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用力 一女被2個男的干的死去活來愛如潮水

第五章 意外試煉 10 近距離看著他的臉,淡漠的眼神多了一絲溫柔,輕緩的上藥動作,讓我心頭悸動了一下,臉頰又開始發熱。
「溫先生有在幫人修電腦嗎?」我藉著問問題,掩飾自己的不自在。
「我只幫公司的大老闆修,大老闆只要電腦出問題,都會把電腦塞給我。」他淡淡回答。
「你可以叫克里斯修,不用自己來呀。」
「大老闆做事很謹慎,怕電腦里的私人祕密被洩露出去。」
「所以……你手上握有大老闆的把柄嗎?」我忍不住竊笑,資訊經理果真是暗界的大魔王!
「職業道德很重要。」他竟然瞪了我一眼。
手肘包扎好后,溫亦霄起身走進廁所洗手,我從沙發上站起來舒展筋骨,心情十分微妙,不太明白為什么,他的態度竟然一百八十度轉變了,還跟我聊了這么多話。
溫亦霄洗好手走出廁所,我指著擺在電腦桌右邊,機殼打開著的一臺電腦,問道:「那臺就是大老闆的電腦嗎?」
「嗯。」
「是什么問題?」
「妳要不要試著檢查看看?」
我一臉詫異地看著他,這意思是……他要讓我修理嗎?
溫亦霄默默凝視著我,像在等待我的回答。
「我怕把電腦弄壞……」我猶豫著。
「是我授權給妳的,弄壞了我自然會全權負責。」他不在意地說。
「好!」我大步走向那臺電腦,覺得有他當后盾,好像沒什么事可以害怕的。
按下電源鍵,電腦突然不斷地發出「嗶——嗶——嗶——」的叫聲,螢幕當在剛開機的黑色畫面上,我回頭看看溫亦霄,他雙手抱胸,像在觀察我會怎么處理。
「溫先生,左邊的電腦可以借我Google嗎?」我指著隔壁電腦,因為什么都不懂,處理的第一步就是先搜尋。
溫亦霄點頭同意,我馬上打開隔壁電腦,在搜尋欄打了「電腦嗶嗶叫」的關鍵字,搜出一大堆網頁,得知要先判斷電腦的叫聲是幾長幾短。
「連續的長聲嗶……原來是記憶體錯誤。」我恍然地點點頭。
回到右邊的電腦前面,我把電腦關機,照著網路上的說明,將兩條記憶體拔下來,從筆筒里挑出橡皮擦,將名為金手指的金屬片先擦乾凈,再輪流做交叉測試。
一杯咖啡悄悄擱在旁邊,但我沒有心思喝它,只是專注地在做測試。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反覆地重開關機后,我長長吁了一口氣,轉身對著溫亦霄露出燦笑:「兩條記憶體都沒問題,而是主機板右邊的記憶體插槽壞掉了,對不對?」
溫亦霄坐在沙發上,手里拿著一杯咖啡,嘴角輕輕牽動一下:「答對了,不愧是……是資訊科的學生,下次我再教妳用軟體檢測。」
「下次……」我驚訝地睜大眼睛,「你還要教我嗎?」
「妳想學嗎?」
「想!我想學。」
「以后的星期日下午,我會把時間空出來,妳如果有電腦問題想問我,或者是妳想學什么,只要提前跟我說明,我就會準備資料教妳。」溫亦霄對我承諾。
「謝謝!」我偷偷掐了一下大腿,證明這不是作夢,「我應該要付你學費吧?」
「學費……就用水果布丁抵吧。」
「沒問題!」我右手握拳跳了一下,「那我要稱呼你什么?」
「隨便。」
我思索了一下,叫溫先生感覺好客套,叫溫大哥又好像過于親近,叫溫老師又不太符合他的形象,他可是大公司的經理,統領整個資訊部,背地里還是暗界大魔王,握有大老闆的把柄,是技術流的。
「那么……我就稱你一聲師父吧。」我彎腰鞠了個躬,當做是拜師儀式。
溫亦霄低頭喝了一口咖啡,輕輕「嗯」了一聲。
聽到他答應了,我開心到全身有點輕飄飄,回頭拿起那杯早已冷掉的咖啡,慢慢啜了一口,咖啡的味道相當濃醇,口感微苦卻不酸不澀,淡淡的奶香里還蘊藏著一絲甜甜的香氣。
