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好硬好大好深好滿_詳述男友揉胸吸奶過程

第九十二回 太子大婚(2) 看到慕容睿揹著唐映涵進屋,唐老爺和唐夫人已是吃驚,又見慕容睿跪了下來,他二人更是吃驚,雖說他二人是慕容睿的岳父岳母,但先是國禮才是家禮,論起國禮,慕容睿是君,他二人是臣,豈有君向臣跪拜的道理,故而見到慕容睿跪下,唐老爺和唐夫人趕緊起身。
慕容睿卻讓他二人坐下,他和唐映涵結實的給唐老爺和唐夫人叩了三個頭,唐夫人這時眼淚早已蓄滿眼眶,又想著今日是喜日子,趕緊將淚擦掉。
雖由慕容睿揹著唐映涵上轎不合禮法,但方才慕容睿都揹著唐映涵進主屋了,此時也沒必要再計較這方面,拜別唐老爺和唐夫人后,慕容睿便揹著唐映涵上八人大轎,將轎簾放下時,輕聲說了一句讓她別緊張,唐映涵心底甜滋滋的。
送走了迎親隊伍,唐府這里擺了幾桌,待酒席散了,夏芷嫣跟著威武侯夫人離去,威武侯夫人先送夏芷嫣回夏府才和方顥澤一同回侯府。
威武侯夫人和唐夫人交情不差,唐映涵成親,理所當然前來。方顥軒和慕容睿自從上回幫夏芷燕向季容箏討回公道后便也有了交情,再加上慕容勛和慕容熙的關係,方顥軒和慕容睿也成了好友,慕容睿成親,他也就幫著慕容睿,而非跟著威武侯夫人。
雖然隔天太子和太子妃會起早進宮向皇上皇后磕頭,但皇后怎捨得不親臨兒子的婚禮,于是央了皇上讓她前來,皇上也覺太子不同于其他兒子,不僅準了皇后所求,更連袂前來,讓太子府的管事一陣好忙。
迎親隊伍回到太子府,慕容睿就聽得下人來報皇上和皇后親臨,他雖訝異更感到歡喜,擔心唐映涵會過于緊張,踢完轎門親扶唐映涵出轎時,低聲告訴她皇上和皇后前來的事情,唐映涵有些詫異,轉眼便明白這是皇上和皇后喜愛太子的表現,她深呼吸盡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她的反應讓慕容睿第一次打從心底認同她的確有資格擔當太子妃,而不僅是他的妻子。
慕容睿和唐映涵進入正廳,照著禮官的步驟一步一步進行,在跪拜高堂時,饒是皇后在皇宮里打滾多年早已練就喜怒不形于色,仍不免紅了眼眶,直到禮官高呼禮成,慕容睿和唐映涵步入洞房,皇上和皇后不愿留下讓眾人不盡興,便在逸親王和逸親王妃的陪同下朝外走。
「皇兄也可安心了。」
太子既已娶親,也代表他長大成人能替皇上分憂了。
皇上點點頭,拍拍逸親王的肩便上了圣駕,皇后也在逸親王妃的陪同下上了鳳轎,兩人待看不到皇上和皇后鑾轎后才轉身進屋。
一般而言,新郎和新娘送入洞房完成禮俗后,為了不讓眾親友鬧洞房鬧得新娘害羞,新郎通常不會久待就趕緊出去陪客,新娘則由夫家的小姑、妯娌陪著。皇家小姑通常都在皇宮里待著不會在洞房陪著,但妯娌在不在洞房里陪新婦就不一定了,慕容睿和唐映涵進洞房時,只見夏芷燕和早些成親的二皇子妃在里頭。
瞧見新人進來,夏芷燕和二皇子妃雙雙起身,后頭則跟著三皇子、慕容勛、慕容熙、方顥軒等人,夏芷燕行禮喚聲太子哥哥,太子妃嫂嫂,讓蓋頭下的唐映涵害羞了起來。
夏芷燕和方顥軒對上眼,立時轉開了眼垂下頭不敢多看,這樣的夏芷燕,方顥軒從未見過,不免讓視線多停留了一陣,慕容勛發現了,促狹的對方顥軒笑,方顥軒不好意思的收回目光。
