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柴烈火電影在線觀看_重生暴龍

第三章(二) 中秋夜,夜涼如水。
我獨自待在陽臺上,倚著女兒墻仰頭眺望,無垠星空中,皎潔的明月像個白玉盤子獨據一方,不知此時廣寒宮里的嫦娥仙子,歷經千年的寒霜與孤寂,是否仍念著、想著心里的那個人。
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只嘆人已逝,月干柴烈火電影在線觀看_重生暴龍圓人不圓。
淚,悄悄盈上眼眶,朦朧中看到的全是他淡漠的臉,一瞬間他的臉又幻化成了尹錱,嘴角帶笑,含情脈脈。究竟是四爺還是尹錱,我自己也不清楚。有時候覺得他們是同一個人,有時候卻可以清楚的分辨出他們的不同。可怕的不論他是誰,已悄悄的在我心房佔據了位置,紛亂的感情如同懸在崖邊的巖石,就怕一個不小心摔得粉身碎骨……
「寶貝女兒,這么晚了怎么還不睡?」爸爸的聲音忽在耳畔響起,把我紛飛的思緒拉回現實。
「月亮多美啊!讓人都捨不得睡了。」偷偷的拭去眼角的淚,嘴邊硬是擠出一抹燦笑。
「這一整天下來你安靜的很,就連晚飯也沒見你吃多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爸爸看著我,眼神一片了然。
「我沒事,只是看著這圓圓的月亮,突然想起了姑姑……心里有點難受。」
「唉,你還是跟以前一樣的性子,什么事都藏在心里,別忘了我是你爸,知女莫若父!」
爸爸的一句『知女莫若父』戳破我彆腳的謊言,可我又該如何告訴他,他的寶貝女兒曾穿越時空回到三百年前的清朝愛上了雍正。又該如何向他解釋已經死過一次的我清醒后所遇到的一切……
「我真的沒事。」我側過頭不想讓他看到我偽裝的堅強。
「傻女兒,不管你遇到了什么事,別忘了我和你媽永遠在這兒等著你回家,況且爸爸的肩膀還硬著呢!」須臾……爸爸又瞅了我一眼。「你若是想哭就別憋著……」
積壓已久的情緒終究潰堤,我轉身抱住爸爸,頭靠在他的肩膀上,眼淚像關不住的水龍頭傾洩而出,我彷彿又變回了小時候那個在外受了氣盡找爸爸哭訴的小女孩,也唯有在爸爸懷里我可以完全不顧形象、毫不猶豫的把心里的委屈藉由淚水全數傾盡。
爸爸輕拍我的背任我在他懷里放聲大哭,半晌我才慢慢止住了淚水,在他懷里抬起頭。
「欸,寶貝,瞧你都哭成小花貓了,還好你這副丑模樣沒人看見,不然真擔心你嫁不出去。」爸爸皺著眉雙眼掃過我哭得十分凄慘的臉。
我破涕為笑,心里的郁悶去了大半。「爸,有您真好。」
「夜深了,快把眼淚擦一擦,回去睡吧。」爸爸剛說完一條手帕已經晾在我眼前。
「嗯。」我接過手帕輕拭眼角未乾的淚,鼻間嗅到一股清新的肥皂香味,那是記憶中最熟悉的味道。
心里暖暖的,一陣感動,原來,有人可以依靠的感覺,真的很好……
清晨,暖暖的陽光自東邊的窗子灑入,為微涼的秋日帶來一絲絲暖意。窗外,鳥兒在枝頭上跳躍著動人的音符,聲聲的將我喚醒。我緩緩的睜開眼,一室的明亮映入眼簾,懶懶的從被窩里爬了起來,今天,又是新的一天。
剛走下樓,陣陣的煎蛋香味撲鼻而來,我循著味道來到了飯桌前,習慣早起的爸爸早已坐在那里,此刻正專心地閱讀他手中的那份報紙。雙眼往桌上一掃,紅豆粥、荷包蛋、蘿蔔絲餅……全是我喜歡吃的早點,心里又是一暖。
聽到我的腳步聲爸爸放下手中的報紙,抬頭對我暖暖一笑。「起來啦!快過來一起吃早飯。」
