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肉描寫細致_鄧為啥不救金無忌

Chapter-8. 真相(02) 收回視線,突然發現雨聲有變大的趨勢,望向未關起的窗口,霎時被陽光刺痛了眼。不適的瞇起眼,發現鋼琴上的譜因打進來的雨水滲透而綻放出一朵朵灰色的花。她站起身走向窗戶,想把窗子關上,卻沒注意到腳邊的書包,被書包的背帶纏住了腳踝,撞倒了一旁的小柜子,一塵不染的地板瞬間一片狼藉。
她吃痛的擰眉蹲下身輕撫膝蓋,待痛感緩和,拾起地上其中一本小冊子,才發現是藍沐風一家人的相簿。
心中萌生的好奇心,促使她打開了相簿。
「噗哧!」才翻開第一頁她就掩唇輕笑出聲,「好可愛。」伸出手指輕戳照片中藍沐風還是小寶寶的時候白嫩嫩的臉頰。
放照片的人非常用心,從藍沐風剛出生還在襁褓中、小學、國中的照片一一照著時間排列的非常整齊。隨意的翻了幾頁,她余光瞬間被一張照片抓住了視線,停下翻動的指尖,看著一張藍沐風大概是小學四、五年級時候的照片出了神。
照片的背景似乎是在國外,穿著一身保暖衣物的他在一片白雪皚皚中,戴著手套的手上抓著一團雪,騎在爸爸的肩上,一手對著鏡頭比出V字手勢。
他們倆的身影逆著光,在這雪白中身影朦朧,她卻清楚的看見了他臉上綻放的笑顏,彷彿冬日里的暖陽,如此的耀眼,使她無法移開視線。
原來他是能這樣笑著的。
她從沒看過他這樣的神情。在她的印象中,他的笑一直都是淡淡的、淺淺的,好似只要一不小心閃神就會消失,她一直以為他從小就是不怎么愛笑的。
翻開下一頁,相簿卻是一片空白,又往下翻了幾頁便直接跳到了藍沐風國三畢業典禮的照片,照片上他的眼神卻已變得冰冷。蹙起眉她雖然對這缺少了一段時間感到疑惑,卻也沒有多想,蓋起了相簿。
突然心情有些複雜,也不知道是因為看見平常難見的他,還是因為發現原來他也有她所不知道的一面。
快速的把一個個相簿放回了柜子,終于拾起最后一個正要放入柜子,她卻突然發現它底下壓了一個透明的資料夾。
那是一張報紙。
是什么樣的報紙需要這么小心的剪下后放在資料夾里?雖然保存在資料夾中但看起來已經放了很多年油墨已經模糊不清。
她疑惑的想拾起看個仔細,卻在看到那斗大的標題霎那,她恍如被雷擊中似地手瞬間停頓在半空中。倒抽一口氣,瞪大雙眼,她的身體不自覺的抽蓄,用顫抖的手摀住嘴止住就要脫口而出的尖叫。
在模糊的字中她看見了這張報紙的日期,是六年前發生那件事情的隔天。
那個惡夢的開始。
她的腦袋一片空白,完全失去思考的能力。
這張報紙為什么會在這里?為什么藍沐風會有這張報紙!
強壓住想撕毀報紙的沖動,她在資料夾的附近又看見了一張白色有點像是大頭照的相片。心中強烈的不安告訴她不應該去拿,但她還是緩緩的朝著相片伸出了手。
心跳越來越急促,吵得她完全沒有辦法冷靜。一滴冷汗從額間滑落,她用手指捏住了一角。
門外腳步聲接近,她一驚慌便快速的把照片翻了過來——
看到相片中的臉孔剎那,心跳停止了。
「怎么了?我在樓下聽到很大的聲音。」
藍沐風一手端著餐盤的打開門,擔心的尋找著黎允曦的身影。發現她跪坐在地上低著頭背對著他,也沒查覺到什么不對勁他趕緊把東西放一旁就要走上前,卻在視線越過她發現她身前散落的東西后愕然的停下了腳步。
聽到腳步聲停在她的身后,她閉上眼嚥了嚥口水試圖濕潤乾啞的喉嚨,顫抖著聲道。
「……這些東西是怎么一回事?」她仍背對著他,沒有抬頭。
語落,他的身體猛然一震,看著眼前不斷發抖嬌小的背影,沒有回答。
身后一語不發,她吁了口氣睜開眼,顫抖的手緩緩收攏,直到那張令她失去所有的一切、這幾年來一直在夢中讓她痛苦不堪,想忘也忘不了的面孔扭曲不清,她才停下。
她終于知道,為什么當初看見藍沐風的爸爸總會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了,她怎么現在才想起來了呢?
「他、是誰?」
「……」
直到此刻他仍不回答,她好像聽見那僅存的一絲理智斷裂的聲響。
「你說話啊!為什么你的房間會有這些東西?他到底是誰!」她激動的站起身把照片往他臉上扔,扯著他的領口歇斯底里的大吼。
為什么、為什么殺了她父母的人竟然是——
「……我叔叔。」任憑她拉扯,藍沐風別開臉閉著眼沒有看她。
語落,她的手猛然一緊卻又緩緩的鬆開了手,她無力的倒退了幾步。
荒謬。
那個讓她憎恨到想親手殺了他的男人……笑話、天大的笑話。世界上可真有這樣的巧合?

