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做精英 老師好大好深啊別停牡丹花開

Chapter 2-3 如果要雨音說的話,打從一開始,林安薇就不像是孤兒院的孩子。
不提那些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人,即使是和林安薇一樣,在父母死后,因沒親戚愿意接管而來到院內的其他小孩,也沒有一個和她相像的。
無論是誰,都學不來她的堅強。
小時候的雨音并不明白,為什么這個新來的姐姐總是在笑?
不像菊菊,也不像那些輔導員,林安薇的笑很開朗,往往予人一種難以言喻的舒心。當時,才五歲的雨音無法理解,這份舒心從何而來?但無可否認的是,她喜歡待在這個姐姐身邊。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她才曉得,這份舒心,名為真實。
但她還是不明白,在經歷父母的死亡之后,為什么還能笑?為什么還能笑得那么美?
「薇薇姐,我喜歡妳的笑。」
在她還什么都不懂的小時候,她曾經很認真地對林安薇這么說過。而那時的林安薇只是揚起她最喜歡的那種笑容,摸了摸她的頭。
「為什么大家都不像妳這樣笑?」感覺到落于自己髮梢上的那份溫暖,雨音再接再勵,道出了困惑她已久的問題,「如果大家都這樣笑的話,這里一定會更快樂。」
五歲的她還不太懂得用詞遣字,只能直白地表達自己的感受。而林安薇聽著她的訴說,認同般點了點頭,還稚氣未脫的臉上笑出了深深的梨渦。
「那是因為,他們都不夠堅強啊。」
「堅強?」她問,不是很明白這個詞語的意思。
「雨音,妳知道嗎?」林安薇看著她,右手往下移,撫上她的臉頰,「其實時間并不會帶來成長……」
不知道。
那是當年的她給出的答案。你怎么能期待一個五歲的孩子聽懂內涵如此深刻的一句話?也許,更值得驚訝的是,明明也才八歲的林安薇,竟說出了這一番感悟。
又或者,誠如林安薇所言,時間并不會帶來真正的成長。
挫折才會。

林安薇來到孤兒院的那年,正值盛夏,一群還沒完全長開身體的小鬼頭成天在那邊亂跑,連向來屬于院內較文靜那一群的雨音,也在炎熱天氣的催化下,和大伙兒一起瘋了一陣。
說起那段時期的她,輔導員總是搖頭,直說她一生的活躍都在那一年間用盡了。但只有雨音自己清楚,當年的她之所以那么瘋狂,完全是因為林安薇。
明明才剛來不久,甚至最后只在孤兒院待了一年左右的時間,但林安薇輕而易舉地,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真葉、妮妮、小可……每個女生仰望她的眼神總是那么崇拜,彷彿仰望著自己此生的信仰;而男生們更是成天跟在她屁股后邊,把她視為大姊頭一般的存在。
是的,林安薇就是有這等魅力,讓人情不自禁地追隨。
剛來到西陸的時候,她想起了小學放學以后,在操場及回孤兒院的路上的奔跑和歡笑,也說過,那是她過去的回憶里,唯一美好的部份。直到現在,她也不曾想要否認這點,但她很明白,那些部份之所以美好的理由里,林安薇佔了很重要的位置。
是她打破了孤兒院的墨守成規,是她帶著他們尋找突破,是她以自身為示範,向他們展示了什么叫作「無限可能」……
所有的這些合在一起,成就了她對她的喜愛,而她更知道,在這件事上,她絕不孤單。
孤兒院的所有孩子都喜歡林安薇,卻沒有人能說得上理由。也或許那再簡單不過,只因林安薇的臉上,有著他們每個人都嚮往,卻沒勇氣擁有的笑容。
林安薇總是笑得自由,自由得似乎下一秒便會飛出孤兒院的圍墻之外。而后來的事實證明,她做到了──以人人稱羨的勝利姿態。
當然,雨音知道,對于被領養的事,林安薇從來就沒有炫耀的意思。在整個孤兒院里邊,自己可說是最了解她的人了,雖然她從來不曉得為什么,但在孩子群中可謂眾星拱月的林安薇,卻獨獨只愿意接近她一個。
那時候還懵懵懂懂的她曾經問過對方,孤兒院的孩子那么多,偏偏選擇她,到底是為了什么?但林安薇始終笑而不語,直到她離開的那天,半跪在自己面前道別的時候,雨音才第一次聽見了她的回答。
「雨音,妳總是承載著所有人的痛苦。」林安薇深深地看著她,眼神專注,眼底卻彷彿寫上了深沉的悲哀,「只有待在妳身邊的時候……我才可以堅強。」
再度聽見「堅強」這個詞,六歲的雨音仍是不解,而當她終于明白它意思的時候,林安薇已經不在了。
于是,她只能把自己的疑惑深深掩埋──為何從來就不堅強的她,可以成就林安薇的堅強?