我柔柔一笑順手拉開椅子在他身邊坐下。
「好久沒吃到媽做的早飯了,真是想念。咦,媽呢?」我替爸爸盛了一碗粥,再給自己盛了一碗,眼睛瞄著飯廳外頭找尋她的身影。
「你媽上市場去了!」
「喔。」想必是去市場大肆採購了,每次我回家,母親總是為我準備一桌子的佳餚,而我即是再撐也會努力吃完,因為那是她對我的一片心意。
我垂首喝了口粥,胃里立時一陣溫暖,幸福的感覺油然而生。爸爸夾了兩顆荷包蛋放在我的餐盤上,笑笑說道:「這些都是你媽特地為你做的,她說你最近瘦了很多氣色不太好,多吃點紅豆粥補血,這蛋呢對你的大腦也很好,可以幫你增強記憶力。」
增強記憶力?我哪還需要,只怕再強一點我就萬劫不復了……
「爸,你也吃些!」我沖他一笑,也夾了顆荷苞蛋放進他碗里。
接下來的時間我們父女倆邊吃邊聊,爸爸歷歷說著一些生活瑣事,而我也樂得當他的忠實聽眾,有時也被他的笑話逗得哈哈大笑,這感覺彷彿回到了從前,歡笑聲中我注意到了爸爸兩鬢漸白的髮絲,突然有了搬回家住的念頭……
午后,陽光正盛,天空一片蔚藍。難得回家打算到附近走走,跟爸媽交待一聲便轉出門去了。
許是好久沒這樣悠閑,腳下的步伐無比的輕鬆,看著住家這一帶比起幾年前又有了些變化,原來凌亂的住宅區經過整頓變得更現代化,以往穿梭在巷弄間談天說地的老人家不知去了哪,街道整齊了,人情味卻漸漸的淡了……
憑著記憶找到了小時候常去玩樂的小公園,如今小公園已成了大公園,很多游樂設施都已更新,唯一慶幸的是那棵歷經百年風霜的老榕樹依然聳立在原地,我欣喜的走到樹下伸手輕輕觸摸著樹身,經過多年那上面還留著我當年刻下的痕跡。
我深深的吸了口氣,享受這片刻的寧靜。忽地身后傳來窸窣聲,我緩緩轉過身子,意外的見到了高翊,他,是我以前的鄰居……在我情竇初開時,曾經,是我的戀人。
我靜靜地打量他,比起以前他改變得不多,只是人成穩了些。
微笑慢慢的漾在他嘴角,終于他開口說了第一句話,我們分開八年后的第一句話。
「好久不見!」
我微笑頷首,是好久不見,久得我幾乎要忘記這號人物。
「這些年你過得好嗎?我聽說你后來考上了北大,之后又去了深圳……」他眼中似有絲懊悔,大概是因為當年不告而別的事吧……不過那些陳年往事我早已不在意。
「很好啊。」
聽到我這簡單扼要的回答他似是愣了一下,隨即又堆上笑容。「你回來度假嗎?」
「嗯。」我輕輕點頭。
「如果你晚上沒有事的話……我們一起吃個飯吧!」
不字已到了嘴邊卻在看見他臉上殷殷期盼時軟了下來,好歹我們也曾是朋友一場,于是委婉的說:「不好意思,我爸媽等我回家一起吃晚飯。」
「喔。」他眼里的希冀黯淡下來。「……那改天吧,改天我們約個時間見面吃飯……好嗎?」
我看著他,年少時候的記憶回來了些,沒再出聲拒絕。他臉上又恢復了那動人心魄的笑容,只是已無法再牽動我一絲一毫。隨后他從身上拿出一張名片遞給我,我接了過來看都沒看便塞進口袋里。
「記得打給我!」他臉上一逕掛著笑,末了朝我揮揮手才轉身離開。
我目送著他離去,心里平靜如水,少女時代的愛戀早已在他離去的那年夏天一起埋葬了……
悠哉的在外面晃了一下午才在幕色漸深時回到了家,一進家門口馬上聞到濃濃的飯菜香,我隨即往廚房走去,媽媽果然正在做菜,我走到她身后抱住她,頭靠在她背上嬌嬌的喊了一聲:「媽。」
媽媽回頭睇了我一眼,啐了一句:「都這么大了還跟媽撒嬌。」可我聽得出來她是滿心歡喜。
「誰叫我是你的心肝寶貝呢!」我輕輕的放開環抱住媽媽的雙手,得意的說著。
