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硬好大好爽老師的視頻_萌妃養成不好惹 小說

47 隔天的兩堂考試──數學及社會。社會我非常有把握,因為它是我最強的科目,但相對的,數學卻是惱人的科目。雖然已經非常努力的去準備,但還是會擔心。
今天先在家里享用完早餐后,就到學校準備搭車。
在走去學校的路上,遇見了許燄直。
「加油啊!」他在馬路對面的便利商店門口叫住我,并大聲的向我喊了這三個字。他滿臉笑容,笑的非常糜爛,頓時間,他的笑容也舒緩了我緊繃的心情。我向他揮揮手之后,就帶著笑容的往學校去。
不要怕、不要怕!今天過完兩堂二個小時多的考試就可以解脫了。
與昨天一樣,先重點複習數學,再來就是進入考場與它奮戰。
翻開數學題目,我突然有股想歡呼加尖叫的沖動!前面的基本題,都是我複習過,努力算過,努力問遍別人的題目。雖然后面的題目讓我有些吃不消,但卻也很開心自己至少有把握可拿到六十分了。
結束數學考試后,我也不敢徹底鬆懈下心,雖然社會是非常有把握的科目,但太過于有自信,反而會招來不幸。所以我還是在考前做重點複習,徹底的給它扎扎實實的複習完畢。
最后一堂的社會科,我非常有自信的走進考場,同時也非常有信心的離開考場。當一寫完最后一道六十三題的題目后,我不禁露出滿意的笑容。
因為是一次基測的關係,所以這個奮戰,也就此結束。
我很開心自己撐到最后,不放棄,為了目標而奮斗。不但是為了何繼翔而努力,同時也寫下了我國中生涯中最深最深的回憶。
何繼翔……如果沒有你,我也不會在這里考試;如果沒有你,我也不會想到自己竟會努力的讀書;如果沒有你,或許我就不知道自己對于堅持的事是多么不放棄;如果沒有你……我可能就不會知道,自己是多么多么的需要你……多么多么的愛著你……
你總是改變我的一切……總是總是……
「恭喜考完試啦──!」當我搭車回到學校時,悸姊在我來不及反應時,就沖向前,將我擁進懷里。
我瞪大雙眼,還沒回過神,悸姊又繼續興奮的說,「小漾小漾小漾──今天好好的跟我們出去玩一玩吧!好久好久好久──沒有跟妳出去玩了!妳看妳,為了一個基測整整花了一年多的時間苦讀,真的讓人非常感動呀!」
悸姊一下拉開我不斷審視我的臉,又一下抱緊我,興奮的自顧自地說著。
「好了啦廖芹悸,妳真的很容易激動欸!妳看小漾都快被妳嚇死了,想回話都沒辦法回了。」言哥出面救了我。
悸姊鬆開了我,但還是緊緊環住我的手臂,將我拉的緊緊的。「哪有呀!我只是太想小漾了嘛,自從上次新年后,就很少好好的和小漾聊天了,我當然會很想我可愛的妹妹呀!」
「是不是也想我呀?小漾──」悸姊燦爛的露齒笑,欣然的看著我問。
「嗯,當然。」我二話不說的立即點頭,也自然的露出笑容來。
「嘿嘿──我就知道小漾最懂我了!今天好好的替妳輕鬆一下!」悸姊滿臉笑容,擺動握住我的手。
「怎么輕鬆?」
「呵呵……」悸姊嬉皮一笑,最后將我拉到外頭,而外頭站了一排的小弟們,還有伍哥,及幾臺轎車。
「這……」我詫異,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今天我們到宜蘭的海邊玩吧!」悸姊還是緊握住我的手。
「可是……」我一想到如果現在去,那不就要連夜開車回來了?
