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同桌摸了吃奶水視頻_h文男女主在各種地方做

第一章(1) 「我男朋友劈腿了。」
終于,我迸出這句話,不顧形象地在教室嚎啕大哭。
原本正在開心聊天的三個朋友停下話來,對我忽然的情緒暴走感到不知所措。
譚皓安翻個了白眼,深邃的雙眼冷冷瞥來,神情鄙夷,完全不同情我:「不是早跟妳說那個男的不行嗎?」
說完他還聳了聳肩,在椅子上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
華佑惟有些手忙腳亂,看了譚皓安一眼,又看向我,從口袋拿出手帕遞給我,有些無措地抓了抓他那柔順的黑髮:「是那個妳從國中開始交往的對象嗎?唉唷,不要哭了啦,離開爛男人反而要慶祝吧,乖乖乖,不哭不哭。」
而房之羽一臉震驚,只說了句:「哭么,那怎么辦?」
「陳書海,如果妳要繼續哭的話,包含洗臉,大概還有三分鐘的時間。」譚皓安看著他的手錶,瞇著眼睛開始讀秒。
「她都已經很難過了,你不要這么冷血。」華佑惟小聲說著,還用手肘推了譚皓安一下。
「所以呢?失戀就可以不用上課不用考試也不用生活了?」譚皓安絲毫不講情面。
哼!我送他四個字,鐵面無私,去當法官吧!
但我現在很難過,沒辦法嗆他,所以我用哭得更大聲的方式回應,「哇啊啊啊啊啊——」
說我是聲嘶力竭也一點都不為過。
「哭么,不要哭了啦!」房之羽開口閉口都是哭么,肚子是有多餓?她摀著耳朵看向門外,像是下一刻就要逃出去。
「啊啊,不要哭不要哭,那句話叫什么,眼淚是珍珠,珍珠不要哭。」華佑惟更加手忙腳亂,直接湊過來拿著面紙幫我擦眼淚,像個媽媽一樣連鼻涕都幫我擦去。
「珍珠?真豬吧?再哭就變成豬。有夠無聊,我要回座位了。」譚皓安冷酷地站起來,還就真的走了。
「欸,皓安離開,那我也回座位了喔,交給你了,佑惟媽媽。」房之羽找到開溜的機會也跟著回座。
「只有你是好朋友,只有你關心我啊!」我一邊大哭,一邊用他們都聽得到的音量說。
譚皓安拿出耳機聽起音樂,房之羽則假裝陷入了自己的小宇宙里。
班上其他同學也只是瞄了我一眼,就見怪不怪地繼續各做各的事。
「又來了又來了。」
「陳書海又在哭了。」
「叫書海不是讀了海量的書,而是掉的眼淚像座海啊。」
大家沒良心地冒出了一堆風涼話,怎么這樣?這次不一樣耶,我是被劈腿欸!這怎么能不哭!
「那個,雖然這樣講很過分,但書海妳自己就沒有錯嗎?」房之羽從宇宙回來,冒出了這句話。
「我才沒有錯,全部都是他的錯!」
「感情變質怎么可能只有一個人的錯,妳也有問題吧?」譚皓安就算戴著耳機聽音樂,還是可以嗆我。
「佑惟媽媽,安慰我!」我趕緊向唯一會對我溫柔相待的華佑惟討拍。
他似乎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清秀的臉龐卻依然還是露出微笑,對我說:「乖,妳最棒了,不要哭,我們去洗臉好不好?」
像是哄小孩一樣,華佑惟拉起我的手,帶我往外走。
「你會寵壞她,華佑惟。」冷血魔王譚皓安拿下耳機,冷冷地說。
班上的同學也紛紛出聲附和,像是他的嘍啰一樣,老大說什么就應什么。
我一邊抽抽噎噎地哭著,一邊在華佑惟半哄半推之下來到女廁前。
「快點去把臉洗一洗,就要上課了,我在這邊等你。」他溫聲說著,黑亮的髮絲隨風飄動,柔順得連女人都會嫉妒。
進到廁所后,我站在洗手臺前,扭開水龍頭,讓透明的水凝聚在我的掌心之中,抬頭從鏡子里看見自己哭得通紅的臉,那個樣子一點也不漂亮,更遑論令人心疼。
誰說女人哭起來的樣子令人心疼啊,明明就很丑!鼻涕都跑出來了!
