹡﹡﹡

我一直覺得佟海光有什么祕密瞞著我們,或者說,瞞著我你知道多少 美女的愛液流出 11p──畢竟洪蘋她們并不這么想,她煞有其事地為我把了把脈,宣稱我只是感官神經出了問題,要不是變得太過敏感、要不就是短路秀逗……
到頭來,只有我一個人覺得佟海光有點奇怪。
踏進健康中心,我和護士阿姨打了聲招呼,小心翼翼地走到后頭的休息區,幾面綠色的簾幕遮住了來此休息的同學,眼睛一掃,我很快發現窗邊的床位下,有雙熟悉的深藍色運動鞋。
悄聲拉開簾幕,佟海光睡得正香。
坐到床沿,看著酣然入夢的佟海光,猶豫著到底該不該喚醒他,雖說這是我來此的目的,可是總覺得打擾他如此舒服的睡眠,好像會遭到什么報應似的……嘆了口氣,我決定放棄。
反正現在還是午休時間,既然不急著回去,叫醒他也沒什么意義,更何況他睡都睡了,多睡一點也好,省得他到時上課又懶洋洋地喊累。
趁著空檔,我拿出手機確認剛才收到的訊息。
「A。」只有一個字。
儘管知道這是問題的答案,我仍然因為他過度精簡的回答而忍不住笑了,手指迅速地在觸控鍵盤上移動,送出回覆。
「為什么?解釋一下。」
「用訊息不好說。」那方很快地傳來。
他似乎沒在午睡。
我思考了一會兒,決定換個話題,「你不睡覺?」
「不想睡。」
我看著螢幕上的三個字,想像他此時獨坐在一片汪洋睡海之中的畫面,再看了看床上背對著我、睡到不知今夕是何年的另一位大男孩……明明是好朋友,怎么兩個人相差這么多呢?
「妳呢?」或許是等不到我的回答,姜恒反問一句。
我在……
「妳在干么?」
背后忽然傳來聲音,嚇得我差點把手機丟出去。
急忙轉過身,只見佟海光半坐起身,眼睛直勾勾地往我的手機螢幕看,不知為何,當他再次開口的時候,臉色明顯沉了下來。
「姜恒?」
「啊?嗯……」我慌亂地關掉螢幕,說不清自己為何覺得心虛,「我、我只是問他數學題目而已,沒有……」
「你們什么時候變得這么要好?」
一怔,我頓時無語。
沒錯過佟海光話里的諷刺,我的心頭涌上一股莫名其妙的慍怒,他到底忽然在耍什么脾氣?我不想吵架,盡量冷靜地迎向佟海光陰沉不定的臉,試著想和他釐清其中的誤會。
「只是有不懂的題目請他幫忙解答,隨口聊了幾句罷了。」
「是嗎?」佟海光冷淡地瞥了我一眼,擺明只是應付。
「你有話就直說,不要──」
「借過。」
話說到一半,佟海光推開我,力道不大,卻足以讓我閉上嘴,愣在原地,眼睜睜地看著他逕自下床,穿好鞋后走出了休息區,聽見他和護士阿姨道聲再見,以及他步出門口的腳步聲。
而我,被他留在這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742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