「放心吧,會在那里住一夜的。」許燄直就在這時走到我旁邊,莞爾說,「我們計畫很久了,就是為了要讓妳好好玩,好好放鬆心情。」
「……」我頓時說不出話來,不但是許燄直看透了我的想法,同時……悸姊他們對我的用心。
「小漾,別再顧慮了──走吧,在那住一夜,明天玩完半天后,就會回來了。」悸姊嫣然一笑,「而且,偶爾一起出游,是件很快樂的事呢。」
「就是啊──漾姐。看到妳那么認真的拼基測,就覺得好辛苦!一定要跟我們去玩啦!」常常跟在言哥身旁、言哥非常信任的小弟──小凱,也走到我面前,有些撒嬌的對我說。
「我……」
「小漾,很久沒看到妳,現在看到妳變的那么成熟穩重,我很欣慰。」伍哥也走向前,雙手插在褲子的口袋里,燦爛一笑。「所以,現在是可以讓自己放鬆的時刻,走吧──一起快樂的旅游吧,不要辜負我們的用心吧!」
我看了看四周的每個人,他們的臉上都充滿了期盼,眼神全專注在我身上。害我怪緊張的。
「好啦……我是怕你們會很累,但聽你們這么一說,你們其實精神都非常好呢!」我莞爾,環顧四周的每個人,「我會去,也非常想去,畢竟我也想好好輕鬆一下呢!」
「YA──」
「太棒啦!」
「出發出發啦!」接著他們都一一歡呼起來,開心興奮的模樣寫滿整張臉。
「小漾,走吧!出發啦!」悸姊高高舉起我的手,列嘴大笑的以跳耀方式將我拉到前方言哥的車子旁。
「言!你開你開,我要和我的小漾聊天──」悸姊先說。
「不不不,這交給小凱,我也要跟小漾聊天,而且剛剛妳聊得夠多了。」言哥也跟著說。
「吼──干嘛跟我搶啦!」悸姊吼道。他們兩個就這樣的小爭吵起來,就只是為了誰要跟我聊天……
「好啦,你們別吵了,言哥和悸姊我都想要聊,所以就由許燄直和小凱坐在前頭,看誰替我們開車吧。」我微笑提議。卻招來許燄直的白眼,「成漾瑀──妳還真敢說啊!」
我聳聳肩,頗無奈的回:「沒辦法啊,言哥悸姊兩個人我都想聊,所以當然只能請你和小凱其中一人來開車啊。」
「哈哈──小漾果然聰明!」悸姊大笑出聲,「那就交給你們啦,先進去啦。」而后悸姊就將我拉近車里,悸姊坐在最里頭,而我就坐在中間,言哥坐在我的右手邊。
最后還是由可憐的小凱替我們開車,而許燄直就坐在駕駛座旁。
一路上言哥和悸姊都不斷的跟我分享我不在的這段期間,所發生的趣事。不但讓我捧腹大笑,同時也讓我從他們的談吐中,彷彿也一同參與那些故事。
開車開了三個小時多,終于抵達宜蘭海邊。
「我們贏了!」停在規定的停車格后,悸姊先下車,對著眼前的一片大海開心的吼著。「伍他們還在后面!我們贏了,小凱你讚!」
「頭殼有洞。」言哥走下車,隨后我也跟著下車,言哥無奈的搖搖頭,說出這四個字。但他的臉上卻是掛著笑容,雖然嘴上罵悸姊,但表情以及語氣卻是無限的喜愛與歡喜。
「欸!你們是用飆的喔!」突然間,身后傳來車子的喇叭聲,隨后也聽見伍哥的宏亮叫聲。
「是你們太慢了啦!」悸姊跑向那個方向,嘻笑的大喊回去。
「哪有啊!」伍哥從副駕駛座下車,雙手插進口袋,搖擺的走向我們。
「慢就是慢,別再扯了!」悸姊又回嗆。
「喂──廖芹悸,妳講話真的很顧人怨欸!」伍哥開玩笑的說。
「還好而已啦!」悸姊大方的笑出來,最后又拉住我的手,「在前往去旅館吧!徒步十分鐘就可以到了。」
「好。」我微笑。
「晚上再來海邊的餐廳大吃一頓吧!」許燄直突然出現,并且還莫名的說出這句話。
「ok的!當然的!」悸姊對他比了個大大的ok手勢,最后再次興奮的勾住我的手,滿臉笑容的對我說:「走吧走吧──我的小漾!」
我大大的微笑,點頭。
