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兄妹 被三個人輪流舔下班我那不堪的青春

第一章 我是弒夜 3 大哥側臉看著我,笑了笑:「沄萱,御夢幻境的會員有好幾千人,Vanilla要管理整個網站,還要打電動寫攻略,應該沒有時間去看會員的個人資料。」
「我知道……」
「妳把他當成偶像崇拜,但是網路上看到的都是表面,說不定Vanilla是個體重超過一百公斤,坐在電腦前一邊挖鼻孔,一邊吃泡麵,還一邊摳腳指的肥宅。」
「呃……」我蹙眉露出噁心的表情。
「網路上壞人很多的,注冊資料還是隨便寫寫就好,妳平常就看看攻略和影片,少跟大家打交道。」
我不情不愿地點點頭,看著大哥在電腦上,將我的資料寫成:
弒夜,男生,十七歲,興趣打電動,最喜歡的游戲是生存格斗3。
后來也順應大哥的要求,不曾去修改過會員資料。
自那天起,我不時會跑到大哥的房間,用他的電腦上網,到御夢幻境看游戲資訊。
升上五年級的時候,大哥高中畢業考上大學。
爸爸買了一臺筆電給大哥,讓他帶到學校宿舍使用,大哥就把家里的電腦送給我,二哥因為少了對手,又沒什么耐性陪我玩,就漸漸跟同學沉浸電腦網游里,游戲機剩下我在玩。
沒人跟我搶搖桿最好!
我就可以全心練功,朝著跟Vanilla對戰的目標邁進!
自從房間里有了電腦之后,我每天晚上都可以上網,觀摩香草殿下的游戲影片。
殿下的對戰很冷靜,搖桿的操控相當熟練,可以使出很多高難度的招式,而為了跟他練成一樣的招式,我反覆地跟電腦人物對戰,常常練到想要摔搖桿。
殿下在論壇里也很神祕,從來都沒有在影片里露過臉,也不曾公開過任何照片,論壇都是交給各區的版主在管理,他只是偶而回文,只要他留言過的帖子,人氣都會爆增。
不知不覺,每當我打開御夢幻境,第一件事就是點進殿下的會員資料,看看他今天有沒有發帖或回文,如果有,就再點進那些帖子里,研究他寫了什么內容。
不知道現實世界的他,是個什么樣的人?
會架設網站,打電動很厲害,英文能力很強,常常翻譯國外的游戲資訊,寫英文游戲的中文劇情攻略,年紀應該比哥哥們大,可能是個社會人士吧,搞不好是個工程師……
我的腦袋里充滿各種幻想,但不管是哪種想像,都覺得殿下一定是個帥氣的人!
升上國小六年級,四月初的某天,御夢幻境發生了一件大事!
事情的起源,是有個叫「御皇焱」的會員,發了十幾張在生存格斗3里,女角色穿著裸露的衣服,側踢或翻滾時露出內褲的截圖,每張截圖的角度都非常不雅,還配上曖昧的設計對話,引來許多男生的留言。
御皇焱:打電動打到流鼻血……
紅蓮閻魔:(遞衛生紙)你確定流的是鼻血嗎?
轉角遇到鬼:見鬼了!你不要打得那么用力,就不會流鼻血了。
紅蓮閻魔:御皇焱,你到底在打什么?
御皇焱:就打電動咩!不然除了打電動,版大覺得我還能打什么?
其中,紅蓮閻魔是X游戲討論版的版主,他竟然跟著大家一起起鬨。
該怎么說呢?
當時的我,正好從小女孩轉變成大女孩,遇上人生第一場生理痛,下腹部彷彿被刀子刨挖著,再看到那些截圖和意味不明的留言時,一股煩躁感打從心底涌出,忍不住就敲下鍵盤。
弒夜:你們真沒品!女生角色是拿來這樣惡搞的嗎?
御皇焱:呃,閣下,漂亮女角的爆乳和姣好身材,正是這款游戲的賣點。
轉角遇到鬼:見鬼了!如果沒有那些小褲褲,這游戲哪來的銷售量?
弒夜:未必只有男生會打電動,你們這樣惡搞,讓人感覺很下流、很噁心。
紅蓮閻魔:冷靜點!大家只是開開玩笑,打電動嘛,何必那么認真?
御皇焱:閣下,如果你不喜歡這話題,請按右上角的X,從轉角離開。
轉角遇到鬼:我在轉角仔細一看,原來是個處男小屁孩。
弒夜:我不是屁孩!我是認真玩游戲的!
御皇焱:閣下這么認真,這么有道德感,到底想怎樣?
弒夜:請你刪帖!
轉角遇到鬼:見鬼了!又不是全裸露三點,干么要刪帖呢?
御皇焱:出來單挑吧!如果你贏了,我就刪帖。
弒夜:單挑就單挑,誰怕誰!
轉眼間,我在論壇上和網友筆戰起來,御皇焱隨后發了一則挑戰帖。
【挑戰書】御皇焱V.S弒夜,對決!
