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曉薛 雙龍齊入菊媚藥_被輪流開花苞

第七十九章 我是王妃我怕誰 云無痕是一個很難讓人拒絕的人,不說他清秀俊美的臉蛋,光是那委屈滿滿、倔強隱忍的眼神,便瞬間軟化了伊薇的心,所以伊薇不知是無奈還是偷樂地說道:「好吧,我現在要去楚莊,你跟不跟?」
「自然是跟的。」
「我本來得想個辦法混進去,不過現在有你就好了,你可以帶我直接在離雪居空降了。」
「空降?」
「就是運用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的輕功,翻過圍墻,神不知鬼不覺地飄進楚伊清的屋子里。」
「王妃,輕功并不是無所不能的。」
伊薇才不管輕功是不是萬能的,只要能辦好實事就行,看現在不就安安穩穩地飛進離雪居了?楚莊沒有監控沒有雷達,下人又少,用輕功簡直再好不過了。
但是伊薇沒有想到是,就算是個常年臥床到幾乎被人遺忘的病秧子,也不乏來探望的人哪?何況人家還是有婦之夫,伊薇大大咧咧地推門進去,不巧和慕容倩打了個正面。
「你?你不是……」慕容倩本坐在楚伊清床頭,手里還端著碗熱騰騰的湯藥,見到突然破門而入的伊薇,驚詫著起身,結巴了半天沒有憋完整一句話,伊薇現在這一身雍容華貴的少婦打扮確實比當時被驅出門時的「四小姐」高雅了許多,而身后又跟著一名風度不凡的紫衣佩劍男子,也難怪慕容倩的表情就像看到了火星人。
然而,伊薇還是感覺眼前女子驚詫的表情過了火,甚至有些惶恐和難堪,給丈夫餵藥被「外人」看到,需要這么緊張嗎?伊薇豐富的想像力隨即促使她將目光落到了慕容倩手里的藥碗里。
慕容倩急忙放下藥碗,掩去詫異,換上一副兇戾且盛氣淩人的表情,問道:「誰允許你踏進楚莊了?你難道忘記了?你早已被趕出門、不配姓楚了!」
伊薇嘴角一扯,冷冷拋話道:「是啊,我也不稀罕姓楚,我現在從夫姓,姓左!」大龍王朝既然是左氏天下,相信這個姓還是可以震懾到人的,在針對不同敵人的時候,伊薇總是可以輕鬆地變換角色,這個時候,左龍淵就是自己人了。
果然,慕容倩的傲慢被這句話給打散了一大半:「哼,我沒有聽錯吧?當今圣上的姓氏,你也敢拿來炫耀?」
「阿云,告訴她我現在的身份。」伊薇毫不客氣地捅了捅身后的云無痕,相信自己是楚伊薇不是夏瑤洛的事實既然被左龍淵查到,那么云無痕定也是幫手之一,不會不知道吧?
果然,云無痕很頂伊薇,只是替她把話說得更好聽一些,相信也是為了避人閑話,未免被皇帝、太后抓到把柄:「這位夫人,云某現以一品帶刀侍衛的身份告之您,站在您面前的曾經楚家四小姐,已被相府收為義宋曉薛 雙龍齊入菊媚藥_被輪流開花苞女,數月前嫁入六王府,成為我家主子六王爺的王妃。」
伊薇在心里簡直樂開了花,聽聽聽聽,云無痕仗勢欺人的潛質還是不弱的,看到慕容倩此刻一副既妒又怒、卻敢怒不敢言的表情,伊薇恨不得用相機記錄下這驚鴻一瞥。
「民女慕容倩叩見六王妃。」但是,精明如慕容倩,隨即識時務地福了福身,既然知道不好惹,就且讓自己卑微一下,「民女有眼不識泰山,先前有所得罪,還望楚王妃大人有大量,饒恕了民女的斗膽冒犯。」
「我不是已經不配姓楚了嘛?」伊薇冷笑著反問道,「當然我也不稀罕。」其實是稀罕的,伊薇說著句話的時候覺得特對不起親生父母還有楚家祖宗們,但是此情此景,伊薇還是強撐起了面子。
慕容倩一時語塞,云無痕隨即從旁道:「王妃先前為相爺義女,所以已隨相爺姓夏,嫁入王府后,稱左氏夏伊薇。」
伊薇本想阻攔,儘管楚莊人將她趕出門,但是二十一世紀的伊薇也本姓楚,相府一家又坑害了自己,伊薇才不想姓夏,但是反對厭惡的表情卻遭到云無痕的目光警示,意思是:「如果姓夏,欺君之罪尚可減輕。」
伊薇抿了抿嘴,且先咽下這口惡氣,這時候,床上的楚伊清突然劇烈地咳嗽起來……

