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口述 美穴地被公公大肉蟒粗暴撐開填滿

第一迴初遇雍親王-穿越時空(3)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除了自己粗重的喘息聲之外,漸漸的,耳邊開始傳來雜亂的說話聲,我皺起眉頭低低的說,「可君……閉嘴。」會吵我睡覺的人,我想也只有她了。
可是……可君不是失蹤了嗎?我這般想著。
聽見我出聲,原本的吵雜聲消失了一陣子然后接下來是器具碰撞的聲音。
意識有些模糊而不清,刺眼的白光逼使我張開了眼睛,撐起身子,我吃力的坐直,身上的痠疼讓我一瞬間感覺到頭暈目眩。
我好像看到的是與現代建筑不符合的房子。
放眼看去毋論是墻壁、桌椅還是床,都是布滿雕花、古色古香的家具,濃厚的木頭味傳入了我的鼻子中,狠狠的打擊我的神經。
每樣東西都美得令人讚嘆,卻是讓我張口結舌出不出一個完整的話。
這個實在太不科學了。我心想著。
這絕對不是拍片現場。我這樣告訴自己。
所以只有一種可能,而且是我絕對不想承認的可能。
我也很意外自己能夠這么冷靜,可能淺意識中也知道這是注定的事無法改變了吧。
我、穿、越、了。
這個只是前幾天的想法而已,居然就這樣實現了,還是在那個偉大的古蹟里頭,或許我應該還是要揚起一抹笑容嗎?
我想要努起一抹笑容,卻發現我動不了唇角,只能呆呆的看著那個雕花的木製大門被緩緩開起,接著走入房門的是一個粉色的倩影。
那個粉紅色的人影手上捧著銅制的水盆,纖瘦的身子婀娜多姿,令人好生羨慕。
她先是把水盆放在桌上,轉身關起大門之后才抬頭看向我的方向。
看到我已經自己起身的女孩顯然一愣,然后才輕啟朱唇笑說,「姑娘醒了。」聲音輕輕柔柔的,帶些如沐春風的暖意,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的聲音就像有什么魔力,讓我放鬆了下來。
直到真的放鬆身軀我才發現,原來我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僵硬了好一陣子,至少應該是從她進門就開始了。
她帶著親切的笑容朝我靠近,擰乾的毛巾就要往我臉上擦來──「那個……姑娘。」我抬手擋住她的動作,說出口的詞語對我來說是陌生的生澀。
「是?」她輕輕的說,沒有因為我突兀的動作而影響她的表情,像個美麗的陶娃娃。
「我想請問一下這里是哪,然后……現在是何年何月呢?」我說。
這個美麗的娃娃在聽見我的話之后有瞬間的征然,然后才輕輕的道,「回姑娘的話,這里是爺的別宅,而現今是康熙四十六年間七月。」
康熙年間啊……好吧至少這是我聽過的年代,而不是全然的不熟。
但是那個某人卻是大大的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居然是一個不能說的秘密嗎?
「那我怎么會在這?」我歪著頭問她。
女孩輕輕的笑了,將手上的毛巾放在我手上,「是爺送姑娘回來的。」
原來是那個神祕的人阿,這讓我更加想看看我的救命恩人是生的什么模樣。
替我將狼狽的自己打理好后,她又拿了一席衣袍給我,說是讓我換上。
我低低的道了聲謝,也同時在煩惱著怎么穿上這個時代的衣裳。
可能我的困擾很明顯,她伸手接過我手上的青色衣袍,從內襯到外底仔仔細細的替我換上,「謝謝。」看著她的纖纖素手在衣袍上游移,我輕聲說。
「不會。」不要一刻鐘,我身上的衣服已經從短袖短褲變成了長袍馬褂。而那個陶娃娃正在處理我換下的衣物。
似是看出我的不解,她轉身朝我說,「姑娘莫慌,奴婢只是將姑娘的衣服收好而已。」
我點點頭,任由她帶走我原先的衣服,不過那身衣裳在這里應該也是用不上了,無論到哪恐怕都只會被投以異樣眼光吧。
在離開房門之前,那個女孩像想到什么似的,突然接近我。精緻的面容離我有些近,讓我有瞬間的呼吸困難。
果然美人就是美人阿。我讚嘆著。
