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簡說 男人女人床上高朝女人自熨全過程

(23) 這情緒之下夏豔槿推說家里有事,拒絕了李澤浩的約會。
其實她家里哪有什么事,她爸媽大都時候都在忙工作,以前還有奶奶能跟她一起吃晚餐,前幾年奶奶過世之后,家里也就沒人關心她了。
她躺在沙發上,手機又響了起來。
「喂?」
「小丫頭,遇到麻煩了?」余書的聲音徐徐緩緩的,像一股清澈山泉一樣的從手機那頭傳來。
「余書!是你,太好了!」夏豔槿翻身坐起,「你說怎么辦啊?」
「還能怎么辦?除了順其自然也沒有其他方法了。」
「可是……」夏豔槿重重的嘆了口氣,「她會不會討厭我啊?」
「當然會。」余書想也沒想的就說。「你們角色互換,妳也會討厭她。」
「你干嘛這樣!」夏豔槿哀號,「你說我為什么要腦子一熱……」
「妳喜歡他,不答應還能怎么辦?」余書笑了笑,天外飛來一筆的問:「吃晚餐了嗎?」
「還沒,我哪有胃口。」夏豔槿很沮喪的說。
「我餓了,陪我去吃飯吧。」余書淡淡的嘆口氣。「給我妳家地址。」
「你也心情不好?」
「我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余書又嘆,「不吃飯怎么可以?」
夏豔槿懶洋洋的提不起勁,「不用了啦,你說的對,麗瑄不討厭我才奇怪……你覺得我買個禮物跟她道歉,她會原諒我嗎?」
「妳易地而處,覺得自己會原諒她嗎?」余書那頭傳來了像是鑰匙的金屬撞擊聲音,「我現在就要過去了,妳最好把握時間換身衣服。」
這話的含意實在太多,夏豔槿腦子里的神經都醒了,「我們要去什么地方?換衣服的意思是我必須穿什么衣服嗎?」
余書邊走邊答:「就是讓妳收拾一下,換一身乾凈的衣服,有什么事情值得讓妳把自己搞的髒兮兮的?沒有任何人值得妳把自己弄得像是流浪漢。」
「所以不是要去什么必須著正裝的場合吧?」夏豔槿鬆了口氣,她現在真沒有精神跟心思端出那些禮節。
余書輕笑,「不是,去換吧,記得先把地址給我,我很快就到妳家了。」
「嗯。」
夏豔槿掛了電話之后,就立刻把地址發給了余書。
余書開著車,趁著停紅燈的時候看了一眼。
還真挺近。
一開始見到這小女孩,不過覺得有趣,倒也沒多想,哪知道這年頭的中學生,居然可以發生這么多事情。
他很喜歡夏豔槿的直接,大概進了商場,每個人說話都得帶著一副面具,不得罪誰是基本,最好還能討好誰,但是夏豔槿這種直來直往的說話方式,不矯揉造作,也不咄咄逼人,他很喜歡跟她聊天,總覺得可以找回一點以前的天真。
車子開過一個又一個街口,很快就到了夏豔槿家門口。
余書傳了訊息給她,不一會兒夏豔槿就出來了。
她穿著余書那天買給她的那一身衣服,一下就跑到車邊,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余書看了她一眼身上的衣服,「果然適合妳。」
「是嗎?謝謝。」她一頓,又問:「對了,我們要吃什么?其實我真的吃不太下。」
「我知道,不過你就當陪我吃飯吧,我忙到現在,不想一個人孤零零的吃東西。」余書裝起可憐也是一把好手,「路上妳正好詳細的跟我說說這整件事情。」
「其實也沒有什么事情,就是我line里面跟你說的那樣。」夏豔槿看著他的側臉,「只是我覺得很奇怪,為什么明明是我喜歡的人跟我告白了,我現在還是一點高興的感覺都沒有。」
「也許妳并不是真的喜歡他?」余書提出一種可能,「但也有可能是,妳更在乎跟黃小姐的感情。」
「如果是這樣,是不是不管哪一種可能,我都是做錯了?」夏豔槿悶悶的開口。
「我不覺得,事實上,我認為所有事情都是一定會發生的,或者妳可以想想,可以在其中學習到什么?」余書把車子開進餐廳的停車場,找到了個車位之后,又笑著說:「或者妳也可以想想,等一下要吃點什么?這是兩個一樣重要的問題。」

第二部 (1) 李澤浩大費周章跟一個學妹告白的事情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學校,甚至還有人拍了他們相擁的照片上傳臉書社團。
照片旁邊附注,校籃隊長終于找到真愛。
夏豔槿看了真是哭笑不得,這意思是之前的都不算真愛?
這人一句話打了多少人啊!
李澤浩坐在她身邊,好奇的往她手機上看。
見到那張照片,他倒有點得意。
「妳擄獲了全校風迷萬千少女的我。」
夏豔槿噴笑,用手肘撞了撞他,「你要不要臉?這種話怎么能自己說?」
李澤浩笑的一個燦爛,夾起便當里的菜塞進夏豔槿嘴里。
秋日末,正午的溫度已經不再這么高,李澤浩端著便當一敲了鐘,就拖著夏豔槿躲到校園角落里來了。
「這照山人簡說 男人女人床上高朝女人自熨全過程片一定是你們球隊的人貼的。」夏豔槿抱怨,「現在全校都知道我是誰了。」
「就算沒有這張照片,也很快就會知道妳是誰。」李澤浩漫不經心的說,「妳看,我之前那些女朋友,有哪一個妳不知道?我都省了報備的功夫。」
這話里不知道是得意還是無奈,夏豔槿聽著也沒有什么心情理會他,嚥下了嘴里的東西,才戳了戳他的手臂。
「你喜歡這樣的日子?」她頓了頓,「招蜂引蝶的,吸引別人目光?」
李澤浩聳聳肩,「沒什么喜歡不喜歡啊,習慣了。」
「喔……」
「妳不喜歡啊?」李澤浩轉過臉,「我以前的女朋友們,一個比一個喜歡找我自拍,然后傳臉書欸。」
「那是她們又不是我。」夏豔槿瞪他,開始有點不開心了,「你一直提你的前女朋友,她們這么好的話,你們干嘛分手!」
「吃醋了?」李澤浩笑著問,她才知道他是故意這么說。
夏豔槿別過臉,「才沒有。」
李澤浩沒理會她,兩人靜靜的吃了幾口飯。
「都好幾天了,麗瑄原諒妳了嗎?」李澤浩忽然又問。
因為這件事,圖書館的三人行,已經少了黃麗瑄好一陣子了。
夏豔槿頹下肩膀,「我看她大概這輩子都不打算原諒我了。」
「要不要我去試試看?」李澤浩提議,「說不定我去說她就原諒妳了。」
「這樣的話她到底是原諒我還是原諒你?」夏豔槿低聲細唸,「不用了,我自己去跟她說就好了,我覺得這樣比較有誠意。」
李澤浩聳聳肩,他一向不是太在乎這些事情,說得好聽是專情,其實也就是我行我素而已。
他攬著夏豔槿的肩,「其實沒過多久我們就要上大學了,這些事情不需要這么在意吧?」
夏豔槿有些反抗的推了推他,「可是,她是我朋友。」
她的朋友已經不多了,談得來的也就她一個,她真不想為了這件事情跟黃麗瑄鬧的不愉快。
「你們女生就是麻煩。」李澤浩雖然這么說著,但也明白了夏豔槿的想法,「那妳需要我幫忙的話,就隨時跟我說。」
夏豔槿點點頭,心思已經飄到要如何跟黃麗瑄道歉的事情上。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816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