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淪為我胯下的玩物_腿打開點夾的太緊了

第七章#05 把車停在巷口前,余祐然想送璟蕓到家門前,卻被璟蕓阻止。「你住外面不方便,不用送我回家了,還是……你想被阿姨留到明天早上再回公寓?」
余祐然肯定很不想回家,他猶豫了一會后,決定只目送璟蕓走進巷子,沒有再堅持要送她到家門口前。
璟蕓下車時,他叮嚀:「到家記得打給我。」
「知道了。」璟蕓對余祐然露出似安慰非安慰的笑容后,轉身走進巷子里,她心里只有舒暢的念頭,她終于要回到家了,第一次覺得家這么重要。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宋雪靜這么一鬧有陰影還是怎樣,璟蕓老覺得毛毛的,用鑰匙開門時一直開不了,到最后甚至把鑰匙弄掉了。
「我在干么啊……」璟蕓彎下腰撿起鑰匙,她最后放棄自己開門,正打算按電鈴時,一雙冷冰冰的手掌卻用力地掐住她的脖子。「呃──」
璟蕓轉不過身看是誰,但她心里已經有底了,她奮力地扳開那雙手,推開身后的人。
「宋雪靜……妳到底想干么?」璟蕓像耗盡了力氣一樣,虛弱地靠在門板上。
宋雪靜笑了,笑得陰森森的:「璟蕓啊,我們、同歸于盡吧。」
「妳在說些什么……宋雪靜,冷靜點,好嗎?」璟蕓很吃驚宋雪靜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她更擔心宋雪靜真的會想不開。
宋雪靜低著聲音罵璟蕓:「梁璟蕓!妳不要再裝了,祐然現在不在這,妳裝得無辜可憐他也看不到!」
璟蕓難過,唉……她現在說什么、做什么都是錯的。
「妳看不起我嗎?」宋雪靜突然問。
璟蕓不解地抬頭看她,「什么意思?」她沒這樣想過啊。
「呵。」宋雪靜笑著搖搖頭,「我就知道。」
「妳知道什么啊?妳明明什么都不知道。」璟云急了,用著微兇的語氣說話,她忘了宋雪靜現在極不理智,一受到小刺激就會激動起來。
宋雪靜真的被刺激到了,她也不管這里是璟蕓的地盤,開始大吼她:「梁璟蕓!我真的很討厭妳這種自以為是的個性,妳為什么不去死?」
璟蕓真的期待爸媽或者鄰居會因為宋雪靜這樣鬧而醒來,然后開門來解救她,但是老人家似乎都很愛睡,都沒有醒來,爸媽可能是還在睡夢里,但鄰居或許是不想淌渾水──果然人情冷暖都只有自己才知道啊。
「妳現在是覺得我瘋了,不想搭理我的意思是嘛。」
璟蕓被宋雪靜一直煩,心里也很悶,她忍不住也回吼她:「我只是讓妳冷靜一點!這樣很難嗎?」
「妳這賤人!」宋雪靜一個大步,就抓住了璟蕓的手,她一只手大力地掐住璟蕓的脖子,任憑璟蕓怎么扳都扳不開。璟蕓真的不懂,為什么會有女生的力氣這么大?宋雪靜真的這么恨她嗎?
「呃……」璟蕓覺得呼吸困難,她漸漸地失去了力氣,眼前猛地閃過白光,這是臨死的前兆嗎?
「璟蕓!」璟蕓似乎聽到了余祐然的聲音,這聲音好清晰,不像是死了以后聽到的。
脖子上的壓迫感在一瞬間消失,璟蕓倒在地上咳嗽,能夠再次呼吸到新鮮空氣真的很美好,因為隨時隨地都在呼吸空氣,所以以前從沒感覺空氣有什么重要,她今天算是體會到了。
宋雪靜被余祐然重重推開,一個沒站穩摔倒在地,余祐然也不管她,只往璟蕓身旁走去。「沒事吧?」
璟蕓搖搖頭,余祐然看她雖然虛弱地癱坐在地,但還算有元氣,應該是沒什么大礙。
宋雪靜看著他們倆你濃我濃的,覺得很刺眼,她偷偷的從口袋里拿出一把美工刀,下定決心似的閉上眼后又睜開──眼里全是殺氣。
「呀,余祐然,我就問你最后一次,你心里到底有沒有過我?」宋雪靜絕望地看著余祐然,有時候就是因為太愛了,才會恨。
余祐然沒有回話,他看了宋雪靜一眼后就轉走視線,他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或許他該說些話,好讓宋雪靜心里平衡一點──但他不想說。
感情的結束實在沒必要那么的難堪,沒必要什么事情都苦苦追問,給自己也給對方留條路。
「余祐然……我真的很愛你,我們交往了那么久,我對你付出的都是真心,可是、可是你從來都不在乎我,我是你用來隱藏感情的偽裝品嗎?」宋雪靜放聲大哭,這樣的吵鬧中,把不少鄰居都吵醒,可是沒有人愿意出來幫忙。