「先去洗個手,我再炒一個菜就可以開飯了。」
「嗯。」我給了媽媽一個燦笑,轉身離開了廚房。
飯后一家人圍坐在客廳聊天,閑聊間媽媽有意無意的提起了隔壁的高媽媽,說高媽媽終于盼到了兒子回國來,而且這次回來就不打算再回溫哥華去了。我和黃棣分開的事爸媽是知曉的,心里多少知道她是想促成我和高翊,畢竟當年雙方父母都略知我們在一起的事,若不是高翊突然決定出國,或許我們現在還在一起也說不定……
母親一頭熱的說著高翊的事,我根本無心聆聽。
「高翊下午來過家里。」爸爸突然插了句話進來。
我倒是沒想到高翊動作這么快,前腳剛離開后腳就跑來我家里拜訪,難不成他真的想再和我重續前緣?
「他來干什么?」我沒好氣的說著。
聽到我的話,媽媽一愣乾笑幾聲說:「人家剛回國基于禮貌來問候我和你爸……」頓了一下媽媽試探的問了我一聲:「曉曉,你們以前不是很要好嗎?」
「那些都是過去的事了,我早就忘得一乾二凈。」我看著媽媽的眼睛斬釘截鐵的說道。
「其實高翊這孩子還不錯,你要不要認真考慮一下?」這回換成爸爸開口了。
「對啊,你就當交朋友,況且我們是鄰居,大家多多往來熱絡熱絡,將來的事誰都說不準的。」媽媽接著湊上一句。
突然感覺自己好像在被逼婚一樣,我翻了翻白眼,有些無奈。
「爸、媽,我現在這樣真的很好,而且我也還不算老,你們就別替我瞎操心了!」
爸媽兩人對望一眼尷尬的噤了口,之后爸爸藉口洗澡去,媽媽也託口說廚房還沒整理乾凈起身離開,一溜煙之間偌大的客廳只剩下我一人。心里有些好笑,我不是不明白他們的一片苦心,只是我對高翊已全然無意,心念的那人又摸不透想法,又該如何跟爸媽說起……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中秋假期結束了,我又回到出版社上班。
吳穎思惹上的雜誌風波比我預期的還快平息,這兩天出版社又趕忙著寫真書的事。一早和吳穎思通上電話,討論簽書會細節,好久沒聽到他的聲音了,還真的有些想念,或許是我把他當成了知己,他溫潤的聲音奇異的有股安慰人心的力量。
過了中午,我拿了整理好的資料出門去見他。遠遠的在他工作室外見到他的身影,我朝他揮揮手喊了他一聲,不過他好像沒看見我,匆忙的上了車,心想他不是跟我約好了見面,這會兒他上哪去?腳步迅速的往他那里移動還是趕不上他的速度,不消一會兒功夫他已在我面前揚長而去……

第三章(三) 午后,陽光煦煦,微風吹過樹梢沙沙作響。
我懶洋洋的窩在沙發上,視線落在膝上的那本書,只是翻來翻去依舊是那幾頁,心思全然不在那些文字上頭。
接連幾天聯絡不上吳穎思,不只是公事延宕了就連心頭也悶悶的總覺得有什么事發生了!閤上書本走到窗臺前,靜靜的望著窗外的藍天,白云悠悠,遠處群鳥掠過,真羨慕牠們能夠如此自在敖翔。半晌,我收回了視線,卻不經意的看到寞寞立在宿舍樓下的身影,我愣了幾秒隨即沖下樓去……
匆匆來到他身前,他只是默默的看著我,眼神郁郁。
「嗨!」我撐起笑故作輕鬆的跟他打招呼。
突然,他用力的抱住我,我愣了一下正想掙脫他的擁抱,耳畔傳來他低啞的嗓音:「再讓我抱一下就好……」
他的聲音透露出濃濃的哀傷,一時間我竟不再掙扎任由他牢牢抱著。
「怎么了?」片刻后我輕聲問他,他慢慢的鬆開手立在我跟前,我這才注意到他充滿血絲的雙眼和臉上掩飾不了的憂傷。
心里一陣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她走了……」
誰走了?
