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日記 閱讀楊紅櫻_脫男生內褲摸j故事

第五十四章 宮主侍仆 有些事即便你躲藏起來不去觸碰,它仍然是會自己找上門來的。
十二月,這日難得不再落雪,大清早所有男仆都聚集在了院子里。
幽滄長老一襲黑色狐裘立在眾人身前,目光在人群里搜索。
“今日呢,是為老宮主挑選兩個近身侍仆,挑上哪個就帶著自己的東西跟著他去宮主院里。”幽滄長老說著指著自己身邊一個灰色大襖的男傀儡。
西河看著那個男傀儡,眉頭緊緊皺起,她記得那個家伙,就是那個家伙害她被暮千夜拍了兩巴掌,印象不深才怪。
幽滄長老目光在院內轉了一圈,最終落在了里面唯一戴著面具的西河身上,他指著西河道:“你出來。”
西河一愣,安撫了身邊擔憂的小陽一眼,腳下不停地走出了人群。
幽滄長老看了她一眼,又在下面選了一個男孩,對著兩人道:“以后你二人一切聽老宮主號令,現在去準備吧。”
西河和那個男孩站著僵硬地答:“是。”
隨后幽滄長老不再開口自行離去,院里的傀儡散去,只有小陽還站在那里看著她。
西河見那個灰衣傀儡沒有動靜,才拉著小陽回到他們的房間。
一進門,小陽就死死抱著她不肯撒手,西河聽到他的啜泣聲,無奈地拍著他的背輕聲哄道:“小陽乖,我也不想和你分開,可是如果我不去我們就得死,小陽不要哭了,我答應你以后有機會會來看你,而且我會帶你離開這里的。”
說著,西河感覺到小陽的力道小了些,知道他是懂事的,安慰地撫著他柔軟的發絲。
此刻她的內心亦是不平靜的,老宮主是個什么角色,偏偏還要去貼身侍奉他,西河真的很不安,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在暮四海的眼中不露餡安全地度過自己接下來的日子,而且,去了那里她將不再自由,她不能再去菜園,更加無法靠近樹林,一切似乎變得糟糕了。
小陽揚起頭紅紅的眼睛盯著她,西河從里面讀出了他的不安,忙點頭肯定道:“我答應小陽的一定會做到的,小陽只要乖乖地待在這里,我會來看你的,等我找到了機會我們就可以一起離開這里。”
小陽不舍地松開了她,卻仍拉著她的衣衫,西河突然想到剛來到這里時她讓小陽這樣拉著自己的衣服,回身抱住小陽,在他耳邊保證道:“小陽在這里等我,我一定會回來的。”
小陽在她懷里流著淚拼命點頭。
西河沒有什么東西,抱著那盆剛剛長開的植物跟著灰衣傀儡走了,踏出院門前她悄然回首,看到門后面男孩兔子般的小臉,悄悄揮了揮手離開了這里。
踏入院子,西河小心地瞟了一眼,這個院子并不是太大,里面也只有四個房間,灰衣傀儡帶著她和另一個傀儡站在其中一個屋子外面,剛站定,里面就傳出一道渾厚的聲音,傀儡帶著他們進去。
時隔四月,西河第二次見到暮四海,這一次近距離地接觸西河能夠清楚看到書案后面男人微花的發絲,他的容顏與暮千夜完全不像是父子,暮千夜如同妖孽,而暮四海的長相倒是太過平凡,江湖傳說兩人是親父子,想必暮千夜是隨了他母親的容貌。
暮四海的輪廓極為剛硬,即便如今他的頭發已花,臉上也有了歲月的痕跡,但他只是坐在那里靜靜看書都給人一種強勢的感覺,整個人充滿了侵略性。
暮四海的目光直接落在了西河與另一個男孩身上,打量了他們兩人幾眼,隨即手指微抬,向一邊站著的灰衣傀儡道:“帶他們下去,按老規矩輪流值夜吧。”
灰衣傀儡帶著他們行了禮,退了下去。
灰衣傀儡將他們安排在院子最角落的房間里,告訴他們一些注意事項后挑了男孩先去值夜,而西河半個月后接他的班,以后兩人輪值,待他一走,西河趴在窗前小心掃了一眼院子。
