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肉多污到你濕_遺棄罪的構成要判幾年

Chapter-7. 抉擇(02) 『這幾天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看著手機上發出去好幾分鐘的訊息仍無回應,螢幕已經暗了,她閉上眼。
「允曦,沐風這幾天怎么都沒來找妳?」紀羽筠手插著腰,晃了晃手中的便當,「而且妳還是不跟我們一起去吃午餐嗎?」
沉默了幾秒,她輕輕的嗯了一聲。
聽見紀羽筠嘆了口氣,腳步聲漸遠。她拿出便當,吃完之后在紀羽筠的桌上留下一張便條紙,告訴她自己午休不回來了,便起身往外走。
又是那突如其來的一場雨。
為了走較不易被教官看見的路,她淋了一小段路的雨,髮梢還帶著雨水,滴落在純白的制服上留下一點一點的暗漬。
逐漸擴大。
她打開琴蓋,輕輕的撫過琴鍵。
『我要去英國。』
她大力的按下琴鍵。
『半年前。我一直沒有機會告訴妳,抱歉。』
一個又一個、發出那不和諧的破碎樂音。
她終于停下手,那樂音還迴蕩在琴房內,一寸一寸的、瓦解她。
從哪里開始,就從哪里結束吧。
『分手吧。』
畫面還停留在簡訊內容,把手機關機后,她緩緩抬起頭,褐髮在風中凌亂,掩住了視線,只感覺到那冰涼的雨絲,在眼角聚集、滑落。
她之后一整個下午都沒有再回到班上,藉著身體不舒服的藉口一直待在保健室。
她知道藍沐風不會來找她、至少現在還不會。
或許等他放學手機一開機,發現之時一切都已經結束。
「允曦,真的不用吹乾頭髮再回去嗎?」
她撩了撩濕漉漉的頭髮,肩上剛拿回的書包也是濕得。「不用了,沒關係。」她對保健室阿姨說。
一切都無所謂了。
「我想先待在這里一下,阿姨妳先走吧,我會鎖門的。」
再度躺回床上,聽著窗外悶響的雨聲,她緩緩閉上眼。空氣中浮著一股潮濕的味道,那是她害怕、卻又熟悉的,下雨時的味道。
她從來都沒有自信留住一個人,就像空氣里的塵埃、永遠捉不住。
她依舊閉著眼,輕輕的、緩緩的舉起手,像是在尋找些什么,下一秒,手卻突然被一個冰涼的大掌握住!
「妳在這里做什么?」他的聲音低沉而沙啞,卻帶著危險的氣息。
她赫然坐起身,瞠目迎上那黑眸,「藍沐——」他卻猛地把她按在墻上,傾身噙住她的唇。他輕咬她的唇瓣,溫熱唇齒交纏,越來越纏綿,似乎要把她的舌頭和喘息一起咬入口腔,將她的靈魂全部掏光吸凈。
「唔、你——」找到空隙,她用力推開他,失措的瞠目,「你干么啊!」
瀏海遮住了他的黑眸,表情難辨,稍微平緩了呼吸,他緩緩抬起眸,目光清冷。
「簡訊是什么意思?」
她身體一頓,低垂著眼沒有說話。
沉默了半晌,藍沐風吁了口氣,輕輕撫上她的臉讓她抬起頭。那溫柔的黑眸被窗外的烏云蒙上了一層灰,痛苦和偏執的愛在雙瞳滿溢。
瘋狂而危險。
「乖、跟我回去好不好?嗯?」
靜靜的凝視著他,她沒有說話。
藍沐風就這樣牽著她的手,兩人共撐著一把傘走在雨中。
步伐特別緩慢。
「藍沐風。」
她輕輕的抽開手,卻發現藍沐風緊緊的握著她,她又加大了力道,推開他猛地抽出手,垂下的手不易察覺的微微顫抖。
「我們分手吧。」
他手中的雨傘應聲掉落,兩人瞬間被大雨淋得濕透。
蝕骨的冰涼。
她面無表情的抬眸,「分手吧。」尾音卻露出些許的顫抖。
「為什么突然這么說?」他卻突然激動的抓住她的肩膀,「是因為之前的事嗎?」
「……」她沒有說話,只是低著頭。
「說話啊!」他低吼,害怕失去的恐懼變成失控,「妳看著我把話說清楚啊!」
「……我不想生活在一個隨時都有可能會失去的恐懼里。」她佯裝無所謂的冷笑,話語卻是刺耳的破碎,「如果這樣,我寧愿不要了。」
「妳是不相信我,還是不相信妳自己?」按著她的手加重了力道,聽見她吃痛的悶哼一聲,他瞬間冷靜了下來,鬆開了手。
他的眸光冷冽,陌生的彷彿是不同個人。
他的一字一句像針一般用力的刺進她的胸口,話里的嘲諷讓她紅了眼眶,終于沉不住氣的大吼:「那你要我怎么辦!」
「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任憑淚水在臉上縱橫,她眼神茫然的搖頭退后,「……你早就什么都決定好了……我還有什么選擇的余地?」
「我能叫你不要去嗎?」她勉強的揚揚唇角,又流下了淚,「不行的,對吧?」
在瘋狂的失控后,兩人對視的眼眶都紅了。
最后,他走了。
只留下一句道歉,為她披上了有他專屬氣息的外套,輕輕的把傘撿起放進她手里,仍是一貫的溫柔。
那背影在她模糊的眼中失了樣貌。
扭曲不全。

Chapter-7. 抉擇(03) 她就這樣撐著傘佇立在雨中,雖然全身早已濕透撐傘的意義似乎也不大了,她卻依然死死得緊握著手中的傘,儘管如此,那余溫終就飄散。
不知道站了多久,雙腳已經麻痺,淚水也風乾了,徒留兩道乾涸的淚痕。
她眨了眨乾澀的眼,麻木的遙望四周,最后還是垂下眼,緩緩踏出步伐,腳卻一軟往前撲倒!