接著就像悸姊所說的,徒步走個十分鐘,就到了一間旅館。
我一看到,就立刻愛上了它。因為旅館旁邊,就是一片大海與沙灘。旅館沒有很大間,感覺是那種私人經營的小旅館,但是裝潢的十分精緻美麗,不過我想,最吸引人的還是旁邊的那片大海吧。
「更開心的還在房間里喔。」悸姊突然這么說。
「什么?」我詫異。而悸姊只是神祕一笑,進入旅館登記完畢之后,就牽著我的手,爬上二樓。
同時也轉過頭向后面的言哥他們喊:「你們自己處理吧,我要帶小漾去美麗之地了!」還來不及轉過頭看言哥他們的反應,悸姊就拉著我的手,小跑步的將我拉到二樓一間房間門口停下。
「什么是美麗之地啊?」我好奇問。
「等等就知道了!」悸姊還是神祕的笑著。然后將房卡插入后,將門打開,悸姊沒有先進去,反而是側過頭看我,對我嫣然一笑,「妳先請!」
我順著悸姊的話,先走進房間里。
一進去房間,我眼睛瞪大的都忘了要眨。
一進去,就立刻看見一整片的落地窗,而落地窗外頭的景色,就是一片美麗的大海。有夕陽的天空與大海的結合,整體是美的說不出話來。
「這……」我緩慢的走近那片落地窗,仍是收不回滿滿的訝異。
「這是這間旅館最棒的房間。因為這間旅館的老闆和言認識,所以才會有如此棒的待遇喔!」悸姊走來我身旁,輕聲的說,「而且這個旅游計畫,是我們計畫很久的,所以也早就決定好一定要讓小漾好好享受這宜人的景色,好好放鬆。」
我看著眼前的景色,什么話也說不出來。
「我們都知道小漾妳非常非常努力的去追妳想要的,當妳如此辛苦的奮斗時,我們都很欣慰,也很替妳加油。所以就想,不管怎么樣都一定要讓妳在結束奮斗后,好好的放鬆一下。」悸姊說。
「何繼翔的事讓妳掛在心頭,我知道何繼翔對妳來說是多么重要,所以從來都不會去干涉妳的決定。小漾,這一切都在妳的決定之中。但現在,就請妳拋開所有的煩惱,好好的放鬆自己,好好的玩樂一次吧。」
我抬起頭看向悸姊,悸姊溫柔的笑著,就連語氣也是那么的輕柔。
何繼翔……何繼翔……為了你我付出如此多,就是為了要再次遇見你。但這次……請你原諒我一次,今天和明天半天的我,暫時都不會想起你,我想聽悸姊所說的,好好放鬆自己一次。
「好,我會拋開所有煩惱,徹徹底底的去玩的。」我大大笑了出來,并有些濕了眼眶的說。
<B>沒有你的日子里,我又痛又傷;這次,容許我暫時將你忘記,放開自己一次。</B>

第四章 《第四章》
緩慢優雅的步伐,走過你曾經為我表演兩次的木製臺上,空無一人的活動中心,木製的地板與我的鞋子發出聲響。
讓靜謐的活動中心,增添了丁點熱鬧。
站在你曾站過的地方,抬頭往下看,竟是一片空蕩、視野寬廣。
閉上雙眼,我彷彿能依稀聽見你那代表你所有心情的鋼琴聲……既溫暖又完美。
因為那是你,付出了一切送我、為我演奏的……最珍貴的禮物。
48
第二天的行程是要騎腳踏車,沿著海邊的馬路騎到另一個地區。只能說,他們精力太過旺盛,發瘋了。
我六點就被悸姊挖醒,然后又被逼的快吃完早餐,接著收拾行李,將行李全數放在車子上后,就去租腳踏車的地方,準備開始瘋狂熱血的鐵馬之旅。
「真搞不懂你們……」我嘆息,跨上腳踏車后,無奈的說。
「多多運動多長命!」許燄直在我旁邊,嬉皮笑臉的說了這句話。使我不自覺地瞪他一眼,但他卻絲毫不被影響,對前面言哥和伍哥、小弟大喊:「快點,等等來比賽,騎最慢的請冰吃!」
「我們也要比嗎?」我驚愕問。
「妳啊……嗯……好吧,看妳努力考基測的份上,放妳一馬吧。妳和悸姊慢慢騎就好,我們男生要好好比賽!」許燄直笑笑說,「快點開始,從那條白線為起點!」