Chapter-8. 真相(03) 「……你什么時候知道這件事的?認識我之后嗎?」她無力的搖搖頭,那樣的崩潰之后卻是無比的冷靜。
聞言,他露出自嘲的笑,垂眸低聲道:「早在三年前我們就見過了,只是妳不認識我罷了。」
……三年前?高一的時候?她愕然。
她慌亂的眼神飄移,努力的揚揚僵硬唇角,「怎、怎么可能?我們第一次見面不是體育課在操場的時候嗎?而、而且我們第一次說話是在琴——」
「那一切都只是我製造出來的巧合罷了!」他低吼打斷了她的話。
她愣愣的看著眼前陌生的像變了個人似的藍沐風。
「高二開學日的早上,在便利商店里我刻意的坐在妳旁邊,上了公車我也站在妳的身后,扶住了差點跌倒的妳。」
她啞然。
「在看見那條手鍊從妳的書包里掉出來之后,我明明知道那條手鍊對妳來說有多重要,卻只因為我知道妳從來沒有注意到我,所以我撿起來后沒有在公車上就還給妳。」
別說了。
「那天我去問了林依妍老師妳在哪里,知道妳可能會去琴房,我才會早一步在那里等妳。原本那個音樂的雙人比賽參賽的人根本不是我們,是我去拜託林依妍讓我和妳搭檔,為了獲勝的獎金,我知道妳不會拒絕。」
她不想聽。
「原本我們是一直都不會有交集的,我卻在知道殺了小說肉描寫細致_鄧為啥不救金無忌小說肉描寫細致_鄧為啥不救金無忌妳父母的人是誰的情況下,刻意的去接近妳。」他的聲音低啞,自始至終都沒有看她一眼。
不要再說了!
他緩緩抬起眸,那深不見底的眼眸毫無波瀾的凝視著她,那一句句的嘲諷在雨聲中模糊不清。她頭痛欲裂,全身痛得像是被誰硬生生的刺破胸口掏出她的心臟。
雙手緊握,力道大到指甲都陷入掌心,她卻已痛到麻木,眼神空洞納納道。
「……你到底還有什么事瞞著我?」
她話語里微弱的哭音,讓他的心猛然一緊,吁了口氣,一直緊握著的雙手也緩緩鬆開。看著她被瀏海掩蓋住,隱隱約約露出微紅的眼眶,他緩緩啟口。
聽到他開口,她瞬間后悔問出這句話,屏息在心里不斷的祈禱。
拜託不要說、不要說那句話——
「……對不起。」
說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連心都沒有了,或許那些傷痛也不再重要。
她一句話也沒有說,撿起地上的書包,快步走到房門前就要轉開門把離開。
「黎允曦!」他臉上難掩慌張,用力的抓住她的手臂就怕一放手她就會永遠消失。
她用盡全力想甩開,卻發現怎么樣都無法掙開他的手。
「放開我!」她憤恨的轉過頭,嘶聲大吼。
與他對視了半晌,感覺到他手一放開,她便頭也不回的奔下樓。就在離大門幾步之遙,卻碰上了從房間急忙走出來的藍父藍母。
「允曦,怎么啦?妳跟沐風吵架了?」藍沐風的母親走上前面露擔心。
「至少拿個雨傘再回去……」正當她的手就要碰到她的肩的前一刻,黎允曦用力的拍開她的手。
「不要碰我。」她冷聲道。
「殺人兇手。」
語落,她沒有理會身后哭到昏厥的藍母,立刻奪門而出,冒著大雨跑到馬路上招了輛計程車。
她快速的打開車門,坐進車內。
「小姐,請問要去哪里?」司機抬起頭從后照鏡看見她頭髮濕透凌亂的披散著,極為狼狽的樣子,擔心道:「小姐妳……還好嗎?」
低著頭,沒有回答他的擔心,任憑雨水從髮梢滴落,「……先趕快離開這里就好。」她閉著眼,感覺到車子開始往前駛。
「……曦!」一聲熟悉的叫喚在雨中模糊不清。
她的身體猛然一震,快速的轉過頭。
藍沐風沒有帶任何的雨具,奮力的追在計程車后。
「黎允曦!」這次她終于清楚的聽見他的聲音。
他的制服濕透緊貼著精壯的身子,頭髮同樣濕透,儘管被雨糊了視線,睜不開眼,他還是直直的緊追在車后。
「黎允曦——」
為什么還要追來呢?
「黎允曦!別走!」
別追了。
「要停下來嗎?」司機看著仍追在車后的藍沐風,轉過頭問她。
「不用。」將視線轉回,她催促道:「請再開快一點。」
他一聲聲的叫喚讓她胸口痛得喘不過氣,閉起眼用力的摀住雙耳,試圖隔絕他的聲音。
呼喚越來越微弱,直到最后后照鏡中再也看不見他的身影。
「放我在下個十字路口就好。」
打開車門,她下了車,再次站在雨中,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獨自走回公寓。拿出鑰匙打開門,走進屋里發現夏姊他們都還沒有回來便走上樓。
關上門,肩上的書包應聲落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2069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