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涼山莊》不討人喜歡的人散發的人性之光芒

這是我讀到現在狄更斯最好的一部作品。在這部小說里能看出他的成熟和轉變。他仍然是一個諷刺的高手,但是文字的油膩感沒有那么強烈了,多了深沉。他仍然一個擅長刻畫人物的大家,但以往角色的舞臺劇般的浮夸感收斂了很多。人物形象依舊鮮活,卻沒有那么做作。

       如果我沒記錯,這是狄更斯第一次用兩個視角講故事。一個是上帝視角,一個是故事中的埃絲特自述。我想原因可能是因為不同于之前的故事,這部小說的情節比較復雜,復雜到我似乎沒辦法用簡短的文字講清楚。而其中有些橋段甚至有點出乎意料:看到賈迪斯先生向埃絲特求婚,我實在太驚訝了。我一直以為埃絲特必然會和伍德科德大夫幸福的在一起的。但沒想到她回應了監護人的求愛。雖然意料之外,但是情理之中。我祝愿他們幸福。可是,到書的最后,賈迪斯先生又把埃絲特交給大夫。這結局和我最先的預計吻合,可是仍然是意料之外。不過又是情理之中,毫不突兀。這么善良的、關愛著埃絲特的監護人,當然會看到埃絲特對大夫的感情,也當然不會自私的占有她。看到最后這幾段,我就像埃絲特自述的那樣,因為故事要結束而熱淚盈眶。

       從《老古玩店》開始,狄更斯故事的結局就不再是皆大歡喜的大團圓了。雖然提高了作品的深刻性,但是作為一個膚淺的讀者,我會感到遺憾。而這部小說里,更是死了兩個人。如果讓他們活下來多好啊。理查德不說。埃絲特的母親,德洛克夫人,如果能活下來那多好啊。

       大法官庭就像卡夫卡的城堡。后者更哲學化一些,不只是對某種制度的控訴,是對整個生命的無奈。而大法官庭是一個能被人抱怨的客觀存在。既然是客觀的存在,它就有改變的可能,所以雖然理查德和以前的許多人一樣被這場無休止的官司熬盡了生命。但最終案子終結,甚至到如今整個制度徹底的改變,也是理所當然。

       然而狄更斯絕不僅僅是像譯言中所寫的那樣,只是為了諷刺腐朽的資本主義法律制度。最近看奇葩說,馬東評價說選手們很容易從道德的角度去評論一件事的是非對錯,但兩個導師——蔡康永和高曉松,卻常常能站在更高處,挖掘出人性的光輝。當譯者們套用著階級斗爭理論去評價這些故事的時候,我看到的反倒是評論者的丑惡。而有著“階級、時代局限性”的狄更斯本人,反倒顯得更高一籌。比如故事里的埃絲特的母親德洛克夫人和她的丈夫累斯特爵士。這個貴族家庭以及身邊圍繞著的各色人等,無一不散發著虛榮浮夸的氣息。他們說的、做的,無不讓人覺得無聊乏味。當累斯特爵士面對自己傭人的兒子——一個新晉的資產階級代表時,他的表現讓人覺得可笑。可是,當他得知妻子的丑聞備受打擊病倒時,卻“仍然能夠清晰地喊著她的名字,聲調中充滿了悲哀和憐憫,而沒有一點譴責的意味”,“他這番冠冕堂皇的話,要是在別的時候,很可能是滑稽可笑的(就像他以前常說的話那樣),但這會兒聽起來卻嚴肅而動人。他那崇高的真摯的愛情,他那忠于愛情的情操,他那奮不顧身地捍衛她的行為,以及那為了她而忘掉自己的委屈和尊嚴的態度,都是非常可敬的、真誠的和具有丈夫氣概的。通過這些光芒四射的品質,我們即可以看到最普通的工匠的可敬之處,也可以看到高貴的紳士身上的可敬之處。”

       人和人之間有階級的差別,也會有階級的對立與沖突,但有些東西是超越這些的,那就是愛。我相信愛是人性的本能。當我們成為人的那一刻起,我們雖然依舊有著動物性的本能,卻也有愛的能力。只有被仇恨惡毒的想法充斥著頭腦時,我們才會只看到沖突和自私。所以,讀到埃絲特和監護人的感情、和大夫的愛情,我感到甜美溫馨。可是讀到爵士對夫人的這種情感時,我是受到沖擊的。我覺得狄更斯做到了。他用他那溫柔善良的眼睛,讓我看到了那些不討人喜歡的人的人性之光芒。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9152.html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