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電熱水壺自己出水_飯岡加奈子催乳噴奶番

第十七章 「喂?隊長我到了。」我站在邱澤亞家的公寓前打電話,羽柔則在一旁晃來晃去。
「太慢了吧,大家都已經到了。」他毫不客氣的抱怨。
儘管他看不到,我還是翻了個白眼說:「我一下班就趕過來了,是你家太偏僻了,害我轉了好幾趟公車。」
「是、是!我的錯,我現在下去……欸欸,你們在干嘛!別亂來啊!學弟抱歉,你可能要等我一下。」說完,他急忙就掛斷電話了。
總覺得……有點同情呢,其他學長們不知道又在惡搞什么了……,有時候會覺得,邱澤亞根本是籃球隊的保母嘛。
我走到羽柔身邊,「可能要等等吧,學長他們不知道又在干嘛了。」
羽柔點點頭,揚起頭說:「有星星喔,還很多耶!」
我也抬起頭,「啊,真的耶,隊長家果然很偏僻。」
沒聽到羽柔接話,我納悶的低下頭,只見她一臉憤憤不平的嘟起嘴說:「阿陽,你是不是長高了?」
我乾笑得點頭,她又問:「多少了?」
我別開臉,沉默了一下才說:「1……181。」
果不其然,羽柔一聽馬上掄起拳頭打在我的手臂上,「不是說不會再長高了嗎!」
我滿是無奈的說:「我有什么辦法,這種事又不是我說得算的。」
「不管啦不管啦,把你那四公分給我啦!這樣我就有160了!」
我啞然失笑站在那任她打,最后她負氣的坐在一旁的長椅,「我以后找男朋友只要170就夠了。」
我有些無言的看著她,直到聽見鐵門開了的聲音,看到邱澤亞出來。
「不準喝。」我瞪著手不安份的伸向桌上啤酒的羽柔說。
「為什么?你也在喝啊!」羽柔一臉委屈的咬著唇。
我放下手中的啤酒認真的說:「既然叔叔阿姨不讓你喝,那我帶你出來玩的時候自然也不能讓你喝。」看羽柔還是不甘心的樣子,我又說:「我知道你好奇,但就算回去會被禁足什么的你也甘愿嗎?」
她看著我一下,才緩緩的搖搖頭,我拍拍她的頭,把她拉起來,「好啦,別不開心了,我們去拿東西吃吧。」
「學妹!過來過來,給你看個東西。」夾了幾樣東西到盤子上后,思晴學姊突然叫住羽柔,把她拉到一邊去不知道在干嘛,還不準我過去,我一個人站在頂樓的墻邊,但因為公寓高度不高,望出去也沒什么好看的。
我喝了口啤酒,身后傳來腳步快速電熱水壺自己出水_飯岡加奈子催乳噴奶番快速電熱水壺自己出水_飯岡加奈子催乳噴奶番聲,過來的人是邱澤亞。
他舉起啤酒,裝模作樣的朝我敬酒,我笑了笑點頭致意。
他背靠著圍墻,看著不遠處哄哄鬧鬧的大家說:「嘿,那天的話題,好像還沒結束就被打斷了吧?」
「嗯?」我不解的看向他,才想到他說的是有關羽柔的事,「大概沒有吧,你上次說對她有點興趣,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你問我怎么做?先當朋友吧,雖然我說對她有興趣,但也許只是想當朋友也不一定吧?」他笑著盯著我瞧,像是想看出什么一般,讓我不禁撇開視線。
「也是,不過跟你說件事,羽柔說她的男朋友身高只要170就夠了,你,很不OK。」想起羽柔剛剛說的話,我挑釁的勾起笑容說。
邱澤亞先是愣了愣,才哈哈大笑的說:「她果然很有趣!」
他轉過身拿放在圍墻上的啤酒,突然看著樓下開口說:「緋亞?」
我也往下看,似乎有個女生和男生站在那,只見邱澤亞低聲罵了句「可惡」便往門那跑了過去,我不解的看著他的背影,這時思晴學姊走過來問:「怎么了?」
我聳聳肩,往下看,男生已經離開了,我指了樓下的女孩,學姊恍然大悟的說:「那是澤亞的妹妹,剛剛是不是跟男生回來的?」
妹妹?我點點頭,好奇的往下看,不過因為上班時眼睛不太舒服,把隱形眼鏡拿掉了,所以看不清楚長相,學姐又說:「那沒事啦,只是擔心妹妹的笨蛋哥哥而已,而且他等等肯定會很失落。」說完學姐很瀟灑的走了,我不解的往下看了一眼,正當我打算離開時,隱約聽到樓下傳來女孩子的聲音:「笨蛋!二哥是笨蛋笨蛋大笨蛋!我最討厭你了!」
啊啊……難怪說他會失落啊,呵呵……我忍不住笑了。

第十八章 「等、等一下,你們別一直靠過來啊!」我看著眼前那群平常只敢遠觀現在卻不斷朝我逼近的女同學,一路往后退,直到撞到不知什么時候放到我身后的椅子,才重心不穩的跌坐下去,我驚恐的看著她們手上拿著各式各樣的工具,站在中間的女生滿臉微笑的說:「李雨陽抱歉啰,雖然正常來說應該要換好衣服才化妝的,不過你肯定會逃跑的,所以我們只好先上妝,讓你乖乖就範了,接下來坐好別亂動……」
三月是學校舉辦校慶的時候,我們學校的校慶,說起來算是別的學校的園游會吧,但因為是校慶,所以是學校最盛大的活動,不同于其他學校那種只有三、四個小時的攤販,我們是像日本學校的文化祭那樣。
被逼著把衣服換好后,我無奈的走出臨時更衣室,看到羽柔站在外面竊笑,「喂,葉羽柔,你是故意瞞著我的吧。」
「因為大家說無論如何吸血鬼都要給你扮啊,但是你要是知道了今天肯定不會來,所以我才沒說。」羽柔笑著拍拍我的肩膀,「你放心啦,超帥的!」
才不是那個問題呢……我嘆了口氣,看著一旁鏡子里照出來的自己,整理一下衣服,羽柔也去忙著準備我們咖啡廳的食物。
「呦,阿陽!」藍居朔走了過來,他也換了一套衣服,根據我們班妖界的主題,我猜他大概是妖精之類的吧!
