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男人不負責的表現_首席的掌心至愛

第四十四章 畢業歌響起,回蕩在禮堂內,窗外的鳳凰花也綻放了,我從看臺看著樓下的學長姐們,有的人在笑,有的人在哭。
「嗯?」有人朝著我的方向招手,定眼一看,是思晴,我勾起笑容,揮揮手后,往樓梯的方向跑去。
「恭喜畢業了,思晴。」我摸摸她的頭,紅著眼眶的思晴也對我笑了笑。
「謝謝,啊,我有事情想跟你說。」她拉起我的手往前走。
今天是畢業典禮,高一高二的學生不用來上學,所以整個學校里除了老師,剩下的大多是念念不捨的畢業生們。
思晴牽著我的手在學校里到處走走,我想,也算是在回憶曾經發生過的一切吧,最后她在之前運動會時我們約會的涼亭停下腳步。
「坐吧。」思晴拍拍椅子,等我坐下后,她抿了抿唇說:「雨陽,我們分手吧。」
太過突然的發言讓我愣住了,睜大眼隔了好幾秒才說:「你說什么?」
「我是說,該去面對了吧?你一直在逃避的,趁我們不會見面的一年里,好好整理自己的感情吧,我也是。」思晴看著我微微一笑。
我皺皺眉頭,吐了口氣說:「也是,一直躲下去,對不起她,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你。」
我站起身,伸出手說:「那今天晚上還可以一起吃飯嗎?」
思晴笑了笑,點點頭回握我的手。
吃完最后一口甜點,思晴心滿意足的放下湯匙說:「請我來這種高級餐廳會不會太破費啦?」
「沒關係,上禮拜剛發薪水,別客氣。」我笑著放下水杯,從包包里拿出了個東西遞給思晴。
「這什么啊?」她好奇的東看看西看看,「我拆開來啰……哇,好酷喔,拍立得造型的信封耶,里面呢……啊……是照片,嗚……怎么辦,我好像有點感動……」
思晴摀著嘴,眼睛有些濕潤,我趕緊開口:「喂,你別哭啊,本來是晚點才要送你的,不過……嘛,算了,喜歡嗎?」
她用力的點著頭,「討厭啦,我好想哭,你干嘛這么用心啦,卡片還弄得像底片一樣。」
「這是我們的回憶啊。」我輕輕抹掉她眼角的淚,「那些照片我自己也有留一份,卡片里的話,是我在照片洗出來后,自己寫在我那份后面的。」
「謝謝你,我一定會好好珍惜的。」思晴抹掉臉上的淚,語帶埋怨的說:「你真是的,我什么都沒有準備耶,還讓我哭成這樣。」
我摸摸她的頭,「就當成畢業禮物吧。」
吃完晚餐,送思晴到她家樓下,兩人都望向別處沉默著,最后,還是思晴先開口:「那個,今天謝謝,我很感動。」
「不用謝我啦。」我搔搔頭,總覺得今天一直聽到思晴跟我道謝。
她露出笑容,看著我很認真的說:「明年,我在臺大里等你喔,別讓我失望了。」
「好。」我也笑了,下一秒,思晴向前一步抱住我,我也伸出手抱住她,這個擁抱,似乎停留了很久。
「那……晚安,再見了。」鬆開彼此后,思晴退了幾步,然后轉過身準備離開。
我沒追上去,只在原地大喊:「晚安,思晴,再見……」
她沒有回過頭,只揮了揮手,但我還看到她的另一只手似乎是往臉上抹。
「什么?分手了?」回家后,我打了通電話給藍居朔,他一聽到我跟思晴分手后,馬上在電話的另一頭大喊。
我把電話拉遠一些,揉了揉可憐的耳朵后才說:「對啦,你別叫這么大聲好不好。」
「抱歉抱歉,因為太突然了,不過說起來啊,我覺得學姐說的是對的,反正學姐她也叫你上大學前別跟她見面了,你就趁現在趕快弄好吧。」藍居朔馬上開始發表他一直很想說的諫言。
「我知道啦。」我嘆了口氣,「但我現在覺得很難受。」
藍居朔思考了下說:「會難受也是當然的啦,畢竟你也是很認真在面對學姐嘛,分手了當然難過,不過啊,腳踏踏兩條船可不行啊,心靈上的也是。」
「啊啊啊啊啊,我不想跟你聊,越聊越煩了,晚安。」
「喂喂喂,是你打來的耶……」無視于藍居朔的大吼大叫,我直接掛斷電話,把手機丟在一旁,臉用力的埋進枕頭里,自暴自棄的說:「不管了,我要睡覺……」