我遲疑地看著吳穎思,不解他口中的『他』或『她』指的是誰。
「天瀾……她走了……」
心“咚"的一跳,難道天瀾姐……
「四天前她從療養院的頂樓跳下,我趕到醫院時她早已斷了氣……」
我摀住了嘴不敢置信親耳聽到的一切,怎么會?我一個禮拜前還去看過她的……
心一抽一抽的疼痛著,為了她也為了姐姐若蘭……
雖然和她認識的時間不過這短短的兩、三個月,在我心里她儼然已是姐姐,一直期盼有天她能清醒過來我和她可以再續姐妹情,如今再也等不到了……
* * *
自天瀾姐過世后,吳穎思就變了,他變得沈默寡言,這期間我和他忙著操辦天瀾姐的后事,沒有多余的時間可以閑聊。我知道天瀾姐的死對他是個沈痛的打擊,他心里難受,我又何嘗不是,只是人死不能復生,活著的人還是得堅強面對未來。
喪禮過后我沒再見過他,聽慧姐說他已好多天沒去工作室,我打了好幾通電話給他,不是沒人接聽就是轉進語音信箱,迫不得已我只好去他住的地方找他。
按了好久的門鈴,才等到他蹣跚而來,眼前的他不過幾日沒見,髮絲凌亂雙眼充血,滿臉的鬍渣再加上一身的酒臭味,活像個酒鬼,哪里還有他平日的瀟灑。
他郁郁的看了我一眼便轉身進屋去,我跟在他后頭隨手關上了門。回頭一看有些傻了,桌上、地上到處是空酒瓶,一屋子像是被轟炸過,酒氣更是凌人。這時他又拿起一瓶酒猛往嘴里灌,我隨即走向前從他手中搶下酒瓶,他抬頭瞅了我一眼又伸手去搆那另外一瓶,我顧不得了只好使出殺手锏,把手里的那瓶酒重重的往地上一摔,玻璃破碎的聲音頓時劃破了一室的寂靜。
「你喝夠了沒!」我朝他大吼,直想好好駡醒他。
他怔怔的望了我幾秒,然后雙手掩面痛哭出聲,有道是男兒有淚不輕彈,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像個孩子般在我面前哭泣,我這才明白天瀾姐在他心目中的份量……或許他從來就沒停止過愛她。
我在他身前蹲了下來,伸手將他抱住。他的頭緊靠在我的肩上,滾燙的淚水一滴一滴浸濕我的衣裳燒灼我的心,我的淚跟著落下。
過了好一會,耳邊才傳來他沈痛的聲音:「我以為我早就放下了,直到現在我才知道自己有多愛她……」
「我明白,我都明白。」愛了就是愛了,有些人是你一輩子想忘也忘不了、想放卻放不下的,不管是吳穎思對季天瀾還是八爺對姐姐,唯有不相識才能不相思……

秋風清,秋月明,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
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
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
早知如此絆人心,還如當初不相識。
半個月過去了,吳穎思雖然還未完全平復,但我相信時間會慢慢的治癒他心里的傷痛……就如同我一樣。
幾天前吳穎思取消了簽書會,但他的攝影寫真書還是如期的在三天前正式發行了,據副總在今早會議上說的,吳穎思的寫真書在市場上反應相當好,才三天光景就創下了銷售佳績,雖說是藝術和商業的結合,他投注在那上面的心力我全看在眼里,心里其實挺替他高興。