慕容睿和唐映涵并排坐在新床上,喜娘往他們身上撒上桂圓、花生、蓮子、棗子、栗子,嘴里不停念著早生貴子、早得妮子、兒女雙全,再灑五色花果祝福新人婚后生活繽紛喜樂。
灑帳結束后,喜娘請慕容睿和唐映涵先起身站到一旁,唐映涵視線不佳,慕容睿便牽著她的手走到一旁,唐映涵有些害羞也有些安心。吉祥婆上前鋪床,一邊鋪一邊說著百年好合、早生貴子,安床后,喜娘才又請慕容睿和唐映涵坐下。
在喜娘的指示下,慕容睿將唐映涵的蓋頭揭開,乍見近在眼前的慕容睿,唐映涵害羞的低下頭,慕容熙沒個正經的說起唐映涵臉上的紅胭脂和二皇子妃成親時差不多,甚至似乎更紅,此話一出,不僅唐映涵面上更紅,就連新婚的二皇子妃也不免紅了頰。
喜娘遞上兩杯酒,讓慕容睿和唐映涵交杯共飲,在眾目睽睽下,唐映涵雖覺害羞,卻也明白成親總得走上這么一遭,便紅著臉和慕容睿交杯。
喝完交杯酒,喜娘抓起一撮慕容睿的頭髮和唐映涵的頭髮輕輕打結,嘴里念著結髮同心、不離不棄,再將慕容睿的右衣襟蓋在唐映涵的左衣襟上,至此,終于禮成。
慕容睿和慕容勛幾人走出洞房,喜娘也退出,房里只剩下唐映涵的奶娘蘇嬤嬤,陪嫁來的銀杏、銀花,還有夏芷燕以及二皇子妃。
二皇子妃是過來人,讓銀杏、銀花趕緊替唐映涵卸下鳳冠,唐映涵終于鬆了口氣,鬆鬆脖子,又不好意思的對二皇子妃笑笑,雖然過去也曾在赴宴上碰上,但兩人畢竟不熟。
「今后都是一家人,用不著這么客氣。」
二皇子妃性子溫婉,也不埋怨為何是由幼子繼承而不是她的夫君繼承大統,雖然才成親寶貝好硬好大好深好滿_詳述男友揉胸吸奶過程寶貝好硬好大好深好滿_詳述男友揉胸吸奶過程數月,她已明白自己夫君的身子,與其當天子勞碌早夭,不如當個閑散王爺,像逸親王一般也沒什么不好。
「二堂嫂說的是,五堂嫂就別客氣了。」
初次聽夏芷燕這么喚自身,唐映涵害羞地嗔瞪了她一眼。
「五堂嫂別瞪妹妹呀,我又沒說錯話,妳嫁給了太子哥哥,我不喚妳五堂嫂要喚妳什么。」
夏芷燕卻還故意繼續說,讓唐映涵又急又羞。
「都成親了還害臊什么,她都喚妳嫂嫂了,難不成妳這個做嫂嫂的還治不了一個小姑?」
二皇子妃也笑著說,卻換來夏芷燕不依的嚷著她們二人聯手不公平,這么一來,屋里氣氛反倒沒那么拘束,也和二皇子妃親近些了。
「夫君身體不好,擔心今日前來,待得明日新婦敬茶時就沒精神,因此今日只有我一人前來,還請弟妹別怪。」
二皇子妃委婉解釋今日二皇子沒能到場的原因。
「二皇嫂客氣了,妳方才還說都是一家人,二皇兄身子要緊,我又怎么會在這上面在意呢。」
「倒是我太客氣了。」
二皇子妃笑著說,讓人拿些點心給唐映涵。
「弟妹也餓了吧,用點東西,等太子回來還有妳累的。」
昨晚唐夫人特地到唐映涵房里教導她一些洞房會經歷的事情,二皇子妃一說,唐映涵便意識到二皇子妃的話意,紅著臉點頭,一邊和她們閑話,一邊讓銀杏服侍用點心。
用了幾塊,再喝了碗湯,唐映涵填飽了肚子,猶豫了片刻,還是忍不住問出口。
「二皇嫂,妳那日也是這般的嗎?」
二皇子妃明白唐映涵問的不僅是新嫁娘的緊張、不安,還有聽聞洞房夜里會疼痛的害怕,不覺紅了臉,看著強裝沒事的唐映涵,她能體會她的感受,便伸手握住唐映涵擱在膝上的手。
「這手怎的這樣冷,緊張、不安都是一定的,不過妳只要相信太子,一切都會好好的,別怕。」
也許是二皇子妃話里的平穩,也或許是她手掌的溫度,唐映涵感到自己的心平靜了一些。
見夏芷燕茫然的望著她們兩個,唐映涵嫣然一笑。