第八十章 深藏不漏 「夫君,夫君,你可好?」聽到楚伊清的咳嗽,慕容倩急忙轉身,坐到床頭,一邊替他輕拍胸口順氣,一邊用帕子擦去他額角熱汗,儼然一派賢妻良母的作風。
「水……給我水。」楚伊清嘶啞而中氣不足的嗓音聽起來也儼然是一個無藥可救的病秧子。
「這里有水。」伊薇迅速拿起桌上的瓷杯,倒了一碗清水遞過去。
慕容倩轉身想要接過,伊薇卻巧妙避開,直接俯身蹲在楚伊清枕邊,墊好靠墊,輕抬起他的頭,將水緩緩餵入他口中。
餵完水后,楚伊清感激地望了伊薇一眼,眼里除了感激和欣慰沒有多余的表情。
伊薇并不在意此刻能透過他渙散無光的眼睛看出什么端倪,便站起身準備放回水杯,不料寬袖帶落了床邊矮柜上的藥碗,藥碗落地,褐色的藥汁撒了一地。
怎么沒有想像中「滋滋」的白沫出現?難道藥里沒有毒?伊薇很不滿意地看著四濺的藥汁,沮喪自己白忙乎了,竟然還自作聰明地去碰落藥碗,一定被云無痕笑話了,回頭一看,云無痕果然微微揚著唇角,露出心知肚明卻又萬般無奈的同情目光。
「啊呀,藥灑了!」這招沒用,伊薇只好調虎離山,「三嫂哪,麻煩你再去熬一碗來吧,我看三哥咳得這么厲害,心里不是滋味。」
「……好,我馬上去。」慕容倩一臉狐疑地看著伊薇口不對心的模樣,估計以前的楚莊四小姐嬌弱無用得很,是個被欺負的主,也難怪會被趕出門,而現在的伊薇讓慕容倩難以接受。
但是再懷疑再難以接受,現在人家是王妃,說出的話就變成了命令,不得不執行,慕容倩匆匆收拾了碎片,在走出門前忽又回身問道,「楚……夏王妃不去大廳里坐坐嗎?這里藥味濃陰氣重的,我擔心王妃身子熬不住。」
「怎么會?我想陪陪三哥,王府高墻深院的,以后出來的機會就少了。」伊薇大言不慚地說道。
慕容倩無奈,只好先行離開。
看她走出門后,伊薇也不用眼神示意云無痕,對方便識相地走到離雪居門口守候,既監察有沒有探子,也避開伊薇和楚伊清敘舊。

「三哥,關于我如何成為王妃的,我需要向你解釋一下。」伊薇坐在楚伊清床邊靠椅上,心想關于這重恩怨,應該跟這具身體的哥哥交待清楚。
「我知道。」楚伊清卻忽然微笑著緩緩道,雖然還是有氣無力,但是伊薇很驚喜地看到了那雙因為瘦而深深凹陷的眸子突然亮了起來,閃爍熠熠。
「你知道?可是你足不能出戶,怎么知道的?」大致猜到了眼前人果然是個深藏不漏的高手,伊薇還是循循善誘地追問道。
楚伊清只笑而不答,儘管臉色蒼白,微笑的眸子卻炯炯有神,似乎能洞穿一切未知,然后不經意地扯開了話題:「你剛才故意打翻藥碗是何故?」
「我驗一驗有沒有毒。」伊薇也不隱瞞,想來整個楚莊的人都知道三少奶奶和當家的姦情,楚伊清也不見得和她夫妻情深。
「呵,慢性毒藥,哪這么容易看出來?」豈料,楚伊清自嘲著輕笑反問道。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9731.html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