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影校花 阿 啊 啊 好深啊 再深點

章回九《一心人》(3) 臭李白、死李白,可惡的太白粉!
什么詩仙?他根本是藍顏禍水、禍水!
心里怒火無處發洩,孫可君只好找路上無辜的小石子洩憤,踢著踢著,卻不住覺得喪氣,眉眼也默默低垂了下來。
她不是他的誰,充其量就是朋友,其余什么也不是。
她很清楚,也很有尊嚴的。
在這年代,她確實也是老大不小了。要說她還會有人要……大概,也只有遠在長安的王維能證明了吧。
她到底喜歡上他哪一點?木訥又悶騷,一點兒也不乾脆,和她全然沒半點相似。除了喝醉時,他那性子,有哪里像史書上浪漫豪情的謫仙?
要論溫柔細心,她仔細想過,王維要比這個,是絕不會輸他半分的。
可她……她就是沒法不對他認真專注替她綰髮的模樣動心,就是沒法不覺得他清冷肅殺練劍的模樣帥氣。
好歹她當時在大學里也是個出名的交際花,想釣哪個帥哥都不成問題,處處吃得開。可是怎么,她卻落得今日這副狼狽模樣?
這樣不乾不脆的……還真是,一點兒也不像她啊……
思及至此,她只能默默歎息苦笑。
唉,這真是報應呢。
「姑娘,妳可是要往哪里去?」一旁傳來疑惑問候聲,她回神望過去,發現是村子口賣水果的店家老闆娘,一個和藹的中年婦女。「那里是往山邊的路,很危險的。」說著,她關心地勸戒。
孫可君愣了愣,往前面那條小路望了一望,想著自己該是要回頭了,轉頭看過去客棧,卻又不想看見那姑娘黏著李白的幕景。
于是她聳肩笑笑,「沒事兒,我去散散心,晃悠一下便回來了。」實在想找個安靜的地方靜一靜,她彎彎脣,隨后是感激地對婦女拱手拜謝,「多謝夫人關心。」說罷,她便又繼續望山巔走去。
望著年輕姑娘往山路走,那婦人心里有些急切,忙又開口喊:「姑娘!」
那邊山路人煙罕至……隨意過去晃悠,可是很危險的啊!
她想上前阻止,卻奈何自己走不開,也不曉這姑娘來歷,只好心里默默著急。
孫可君并無聽見婦人的叫喚,興許心情太糟,她幾乎一直恍神。
一路漫無目的地瞎晃,她踢著石子發悶,不時地唉聲歎氣,卻因想得太過專注,沒察覺自己已然逐漸和村落隔了段距離。
也沒察覺,已然有人悄悄盯上了她。
山路了無人煙,卻頗微清幽。她走了一陣方頓住腳步,仰頭望了望天色,想想這氣也消了一半,是以差不多該回去了。
要不然,他會擔心的吧。
卻在欲轉身時,她瞥見那里一個老人橫臥在地上,神情痛苦地不斷哀號:「唉唷,我的骨頭啊……」
見狀,她連忙快步奔了過去。「老爺爺,您怎么了?」心底幾分著急,她看著眼前倒臥狼狽的老人,伸手便想攙扶他。
那老人望向她,「唉喲,我這老骨頭了,方才不小心摔了跤,可拐杖也給飛了,站不起來啊……」暗暗打量地瞥著她,他一面哀號,神色有異,她卻沒注意。
「拐杖?」聞言,她往一邊望過去,果真看見路旁橫著一把木製的杖,連忙過去撿了起來。「我拿過來了。爺爺,我扶您起來吧。」
小心翼翼攙著他起身,孫可君緩緩將他老人家扶起,然后忙將拐杖遞給了他,「爺爺,您住哪兒,我送您下山吧。」笑得溫順,她想放著他一個老人在荒郊野外實在不放心,反正也不趕著回去,不如好人做到底。
站穩了身子,那老人深深望了她一眼,意味深長地笑了一笑,「多謝了,小姑娘真是善良啊。」
覺得他那笑容有些古怪,她眨了眨眼,才想開口回應,卻感覺后腦驀然傳來一陣劇痛和敲擊聲響。
最后所見是一群人模糊不清的面孔,她眼前一黑,徹底失去了意識……
? ? ?