——跌進的卻是一個溫暖如陽光的懷抱。
她就這樣靜靜的靠著他,閉著眼一動也不動,又或著她已經沒有了力氣推開。
「黎允曦。」紀禹翔拿過她手上的傘,輕輕拍著她的背。
「放心吧,沒有人會看到的。」
話尾方落,她的眼淚又不自覺啪搭啪搭的流下。
她無聲的流淚,閉著眼,淚水汩汩流淌。
不知道又哭了多久,眼淚終于止住。她吸了吸鼻子,抬起頭的剎那紀禹翔把外套蓋在她的頭上。
「很冷吧?先穿著。」
被紀禹翔帶上了車,車門才剛關上她的手就被塞了一杯熱可可。
「爺爺,載我們回家吧。」
聞言,她抬起頭,聲音還有些沙啞,「不用了,載我回店里就好。」
紀禹翔揚唇笑得燦爛,「小說肉多污到你濕_遺棄罪的構成要判幾年小說肉多污到你濕_遺棄罪的構成要判幾年我有東西想讓妳看。」
又到了那棟豪宅,紀禹翔帶著她往畫室走。
在紀禹翔把畫上的布拿下來時,她著實的震懾住了。
畫上的人是她,卻又好像不是自己。那是她在畫作完成后第一次看到整幅畫。
第一次赤裸裸的看見別人眼中的自己。
依舊是那色彩斑斕,她的周圍、身上都是盛開的花朵。
絢麗奪目。
她轉動著眸子,眼睫還漾著水光。
話語盡數堆積在艱澀的喉嚨,最后她木然說出口的卻只剩像恭維般的讚美。「……好漂亮……」
紀禹翔跨坐在椅子上,隨興的單腳踩在椅子上撐著下巴。「在我眼里,妳一直都是這樣的啊。」
他微瞇起眼,抬手在空中不知道在比劃些什么。
「像花一樣繽紛燦爛,卻又堅強。」
「妳太小看妳的力量了。或許妳沒發現,妳的一句話、妳的相信,都可以帶給別人很大的力量,是妳救贖了沐風還有羽筠還有很多人。」
他的眼里噙著一抹笑意,「或許我也是其中之一吧。」
思忖了幾秒他歪了歪頭,嘴角的弧度揚得更高了,「愛有時候其實是個很簡單的東西吧。他愛妳,妳也愛他,其實沒有這么複雜的。」他咧嘴一笑,「畢竟我們都還年輕嘛,勇敢去愛就好啦!」
「我想——妳現在應該有想要去找某個人對吧?」他笑。
?
她正想要推開回憶咖啡廳的門,卻發現夏姊站在門旁。
「夏姊……」
「妳在擔心什么?是因為那件事嗎?」
她沒有說話,靜靜的看著夏姊。
「妳不想去英國嗎?」
她膠著住視線,沒有說話。
夏姊從口袋拿出一本存摺給她,接過后她一看,這存摺的戶名竟然是她的!打開之后里頭的總金額更是讓她嚇了一跳。
「這是我幫妳辦的,我有定期在里面存錢,還有妳在學校拿到的獎學金、比賽的獎金、打工的錢,我全部都幫妳存進去了,這些應該夠出國應付一陣子。」
「這些錢——」她驚訝的看著夏姊。
「要還我錢的機會還很多,但是青春只有一次,錯過了,就不可能再重來了。」
「放手去做吧,不要顧忌太多。」夏姊笑道,「妳背后還有我們,我們會一直在這里等妳。」
沉默了片刻,她堅定的抬起頭,「……我想去英國。」
聞言,夏姊揚起唇角,「那還等什么?」
跟夏姊道謝后,她一路的狂奔,頭髮亂了、被自己絆住腳,她通通不在意。看著前方,一心只想趕快見到那個每每讓她怦然心動的人。
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再。
所以,她不想錯過他。
也絕不要錯過。
氣喘吁吁的彎腰用手抵著膝蓋緩和呼吸,她稍微整理一下儀容便按下門鈴。
「是允曦啊!怎么這么狼狽?趕快進來。」林依妍打開門見到來者,笑瞇了眼,拍著她的肩便要她趕緊進屋。
「我想去英國!」她大喊出聲,「現在還來得及嗎?」她喘氣睜著眼急切的望著林依妍。
林依妍一愣,頰上的酒窩更深了,「先進來吧。」
她一踏進門,穿上室內鞋一抬起頭卻突然看見了藍沐風!
「妳怎么會在這里?」他也是一臉詫異。
還沒有心理準備見藍沐風,她不自在的低下頭,「我、我來找林依妍老師說,我想要去英國……跟你一起。」
聞言,他不敢置信的看著她。
林依妍輕笑,打破了沉默,「其實啊,沐風來找我,是決定他不去英國了。」
「什么!」她錯愕的瞠目,藍沐風則尷尬的撇開了視線。
「我一直逼問他原因是什么,他一直不肯告訴我呢!」林依妍呵呵的笑道:「現在我終于知道原因是什么了。」
兩人沉默的對看,最后噗哧的笑出聲。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2068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