那種香氣聞起來很熟悉……啊!是曾經在他領帶上聞到的氣息。
再連喝兩口,仔細感受那絲香氣,但依然想不起來那是什么味道。
我忍不住看著溫亦霄,好奇地問:「師父,這咖啡里有一種甜甜的香氣,那是什么味道?」
溫亦霄凝視著筆電螢幕,伸手移了移滑鼠,漫不經心地答:「香草喔。」
這是香草的味道。

楔子.壞公主 這是一段非常不美麗的童年。
穆于菲。
她和每個女孩都一樣經歷過搶著當公主的時期。
不過她通常不用搶,公主的角色一樣手到擒來。
在還在讀幼稚園的小小年紀里,穆于菲就充分的表現出『不用求,要殲滅』的氣場。
或許殲滅兩字對于小小的穆于菲來說是太過苛責,但如果套用在一個不足六歲的孩子身上,那這個殲滅只不過是個諷刺。
諷刺穆家的城堡終究還是養出了這么一位公主來。
每年幼兒園的話劇、布偶劇,穆于菲都要演公主的角色。
老師會苦口婆心的勸穆于菲,說人不能永遠都當公主,這個角色,偶爾得換人演演看。不過這種時候只要穆于菲哭紅著鼻子跑回家里,隔天公主的角色就還會是她的。
每個渴望演公主的小女孩都哭了,但穆于菲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沒有悲傷。她忽視了其他人的眼淚,她不懂分享、不懂謙讓。
而穆于菲自己勾勒出的世界實在是太小了,所以世界跟不上她高了幾吋的身高和大了些的腳,小學一年級,穆于菲就撐破了自己的世界。
她把家里所有關于公主的東西全扔的精光,她換掉了一身公主裙,只因為有個男孩對她說:「妳太丑了。」
他叫紀言風,他的媽媽是英國人。就因為這么一副雖然稚嫩,卻比他人都要深邃的混血面孔和淺色的眼睛,所以在小學一年級的時候,穆于菲就認定了他是自己的……白馬王子。
穆于菲就像往常一樣用最驕哥哥用力 一女被2個男的干的死去活來愛如潮水縱的姿態扮演著公主,她一樣會把所有想當公主的人“刬平”,并用把尺在紀言風的雙肩點兩下:「從今天開始,你就是王子了。」
「為什么?」紀言風小朋友疑惑的問到。而她只是看了眼幾秒前才被自己弄哭的女孩,然后再看著紀言風。
「因為我是公主,我要加冕你當我的王子。」
「……我不要。」
穆于菲不明白,于是又用尺在紀言風的肩上點了兩下:「現在你可以當王子了。」
「我不要。」紀言風不滿的皺著鼻頭,聲音還是軟綿綿的童音,但說出口的話卻很堅定:「妳太丑了。」
「我哪里丑!」穆于菲生氣的把尺丟在地上,「我是公主耶!」
「妳不是公主。」紀言風把尺撿起來,他拍拍尺上的灰塵,并把尺還給了在一旁哭泣的小女孩,他轉頭對穆于菲說:「妳是丑八怪。」
于是,穆于菲哭著打給爸爸,要司機來接她回家。
她把家里所有的公主都給清空。身上的公主裙換成了吊帶褲,她不再綁公主頭。
但是,她卻更加的黏著紀言風。
她會向老師要求要跟紀言風坐,然后每天都寫一封惡毒的信給他。她用『給丑八怪』做開頭,在紙上寫著歪七扭八的字和注音,把自己會的所有罵人的字句都寫上,最后在紙條的最下面標明:『史上最討厭你的人敬上。』
紀言風會盯著『敬上』兩個字,久久都無法搞懂穆于菲的用意。
就這么一個你追我跑的方式,穆于菲從大大小小的惡意演變成了大大小小的殷勤,她不像一般女孩一樣羞澀的對紀言風好,她依然抬著自己的下巴,用高傲的臉孔討紀言風歡心,她會追問紀言風什么時候才會承認也喜歡她。但紀言風就是不喜歡。
在穆于菲黏著紀言風的第五年,他便完全摸透了穆于菲的脾氣和個性,他們總算成為了朋友。
懵懂的12歲,是個懂得喜歡人,卻還不懂得談戀愛的年紀。
儘管如此,國小五年級的穆于菲,還是懂得什么叫危機意識。
在五年級的下學期,有位公主轉進了他們班上。
她叫蘇茉。公主,是大家給她的稱號。