他看了看我說:「你應該不是很喜歡這種事,不過你往好處想,起碼你的角色已經不錯了,不是那種還沒化成人的狼人或雪怪,畢竟全班男生都被強迫參加了。」他指著教室另一角散發出低氣壓的人。
聽到他的話,我不禁笑了出來。這時,有個女同學走過來緊張說:「那個,這是瞳孔變色片,你、你可以帶嗎?」
我有些為難的蹙眉,那女生又慌張的說: 「不、不愿意的話也沒、沒關係……」
我很恐怖嗎……?我有些煩躁的伸出手說:「給我。」
那女生立刻把盒子放到我手上,然后一溜煙的跑了。
「你知道你不笑的時候其實很恐怖嗎?」藍居朔在一旁悠哉的說。
我看了他一眼,狐疑的說:「有嗎?每次我板起臉羽柔也沒在怕的,還是跟我嘻皮笑臉在那邊傻笑。」
「因為是羽柔啊。」他意有所指的說。
我白了他一眼,從書包拿出隱形眼鏡盒,把原本的隱眼卸掉,再戴上瞳孔變色片,「唔……果然是沒有度數的。」我喃喃自語的說。不過想也知道,根本沒什么人知道我有近視。
「好、好累……」我癱在內場的椅子上,藍居朔毫不留情的說:「你累什么啊,你還只有輪一班咧!」說完他端著幾杯飲料出去,又回來了。
我無奈的說:「我真的不擅長應付這種事。」特別是我一走到外場,就有不少視線往我這看,讓我非常不習慣。
「你不是有在打工嗎?」他也坐了下來,稍微偷閑一下。
我揉揉眉心,「那不一樣,我是在樂器行上班,不是餐廳。」
他看了我一會兒,懶懶的揮揮手,「反正你的班結束了,再見,快滾!記得去找我姊。」
「要干嘛?」我和羽柔的班結束后,我們一起在學校逛著。羽柔沒有回答我,但我注意到她一臉猶豫的猛盯著一邊七彩的大棉花糖看。
「想吃就去買啊,吃不完我再想辦法。」我看出她的猶豫說。
「不用啦。」羽柔笑了笑,「你不喜歡吃甜的不是嗎?」
「不喜歡也不是不能吃啊。」我嘀咕道,自顧自的走過去買了一枝棉花糖遞給她,「吃吧,這也不是哪里都有賣的。」
她露出淺淺的微笑說了聲「謝謝」,那一刻,我的心跳竟然有點加速了。
我們走到二年級所在的樓層,我指著前方一個立牌問:「那是小玥學姊他們班的鬼屋嗎?我看不清楚。」因為班上的人堅持說穿著裝扮可以當廣告用,結果我連隱眼也沒換。
「啊,是呢!我們去看看吧!」我沒有說什么任由羽柔開心的拉著我走了過去。
反正本來就被學姊威脅要去捧場了……
問了門口售票的學長確定學姊在里面后,我跟他買了兩張票,那學長說:「里面很恐怖喔,要不要跟別人一起進去,人多一點。」
「需要嗎?」我含笑得低頭問。
羽柔大大的搖頭,那學長就放我們進去了。
剛踏近昏暗的空間,眼睛還沒適應亮度,背后就「碰」的好大一聲,走在我后面的羽柔似乎踉蹌了一下,撞到我的背。
「羽柔?沒事吧?」我話剛出口,突然有道光,一個化了妝的人把手電筒抵再下巴,陰沉的說:「兩位準備好了嗎?因為你們只有兩位,所以就不用繩子了,麻煩你們牽著手,記住!千萬別放掉,否則,呵呵呵呵呵呵呵,會被抓走喔……」手電筒的光沒了,那人似乎掀起了一旁的簾子,有微弱詭蹫的綠光透了出來。
我伸出手,「走吧!」
繞了幾個彎,其實也沒售票的學長說得那么恐怖,我和羽柔專心的找著學姊的身影,當然,手還是沒有放掉。
「啊!小玥學姊!」羽柔迅速的把我也拉了過去。
「嘖,真沒勁!」臉上畫著恐怖妝容的藍居玥不滿的說,「我期待的是可愛學妹害怕的表情!」
「學姊……你是變態嗎……」我半瞇著眼看著她。
她切了一聲,「真是不好玩,而且學弟你穿這樣是來踢館的嗎?你們可以走了,掰掰。」
等一下,我們有買門票耶,真是莫名其妙……我和羽柔竟然就這樣被下了逐客令,直接被藍居玥推出鬼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2164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