時間:星期日下午兩點。
地點:臺北地下街魔亞游戲專賣店。
規則:搶二,最先贏兩場的人勝出。
懲罰:輸家從此退出御夢幻境。
「弒夜接戰!」我的腦袋氣矇了,沖動地接下那封挑戰書。

第一章 我是弒夜 4 隔天放學回來,由于御皇焱是論壇的資深會員,很多人都認識他,那道戰帖竟然被網友推爆了。
我目瞪口呆看著電腦螢幕,帖子的留言多達三十幾頁,許多湊熱鬧的會員都在下注,賭這場PK賽誰會勝出,還有不少人相約要前往觀戰。
怎么辦?
事情怎么會鬧得這么大?
當時游戲機的普及率沒有電腦高,生存格斗3還僅限于單機對戰,尚未支援網路連線對戰,每當玩家們舉行網聚或PK賽時,都會相約在某間游戲專賣店,借店里的試玩機進行對戰。
而我才小學六年級,爸媽平常就不準我單獨出門,連怎么搭車去臺北都不知道,要是跟他們說我要去找網友對戰,他們一定會先打死我。
如果不去赴約,頂多是被取笑而已,只要重新注冊一個新帳號,別人就不會知道我是弒夜。
不行不行!
接了戰書卻沒有赴約,這樣認輸太丟臉了。
還是去找二哥幫忙吧,他常常跟同學去臺北看動漫展,對臺北多少熟悉。
無奈二哥這幾天的心情很差,總是頂著一張臭臉,讓我不敢跟他說話,事情就這樣拖到了星期天。
地鐵兄妹 被三個人輪流舔下班我那不堪的青春早上起床,我開門走出房間,看到二哥坐在客廳里打電動,他盯著電視的眼神充滿怨氣,心情依然沒有好轉。
「二哥,你今天不玩網游嗎?」我展開笑臉挨到他的身側。
「不屑玩了。」二哥恨恨地答。
「要不要我陪你對打?」我拿起另一支搖桿。
「好,妳選摔角手跟我對打。」
「喔。」
雙方選好要出戰的角色,電視里傳來格斗提示:Get Ready,Fight——
「死胖子!我扁死你!揍死你!踢爆你!」二哥選了個日本忍者,他的出招又狠又快,彷彿跟摔角手有仇。
而摔角手因為塊頭大、防御強、出招速度較慢,但是對手只要被我摔到,往往就會大爆血。
我被二哥的快攻連打了幾拳,又一記側踢栽了個大跟斗,馬上爬起來,蹲馬步交叉雙臂檔住他的攻勢,趁著他出招結束的瞬間,迅速抓住他的手,施展摔技將他重摔在地。
對戰了幾回合,二哥都被我擼去撞山壁,壓在地上扭轉四肢,我越打越覺得詑異,他好像太久沒有玩格斗游戲,竟然一次都沒有打贏我。
「妳干么一直用抓技摔人?」二哥突然惱羞成怒,指著我的鼻尖大罵。
「摔角手的強項就是摔技。」我心里覺得無辜,因為香草殿下就是這樣打的。
「妳這種打法很賤耶!」
「你打輸了就罵我,超級沒品的!」
「妳才沒品!哪有一直用抓技摔人的?」
「不然我用其他角色跟你打。」
「我不要玩了,看到妳就討厭!」二哥氣沖沖地丟下搖桿,起身繞過茶幾走向房間,說時遲那時快,他的腳突然勾到游戲機的電源線,整個人往前撲倒在地上。
哐啷!
游戲機跟著被扯下茶幾,重重摔在地上。
「啊……」我馬上跑過去,跪在地上捧起游戲機,它的外殼都裂開了,搖了搖,機殼里傳來咔啦聲,不知道是什么零件碎了或掉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二哥傻了好幾秒,滿臉的怒氣瞬間消散,快速爬到我的身邊,接過游戲機重新插上電源線,按了按電源鍵,但是游戲機已經無法開機,電視畫面也一片漆黑。
「你看!你把它弄壞了!」我生氣地把游戲機搶過來,緊緊抱在懷里。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二哥的神色非常慌張。
我看著壞掉的游戲機,視線逐漸被一層水霧糊住,彷彿死掉的是小貓或小狗。
就在此時,大門突然打開了,爸爸和媽媽外出回來,他們看到我快要哭出來的模樣,兩人都愣了一下。
「你們怎么了?」爸爸關心問著。
二哥沮喪地垂下臉,小聲招供事發的經過,爸爸聽完后連罵了他幾句。
「不知道能不能修理?」媽媽拿起游戲機,檢查損壞的狀況。
「電器類的商品隨便修都要破千的,萬一還要換零件,弄到好可能等于買一臺新的。」爸爸實際地分析。
「可以去網拍買,二手的游戲機只要半價。」二哥小聲回話。
「我不要二手的,我要全新的。」我的眼眶越來越熱。
「狗狗貓咪都提倡以認養代替購買……」
「我不要!」我固執地不想用二手機。
「算了,爸爸再帶妳去買一臺新的。」爸爸安撫般拍拍我的頭。
我心底突然閃過一個念頭,馬上挽住爸爸的手臂,哽咽地撒嬌:「爸,聽說臺北車站的地下街,里面有很多電玩店,我一直很想要去逛逛,可以要二哥帶我去那里買游戲機嗎?」
爸媽轉頭看著二哥。
「好,我帶妹妹去買。」二哥可能心里有愧,難得地順應我的要求。
聽到二哥答應了,我心里鬆了一口氣,馬上跑回房間換衣服。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830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