然后他騎到前面,接著全部的人還真的乖乖聽話的在白線上排好一列,最后還轉過頭對我喊:「小漾,妳來當裁判!」
「裁你個頭啦,我比你們騎的慢,要怎么幫你們分出勝負啊?」我破口而出,完全沒了形象。
「喔對吼!那誰要幫我們看啊?」許燄直一臉被打敗,懊惱的拍了拍額頭。
「我啦,我不想跟你們比,老了,跟你們比只是輸定。」言哥這時舉起手,莞爾說。同時,伍哥也跟著舉起手,也說:「我也是,我和言當裁判好了,你們年輕人去拼。」
「什么啊?你們也不過才二十幾歲就老了?最好啦!」許燄直頗些激動的說。
「至少比你們都老!」言哥反駁。
「吼──好啦好啦,不然就我們幾個一起比,言哥你們先趕緊騎過去終點吧,終點就在便利商店門口,到了之后在打給我,我們就開始!」許燄直說不過言哥,最后只好順從。
「嘿嘿,掰掰啦,年輕人──」言哥和伍哥開心一笑后,就騎腳踏車往終點去。
「我看明明是言哥自己不想動才會這么說。」我不禁吐槽,笑著跟悸姊說。
「不,是因為言怕自己會輸,他怕會請吃冰,這個人很精打細算的。伍也不例外。真是兩個奸詐的麻吉。」悸姊跟著笑。
過了五分鐘后,言哥也打來電話,說可以開始了。最后,許燄直還是叫我過去幫他們喊開始。
「……那么……小凱以及全部的人,除了許燄直之外,都加油啰!」我在開始前,說了這句話。使得所有人都哄堂大笑,「是的,漾姐!」
除了許燄直翻白眼的看著我。「成漾瑀!」
「哈哈,那么準備──」我不理會許燄直,接著舉起手,準備喊開始。而他們也一一準備好,許燄直也不能反駁的跟著準備,然后我就大喊了聲:「開始!」
他們就一致吼了沖啊,就踏著腳踏車快速前進。
真是有愚蠢有夠精力旺盛的人。
「那我們倆就慢慢的欣賞風景,慢慢的騎過去吧!」悸姊騎到我身旁,微笑說。
「嗯!」我莞爾,點頭。
一路迎著風,帶著輕鬆愉悅的心情悠閑的騎著腳踏車,欣賞沿路的海景。
「小漾。」悸姊喚了我。「過幾天成績才會揭曉吧?」
「對呀。」
「那……妳有底了嗎?」悸姊看著前方問我,雖然沒看悸姊的表情,但卻聽的出悸姊的聲音是有點擔憂。
「嗯。」我低應。
「那……」悸姊還是小聲的問。
「應該會考上吧。理想的學校。」我平靜的回應。
「那很好啊!」接著,悸姊的聲音明顯升高了許多。
「嗯。」
「……不開心嗎?」
「……雖然可能可以上理想的學校,但更好的學校應該是沒機會了。」我平靜的說完,同時也感覺心情有些落寞。因為少了些可以見到何繼翔的機會了。
「別想太多啦!能上理想的學校就好啦,是吧?」悸姊側過臉,對我莞爾一笑。
「嗯。」我也淺淺一笑。
「先別想啰,好好放鬆自己,玩樂一下!之后的事之后再說,知道嗎?」
「好。」我再笑,不自覺得感覺心情放鬆了些。
我和悸姊到達他們集合的地方時,就看到一群人坐在便利商店附近,人手一瓶飲料和水,當許燄直看到我們抵達時,就立刻大喊:「喂!烏龜妹、烏龜姊!」
「誰你烏龜姊啊!」只見悸姊騎在我前頭,以她那響亮的嗓門吼了回去。
「喔。好啦!不然就烏龜妹就好!」許燄直見風轉陀的改口道。但還是被我反駁回去:「烏龜妹你個頭!」
「吼,好啦!收回收回。」許燄直叫了一聲后,就惱羞的轉開手中的飲料,喝了幾口。我和悸姊將腳踏車停好后,也走向他們。
「你們什么時候就到了?」悸姊好奇問。
「十五分鐘前就到了!」小凱跳出來回答,一臉燦笑。
「是喔。那么快!」悸姊雖然字眼上是在讚嘆,但語氣卻是平平的,不以為然。這讓我笑了出來。
「倒是你們真的很慢哦!」許燄直又再抱怨。
「管我喔,你自己要我們慢慢騎的,怎樣?后悔了喔?」悸姊又嗆了回去。許燄直還是一樣,乖乖的退回去,不敢回嘴。這讓我又大笑出來。
