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在高中的第一次性經歷_肉寫得很細致小說

74. 總裁的情敵,安東尼出沒和較量 蕾蕾的枕頭掉在地上,她更睡錯方向,頭髮從床尾垂吊下去,她的一只手拿著相框放在胸口上,另一只手和雙腿則大大伸展。
嚴天御先把相框放回床頭柜,再拾起枕頭,拍數下,放在床頭位置。
然后,他小心翼翼扶起她的頭頸,再併攏她的雙腿,抱起她,輕輕把她的頭放回枕頭上,讓她睡回該睡的位置。
「咦?」可人兒小小的驚醒。
「沒事,快睡。」他溫柔地拍拍她的胸口,便拿起被子打算為她蓋上,可發現她的腳趾和腳掌均有些紅腫和表皮破損。
拜高跟鞋所賜!他發誓他會把她的高跟鞋全扔掉!
他為她蓋上被子后,便匆匆離開房間。
不一會,他又折返回來,拿著藥膏盒。
他微微掀開她的被子,指腹沾著藥膏,在她的腳涂著、按摩著。
「天、天御老公……」
「醒了?」
「天御老公,我要吃雞腿,一只、兩只、三只、四只?一只雞有多只腿啊?哇哈哈,傻小子!」
原來說夢話!蕾蕾從晚會中提早回家,他已安排好夜宵外送,待她回到家時,她便可立即填滿肚子。因此她該不會肚子餓,她的夢話純粹由于她貪嘴。
他扯起難得的微笑,為自己在她的夢境出現感到莫大欣喜。
想當初,她在睡夢中喊的是另一位男人……安東尼。
而到了今天,他仍然不知道安東尼是誰。
既然她的「父母」是用錢請回來的演員,那很大可能丁維維弟弟只是虛構人物。在他質問下,她曾說安東尼就是丁維維。但顯然,這供詞一點也不可靠。
除了調查赫曼家族背景,他也必須好好調查安東尼這個情敵。
情敵!? 安東尼真的是情敵嗎!?
世上只有他才能擁有蕾蕾全部的愛!
涂完藥膏后,他替她蓋回被子,再深情注視她,不可自拔。
她蓬鬆的頭髮,更襯托出她白皙可愛的素顏,配上她纖長黑亮的睫毛,簡直像個洋娃娃。
「哈哈哈,嚴天御!所有雞腿都是蕾蕾!你快吃你的青豆!」說罷,她翹起兩個嘴角。
他俯身吻下她的臉珠,輕柔地在她的耳際說:「好了,你想要甚么我都給你。我先梳洗一下,晚些回來陪你睡。」
他再度離開她的房間,打算先到書房聯絡沈輝,叫他快去調查安東尼!
在走廊上,他遇見了弟弟,爛醉如泥、步履不穩的嚴天治!
「喝醉?」
大概是因為酒精的影響,嚴天治比平時更有勇氣說話。「大哥、大哥……你已經有大嫂,為甚么要搶走小萌俠?你已是有婦之夫,怎可當著記者面前說小萌俠是你的女朋友!?你女在高中的第一次性經歷_肉寫得很細致小說有沒有……」
未等他說完,嚴天御已經火冒三丈,給他嘗一拳。
「嗚……痛……」嚴天治應拳倒地。
「嚴天治,你聽好!」嚴天御拉扯著他的衣領。「扔掉你對小萌俠任何的非份之想!?聽清楚,她永遠不會屬于你,因為她就是你大嫂、我的女人!你若再胡來,我會立即調派到你國外!?聽清楚沒!?」他咆哮,如森林之王要霸佔地盤,嚇走小動物。
又是大嫂?大哥有兩個老婆,他有兩個大嫂?天旋地轉,嚴天治沒一句好好的聽進去,他似有似無地點頭。
「記住!」嚴天御放開他的衣領,疾步進書房。
媽的!?先是那擾人的安東尼、再來晚會對她虎視眈眈的男人們、甚至,連他的親弟弟也看上他的女人!?
都怪蕾蕾生成這樣,性格又如此特別!
雖然他完全不放這班情敵在眼內,但他也要加速腳步,令蕾蕾的身心完全交託給他!
他撥起電話。
「總裁,你好。」沈輝以為今天已下班了!想不到這么夜還收到老闆的電話!
「我叫你查赫曼家族,你查成怎樣?」
「……」
「特製驗孕棒?」
「……」
「……」他沒回應,只有粗戛的呼吸聲,像是暴風雨前夕的前兆。
「總裁,對不起,不好意思,我會盡快給你的!」沈輝這一天跟著嚴天御出席會議和晚會,根本沒時間去找去查和找啊!