「如果沒有你,我活在這世上還有什么意義?」宋雪靜揚起美工刀往自己胸前刺去,沒有任何一絲猶豫,速度很快,但余祐然比她更快。
「妳在做什么傻事啊?」余祐然拚命的和宋雪靜搶美工刀,她死也不放開刀子,卻一個不小心,就這樣劃到了余祐然的手。
「嘶……」
鮮血緩緩的從手掌流下,經過了手指,滴落到了地上,那畫面太過震撼,宋雪靜一時愣住,美工刀也掉到地上。
「祐、祐然,我……我不是故意的。」她退了好幾步,想要靠近余祐然卻又踱步不敢前進。
余梁兩家的四老終于醒來,也算好睡,看到寶貝孩子一個倒在地上,一個手掌鮮血直流,全都嚇傻了,梁媽媽先反應過來,匆匆跑到璟蕓身旁,著急地看著她,「璟蕓啊,妳、妳怎么了啊……祐、祐然,你的手……」
再來是余媽媽反應過來,她一臉心疼地抓著余祐然的手,難過到說不出話來,緩緩轉頭看向還愣在原地的宋雪靜,「妳對我兒子做了什么!」
「我……」宋雪靜答不上話來,那模樣讓余媽媽看了心生厭惡,走過去抓著她不放。
「妳說啊!妳為什么要這樣對我兒子,他到底對妳做了什么,妳為什么要這樣傷害他?」
「放手啊!」宋雪靜顫抖著身體,狠狠的把余媽媽推倒在地,梁媽媽見狀趕緊上前去扶她。
余媽媽似乎是閃到了腰,癱坐在地上起不來,梁媽媽就罵她:「死肥婆,都一把年紀了還這么沖動!有沒有事啊?」
「……沒事。」余媽媽揉著腰,很勉強的要站起來,最后是余爸爸和梁爸爸一起把她扶起來的。
「對、對不起……」宋雪靜愧疚地看著余媽媽,又看向余祐然,但余祐然沒有注意到她,他的視線始終在璟蕓身上。宋雪靜退了幾步后轉頭就跑,余爸爸本來要上前去追,卻被余祐然叫住。
「讓她去吧,讓她好好冷靜下來,她才會想通。」余祐然壓著手,試圖想要止血,但是或許是方法錯了,血反而越流越多,他的臉也越來越蒼白。
梁爸爸看余祐然這副樣子,皺著眉說:「還是去醫院吧。」
余祐然咬牙:「不用了,包扎一下就好了。」
「什么不用,傷口那么深,不去怎么行。」余爸爸不禁責罵他,轉頭向璟蕓不好意思地說:「璟蕓,可以麻煩妳帶祐然去看一下醫生嗎?」
「啊,好的,沒問題。」璟蕓勉強從地上起來,頭昏腦脹的。
余媽媽搶著說:「我也一起──」
梁媽媽白眼她:「腰都閃到了還一起什么啊,快點回去休息吧妳。」
「是啊,阿姨妳回去貼個貼布吧,我帶祐然去看就好了,有什么事情會打電話跟你們說的。」璟蕓撐起笑,想讓余媽媽認為她可以安全地帶余祐然去醫院。
余媽媽嘆了口氣,最后還是從了他們,「快去快回吧。」
****

第七章#06 一路上璟蕓和余祐然都沒說話,直到到了醫院包扎完,坐在椅子上時璟蕓才先開口說話。
她小心翼翼地問:「你跟宋雪靜……到底是怎么了?」
「分手了。」余祐然的眼神望著遠方,沒有聚焦在任何一點上,璟蕓看不出他的心情是如何,難過?失落?
她繼續追問:「為什么分手?」明明交往了那么久,為什么突然說分就分?
余祐然不說話,就這樣靜靜地看著璟蕓,璟蕓也不知道他為什么這樣看她。
他的眼神有著難過、悲傷,還有好多好多璟蕓不懂的情緒。
自從那天,璟蕓和余祐然就沒有再聯絡,宋雪靜也沒有再來找她麻煩,璟蕓的小世界忽然變得安靜。
不對,還有一個徐凈語呢,有他在休想得到安寧。
「姊姊,妳怎么這幾天看起來心情都不好,發生什么事了嗎?」徐凈語隨口一問,他現在把注意力集中在貨上面。
璟蕓撕膠帶的手頓了一下,「有、有嗎?我覺得我心情挺好的啊。」
「騙人。」徐凈語推了她的額頭,「明明就是一臉的烏云密布,唉──本來就長得不怎么樣了,現在這樣更嚇人,臉都黑了一圈。」
「說什么啊!」璟蕓不太相信地摸著自己的臉頰,好像有點變粗糙了……。
徐凈語繼續白目:「對吧,有感覺變比較老了吧。」
「呀!你再說一次你試試。」璟蕓這話說得像在撒嬌一樣,徐凈語根本就不怕。
「好啊,說一百遍、一千遍都沒問題。」
「你──」
「你們夠了沒啊?」小A的聲音突然出現,嚇了正在打情罵俏的兩人一跳,她邪笑說:「唉唷,不錯嘛,辦公室戀情,最近挺流行的啊。」
璟蕓羞回:「什么啊,不要亂說啦。」
徐凈語坦然:「我確實挺喜歡姊姊的。」
小A和璟蕓頓時張大嘴,頗不可置信地看著徐凈語,他倒是笑得無辜,「怎么了?我也很喜歡所有前輩們呀。」
「啊……哈哈,唉唷,我們小菜鳥怎么這么愛開玩笑啊,嚇死姊姊我們了……」小A笑得尷尬,「你們、好好工作,加油、加油!」說完話后她一溜煙的就閃了,到底該說她會看氣氛還是不會看氣氛?