「好了啦,兩位可怕的大姊頭,可以放開這可憐的小弟弟了吧?」伍哥從一旁的椅子上起身,微笑著走向我們,并搭住許燄直的肩。「待會在騎回去,把腳踏車還回,就準備回家啦。」
「才剛騎來又騎回去?」悸姊睜大了雙眼。
「不然呢?」伍哥理所當然的回。
「要命啊,那我們在那里等就好了啊!」
「好啦好啦,這位大姊。不然待會叫我好硬好大好爽老師的視頻_萌妃養成不好惹 小說好硬好大好爽老師的視頻_萌妃養成不好惹 小說們的壯丁載妳回去好嗎?」伍哥嫣然一笑。
悸姊抿唇想了會,最后才滿意的露出笑容說:「好!交易成功。喔,小漾也需要喔!」
「好好好,只要是大姊頭說的都聽從!」伍哥點著頭,笑著說。
「那么……小直就載小漾吧,我載這位大姊。」言哥也走了過頭,微笑道。
「什么大姊啊?」悸姊白瞪了言哥一眼。「我可不想被比我老了兩個月的人叫大姊啊。」
「兩個月也那么計較?」許燄直又蹦出來搶話。
「怎樣啦,就是要計較啦!」悸姊又反駁回去。許燄直仍是默默的閉上嘴。這讓我大笑出來,最后拍拍許燄直的肩,「好了,乖乖閉上嘴巴就是了。」
「哈哈哈──小漾真中肯!」伍哥對我比了個拇指讚。而我也比了個勝利手勢。
「好啦,趕快準備準備,騎車回去吧。」言哥大聲說完后,每個人也一一跨上腳踏車,準備騎回去。
許燄直也將自己的腳踏車牽了過來,并跨了上去之后,也要我坐上后坐。但這時我才突然發現,那原本我騎來的腳踏車怎么辦呢?
「欸……我騎來的腳踏車……」正當我要提出這問題時,許燄直就莞爾打斷我:「放心,我會邊牽著妳的腳踏車,邊騎回去的。」
「可是這樣很危險欸!」
「怕什么?我剛剛有一段路程是雙手張開的騎欸!」他自信滿滿的說。這家伙……
「喔……好吧……既然你都這么說了。」我點點頭,最后輕輕環住他的腰,而他也微微轉過頭輕聲說:「要騎啰!」
「嗯!」我輕應。
最后許燄直真的邊騎邊牽著我的腳踏車而行。他的技術也滿好的,不但載著人,同時也要顧著一旁的腳踏車。雖然到了中間我要求他換我牽腳踏車,或是我下車騎,但是他就是不肯,要我乖乖坐著就好。
這家伙真的是超貼心的啊……
悸姊的腳踏車則是給另一個小弟牽,因為言哥說他載悸姊就超重了,如果再牽腳踏車,就可能會失去平衡而摔車。
然后就挨了悸姊一劑拳頭。
到達飯店后,我們先到附近租腳踏車店歸還腳踏車,之后就到飯店的停車位那,準備開車回臺北。
這次回程該悸姊開車,因為伍哥和言哥、許燄直都累慘了,所以只好換悸姊來開。至于小弟們都說他們還不累,所以開車沒有問題。
兩小時的車程,我們終于回到了臺北。
悸姊貼心的繞道先載我回家,才剛下車,準備關上車門時,許燄直叫住我。
「怎么了?」我問。
他伸長脖子,靜靜的看著我,淡淡的說:「不管結果是如何,至少妳都走過了。」
我一怔,面無表情的頓時語塞。
「至少妳都走過了。知道嗎?」最后,他溫柔的莞爾一笑。然后對我揮揮手,又說:「揭曉那天在打給我,一定要記得打喔!」
然而……我突然鼻酸起,最后抿唇用力微笑,向他點頭,也揮手道別。
悸姊也給我一個微笑后,就將車子開走。
而我卻面露平靜的站在原地,一時間什么想無法思考。無法思考。
<B>還是多么希望能再夠好,再夠好……就能愈有機會遇見你。</B>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932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