直到現在她都還記得,在林安薇說了再見以后,她嘴巴一張就開始哇哇大哭,死命抱著林安薇的腰不肯放手,死都不讓她離開。她的行為還帶動了周圍的孩子,據輔導員后來憶述,那簡直是一場惡夢。
「可以想像幾十個孩子哭成一團的情景嗎?拜託你們千萬別再重來一遍了,我就是打份工,可承受不住你們的高分貝。」
聽到輔導員這么說的當下,雨音其實很想反駁:不會再重來了,再也不會有了,因為再也不會有那么一個人,在他們最年少單純的時候,以笑容佔領他們的信仰。
林安薇的笑容和遭遇,從此成了孤兒院的傳說。輔導員們來了又走,孩子們或因成年、或因領養,一個個地離開,然后新人又再進來……週而復始,而林安薇,也就這樣留在了他們所有人的心底。
雨音一直記得她,一直記得那年夏天,明明汗流浹背,還是嘻笑著互相追逐的彼此,直至她被藍家收養,離開了已經愈漸黑暗的孤兒院,她才把這段記憶塵封起來。
然后,越過時光的洗禮,在十五歲的圣誕節前夕,再度遇上那個人。

Chapter 2-4 在林安薇叫住自己的時候,雨音第一秒其實沒能反應過來。
當她正沉浸在回憶之中,那把和過去相差無幾的嗓音實在不具把她拉回現實的震撼力。如果不是有他人介入的話,她大概還會放任自己留在過往的記憶中更久一點。
「Vivien.(薇薇安。)」
插話的男聲醇厚而溫柔,帶著一種中年男人特有的低沉,說著一口流利的英語,煞是好聽。然而,甫聽到這把這聲音,雨音便感覺到林安薇全身難以掩飾的顫抖。
還來不及釐清什么,原本緊挨著自己的溫度已迅速遠離,只留下洋裝的材質輕輕拂過自己衣料的細小聲響,說明著剛剛那場擁抱的真實。
「Dad, done your work already?(父親,您完成工作了?)」
兩人旁若無人地交談了好一會兒,就在雨音差點以為林安薇已經忘記自己存在的時候,那男人忽然轉過頭打量她,從眼神到動作都彬彬有禮,展現出英國紳士的風度,完美得無可挑剔。
「She is?(她是?)」約莫看了半分鐘,他才微微側過頭,對女兒提出疑問。
「My friend……and sister, in the past.(我的朋友……和妹妹,在孤兒院的時候。)」林安薇這么回答著,語調輕快,臉上也是與之相對的明亮笑容。但雨音聽出來了,雖然只有短短一秒,可林安薇確實有了那么一瞬的遲疑。
「Really?(是嗎?)」男人饒有興味地一笑,典型的歐洲臉型上已經有了不少的歲月痕跡。「If you have time, come and find Vivien. She’d love to see you.(有空的話,來我們家玩玩吧。薇薇安會想見妳的。)」
雨音正想說些什么,右肩膀卻冷不防被拍了一下,她驚得立刻回頭,只見藍宇謙站在她身后,神色淡漠,彷彿剛剛那個嚇了她一跳的人不是他一般。
「宇謙哥。」緩了一下呼吸,她向兄長打了個招呼,后者要做精英 老師好大好深啊別停牡丹花開只是點點頭,而后便把視線轉向正好奇打量他們的林安薇和她的父親。
見了他的表情,雨音連忙介紹:「啊,宇謙哥,這是我以前孤兒院的朋友林安薇,這邊這位是她的……」
她的話才說到一半,宇謙已蹙起了眉,彷彿看到了什么討厭東西似的移開了目光。
「爸媽在找妳。」
「咦?喔,好……」雨音有些反應不過來,還在暈愣之際,藍宇謙已轉過身,先一步邁向旅館的方向。匆忙之間,她朝林安薇投上一個歉然的眼神,便想要追上對方──