「姑娘,請妳仔細聽奴婢說。」她低低的開口,「在這宅邸之內,妳可以任意的行走,但是絕對不要離開這個房子。」語氣嚴肅的令我心頭一驚,止不住的點頭。
說完這段話后,她又像個沒事人朝我福身,「奴婢名為翠竹。」漂亮的臉上是三月春風的微笑,接著便推開雕花的大門離開了,只余我一人呆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帶著想要認識環境的心情,我決定下床走走。
推開我所不熟悉的木製大門,新鮮的空氣立刻充斥著我的鼻腔,帶著舒服的氣息。
我覺得我好久、好久沒有這么放鬆過了。
順著地上排好的石磚走動,我來到了一處類似現代造景庭園的地方,美輪美奐,比現代科技的東西還要生動自然。
園中的花舖種著滿滿的大紅牡丹,雍容華貴好不迷人,然而,吸引我注意的卻不是這些大自然的植物。
遠遠的,我就看到最北邊的大榕樹下有個白色的人影,靜靜的站在那邊抬頭看著枯黃的葉子。
修長的身材穿著一席青色的袍子,仔細一看居然和我身上的這套是同個色系。頭髮是大清朝的男子們共同的髮型,長長的髮辮上繫著墨綠色的髮帶,遠遠的看幾乎要以為是什么樹精靈了。
抿起唇,我決定順從我的好奇心一步一步的朝他走近。
男子不知道是聽力靈敏的不可思議還是有什么特異功能,只見他的呼吸停頓了一下,立刻扭頭看往我的方向,頓時覺得我無所遁形。
他看著我,黝黑的眸子平靜無波瀾,卻是直直的與我相望。
好冷清的一個男人。
「呃……嗨。」我抬起手和他打招呼,但是他卻沒有要回禮的意思,徒留我一個人的手放在空氣中,放下也不是繼續抬著也不是。
他繼續盯著我,好久好久以后才輕啟薄唇,「妳是那個被救回來的人?」低沉的嗓音雖然冷了些,卻是好聽的。
我尷尬的放下手,朝他走近幾步,「是。」
他并沒有收回停留在我身上的視線,反而更加的放肆了,「妳叫什么名字?」
被他視線吸引住的我,好半晌才知道他居然是在問我的名。
帶些微曬,我輕輕的說,「紀韻雪。」
「紀韻雪?」他重複了回。明明只是名字被念了回,我卻是在這炎熱的七月酷暑中感到一陣冷風吹過,冷冷清清的。
但是意外的,我并不討厭這種感覺。

第一迴初遇雍親王-穿越時空(4) 和他對望著不知道過了多久,從我們越來越近的距離,我發現我們正在靠近。
不是他邁進,就是我移動。
我的雙腳分毫未移,想來便是他動了。
他走的很慢,不慌不忙的。
風吹動他青色的杉袍,隨風搖擺的不只是衣裳,還有他髮辮上墨綠色的髮帶,一晃一晃的讓人心癢癢。落日的余暉照在他的臉上,襯出他俊朗的臉蛋是多么迷人,至少我就被迷住了,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也像個娃娃一樣不真實。
他離我越近,我越感到口乾舌燥,和電視上的藝人比起來,他的冷清他的冷酷他的俊朗一定更勝一籌。
「喂。」他輕輕的說,在離我有段距離的地方停下了。
為什么要停呢?感到有些失望,我不自覺得這樣想。
「喂。」他又喊了一次,語氣中的絲絲不耐打斷了我的粉紅色泡沫。
居然因為幻想而忽略掉眼前的大男人,我為我自己的作為感到不可置信。
抬眼看向他,他依然是靜靜的注視著我,眼神也沒有放肆,真的如水一樣平靜。
這個男人不只外表給人感覺冷清,想來脾氣也是一樣。
「呃、是?」我想如果這里是平面我一定會正襟危坐,和這個男人說話總是帶些不自覺的恭敬,我想可能是因為他是古代人吧?嘛,總是要敬老尊賢的。
冷冷的視線上下打量我,從一開始的平淡到驚訝,在他黝黑色的眸子中表露無疑。
他在驚訝。
因為這個發現讓我的心情放鬆了些,原來他也不是真的沒有情緒。
不過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高興什么,只是單純的覺得喜悅。
「妳從哪里來?」他問。
從哪里來嗎?歪著頭,我很認真的思考他的問題。
如果跟他說我是從三百年后的臺灣來下場是什么?立刻被趕出去還是被殺掉呢?我很平靜的想,對于可能發生的事情并沒有存在畏懼這個心情。
從我知道自己穿越那一刻,心情就一直處在奇怪的定點上,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
