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趣故事 夜少的二婚新妻章節目錄免費閱讀

#06-4 乍聽之下這番話沒有嚴厲的指責,但我只聽到「如果姜同學沒那個意思」……那一瞬間,那個丟臉的回憶清楚地回來了,還害我當晚做惡夢。
結果我就一直想著這件事。
他也許是喜歡我的,也可能只是我誤會了……
這樣的念頭反覆了好一段時間,說實話挺折磨的,我在路上看到他都得掐著自己脖子才不會當面質問他,實在把我的嘴給癢死,然而這么折磨,我也都操辦好出國留學的事宜,我就想,其實我也沒那么在乎。
后來我決定反過來思考,不管他究竟對我有沒有意思,而是我對他是什么意思,突然間我發現那應該是一種更接近互相依賴的感覺,在很短的時間內,我依賴過他,他依賴過我,而萌生了想一直在一起的念頭。
簡單說,那與愛情無關,是一種依存癥,我在書上看過。
我和姜安武最后一次和說話,是我硬跟著陪他去探望住在安養院的外公。
他本來怎樣都不讓我跟,託辭了老半天才坦承外公身上有疥瘡,傳染力很高,怕我被傳染了。
我問他之前在醫院也是這樣才不讓我進房,他回廢話……
同學,你當時說的是你外公很會罵人啊。
這次我總算跟進去了,他外公真的是特大派頭,從頭罵到尾,讓我敬佩的是姜安武全程都能搭上話,也不知道是不是那雙瞇瞇眼的緣故,他的表情整個很平靜,一咪咪不耐和心煩都沒有,是不是個很優秀的孫子?
連看護都說他假日時常來當志工,──這下不只優秀的孫子,人品都高潔起來。
看護在我們離開時曖昧的笑著要姜安武下次還帶我來,說我兩很般配,我本來沒那個心思的,突然緊張起來,都怪世人老愛亂配對,腐女也是。
可是我也實在很想知道他到底喜不喜歡我,否則帶著這糾結出國,我怕我晚上會睡不著,那對美容是大忌。
出了安養院,我停下腳步。
「姜安武,我下禮拜要出國了。」我用和國家元首說話的鄭重語氣。
「喔。」他看起來一點也不意外,應該是從哪里聽到了,而且也沒有其他表示。
我挺不是滋味的:「所以你有沒有話要跟我說?」
不管喜歡或不喜歡都無所謂,我只是想了解他那些小動作代表的意思,我只是需要他說明白,否則我會郁結到吐血。
他二話不說搖頭給我看,看得我也很想抓著他的肩膀猛搖他。
總之腦子里有條筋還是血管什么的突突跳,但我沒有發作,我就是用力的再問一次:
「姜安武,我說我就要走了,我會在國外待上四年,搞不好我就在那里工作,結婚生子,還落地生根……總之,如果你有話想跟我說,例如你發現自己突然覺得我美得冒泡、或是人格特質驚為天人之類的,你就不要浪費機會。」
這次他沉默了好久,才輕輕「啊」了一聲:「我想到了。」
「是什么你儘管說。」我點點頭還真有些期待。
「為了妳的人際關係著想,出國前妳還是去治治自戀這毛病吧。」
如果是九年后的我大方會承認──我那時真的是太年輕,我就沒想到幽默的回他一句口頭禪「我可是宋晶」,我選擇轉身就走。
不,以我當時的心情根本是想和他老死不相往來了。
所以后來我還真沒跟他聯絡過。
那是2005年的事。

#07-1 說什么一雙好鞋能帶你到怎樣的好地方,那些都是廣告標語,路是靠自己走出來的──因此,我只是單純喜歡美麗的鞋子。
尤其是高跟鞋,自從大一穿上人生第一雙后,我再也離不開它們。
這個月月初,當我刷了第五雙鞋時,我媽來了一通電話,大意是要剪我信用卡,且未來半年內都不會恢復,因為那五雙鞋差不多就值我半年的生活費。
