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性別》更深層次的了解性別之間存在的差異

《因為性別》并不是一本闡釋性別的書。性與性別總是大眾格外關注的話題,凡夫莽漢皆可以滔滔陳述性別“差異”、 津津樂道于兩性間的“韻事”,然而差異為何構成歧視?兩性間的“溫情”又何以演變為暴力?吉莉恩·托馬斯以1964年《民權法案》第七章反對“基于性別”的勞動歧視為主線,展現了半個世紀以來,性別平權與美國司法文化之間互相塑造的過程。本書中的十個性別平權案例不僅改變了美國女性的職場地位,也教育了美國的法律從業者——正義之眼不應一味糾纏于何為“女性特質”、女性應該如何“妥當”行為,而必須正視性別平權對既有法律邊界的挑戰。例如,認為孕婦缺乏“工作能力”的界定是否妥當?職場性騷擾是否值得法律干預?法律對部分勞動者的特殊保護是否構成歧視?法律人討論性別平等,要言不在于性別,而在于平等。蒙眼的忒彌斯不會以窺視為樂,平權運動的意義不在于賦予法律人花樣闡釋“性別差異”的權力,而恰恰是美國法律界對“身份平等”觀念的反躬自省。

以判例串講歷史,最易流于瑣碎。吉莉恩·托馬斯此書可稱是判例寫作的優秀范本。有人說,法治精神的精髓在于個體主義。然而,對于具體個案和程序正義的尊重,并不意味著無視集體權力的存在。在本書的十個判例中,我們反復看到個體的憤怒、痛苦、不公感與群體無意識的對抗。強大的法治社會無須害怕這些憤怒的聲音,相反,受傷者的恐懼所暴露的往往是社會自身的軟弱和偏見。吉莉恩·托馬斯沒有為讀者構織一曲凱歌前進的性別平權神話,而是通過不同判例間的反復、曲折,向我們展示了“平等”本身的復雜性。在多元的現實社會中,身份平等早已無法以抽象的“個體性”來涵括。如果法律人和學者固守舊知,不能正視性別、種族等多元身份的存在,其理論必將淪為凌空虛蹈。因此,本書并不是一本“性別之書”,所有關心權利平等與社會現實的碰撞的讀者,都會在書中找到啟發。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9154.html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