她不像從前的穆于菲,用各種方法,甚至是逼迫人認定她就是公主。這聲公主,是大家自愿這么叫她的。
蘇茉長的很漂亮,就連有著強大自信的穆于菲也不得不承認,蘇茉長的并不比自己差。她們都很美,她們受到的稱讚很相似,但這也僅只于外貌上。
蘇茉與穆于菲最大的不同就在于,蘇茉是個沒有公主病的公主,而穆于菲雖然已不再沉迷于公主的角色扮演,但她無時無刻都會散發著公主的架子。
不同點就在于,蘇茉很善良。
這下,『公主』這個詞,穆于菲從幼年的喜歡到無感,又在她國小五年級的時候,演變成了厭惡的『公主』。
她討厭白雪公主,因為太善良了。
她也討厭仙杜瑞拉,因為太善良了。
還有,她更討厭蘇茉,因為太善良了。
蘇茉因為這樣的個性而常吃虧,穆于菲心想,或許這就是命運吧,所以蘇茉才總在需要幫忙的時候,都恰巧被紀言風所搭救。
漸漸的,蘇茉也進入了穆于菲和紀言風的圈圈里。她才剛轉來,就得到了五年里穆于菲從未見過的,紀言風的溫柔。
或許是因為蘇茉與紀言風的背景相近,所以比起穆于菲,紀言風才會更頻繁的和蘇茉待在一起。也或許是穆于菲隱藏不住的忌妒心,她對蘇茉的態度,很常讓身邊的人蹙起眉頭。
她很討厭蘇茉,但她卻不得不承認,蘇茉她不只能激起任何人的保護欲,她真正吸引紀言風的,是因為她真的很善良。所以她才能在一年內,追上了穆于菲辛苦建立的五年。所以她才能在一年內,讓他們從雙人行,變成了三人行。
雙人行是穆于菲硬開闢的道路,至于三人行,卻是自然的、無形之中的、紀言風能夠輕易接納的。
在這之前,穆于菲甚至以為紀言風就是一個冷漠的人。
直到蘇茉的出現,穆于菲才知道,原來紀言風也可以是個溫柔的人。
直到他們升上了國中,穆于菲的第七年,蘇茉的第二年。也許是因為穆于菲更早認識紀言風的關係,所以她的好運都被自己用光了。
國中后,蘇茉與紀言風同班,而穆于菲與他們之間卻相隔著兩層樓和五個班級。
自從她決定賴著紀言風后,穆于菲就不再讓家里的司機來接送,她陪紀言風走過了無數個放學。很多年的放學,紀言風從一開始騎著自行車讓穆于菲追在后頭,到牽著自行車和穆于菲并肩走著。接著蘇茉出現,紀言風的自行車偶爾會是蘇茉幫忙牽,這些年的放學,都是他們三個一起走的。
在上國中的第一天,穆于菲在放學前就按著手錶計時,下課鐘一響,不等老師口令就直接沖出教室,她用最快的速度沖到紀言風和蘇茉的班級。
她明明一打鐘就來的,但她還是沒看見他們的人影。
紀言風與蘇茉單獨一起放學的畫面頓時浮現腦海,穆于菲複雜的看著他們的班級,她在心里打了蘇茉好幾頓,再毒辣的幻想都想像過了。穆于菲花了好多時間平息,她想裝做不在意,于是她踏著緩慢的腳步下樓,卻又在學校側門看見紀言風和蘇茉的人影。
蘇茉見到穆于菲便笑容滿面的招手,說等她好久了。但他們的臉上卻沒有半點不耐煩,穆于菲知道他們就像平常一樣,剛結束了一場他們聊得很順暢,但自己永遠都聽不懂的某個話題。
蘇茉說她剛才先陪紀言風去腳踏車棚牽車,穆于菲聽了只是面無表情的點頭,心里沒有半點以為自己被拋下后卻又發現自己沒被拋下的那種,失而復得的喜悅。
她只是更清楚的發現,她既悲觀又黑暗的思想和眼前的兩人有多大的不同。
然而心情複雜的穆于菲抬頭對上紀言風看來視線,她知道紀言風是發現自己的不對勁了,但他卻連一句妳怎么了都沒問出口。
因為這時紀言風得先扶著差點被絆倒的蘇茉。
穆于菲心里呵呵笑了兩聲,妳的腳那么常被絆倒,那不如直接剁了算了。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832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