「等妳成親那日,妳就懂了。」
「五堂嫂笑話人。」
夏芷燕也紅了臉,離她及笄不到一年,及笄后威武侯府就會派人來請期定日子了。

第九十三回 洞房花燭 「哪有笑話妳,弟妹說的是實話,等妳成婚那日,妳就明白了,妳問問弟妹她是不是今日才懂的。」
二皇子妃調笑,夏芷燕和唐映涵都更紅了臉。
見她二人這模樣,二皇子妃才不再取笑,三人話起家常,夏芷燕和唐映涵臉上的紅也漸漸褪了去。
外面傳來喜娘的聲音,說著慕容睿回房,唐映涵方才消退的紅暈又淡淡浮現,二皇子妃和夏芷燕起身和慕容睿行禮后就相偕離去,洞房花燭夜春宵一夜值千金,夏芷燕雖沒經歷過,卻也懂得跟著二皇子妃。
慕容睿來到唐映涵面前,唐映涵未加思索的低下頭,雖害羞卻仍記得該服侍自己的夫君梳洗。
「夫君渾身酒氣,先沐浴吧,會清爽些。」
看著唐映涵嬌羞卻力持鎮定的模樣,慕容睿心底似乎有些什么被打動了,眼前的人從今后就是他要攜手共度一生的人,他凝視唐映涵片刻,雖知唐映涵低著頭看不到,仍是點點頭拿了衣衫往一旁凈房走去。
凈房并不算是間房,只是在屋里隔出個空間,專門用來沐浴,因此看著慕容睿沒有喚人服侍就走進凈房,唐映涵一時不知是否該喚人服侍,若讓人進去服侍,屋里除了她就是陪嫁的兩名丫鬟,她卻也不愿因此讓慕容睿的貼身丫鬟不滿。
陪嫁丫鬟和原先服侍的貼身丫鬟鬧不和,不是齊家之道,尤其是身處皇家的他們。
猶豫了片刻,唐映涵讓銀杏和銀花下去歇息,鼓起勇氣跟進了凈房,做妻子的服侍夫君沐浴也是正理,她不斷在心里告訴自己。
「進來的正好,幫我刷下背吧。」
慕容睿背對門口,聽見后方傳來聲響,索性說了聲就趴在浴桶旁。
唐映涵走近,看到慕容睿隨意丟在水中的浴刷,正想出手去拿取,慕容睿光裸的背部突然映入眼簾,唐映涵一時感到進退兩難,忽地思及慕容睿會不會以為是他的貼身丫鬟才會這么自然的使喚?
「涵兒,怎么了?」
慕容睿依舊閉眼趴著,沒有回頭,聽見他用著平常的語氣,彷彿此時兩人不是身處凈房,卻又親密的喚著她的名,反讓唐映涵更加不知所措。
等了一會仍不見唐映涵有動靜,慕容睿轉過身來,卻并未起身,而是拿起浴刷改趴在唐映涵面前,右手將浴刷遞上。
「幫我刷背?」
唐映涵低頭不語接過,小步的走到慕容睿后側方,深吸了一口氣,才伸出手。
因為害羞,唐映涵并沒有很用力,慕容睿無聲笑嘆了口氣,抓住唐映涵的手轉過身面對她,唐映涵驚呼了一聲。
「涵兒,我們已經成親了,總不成妳日日都要這么害羞吧。」
慕容睿起身和唐映涵面對面,唐映涵不敢抬頭,目光所觸皆是慕容睿赤裸的肌膚,慕容睿的氣味環繞,唐映涵只覺自己仿似要發燒般的全身發燙。
慕容睿又喚了聲,將唐映涵拉入懷中。
「穿了一天的嫁衣,妳也累了,洗洗讓身子舒爽些?」
累了一天,唐映涵確實也想沐浴,但若是此時點頭,豈不是要和慕容睿共浴?唐映涵羞的不敢有絲毫反應。
慕容睿看著唐映涵的頭頂,搖頭輕聲笑出。
「涵兒。」
慕容睿帶著笑意的喚,唐映涵愣愣的抬頭。
「娶妻如妳,我很喜悅。」
慕容睿雙眼看著唐映涵,輕聲道出他的歡喜,低頭吻了唐映涵。
唐映涵腦袋一片空白,只覺得唇上溫溫熱熱的,眼眨也不眨的盯著慕容睿,慕容睿抬起右手掩住唐映涵的雙眼。
唐映涵順勢閉上眼睛,感受更加敏銳,唐映涵被吻的有些腳發軟,慕容睿伸出左手托住唐映涵的腰,右手悄悄的解開嫁衣。