「盡快!還有,幫我調查一個人,安東尼。」
「安東尼?他不是總裁夫人的弟弟?」
「你今晚見識過丁蕾蕾的真本性后,你還如此認為?」
「噢……不……好的,我會去查……」丁蕾蕾這個女生簡直超乎他沈輝的想像!「但除了安東尼這個名字外,總裁還知道這個安東尼的資料嗎?例如他的長相、他的姓氏……」全世界有這么多人叫安東尼,他怎知道他要找的安東尼在那里!
「若我知道,我還需要叫你嗎?」
「好的、好的,總裁。」真是伴君如伴虎。
掛斷電話后,嚴天御想到一個可能有安東尼資料的地方,就是蕾蕾的手機!
他拿出它,慶幸她沒設定密碼!
手機桌面有一個檔案,寫著:「我的重大秘密」,他立即按進去。
「媽的!?」這是他本人光脫脫的裸照!還不只一張,經她悉心剪裁編輯后,她把他身體最重要的那部位放到最大,而一些照片還惡搞地為它加上蝴蝶結、帽子的圖案,甚至用剪刀剪成數塊……
「丁蕾蕾!」她的手機怎可能不設密碼!若他人拾到她的手機,他以后還有面子出門嗎?
但沒想到她對它這么有興趣,其實,他并不介意親自拿它出來跟她玩。
「欣賞」過自己的裸照后,他的蔥指移到「過去日常照片」的檔案,里頭再沒有屬于他的相片,只有另一個他……
很大可能,「他」就是安東尼。
「他」就是安東尼!安東尼的照片佔據了蕾蕾很大部份的手機記憶體!而屬于他的卻只有八幀!?
而因為這批相,他得出令他更震驚的真相—
一.蕾蕾和安東尼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共同經歷很多。小蕾蕾的上學照和畢業照等等,安東尼都是牽著她或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二.蕾蕾和安東尼同居!?他們一同穿著睡袍,出現在客廳、睡房之中?蕾蕾才多少歲,她怎可以跟男生同居!?
三.安東尼是富家子弟,他經常帶蕾蕾出入高級場所、餐廳……甚至周游列國。
怪不得她不曾把他的物質供養當作一回事……
與安東尼相比之下,他和蕾蕾的親密度明顯遜色得多、而感情也顯著地薄弱!充其量,他和蕾蕾認識只有三個月,而且他們一直都是爭吵過來,當中還有猜忌和欺騙。
相反,蕾蕾和安東尼的交往則長久且多姿多彩得多。
雖然蕾蕾會為他吃醋,也著緊他,但他還未百分百得到她的心,說不定她深愛安東尼,所以她如此抗拒他。
他放下手機,揉著太陽穴,該死的,他的信心從未如此刻動搖過。
他是嚴天御,世上沒有任何人能打擊他,而他所得到的從沒有不得到。
「啦啦啦,蕾蕾!聽電話啦!」突然,蕾蕾的手機響起了她原先錄製的聲響。
他拿起電話,螢幕上顯示一連串的號碼,蕾蕾未曾儲存這個電話號碼。
他按了「接聽」鍵,說:「喂。」
「喂。」
雙方都震驚對方傳來的男聲!特別是在這深夜時份!
「你是誰?」二人又同時質問對方,話筒中的電波流過電光火石的較量。
還是輕浮的情敵先報名:
「我是安東尼,蕾蕾的愛人兼未婚夫。」

75. 盛怒的假丈夫 VS 白目的假未婚夫 (女主在熟睡中……) 未婚夫?嚴天御剎那過于詫異,對白又給安東尼搶去。
「快叫蕾蕾接電話!」安東尼如使喚下人般使喚嚴天御。
真斗膽!?
單憑聲音,安東尼不知道對方是何方神圣,而他更看不到嚴天御此時的表情是多么的可怕,所以安東尼才肆無忌憚。
恐怖的怒氣聲抽搐著,嚴天御咬牙切齒大吼:「這里沒有你要找的人,這里只有我的老婆,她現正睡在我的床上!」正確說,蕾蕾是睡在她自己的床上,不過情敵當前,當然要夸大一點。
「哼?我不信!」
「你信不信我不管,以后你不要再騷擾我老婆,否則你將會付出沉重代價!」
哇靠,這男人的口氣真恐怖!安東尼不禁瑟縮一下。可電話難得接通了,安東尼怎會掛線?再說,他可是出身名門望族的高貴王子,這男人根本無法跟他比,更不可能跳出來咬他!