申時末,天色漸暗,李白望著外頭空落門口,念著遲遲未歸的孫可君,心頭如火燒般愈加著急了起來。
再一個時辰就要天黑了……她是去了哪里,怎么一個時辰不見人影?
「哎,李郎君,你再作首詩給奴家聽聽啊……」
輕揮開林曉又要纏勾上來的手,李白正色起身,對二人拱手道:「沫澄對這兒不熟,我還是出去找她吧。」眉間微微地蹙,他拍了拍衣擺。這樣久也未回來,她不是真的生氣,便定然是出事了……若只是生氣還好說,可若她……
不成,她不能出事,絕對不能出事!
「哎呀,天要黑了,興許姐姐很快便回來了么。」不甘心地再度想拉回他,林曉微微嘟嘴撒嬌,抬眸,卻被他盈滿眼底的憂心給震懾。
「若不親自尋到她,我放心不下。」沒再繼續和她糾纏,李白拂袖離去,腳步卻微微透著匆亂。
見狀,林曉垂下眼。什么嘛,原來是她輸了啊……
「好啦,人家李郎君心有所歸,妳且棄了這念頭吧。」無奈拍了拍女兒的肩頭,老闆看著他離去身影,多少懂了箇中道理,只是安撫地笑。
她撇了撇嘴,未再答話,只是不甘心地鼓起了腮幫子。
那邊李白正慌亂地在小村落四處找尋她身影,奈何這村落雖小,他敘述過幾次她的樣貌,卻無一人有印象。
他心急如焚。怎么辦,她到底是去了哪里?馬兒還在,她是不可能離開的……
「對不住,請問可有見過一個姑娘,清秀漂亮,約莫花信之年,穿著身粉色羅裙……」
步到村口的店家,他再度向賣著水果的店家老闆問,卻又是見他無奈搖了搖頭,「對不住啊,老夫并無看見此人。」
一陣喪氣憂心,他抿脣,禮貌地拱手拜謝,里頭一個婦人卻驀然叫住了他:「郎君啊,你尋那個的姑娘,頭上可是還簪著個白玉釵子?」緩緩踱出門,她望著面前慌亂著急的郎君,試探地啟脣問。
他心頭一喜,忙開了口應答:「是,確實如此。夫人可有看見她?」
他高興終于有人看見她,卻豈料婦人下一句話便令他如墜冰窖──
「那小姑娘啊,往旁邊上山去了,說是去散心呢。」婦人憂心地往山邊小路指了一指,隨后又是一陣歎息,「這山頭上住著一幫山賊匪子,若非採藥,平時根本無人膽敢上山,這么段時間了,也不見那姑娘下來,不知可是發生了什么事……」
山賊?聽著婦人叨叨念念的憂心話語,他面色一白,匆忙向她道謝:「多謝夫人。」隨后便惶惶忙忙奔往山巔小路。
山賊,這兒竟然有山賊……她生得漂亮,若是被山賊給看見……
一路急急顧盼著她蹤跡,他一面走,一面不時地喊她的名:「沫澄!」
──她怎么會往這兒走,他怎么會沒追出來?
心里一陣懊惱后悔,他才愁著未尋見她蹤跡,便發現路旁一個反光,約莫是什么飾物,忙奔了過去,蹲下身子拾起。
──是他送給她的白玉簪。
臉色愈加蒼白,他收起髮釵,咬牙,起身迅速往山巔輕功奔去。
不能有事,絕對不能有事……他應該追上去的,那時候,他怎么能拋下她一個人?
栓緊了腰際長劍,他一遍遍默唸她的名,只一心但盼她安然無恙……

章回九《一心人》(4) 孫可君在一陣后腦疼痛中醒來。
吃痛地輕「嘶──」了聲,她疼得有些發暈,想伸手摸摸發脹的地方,卻發現自己的手給緊緊縛在身后,還有粗繩摩擦的觸感。
試著動了一動,她定睛一看,發現自己不僅是手,便連腳也被綁住了,腰際還給固定在后頭木柱子上,動彈不得。
──她被綁架了?