話又說回來我雖參與了寫真書的編輯,但我也是在三天前才正式的拿到這本書,內容雖然先事都曾確認過,但還是有一小部分是我從沒看過的,或許這就是他曾說過要給我的驚喜。
在整本寫真書的最后幾頁,赫然見到我的身影,據他說那是他不經意捕捉到的畫面。當時的我正在養心殿東暖閣里,因為外拍的關係我穿著一身旗袍,頭髮全部盤起在后頭挽了個髻,我側著臉一手觸摸再熟悉不過的案幾,神情寞寞。
而另外一張是我在木蘭坊里被拍下的,一樣是側面,照片里的我淚眼汪汪的盯著展示柜里的那只鼻煙壺……雖然我對攝影懂得不多,單就這兩張照片來看我不得不讚嘆,不論是角度還是我的神情他都掌握得相當好,難怪他年紀輕輕已是享譽國際的大攝影師。
翻到最后一頁,入目的竟是那只鼻煙壺,透過鏡頭依然清清楚楚亮出它原有的色澤,里面還附上一段文字大致介紹了它的歷史。我忍不住伸出手指輕輕的描繪它的形狀,腦子里閃過好多片段,對它依依不捨。忽然,我又有了新念頭,既然它被收藏在古董店里,或許我可以試著把它買下來?
抱著姑且一試的想法我又來到了木蘭坊,一進門古色古香的布置還是吸引了我的目光。這次我沒見到上回見過的那位中年老闆,倒是一個長相甜美的年輕女孩從里面轉出身子來,對我露出熱情的笑容。
「歡迎光臨!」
她的笑容可掬,帶給我特別的親切感,我也回她一笑朝她點頭示意。
我的目的是那只鼻煙壺,理所當然朝那個展示柜走去,只是我找了半天怎樣也沒有那只鼻煙壸的蹤跡,這時那年輕的女孩走到我身邊,開口問道:「小姐,您找什么呢?需要我幫您嗎?」
她的嗓音就像人一樣的甜美,我緩緩的抬起頭看著眼前的她說:「請問一下,原來放在這里的一只鼻煙壺……嗯……就是上面繪了三只小狗的那只鼻煙壺到哪去了?」
「喔,您說的那只鼻煙壺我記得是非賣品。」
非賣品?!我不死心的追問:「那只鼻煙壺對我有特殊的意義,是否可以割愛將它賣給我!」
「對不起,這……我也無能為力。」年輕女孩一臉抱歉的對我說。
我掩不住的失望,對她點了點頭轉身往門外走,只是前腳才剛跨出門檻,她突然叫住了我。
「小姐,如果你真的那么喜歡那只鼻煙壺的話,還是有辦法的。」
聞言我又轉回了身子。
「其實家父把那只鼻煙壺送給了我表哥,或許我可以跟他打個商量。」她也 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對她另眼看待,只是第一眼看見這進門來的女顧客,就有一種特殊的感覺,彷彿她們上輩子曾經相識。
「真的嗎?」我看著她,內心有了小小的期待。
「嗯。」她猛點頭像是跟我保證一樣。
「這樣吧,你先留下聯絡資料,等我一有消息再跟你聯絡。」我發現她口中的“您"已變成了“你",感覺兩人的距離拉近了些。
我立刻從包包里拿出我的名片,她接了過去看了一眼,口中喃喃唸出我的名字。我微笑地看著她可愛的舉動。
片刻后,她才抬起頭沖我一笑。「那么,張小姐就這樣說定了,一有消息我會馬上通知你!」
「謝謝你。」我暖暖一笑,揮手跟她道別。

屋外,天色黑鴉鴉的一片,就快下雨了……我的心情卻出奇的好。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21049.html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