「你干么說這種曖昧的話啊……」璟蕓無奈地扶額,雖然她已經習慣了這個小正太的口無遮攔,但還是三不五時被他撩撥一個心臟怦怦跳啊。
徐凈語笑得意境深遠,「我只是說實話啊,誠實不好嗎?」
「……沒有不好啊,應該說是很好。」璟蕓有點緊張,她突然覺得氣氛稍微變調了。
「姊姊喜歡我嗎?」
「什么……」璟蕓答不上話來。
徐凈語帶著哭腔:「不喜歡嗎?」
「不是啦!」璟蕓的語氣顯得急促,好像很在意徐凈語誤會一樣。「我不是不喜歡你,是……」
徐凈語馬上露出燦笑,「那就是喜歡啰。」
喜歡嗎?璟蕓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喜歡徐凈語,她只知道她并不討厭他,但是,這就是所謂的喜歡嗎?她現在才發現她的感情觀真是無知到一個境界了,一直以來,她對喜歡的定義都是──和對方相處久了,不討厭就稱為喜歡。
感情真的是那么簡單的事嗎?
「其實,我真的很喜歡姊姊呢。」徐凈語輕輕握住璟蕓的手,放在掌心細細搓揉,他貪戀著這種感覺,不想放開璟蕓的手,他想就這樣牽著一輩子。
璟蕓傻笑著以緩和氣氛,「我知道啊,朋友那樣的喜歡嘛。」
「不,不是。」徐凈語認真地搖頭,「是男女之間的那種。」
「呵……真是的,你今天怎么搞的,這么愛說笑話。」璟蕓試著抽出被徐凈語緊緊握著的手,卻被他握得更緊。
「妳愿意……跟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嗎?」徐凈語燦笑,「我想問姊姊這個問題很久了。」
天、天啊……徐凈語在說什么啊?璟蕓傻住,她現在完全沒有頭緒,從來都沒有人跟她說過「以結婚為前提」這種話,連初戀男友馬裕熙都沒有說過,誰來告訴她怎么辦啊。
徐凈語很難得地露出緊張倉促的表情,「不、不愿意嗎?」
要有多在乎,才能夠讓一個總是輕鬆以對的人露出緊張之情?
「真是……我哪里好啊,你真的很沒眼光耶。」璟蕓覺得自己快哭了,眼眶里好像有眼淚一樣,低頭不敢看徐凈語。
徐凈語掐著她的嘴邊肉,「我就喜歡姊姊這樣啊,我有什么辦法,不然妳去問我的心好了。」
璟蕓紅著臉拍掉徐凈語的手,「死小鬼,都去哪學這些油嘴滑舌的話啊!」
「天生的。」徐凈語眼里映著璟蕓的身影,「姊姊,說了這么多,妳的答案呢?可不要想逃避問題啊。」
「我……」璟蕓支支吾吾地說:「我怕你爸媽不喜歡我。」
「哈哈……哈、姊姊也會擔心這個啊。」徐凈語笑得無法自拔,幾乎快要斷氣。
璟蕓先是羞紅了臉,最后轉為憤怒,狠狠地打了他的大腿,「笑什么啊!」
「哈哈……抱歉抱歉。」徐凈語停止大笑,雙手捧著璟蕓的臉,「我爸媽啊,只要是我喜歡的人,他們都會喜歡的,所以,放心吧。」
「真是幸福的孩子。」璟蕓輕聲說,「勉勉強強答應女神淪為我胯下的玩物_腿打開點夾的太緊了你吧。」
徐凈語裝沒聽到,「姊姊說什么,我沒聽清啊。」
璟蕓也不拆穿他,又更堅定地說了一次,「我說,我就勉勉強強地答應你。」
徐凈語無奈:「可以省略勉勉強強這四個字啊。」
「你話怎么那么多啊,快點包貨呀!」璟蕓故意板起一張臉,推了徐凈語一把。
徐凈語曖昧地笑著:「知道了,全聽女朋友的。」

下班時,徐凈語說著要送璟蕓回家,璟蕓倒還不想那么快讓爸媽知道她在交往,于是回絕。
徐凈語挺堅持:「不行,姊姊妳要讓我盡到一點男朋友的責任才行。」
「呿,說得真好聽喔。」璟蕓笑著搖搖頭,「送到巷口就好。」
徐凈語因此而心滿意足,璟蕓看他這副樣子,忍不住笑他是個單純的傻子,徐凈語被罵傻子也無所謂,笑嘻嘻地說傻人有傻福呀,兩人就這樣邊斗嘴邊走回家。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8994.html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