方才那間是暮四海的書房,她和男孩住的這間屋子在其對面,那么剩余兩間有一間是他的臥室,另一間里應該住了那些女孩。原本西河以為里面很大,但目前看來顯然她想錯了,這個院子并不大,而且目前為止除了灰衣傀儡她竟然連以往服侍老宮主的男仆都沒見到,這個院子實在太詭異太令她不安了。
很快有人來敲門,西河看著灰衣傀儡自書房走出去接過了飯盒,已經到早飯時間了。
灰衣傀儡將飯盒拿進了書房,半刻鐘后出來將盒子放在了院子中央的石桌上,拍了拍手。
西河注意著身邊,見男孩果然動身向外走忙跟在他后面。
與此同時,他們隔壁的屋子也有了動靜,不多會兒,八個女孩也站在了石桌周圍。
灰衣傀儡打開飯盒,給他們發飯,里面的飯菜要比平常西河吃的好上許多。
西河和九個傀儡一起圍坐在石桌前無聲地吃著飯,望著身邊的女孩,她皺起眉頭,不應該,實在不應該,每次幽滄長老從后院帶出來的女孩都是十五個,即便每一批換后也不應該只有這么幾個人,而且西河不知怎么回事總覺得這個院子里彌漫著一股難以察覺卻又很是奇異的血腥味。
懷揣著滿心的疑惑與不安,西河待在屋子里時刻注意著對面的動靜。
灰衣傀儡明顯是暮四海用慣了的貼身仆役,除了灰衣傀儡一直跟隨在他身邊做事,他們和另外八個女孩根本沒有任何事做,除了吃飯時會被聚集起來,平時都待在自己的房間里,由此,西河心中的不安愈發強烈,一直到入夜,身邊的男孩去了對面的屋子。
自己隔壁住著八個傀儡女孩,那么唯一剩下的只有他們對面的房間,灰衣傀儡早上交代過值夜是要睡在暮四海臥室外面的小偏房里的,于是晚上屋子里只剩下她一個人。
看著房內她自制的沙漏,剛過戌時對面的屋子就熄滅了燈火,整個院子立刻陷入黑暗,只有院門口掛著的兩盞小燈發出慘青色的幽暗光芒。


第五十五章 異常聲音 這一夜一切相安無事,早上時分男孩回到了屋子里,他們又什么都不干地待了一天,除了男孩晚上要去守夜一切沒有改變。
漸漸的,西河發現暮四海平日基本都待在書房里看書,早上有兩個時辰的時間會出去,回來后一直看書到就寢時分,這樣平靜而枯燥無味的生活令西河極其疑惑,即便是退休的前宮主也不會這么安于現狀吧?況且暮四海給她的感覺也不是這種安靜無害的人。
轉眼間過去十多天,還有兩天就該她去值夜了,就在這個時刻,西河嗅到了一絲異樣。
這日清晨,院門口有了細碎的聲響,西河臨窗望去,卻見幽滄長老帶了一隊女孩進來。
暮四海的房間沒有動靜,他這個時辰應該還未起,又仿佛對突然多出的動靜十分熟悉,沒有出來看一眼。
幽滄長老將那隊女孩送進隔壁的屋子就關上門離去了,他甚至沒有和暮四海打招呼。
西河若有所思地躺回床上,幽滄長老送來女孩的時間倒和以往一樣,現在這院里都是一群閑人,她倒要看看這些女孩是安排來干嘛的。
接下來一切與平時沒什么變化,除了多出十五個女孩吃飯變成了輪換制,又度過了無所事事的一天。
晚上熄了燈,西河暗想還有一天就該自己值夜,尋思著要如何不漏破綻謹慎小心,不知為何,今天竟格外地困倦,不多時就睡著了。
西河這一覺格外地沉,但在睡夢中她隱隱約約聽到一些怪異的聲響,想要仔細聽精神卻無法集中。昏昏沉沉中,直到凌晨,在同一個時間點醒來。
早飯時間,仍然是分兩批去吃,西河是第一批,與她一起的除了男孩還有七個女孩,西河直覺地皺眉,新來了十五個女孩,兩批至少也要十個女孩,今天怎么突然少了?而且,她吸了吸鼻子,總覺得今天院子里那種古怪的血腥味重了些。
吃完飯回房,西河特意在窗后注意著第二批女孩的人數,當看到只有九個人后她的心突然抽了一下。
