爾爾學妹 第二次進入處女的感覺(盡情糟蹋

(16) 另外一頭,夏豔槿跟在余書身后,明明一開始她就希望李澤浩他們沒找來,可是他們真的走了,她又覺得于心有愧。
「沒關係,誰談戀愛沒有吵過幾次架。」余書揉揉她的頭髮,「現在知道后悔了?那就明天去找他說說話,跟他道歉。」
夏豔槿沉默了一會兒,「其實我也不是后悔,就是覺得有點……愧疚。」
這話里沒有情緒,只是一句陳述。
余書壓了壓額角,終究還是沒把他對黃麗瑄的猜測,還有對李澤浩的不滿說出來,換了個話題。
「既然這樣,那還是要跟人家道歉,順便連我的份一起。」余書淺淺的笑了下,「雖然我是一點也不后悔也不愧疚的。」
夏豔槿瞪了他一眼,「那你道什么歉?」語畢,她又推了推他的手臂,「你今天也看到了,李澤浩,他是我們學校的風云人物。」
「那一定很多人喜歡他。」余書語有深意應答了一句,「包括黃麗瑄。」
「是啊,麗瑄一直都喜歡他的嘛。」
夏豔槿理所當然的態度讓余書又愣了一瞬,這倒好,連想要暗示都暗示不來,這丫頭根本沒把黃麗瑄喜歡自己男朋友的事情當一回事。
「妳有沒有想過,如果有一天,黃麗瑄跟李澤浩在一起的話,妳要怎么辦?」余書狀若無意的問起,眼角藉著余光偷偷打量著她的神色。
夏豔槿停下了腳步,想了幾秒,很誠實的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余書看了她一眼,「如果真的有那一天,妳一定要記得打電話給我。」
「你怎么這么肯定會有這一天?」
余書眼神游移,下一瞬就道:「我不肯定,只是猜的。」
夏豔槿偏了偏頭打量了他一會兒,「你為什么不喜歡李澤浩?」
余書笑起來,嘗試打迷糊仗。「妳為什么會這么猜想?」
「你不相信他。」夏豔槿盯著他看,「我看的出來,你的眼神里就是寫著對他的不滿意。」
「妳這是一定要追問答案?」
「嗯。」
余書開始覺得女人這種生物,不管年齡一個個都不讓人省心。
「他不相信妳,還很有可能跟蹤妳,光是這行為就足夠讓我這么想了。」余書盡量不帶情緒的表達自己的想法。「如果他相信妳,不會問我們是什么關係;至于他突然出現在這里,就更明顯了,這里只有商辦,就算附近有商圈,那也沒有什么原因會從這家咖啡館外頭經過。」
夏豔槿偏著頭,「但是,這是你的猜測。」
「是。」余書搖頭嘆,那還不是妳一定要追問嗎?「好了,我們不談這個話題。」
夏豔槿爾爾學妹 第二次進入處女的感覺(盡情糟蹋看他投降,扁扁嘴。
「為什么不談,我就想跟你談李澤浩啊。」人好不容易走了,不談白不談。
「我不想跟妳吵架。」余書無奈,「根據我的經驗,我們這么談下去,對我一點好處都沒有,沒有一個女人喜歡聽別人批評自己男朋友的不是。」
夏豔槿睜著乾凈的眼眸,「所以如果我沒有生氣,是不是就表示其實我一點都不把他當男朋友?」

(17) 她留下的那個問題,余書沒有回答,只是摸摸她的頭,說日后如果有事就去找他。
夏豔槿應了下來,就讓余書趕進家門了。
回到家洗個澡,她本來就心情雜亂,鬧了一晚上,更加的沒有頭緒,但下週的決賽迫在眉睫,沒有時間還讓她在旁的事情上浪費,夏豔槿也只能收整心緒,認真的準備比賽。
她本來就是直接而坦率的個性,因此準備起比賽,就一門心思的鉆了進去,不僅把社團老師教的都拿出來一一溫習,也去找了不少資料,把自己的口語表達又再磨練了一次。
最后才是比賽方的講稿,跟第一關一樣,進入決賽的人都會收到五篇簡短的新聞稿,讓她們先看過之后順稿。
看起來不難,但文字稿里暗藏巧思,藏了不少容易讓人唸錯的,或是搞混的字,夏豔槿看了好幾次才全部都挑了出來。
她又唯恐發生上次那件事,所以反覆練習,幾乎都快把稿子背起來。
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是比賽前一天了,她緊張的坐立難安,第一個反應是傳了line給余書,再來才想到自己好像從那天不歡而散之后,就再也沒有見過李澤浩。
這么一琢磨,她就覺得良心不安了,好像自己什么事情沒辦好一樣,心情有些七上八下的,拿起手機想了一會兒,她就打了電話給李澤浩。
橫豎也靜不下心,那乾脆把這件事情解決了,她倒是一點也不糾結,等著李澤浩接電話的時候,還哼起了歌。
一點都不知道李澤浩在圖書館看見她的來電,心里有多開心。
「喂?學長,你好嗎?」
聽著夏豔槿語氣里的輕快,李澤浩有些氣惱,可又不能對她發作,因此甕聲甕氣的應了一聲,彆扭至極的問:「學妹你也好啊。」
夏豔槿愣了一瞬,「我很好,明天要比賽了。」
她沒頭沒腦的接了這一句,卻誤打誤撞的讓李澤浩有了臺階下。
他心里一直在意夏豔槿根本不主動找他,一聽見這個理由,就能安慰自己,夏豔槿不是不在乎他,而是有更重要的事情。
這么一想,他也就比較釋懷,隨即又是一陣苦笑,以前他哪會這么在意這些事情?
「那妳準備的怎么樣了?」他溫聲問。
夏豔槿摸不著他的心思,只覺得這人上一秒還有些尖酸,下一句話立刻又溫軟起來,她一直就不懂李澤浩,所以也沒打算在這事情上認真
「聽天由命吧。」夏豔槿起身走到窗邊,卻看見窗外停了一輛眼熟的車子。
李澤浩坐在圖書館外的圍墻,黃麗瑄也跟著出來,坐在他身旁。
「那妳怎么突然打電話給我?」李澤浩笑問:「是不是想我了?」
夏豔槿睜著眼睛看著車上走下來的人,咦?余書啊?
她拉開窗,朝著底下揮手,一分了心神,就沒聽清楚李澤浩的問題。
余書也朝著她揮,又指了指自己另外一手拿著的東西,示意夏豔槿出來。
李澤浩正想開口問她怎么不說話,卻聽見她說:「學長,我有點事,等我比賽完,我就去找你。」
甚至沒等他說聲再見,夏豔槿已經掛了電話。
李澤浩拿下手機,不可置信的吸了幾口氣。
他沒發脾氣,卻難受的低下了頭,用手摀住了臉。
黃麗瑄只能拍拍他的肩膀,卻不知到應該怎么做才能讓他不難過,兩人并肩坐著,她忽然覺得不甘心。
這樣的人,如果是她,又怎么會讓他這么難過?
她想要這個人,而不是只是在旁邊看。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817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