唐映涵被吻的無法思考,隱約感到慕容睿的手在她身上游移,卻無暇細想慕容睿在做什么。
「涵兒,抱住我。」
慕容睿將唐映涵的手放到肩上,唐映涵只能憑著慕容睿說的話行動,雙手環住慕容睿的脖子。
此時唐映涵的嫁衣已被脫去,擔心唐映涵著涼,慕容睿用力將唐映涵抱入浴桶中,輕輕替她洗去疲憊。
慕容睿替唐映涵清洗完畢后,抱住軟弱無力的她起身,伸手扯過一旁的毛巾包住她,大跨步離開浴桶,走入內室輕輕將她放在床上。
見唐映涵一臉迷茫,慕容睿感到有趣,未曾想過向來端莊的她會有這一面,輕柔的替唐映涵拭乾不小心弄濕的髮尾,唐映涵漸漸回神,意識到身旁的慕容睿正在替她擦拭頭髮,有些不好意思更多的是甜蜜。
也許,這樁婚事,除了日后見了父母多了君臣禮以外,或許不用像許多人所以為的那樣相敬如賓,而能多些舉案齊眉的夫妻之情。
雖仍害羞,唐映涵卻不由自主的觀察起慕容睿,她第一次有機會如此認真仔細的注視她的夫君。
「娘子可還滿意為夫?」
許是喝了酒,慕容睿較平時放鬆,自然的調戲起唐映涵。
娘子、夫君這樣的稱呼,在皇家難得聽見,唐映涵喜歡慕容睿如此喚她,喃喃的喚聲「夫君」。
「沒說不滿意,那就是滿意啰。」
慕容睿又是一笑,唐映涵此時才發現慕容睿笑起來真好看,和平時在夏芷燕面前的笑不同,更和宴會時偶然瞧見的笑容不同。
「夫君笑起來真好看。」
唐映涵毫無所覺的說出心中想法,慕容睿只覺唐映涵真可愛,緩緩將她放倒。
身子接觸到床鋪,平躺仰視慕容睿,昨夜唐夫人的殷殷教導乍然進入唐映涵腦中,唐映涵瞬間僵直身子。
「看來娘子知道為夫要做什么了。」
慕容睿笑笑的低下頭吻住唐映涵,手隨意一揮放下床簾,春光無限的夜晚此時才要上演。
慕容睿很想一夜纏綿,雖先前有負責教導此事的宮女,但慕容睿并非好色之人,那時也不過是蜻蜓點水,和昨夜怎能相同。若不是思及今日一早還要進宮,慕容睿不會輕易放過唐映涵。
看著身旁依舊沉睡的唐映涵,慕容睿心想,或許不僅是看在夏芷燕的份上待她好些,而是她本身就值得讓人疼愛,只希望日后她不會像他自小見到的那些后宮女子一樣變得讓人越來越認不得。
唐映涵嚶嚀一聲,眨眨眼,正欲閉眼再睡,驀地意識到身旁有人,且自己脖子下枕的似乎不是平日的枕頭。
唐映涵再次張開眼,就見慕容睿笑望著她,昨夜的記憶浮現,唐映涵感到羞人,輕聲道了聲早。
「時辰還早,泡個熱水澡妳會舒服些,妳先躺一會,我去喚人。」
慕容睿說完就起身,隨手披件衣裳,就向外頭吩咐了幾句。
「這些該是映涵做,不該夫君做的。」
自古都是教導女子服侍男子,豈有讓男子服侍的。
「不過就吩咐幾句話,無妨。」
慕容睿坐在床邊,凝視唐映涵,他承認面前的女子確實讓她動了心,有美貌、知書達禮、不怯場,這么美好的女子他如何不動心。
「燕兒可有跟妳說過我小時常去逸王府?」
唐映涵拉起被子,坐直身子和慕容睿對話。
「恩,燕兒跟我提過。」
慕容睿便和唐映涵說起小時的一些事,聊著聊著下人們已經備好熱水,慕容睿彎腰欲抱起唐映涵,唐映涵雖害羞卻不想抗拒。
慕容睿將唐映涵放至浴桶后,也坐進浴桶,兩人一起泡了暖呼呼的熱水澡,自又是一番云雨。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1991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