第二批女孩吃完飯就不再有人出去,西河后背突然無端起了一層冷汗,她望向對面緊閉的房門,暮四海今天并沒有去書房,也沒有出去,一直待在臥室里,看向另一邊安靜坐著的傀儡,西河輕輕靠近他,他的衣服是干凈的,這點令西河安心不少,他的身上也沒什么特別氣味,她也不再看他。
這一天西河都過得極為壓抑,直到夜幕降臨,男孩去了對面,西河趴上窗臺透過縫隙緊緊盯住對面房間。
剛過戌時,灰衣傀儡便領著五個女孩進了暮四海的臥室,由于臥室前面是格出來給值夜人住的偏殿,偏殿一片漆黑,西河看不到那些女孩進去里面的情景。
正皺眉間,忽然看到對面飄出一團白色煙霧,煙霧并不多,慢慢從對面升騰而起在黑夜中極其顯眼地向四周擴散淡去,待到飄近西河眼前時已經只剩一縷細若游絲的脈絡,西河嗅入一絲微香,待大腦反應過來時已經軟倒在了床上不能動彈,很快,西河就困倦地睜不開眼睛,迷蒙中,她終于知道自己昨天那突如其來的睡意是怎么回事,眼皮卻終于不受控制地合上。
這一夜,西河仍然聽到了昨夜的奇怪聲音。
在早餐時,昨晚那五個進了暮四海房間的孩子果然消失了,聞著院內越來越濃烈的血腥味,西河胃中翻滾,心中的不安愈發肆虐。
快日落時分,灰衣傀儡找上了她,她和男孩接了班,該她去值夜了。
一步步踏入那充斥著不祥與恐懼的房間內,西河的心跳開始不受控制。
暮四海看都未看她一眼,他的房間極其簡單,只有一張大的令人發指的黑紅相間的床,竟再無其他,他躺在床上似在沉睡,屋內的味道令人直欲作嘔,西河看了一眼空空的房間忙鉆入自己的小偏殿,她從來不知道自己竟然會如此害怕一個人,害怕到僅僅是看見他在沉睡卻仍然止不住地顫抖。
窩在那張床上,西河握緊了藏在心口處的長命鎖和小金弩,逼自己冷靜下來,她如今和魔鬼離得如此之近,一定要控制住自己的呼吸,否則依暮四海的毒辣眼光只怕很快就會穿幫。
進入這個院子,西河覺得自己距離死亡也越來越近……
很快,灰衣傀儡帶了六個女孩進來,西河躺在床上,面朝里,因為那里有一條不大的縫隙,勉強可以看清里面的情景。
她的偏殿沒有燈,里面也只燃了兩只紅燭,在幽暗的空間內,散發出詭異的光芒。
女生日記 閱讀楊紅櫻_脫男生內褲摸j故事 灰衣傀儡帶著女孩站在床前,暮四海忽然睜開了眼睛坐起身,一片木板之隔后面的西河瞳孔微縮,暮四海的眼睛竟然變成了赤紅!
暮四海掃了他們一眼,開口道:“還有幾個?”
灰衣傀儡頓了一會,沒有思維的大腦似在回想,答:“回主人,五個。”
暮四海沉吟著:“去把她們都帶過來,這次發作愈發兇猛,已經鎮不住了。”
灰衣傀儡聽話地去了,很快,屋子已經站了一排女孩。
灰衣傀儡并沒有退下去,他呆呆地站在房間最角落,仿佛一個人形雕塑。
暮四海看著這排女孩,女孩都在十歲左右,幼稚而嬌嫩的臉上此刻被木訥取代,即便如此,那剛剛成長的生機也仍未斷絕。
“都把衣服脫了。”暮四海掃過她們一眼,隨即沉聲道。
屋內立刻只剩下唏唏嗦嗦的衣料摩擦聲,這些聽話的人型傀儡只會服從。
很快,十一個年幼女孩赤*裸著身子站在那里,只剩腳下一堆被拋棄的布料。
十歲女童的身體沒有發育,若不是生殖器的區別基本與男孩沒有什么不同,那稚嫩而光滑的身軀仿佛鍍了一層光,讓人產生觸摸的yu望。
暮四海指向第一個女孩,“你先過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8934.html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