「戲假情真?蕾蕾給你多少錢請你當臨時演員飾演她的丈夫?我知道演員的薪水并不高……而蕾蕾啊……你貪圖她的財富和美色是人之常情,快告訴我一個價錢,我可以給你一筆巨額令你以后快樂無憂,條件是你永遠離開蕾蕾!」
安東尼真是狗屎的白目!
「他媽的!?蕾蕾是無價!」
這男人如蕾蕾親父般對愛情執著,視錢財為糞土!安東尼最不屑這種人。「無價,那你養得起她嗎?」
「混蛋,我養不養起她關你屁事!」一邊回答安東尼的同時,嚴天御的手指已在鍵盤中飛舞,他正親自敲打一封電郵,指示私家偵探在日出前必須查出安東尼所有的身家背景、個人資料。他已等不及沈輝了!
「哈哈!」安東尼浮夸的笑聲響遍電話筒。「嘖嘖,演員先生,你是養不起公主的!就說蕾蕾上個月看中的紅色法拉利,你夠錢買嗎?若你夠錢買,蕾蕾就不用擦我的副卡買吧!」安東尼就是憑著這筆交易,找到蕾蕾的所在地附近。
雖然不知為何她隨后取消交易,但情敵當前,當然不會交代事實的全部。
對于嚴天御來說,這絕對不是夠不夠錢買的問題,而是蕾蕾明知道他有錢,也樂意送給她,但蕾蕾選擇使用安東尼的副卡來買……是的,蕾蕾之前扮傻,沒可能叫他送車,但除了車外,她也從不要求他送甚么!一直以來,都是他強迫蕾蕾接受他的禮物。
「震驚吧?」安東尼得意洋洋地問。
「我從沒看過所謂的車,我懷疑你的可信性。」
這演員先生竟看穿真相!可安東尼還是繼續胡扯下去。「哈哈,你認識蕾蕾不夠深啊!你認為她不會藏嗎?她怕你自卑啊,刻意不給你看呢!」
「……」
「世上沒人比我更認識蕾蕾了!早于蕾蕾屁股還包著尿布、牙牙學語之前,我已經認識她了!十六年的感情不是其他人說破壞就破壞,我早已認定她是我的妻子!」
「他媽的!蕾蕾已嫁給我!」
「是、嗎?既然她是你的妻子,她有沒有跟你說過她真實姓名、她家人的事呀?演員先生,我敢用我所有身家打賭,你從未見過她家族任何一員,特別是她最重視的親生父母!
我早已跟蕾蕾所有親人混熟,包括她的外婆、舅舅們、舅母們、表哥表姐們……而且只有我才有幸見過蕾蕾的親生父母!他們早已認定是我的女婿!蕾蕾還年輕嘛,她只是一時迷戀你……」
「除了蕾蕾外,從沒有人膽敢這樣說話!我絕不會讓你好過的!」話雖如此,嚴天御始終被安東尼的話打擊不少。事實上,他今天才知道蕾蕾的真實名字。
安東尼再次瑟縮一下,啊!蕾蕾從那里請到這個惡演員,他專門飾演奸角嗎?
話筒中傳來「嘟、嘟、嘟」又「沙、沙、沙」的聲響,信號開始接收不良。
「糟糕!媽媽沒幫我電話充電啊!她也沒把后備電池放進我的行李啊!」安東尼驚呼。
要媽媽充電?情場如戰場,男人怎可能在這關頭對敵人喊著要媽媽?嚴天御極度詫異。「狗屎是時候回家喝媽媽奶!」蕾蕾自主獨立,怎忍受得了一個要媽媽照顧的男人?
「喂、喂……等我一下,我……我充電后,再回電……等我……」
未等他說完,嚴天御已掛斷電話。
深夜寂靜的書房,他聽到自己的心在胸口中忐忑亂跳,血液在體內中沸騰起來。冷峻的臉橫眉怒目,怒形于色!慶幸嚴家人全都睡了,看不到怒火沖天的他,更不會被遷怒。
這夜,憤怒、懊惱、焦躁、沮喪無間斷侵佔他的心靈……他無法入眠。
他光坐著他的椅上,等著調查報告, 也渴望太陽快出來,到時蕾蕾睡醒,他便可問得一清二楚。
***************************
可妮:蕾蕾不小心用了安東尼的副卡 =.= 重溫詳情可看<<47. 對老公見死不救?>>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868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