思考了很久,直到落日的余暉幾乎快變成了點點星光,我才開口說,「我不知道。」
那個男人并沒有走,而是陪著我在這里等著,聽見我的回答他足足愣了好一下,才扯唇輕輕的笑了。
「笑什么?」下意識的,我開口問。
「第一次有人同我這樣說話。」他笑說,滿足的笑容就像冬日最燦爛的陽光,寒風中又帶些絲絲的暖意。
這樣的笑實在太犯規了。我紅著臉不自覺的想。
很久以后每當我和他談起這一幕,他總會先冷冷的看我一眼,又很奸詐的露出笑容,滿意而滿足的欣賞我紅著臉的羞怯,感受到我的惱羞成怒之后又笑著、寵溺的擁我入懷。
落日完全下沉了,點點星光在我們上空生氣滿滿的閃爍,他抬頭露出白皙的頸子,望著星空好一會才轉向我說,「時候不早了,我走了。」我愣住,看他轉身準備離去的背影感到莫名心慌。
「等一下。」我的口總是比我的腦快一些,在我回神之前我已經來不及收回吐出的話了。他前進的腳步一頓,回頭靜靜的看著我,似在等著我的下文。
「呃……」見到他這樣平靜的反應反而讓我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硬著頭皮納納的開口,「我……還可以見到你嗎?」
這次他足足愣了好一下子,黑色的眸子緊緊的盯著我,像要把我瞧出一個真切,接著笑了。
「就算妳不想,咱們還是會見面的。」他低低的笑了起來,「可別忘了我啊,韻雪兒。」
韻雪兒。
他低沉的嗓音傳入我耳中帶了些暗啞,余音環繞在我的耳根,發燙的雙耳顯示出我究竟是多么的不中用,只是低語似的三個字居然讓我紅透整張臉。
看著他遠去的背影我不自禁的想,我一定會一輩子記得這個喚我韻雪兒的男人。
記得那一抹……冬日最溫暖的陽光。

從每天的日起日落來看,從我到大清朝應該過了五天,而那個青袍男子我也是只有第一天有看到他,之后的四天就算我天天都會再去一次造景庭園,可他也不再出現。
我問過翠竹,但是那個漂亮的陶娃娃卻只是抿唇一笑就不再言語。讓人好生奇怪。
這一日翠竹告訴我她要出門採購,并且告訴我說我可以同她一起去。
「真的嗎?」一聽到這個消息我即刻從床上起身,拉住翠竹粉色的袍子滿臉的驚喜。
她輕輕的點頭,臉上還是淡淡淺淺的微笑,「是的姑娘。」
得到她親口的應允我當然是喜上眉梢,親密的勾著翠竹的手由她帶領我上馬車。

每次看到翠竹的談吐有禮、姿態曼妙,我都會很好奇這樣一個絕世美人兒的主子究竟是誰?美女通常都會很高傲,會有不屈饒的心,可是眼前的陶娃娃居然這樣順服,那她的主子應該不會是什么太簡單的人物。
而且……摸摸自己身上的布料,就算我不是這一行的行家也知道這布的材質應該是不會太差,就像現代的羊毛一樣,如脂如絲綢。
對面的翠竹低垂著頭讓人看不清表情,手上沒有閑著的正在做女紅繡花。
真厲害阿……
翠竹抬頭看我一眼,嘴角的笑容加深,「這是我額娘教我的。」
我微微一愣,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原來我不自覺的說出口了。
「那妳娘呢?」我追問。如果女兒都這么美麗了,不難想像她的母親在年輕的時候會是如何的風華絕代。
「在我很小的時候就走了。」她說,神情沒有任何一絲不對,連手上的動作有沒有停頓絲毫。
我呆愣好一會,直到她抬頭看我我才回神,「那個我……」抱歉的話語不知道從哪里說出口,我發現我無法掩蓋我的錯誤。
看出我的窘態翠竹輕輕的笑出聲,「沒事的姑娘,咱們到了。」
「啊、啊?好的。」我結結巴巴的應著聲,連忙讓翠竹扶著我下車。
古代的集市總是讓人不自覺的期待著,拉著翠竹的手我如此的想。
#少婦口述 美穴地被公公大肉蟒粗暴撐開填滿
非常不好意思最近有點忙碌,到家都已經很晚了就沒有上來更新。
而且因為這個是重新再寫一次,所以明天會再把05補上。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817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