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屁股 很污很肉的小說推薦絕品邪少

第二章、這么會吃的媳婦兒哪里找?(6) 高曉薇清楚的看見莊蓓亞的表情從一開始的錯愕,轉變成驚慌,然后開始進入崩潰的狀態。
總覺得這女人根本可以去參加四川變臉大賽嘛。
不但如此,最后她還轉頭跑向柜臺,用複雜的眼神望了周圍一眼,最后像條死魚似的趴倒在她剛擦乾凈的桌面上。
媽呀,又要充滿指紋啦!欸,啊妳不是說要買早餐嗎。
「蓓亞,我知道妳現在心情很複雜,但是妳可不可以不要趴在柜臺上太久……」她輕輕戳了戳臥倒在柜檯桌上的莊蓓亞,「而且我桌墊玻璃才剛擦好而已耶。」
「高曉薇,妳剛剛有看到什么嗎?」蓓亞似乎完全沒聽見她剛剛說的話,而且眼神似乎已經完全失焦。
「呃?看到什么?」高曉薇似乎在斟酌自己說話的內容,避免后續還有更多麻煩出現,「妳是說剛剛他摸妳頭髮嗎?」
莊蓓亞瞬間跳了起來,然后緊緊用雙手扣住高曉薇的雙肩,「妳看見了,對吧?不是我的幻覺,對吧?」
對啦、對啦,全都是妳的幻覺啦。拜託妳醒醒。拜託。
當她覺得今天早上的美好被破壞殆盡的瞬間,終于聽見了熟悉的尖銳腳步聲。
當然,她這位好同事也聽見了。
雖然她剛剛經歷了一場莫名其妙的肢體碰觸與自我崩潰的大冒險旅程,但她似乎也在僅剩的小小理智線里理解現在的狀態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她迅速的跑進了柜臺里頭,似乎是想遮掩住她嬌小卻不怎么纖細的身軀。
老闆緩步走了進來,旁邊還跟著一個年輕男子。
她清楚看見老闆微微的挑了個眉。
「曉薇,等下幫我倒一杯茶送進我辦公室。還有,莊蓓亞妳在干嘛?藏也藏好一點,我都看到妳的屁股了!別讓客人看笑話啦!」接著老闆輕輕的踹了一下蓓亞的屁股。
這就是剛剛所提到的,老闆對莊蓓亞的另類縱容。
「唉唷,老闆你怎么用鞋子踢我啦……咦?」莊蓓亞一從柜臺里站起來的瞬間,便發出了一聲疑惑。
然而這個疑惑聲卻不是只有她一個人發出來的而已。
老闆身旁的客人也同時「咦?」了一聲。
「你們認識?」老闆疑惑的問著。
「不認識。」兩位竟然異口同聲的駁斥。
看樣子根本就是認識嘛,兩個蠢瓜。
「哈哈,咱們蓓亞可能有點大眾臉,伯恩進來吧,我帶你看看我們辦公區,雖然不太大啦。」老闆攬著客人的肩膀,一搭一唱的便這么的把在原地愣住的莊蓓亞丟下,迅速的走了進去。
場面似乎又變得尷尬了起來。
高曉薇聳了聳肩喝了口她的大冰奶,然后從柜檯后方的櫥柜里拿出一個小托盤跟茶具。這組漂亮的骨瓷茶具是老闆特地從歐洲帶回來的,只拿來款待重要的客人,所謂重要的客人就是老闆親自帶回來的人,其他自己跑來的或是治平帶回來的都只能用紙杯而已。
不料,她沖完茶回來時,卻發現莊蓓亞還在原處站著,就像是被下了固定咒似的。
「剛剛那個難道不是一般人而是梅杜莎嗎?」曉薇把托盤放到柜檯上,湊近了莊蓓亞身邊問道。
「梅、梅杜莎?啊?」這小妮子終于回過神來。
「沒事,當我隨口講講。」她嘖了一聲,然后輕笑拿起托盤往旁邊走去。
然而她的袖口卻被輕輕揪住了。
「曉薇……妳知道嗎?Doris去年曾經帶我去拜月老……」
「然后哩?」乾我屁事,我只知道現在托盤很重!
「剛剛走進去的那個男生,他跟我住同一棟大樓!昨天我還見過他而已!天啊、天啊、天啊!」蓓亞低聲的咆嘯,「我的桃花終于要開了嗎?等了二十五年,果真是好酒沈甕底嗎?!」
好酒個鬼啦。
「那妳最好小心不要喝到甲醇。」她悠悠的回應,然后脫離蓓亞鬆開的手。(注:許多假酒事件中,都是添加了工業用甲醇,甲醇中毒會使人失明甚至死亡)
「什么甲醇?」
「哈哈哈哈哈,妳還是不要知道好了。我先進去啰,妳要買早餐就快去吧。」接著她就大笑三聲走進辦公區內。

第二章、這么會吃的媳婦兒哪里找?(7) 怎么會有這么扯的事情。
難道莊蓓亞在學長的公司工作嗎?