腦中登時迅速回溯起暈倒前的記憶,她一頓,忙睜眼抬頭一看──眼前不遠坐著一大群粗漢飲酒暢歡,四周是一片荒涼草堆,看著應是間草房。
外頭天色已昏暗下來,她估計應該已是酉時,而李白該是急瘋了。
這里是哪里?他們又是什么人?
「唉喲,姑娘醒啦?」后頭傳來一聲粗啞嗓音,她抬眸,望見一個留著落腮鬍的粗礦男子神情猥瑣地在她面前蹲下,骯髒的手直直抓上她小巧下頷,「這可真是……美人胚子啊。」打量過一陣,他目光由她臉蛋緩緩下移至胸口,登時更興奮起來,便差沒流口水。
「是吧,這可是咱特地帶回來給老大享用的……」一旁幾個男人立刻阿諛笑著上前來討好,同時是貪婪地瞥了瞥她,「不知……小弟我們……」搓了搓掌心,他們試探地開口,側目望向山賊老大。
那老大聞言望過去,登時哈哈大笑數聲,「放心,自然是人人有份!」
聽見這話,登時整個山寨的人全開心地歡聲慶祝起來,「多謝老大!咱們可好久沒看見女人啦!」
人人有份?聞言,孫可君不禁抖了一抖。有沒有搞錯,這里少說也有數十人啊,她就是沒死也剩半條命了吧?
被重擊過的頭顱還有些疼,她想起那個橫臥路邊的老爺爺……那個是為了引誘她過去?
余光往那里瞥過去,她看見暈倒前她曾幫著扶起的那老人背影校花 阿 啊 啊 好深啊 再深點也正坐在其中,大口大口地暢飲美酒,十分愜意。
看來,她是被算計了。
這情勢于她十分不利,儘管逃跑,她對這附近山路不熟,被捉回的可能更大……冷靜,她必須冷靜。李白……李白會來救她的吧?她必須想辦法脫身和拖延時間……
「那個,對不住……這里是哪兒呀?」怯生生地開了口,她眨了眨眼看向幾人,也不反抗,只悄悄讓藏在袖口的匕首滑落下來,用尚能行動的五指摘了刀鞘,小心地摩挲起繩子。
那幾個男人則立時放聲大笑起來,「小姑娘,這兒可是咱的寨子,妳可不知這兒是咱的窩?」旁邊一個小弟樂呵呵地開口回應,望著她的神情噁心得令她想作嘔。
「是啊,妳可是誤入了賊窩……不打緊,別怕,待會咱們會讓妳欲仙欲死的。」山賊老大跟著發話,齷齪而渴望地露出了笑。而他如此一說,登時一幫匪徒都猥瑣地笑了起來。
她只作純情地怯怯瞥望,「……欲仙欲死?可郎君,奴家,奴家想……想上茅廁。」軟軟地出聲,她微微抿起脣瓣,一翦盈盈水眸可憐兮兮的,好似還不知世事的柔弱姑娘。
山賊,她竟是落入了山賊手中……孫可君微微咬牙。怎么辦,她能拖得了多少時間?
可惡,早知那時她便不嘔氣,該直接回客棧的。
手被縛得死緊,她努力想割開,卻似乎不見章效,速度慢得她心慌。
她不想被這些人羞辱啊。如果注定要面對這種情況──她寧可自殺讓他們姦尸。
心一凜,她咬緊牙關,心里已悄悄下了個決定。
「茅廁?不打緊,咱舒服完,再讓妳去上茅廁啊。」笑得一個猥褻噁心,山賊老大哪里不曉得她心中算盤,一口回絕了她,并將手緩緩下移,撥開了她外衣……
「放開她!」
「咻」地一聲,一支短劍狠狠插上正背對門口的老大的背。他吃痛哀叫了一聲,憤怒起身一看,便望見了寨子門口那張揚一身怒氣騰騰的清冷男子,滿臉的陰戾冷絕。
孫可君雙眸卻是驀地一亮。
是他!