「等等!雨音!」林安薇叫住她,兩手忙活了一把,然后把一捲紙團塞進了她的手里,抬頭對她綻放出微笑,「這是我在英國的手機號碼,如果妳還會留在這邊的話,給我打個電話吧?我有好多好多事想問妳,也有好多好多事……想告訴妳。」
說出最后四個字的時候,林安薇把聲音壓得很低,雨音很確定,除了自己以外,即使是相距自己只有三步之遙的藍宇謙也絕對什么都聽不到。
雖然有點不明白,但看著林安薇眼里清晰可見的懇求,雨音終于沒說出自己的手機沒辦漫游服務的事實,伸手接過了紙團。
「好,我會找妳的,薇薇姐。」
她許下承諾的同時,聽見身后傳來了宇謙不耐煩的冷哼,連忙道了再見,加快腳步趕到兄長身旁。
維持著幾近同步的節奏,一如既往,兩人皆默契地保持安靜,直到兩人走進寄宿旅館里,藍宇謙才打破了沉默。
「那女生是誰?」
因藍宇謙的開口而微微怔然,以致他又再詢問了一遍,雨音才恍然回神般應聲。只是她心里仍忍不住嘀咕,藍宇謙剛不是沒興趣嗎?雖說兩人的關係緩和了許多,但也遠遠不到他會主動關心她交友狀況的地步。
好吧,她知道交友交到倫敦來這點確實是夸張了點。
「她是林安薇,我以前在孤兒院的朋友,我都叫她薇薇姐。」提到林安薇,雨音的眼睛忽然亮了起來,語氣也愈趨興奮,「薇薇姐很可愛喔!我們每個人都超喜歡她的!大家都喜歡跟在她身后,稍微大一點的男生還曾經跟她表白呢!那時候我們──」
說到這里,她忽然捂住嘴巴,意識到自己的得意忘形,只得訕然一笑。
「抱歉,我好像說太多了……」
在她面前的可是藍宇謙,不是司徒、不是李嵐希、更不是紀雅言,甚至不是陸明夏,而是向來最是寡言的藍宇謙啊!現在好了,他肯定覺得自己很麻煩吧?好不容易最近的關係才改善了點……
正在暗自懊惱,耳際卻傳來藍宇謙那獨特的清冷嗓音,輕輕地,不經意地,跌落至她的心坎……
「我不想知道妳有多喜歡她,但有些事妳該明白。」藍宇謙說著,視線的落點卻不在她身上,只是直視前方,像是對著空氣說話,「不要讓自己成為她的依賴。」
「薇薇姐才不會這樣!她是很堅強的!」雖然對藍宇謙還是存在著一種本能的恐懼,但聽到這番話,她還是忍不住出聲反駁。
只是,她維護的到底是林安薇抑或自己的過去,大概連她自己都不清楚。
「對。」他停下步伐,旅館里漂亮的水晶燈映照在他身上,看向她的藍眸里卻滿是她不能理解的深意,「但妳也說了,那是妳在孤兒院的時候。」
她瞪著他,緊咬著下唇,整個人無法自控地顫抖起來。
她想說話,想反駁,但任憑她再怎么努力,仍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雨音,妳總是承載著所有人的痛苦。只有待在妳身邊的時候……我才可以堅強。』
眼前彷彿又出現了十年前,林安薇臨走之前,臉上露出的微笑。
一如既往的溫暖,卻帶著讓她深深不解的悲傷。
也許,她只是不愿意承認,被他們每個人所景仰著的林安薇,也有著不為人知的軟弱。
如果連擁有那樣笑容的人也不夠堅強,那在孤兒院里度過那么久遠時光的他們,又該怎么面對接續而來的人生挑戰?
該怎樣才能相信,自己可以走出那些陰暗……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769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