這是2007年2月的波士頓,新聞不斷連播提醒將有大雪襲擊,市長發出警訊要市民注意自身安全以及停電,于是我告訴我媽,她女兒很可能凍死或餓死,我媽沒理會就掛了,我忘了我家其實是鷹爸鷹媽的教育方式,我大概真的會死,跟我的鞋子一起。還好我甘愿。
可是在大雪天里,穿著Jimmy Choo的高跟鞋出現在公寓附近的超市,我就得頂著別人把我當神經病的眼神購物。
幸虧多準備一副墨鏡,我從容不迫戴上,拿起一個籃子,不慌不忙走向陳列架。我的原則就是不推車,推車不夠時尚,而且我現在也沒有買得起一推車的財力。
「妳要買什么?」
后頸處一股氣息噴得我雞皮疙瘩,實在是這么冷的天,對著別人的脖子說話很不禮貌。
我回頭瞪了車賢秀一眼:「你給我看著我的臉好好說話。」
他張大一雙本來就很大的眼睛,無辜地對我眨一眨,但我知道藏在那雙眼睛里的是怎樣的為所欲為。
第一次見到他是在我那棟公寓的屋頂。
陳舊的沙發上,睡著一個女孩,和替她披外套的帥氣男孩,場面溫情之余,莫名有股亡命鴛鴦的氣息,我就想到「我倆沒有明天」的Bonnie & Clyde,后來我才知道女孩是他女朋友,準確點說,現在是個EX了。
我猜肯定是這廝心態中的作威作福,以及人品太鴨霸,才會導致分手。
而我和他的關係其實很容易解釋,他是房東的兒子,房東是我爸媽的好朋友,在到波士頓讀大學前我和他完全不認識。
「珍,這些都給妳。」車賢秀摸索口袋把一疊的折價券給我。
作為一個韓裔美國人,他說的英文比韓語還好,中文程度則和韓文差不多,由于我入境不隨俗,沒取個英文名字,所以大部分同學用發音比較容易的姓稱呼我比較多,只有他堅持叫我的名,多虧那字正腔圓的美式口音,他永遠把晶發成珍。
說實在我感覺不到他的誠意,便時常用中文叫他笨蛋,這就是公平。
我白目他:「我要這些干么?」
「是妳自己說就算同情妳也不準給妳錢,說那樣很傷妳自尊,我才弄來這些折價券,聽說好好使用,三百多元的東西也都只要一兩塊錢就可以搞定。」
我一聽,拿下墨鏡瞪大眼睛仔細瞧:「就憑這些紙?這上面不是都寫能折多少錢而已?」
車賢秀笑得一臉我上鉤的惡劣表情,可是帥哥就是帥哥,不會因為他顯示多少的劣根性而減少帥氣程度,這點已經在他身上蓋章驗證。
我老覺得這家伙很不韓國人,在我印象中,那是個國民全都卯起來單眼皮的國家,憑什么他是雙眼皮?比起來記憶中的某個人還比較像韓國國民。
想起了多余的事,我對自己嘖了聲,說:「快買一買回去,雪好像又更大了,我不想高跟鞋卡在積雪里。」
他皺眉瞧我的腳數落:「妳為什么連這種天氣都穿高跟鞋?不能穿雪靴嗎?」
我那叫一個嫌棄:「雪靴是什么鬼東西?那東西丑死了,穿上去不僅腿變短,也絲毫沒有氣勢,那跟我的時尚不搭。」
他不敢茍同:「總可以穿個靴子?妳這種雪地時尚讓人見了很恐慌。」
我用看白癡的眼神看他:「我的靴子都真皮的,你說走在雪里行嗎?」
他默了會兒:「回去還是去買雙靴子吧,買雙便宜、PVC材質的,重點是可以在這種天氣中行走。」
……
這人到底知不知道我得用上折價券的原因?
我懶得解釋,挑了幾樣必備品進籃子,車賢秀竟就給我拿回架上。
「你又有什么高見?我補情趣故事 夜少的二婚新妻章節目錄免費閱讀充我的冰箱你也要管?」
「妳的冰箱用不著用太高級的紅酒或白酒補充,有種東西叫啤酒,價格比較親民。」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809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