第四十五章 送走了畢業生后,很快的我們就升上了高三。高三的生活,說實在的過得很快,每天充斥著考試考試和考試,時間不停的在背后追趕,讓人覺得一天二十四小時根本不夠用,黑板上的學測倒數的數字越來越少,壓力更是更上一層樓,就連羽柔也開始兩三天就跑到我家讀書。
不過今天坐在小圓桌對面的不是羽柔,而是藍居朔。
「啊啊,好煩啊!好煩啊!」藍居朔整個人往后仰,上半身躺在我的床上。
「很煩就趕快回去啊,是你自己跟著我回來的。」我沒抬頭,繼續算著化學講義里的題目說:「說起來干嘛來我家啊?」
「當然是因為這里有個解題機啊,哈哈哈。」爽朗的笑聲傳過來,我忍不住拿起鉛筆盒里的另一個橡皮擦砸過去,他坐起身,把桌上的講義遞給我,傻笑的說:「嘿嘿,幫個忙嘛,第九題。」
「蛤?誰跟你解題機啊?」白了他一眼,我接過講義低頭開始算。
藍居朔改趴在桌上,耍自閉似的用手指在桌上畫圈圈,「你等一下要吃飯嗎?」
「嗯。」我懶得理他這有如廢話的問題,隨口應了聲。
「那我們去吃飯吧,我好餓,而且我家今天沒人啊!」他一臉哀怨的說。
難怪今天會來我家,不過抱歉了,「不好意思,我今天也沒空,已經答應羽柔她媽媽會過去吃晚餐了。」說完剛好把題目也算完了,把講義還回去后,只見他連看都沒看就塞進書包里。
「喂,不看怎么知道會不會?」我皺著眉頭問。
他賭氣似的說:「不管啦,沒心情。」
我嘆了口氣,拿起剛剛震動了下的手機看了看,再看看把東西都收好了的藍居朔說:「正好,我要過去了。」
目送了一直用哀怨眼神瞪著我的人走后,我按了羽柔家的電鈴,出來開門的是語帆哥。
打了聲招呼后我說:「語帆哥你今天有回來啊。」
語帆哥一臉無奈的回答:「我媽說什么老爸去出差,只有兩個人很冷清,硬逼我回來的,結果回來才告訴我你也會來,唉,我還有作業要趕。」
懷孕男人不負責的表現_首席的掌心至愛懷孕男人不負責的表現_首席的掌心至愛 「辛苦了。」我拍拍他的肩膀。
飯后,我到廚房負責洗碗,之前暑假時好不容易說服阿姨達成共識,讓我吃完飯后負責洗碗,不然阿姨一直堅持不讓我出錢,讓我覺得很不好意思。
「阿陽!」羽柔從我身后探出來,「要我幫忙嗎?」
「不用了,我怕碗會破。」我瞇起眼看向她,「上次……」
「唉呦,上次是意外啦,我不會再弄破了。」羽柔對我做了個鬼臉,「不要就算了,啊!我等等要去你家讀書喔,哥哥說他要回宿舍了。」
又有人要來了,我在心里嘆口氣,「知道了。」
「那,這個,代進去這里,然后……」我在羽柔的講義上一邊寫一邊講解,看她一臉認真的樣子,算完后我問:「會了嗎?」
羽柔點點頭,我往后翻了幾頁,指著其中一題說:「算算看這題,類似的。」
沒多久,她把講義秀到我面前,「好了,對嗎對嗎?對吧對吧?」
「嗯,對了。」我笑著摸摸她的頭。
「嘿嘿,太好了。」羽柔也笑了,突然她站起身,「我有點渴了,去樓下倒杯奶茶,阿陽你要嗎?」
「不用了,樓下沒開燈,小心一點別跌倒了。」不提醒的話,總覺得這冒冒失失的丫頭又會闖出什么禍來。
羽柔下樓后,太過安靜的環境讓我突然感到一股睡意,打了個哈欠,我自言自語道:「這幾天都太晚睡了,今天得早點休息了。」要是像之前一樣又倒下的話,反而更浪費時間。
趁羽柔回來之前閉一下吧,我這么想著。
「唔……」巨大的噪音響起,我反射性的拍了拍周圍直到聲音停止。
甩甩頭,思緒終于比較清晰,我回過神來,「鬧鐘?」
等等,昨天是……
我看了看小圓桌的桌面,被整理得乾乾凈凈,鬧鐘下面壓了張紙條,里頭是羽柔的筆跡寫著:「你應該是真的很累了吧,才會這么快就睡著,我就不吵你了,反正是周末,而且我有幫你設鬧鐘,所以別怪我不叫你喔!要好好休息注意身體知道嗎?別把自己累壞了。 羽柔」
她還畫了個Q版的娃娃在呼呼大睡的樣子,一旁還寫「把你可愛的睡臉記錄下來啰,哈哈哈!」
我輕笑了聲,被她說教了呢,我把紙條摺好后放進柜子上的小盒子里。
下午再把她叫過來吧,彌補一下昨天的時間。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2165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