雖然母親曾經提到蓓亞在行銷公司上班,但他也從來沒想過竟然會在家豪學長的公司下服務。
伯恩跟著學長一同進到辦公區之后,忍不住環視了整個環境一周。
每個辦公桌面都算是寬敞,隔板雖然不高,但是還是可以明顯區分出大家的使用範圍,里頭坐著三個正交頭接耳講著話的女子,最里頭的位置,還坐著一位穿著白色襯衫正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看著印出來的報表低頭思索的俊秀男子。
旁邊那個空位,應該就是莊蓓亞的吧。
李伯恩偷偷看了一眼,莊蓓亞桌上不算凌亂,但意外的是,竟然放了一排杯子──大大小小的馬克杯還有保溫杯排排站著。干嘛啊,是有杯狀物的蒐集癖嗎?
當他把目光移轉回來的時候,正好對上那名在喝咖啡的男子的眼神。
男子拿下手中的馬克杯,然后輕輕對他笑了一下。
李伯恩也只好禮貌性對著他笑了笑。
「伯恩,這是跟著我一起沖鋒陷陣的優秀員工,你忙嗎?來來,治平你過來一下,」家豪揮揮手叫那名叫做治平的男子過來,「介紹你們認識一下……兩大帥哥見面畫面多好啊,我覺得前面這幾個女的都要開始偷拿出手機了。對,我就是在說妳!晴婷妳不要太夸張!」
那名似乎叫做晴婷的女孩羞紅了臉,而坐在她身后的女子卻突然舉起了手。
「Doris舉手干嘛,妳還以為是百萬小學堂啊?我偏不想點妳。」
「老闆大大別這樣嘛。」
「別撒嬌,噁心死了。」
就在一陣嬉鬧之后,他們三個男人終于走進了家豪的辦公室。
雖然剛剛那幾個女生很喧囂,但是卻無法吸引住伯恩的目光,他始終直盯盯的看著那名叫做「治平」的男子身上。
如果按照昨天那則動態的訊息顯示的狀態,以及外面那兩個女子分別叫做晴婷跟Doris,那推斷這位「治平」就是那位鼎鼎大名的江大少似乎也不為過了。
嘛,竟然喜歡這種大帥哥,莊蓓亞妳還真的是眼光蠻高的嘛。
「老闆,我端茶進來啰。」門外傳來甜美的女聲。
「進來吧。」學長大聲說著。
女孩端了兩杯茶進來,赫然看見江治平也坐在里頭,「啊,抱歉我剛剛只倒了兩杯茶,治平哥的等等再送過來。」
「曉薇沒關係,剛剛我有泡咖啡,還沒喝完呢。」江治平笑著回應道。
「啊雪白屁股 很污很肉的小說推薦絕品邪少,這樣啊,那……客人請用茶。」女孩將兩杯骨瓷茶杯放在伯恩跟學長前方,里頭的茶湯非常清澈,配著漂亮的茶杯,更顯得高級非凡。
「謝謝。」伯恩客氣的說道。
然而當他的視線從茶杯一移轉,這時才發現那個女孩竟然用超級熱切的眼神死盯著他瞧。
媽呀,現在是哪招啊。
李伯恩雖然貴為一個不停公開自己是個「有婚約在身的男子」,但是這些年來被倒追的經驗可不算少,加上高中大學都是參加吉他社,也是曾經遇過幾位瘋狂粉絲,所謂說破嘴也趕不走的蒼蠅大概也難以形容的狀況。
好久沒看見這種表情了。
雖然很懷念,不過說真的,李伯恩特別討厭這種表情了。
干嘛,是看到獵物上門來的表情嗎?
「我們柜臺妹妹漂亮吧?」學長冷不防的問了這句話。
喂,學長你根本是故意的吧。
「王老闆挑選的員工當然是漂亮啊。」他四兩撥千金的敷衍過去。
「哈哈哈哈,學弟你去了一趟美國,感覺變得更會講話了呢。」
看來學長也知道這個柜臺妹妹想獵他吧,還這樣挖苦,真是不失學長的風格。
「學長你就別這么說了,哈哈哈。」
「好啦,我知道你想說什么,」學長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曉薇妳可以去做事了,等會兒幫我把門帶上,我想跟我這個幾百萬年沒見的學弟敘敘舊。」
「好的。」柜臺妹妹離開之前,還不忘再回頭看了伯恩一眼。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760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