一望見他若英雄救美般到來,她倒吸一口氣,一顆心又開始激動,連呼吸也變得小心起來。
他來救她了,他來救她了……她剛剛差點,是真的打算要咬舌自盡了。
他出現了,幸好他出現了。
她心底所有不安惶恐,隨著他到來,登時瓦解無蹤。
將插進背脊的短刀拔出,山賊老大暴戾橫眼過去,怒不可遏地朗聲開口下令:「給我殺了他!」
與此同時,她聽見了他清清淡淡地對她緩緩啟脣:「沫澄,閉上眼。」
心里雖然不解,但孫可君仍依言乖乖闔了眼眸。耳里傳來一陣廝殺聲響,哀號聲四前,她手中仍不斷努力想解開繩子,傳進耳畔的慘叫聲卻令她不禁一愣。
悄悄睜開眼,她看著那一向清冷淡漠的男子宛若修羅,陰冷暴戾而肅殺,那雙深邃黑眸凜然冰寒,下手毫無半點猶豫,起手間便是數條人命。
山賊手里自然也有武器,只是下手卻沒他狠絕迅速,還未來得及迎戰,便已一命嗚呼。
她怔怔然。原來他真正的實力……竟然能夠這樣輕易血洗一個山寨?
心里竟對于這樣幕景沒有半點害怕,她只咬緊牙關,加緊手上動作準備斷了繩。然而縛在腰間的粗繩卻被驀然解開,隨即她便感覺被人狠狠拽起,一把利刃便橫在她頸間。
「不許再動!你若再下手……我便殺了這姑娘!」冷汗涔涔,山賊老大背脊還有著傷,只得忍著劇痛將她架住,銳利刀鋒就直直抵在她纖弱脖頸上,稍加用力,便能劃出一道血痕。
聞言,李白心頭一慌,登時緊張朝她望過去,亦只得轉攻為守。雖山賊已被他滅了不少人,可如此防備放水下來,竟也逐漸居至下風。
見狀,她心下更是慌張,一顆心幾乎被提到喉嚨。怎么辦,她又成了他的拖油瓶……再這么下去,他們都會死的!
緊咬脣瓣,她放手一搏,在粗繩斷開的瞬間手肘狠狠往身后粗礦男子撞,隨后是就著李白曾教予她的招數加以運用──將匕首狠狠栽進了他的脖頸!
快速轉身免被他噴灑出的血給濺到,右頰卻傳來一陣刺痛。她沒多加注意,一腳踢開那雙目圓睜著絕了氣的山賊老大,動手快速殺了附近幾個措手不及的山賊,約莫是沒想她竟也會武功,下手還如此決絕。
短短不過幾十分鐘,整個寨子便已靜得死寂,滿片的血腥殘局。
李白那邊亦解決了剩余幾個匪子,他沒放過那老人──那是這山寨老大的父親。
目光怔愣呆滯地看著面前幾個奄奄一息的山賊粗漢,孫可君握著匕首的手微微發抖起來。
她殺人了,她親手殺了這些人,她……
大口喘著氣,她脫力般地癱軟下來,還沒跌落,卻感覺自己隨即被人給狠狠抱住!
「沫澄……」她聽見他的聲音帶著顫抖,「對不起,我不該放妳一人的,對不起……」
李白身上還摻著淡淡血腥味,包覆她身子的溫暖卻令她安心,好像心底的恐懼也逐漸平復下來。
至少她沒再拖累了他……至少他們都沒事,都沒事……
那一刻,她發現她竟然害怕,真真切切地恐懼害怕。
她怕她真的被山賊玷汙,怕他因此不要她,卻更怕他死在這里。
她從未這樣害怕,卻也未曾如此刻安心。
「沒事,沒事了。」貪戀地伸手將他擁緊,像是安慰地輕聲喃喃,她輕吸了口氣,染了血腥的手卻還微微顫抖。
他卻驀然輕握住了她的手,自責地歎:「我不該讓妳沾上血腥。」
他答應過自己該保護她,保護她的所有、她的純真……可今日,卻因他陷入危險,而讓她親手殺了人。
她該有多害怕?當她被擄到寨子,險些被玷汙,或是下手殺人……她該有多害怕,他怎么能讓她害怕……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773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