這樣的臉,誰見了都不會喜歡。
于是我彎下腰,把掌心里的水潑在臉上,用力搓了幾下臉,告訴自己等到抬起頭來便停止哭泣,我會是全新的陳書海。
我從口袋拿出剛才華佑惟借給我的手帕,上頭沾滿了我的鼻涕和淚水,有夠噁心的,便順便將它洗一洗。
步出廁所時,一臉擔憂的華佑惟就在一旁等我。
「謝謝你的手帕,我洗過了,要晾乾喔。」我說。
「啊,不用這么麻煩啦……妳沒事了?」華佑惟小心翼翼地問。
「嗯,已經沒事了,我再也不會為那個人渣掉第二次眼淚。」我抬起下巴。
他明顯鬆一口氣,「那就好,這樣很好。」

第一章(2) 「佑惟媽媽真是個老好人,從來都不會生氣。只有你最溫柔了。」我拉起他的手,左右搖晃了兩下。
「不要叫我媽媽,我是男生耶。」他歪了歪頭,有些不滿。
可是他的皮膚看起來比我還要好,五官也清秀得令人嫉妒,他要是被男生告白我也不意外。
「那,叫爸拔?」我故意這么說。
「也不要,快點,我們回教室了。」他無奈地說,拉起我往教室的方向走。
今天天氣晴朗,豔陽高照,陽光在四周灑上一片金黃燦爛,我如果一直只顧著哭泣,就沒有心思欣賞如此美麗的景色了。
既然難過的事已經發生,就別難過太久,要收拾心情向前走。
我最大的優點,大概就是很容易看開吧。
「恢復如常了!」
我快抵達教室的時候,看見房之羽站在門口偷看,一看清我的臉色,她立刻扭頭對教室里大喊。
「陳書海就跟小孩子一樣,哭完就忘了自己在難過什么。」
「我好像在阿姨家一樣,她跟我三歲姪女好像。」
「要是她哭一整天我一定報警。」
班上同學又開始講人閑話,真的是吃飽太閑!
我一走進教室,宛如女王出巡般對大家優雅地揮一揮手,「謝謝你們的關心,我已經沒事了。」
「沒有在擔心妳。」
「是啊,反正妳一下就好了。」
「只有佑惟媽媽很好心,會一直關心妳。」
這堆人又開始七嘴八舌,華佑惟再次抗議,要大家不要叫他媽媽,但是看起來沒什么用,他擅于照顧人的媽媽形象早已在大家心中根深蒂固。
我就讀的這所學校名為綠茵高中,雖是高中,校園卻比國內許多大學還要占地廣闊,還有一大片綠草如茵的草原,天氣好的時候,學生可以坐在草地上一邊看書、用餐,一邊曬太陽,就像是電影里常見的國外大學一樣,
校長不是教育體系出身,什么沒有,錢最多,所以綠茵高中不僅校地寬廣,教學資源豐富,就連設備也是數一數二,學校里有游泳池沒什么了不起,但有蒸汽室和烤箱三溫暖就很了不起了吧?
綠茵有。
有攀巖社沒什么了不起,但有一整座攀巖墻和專業教練就很了不起了吧?
綠茵也有。
其他還有很多了不起的地方,但我們綠茵的學生不喜歡對外張揚,因為會被別人說是炫耀,還說我們都是富二代,炫富。
其實并沒有,剛剛說了,校長什么沒有,錢最多。所以我們學校的學費跟一般公立高中一樣,但是卻能享受到比公立高中更多的福利。舉個例子,我們不需要支付冷氣費用,每年夏天都能冷氣吹到爽,這項是不是很大的福利!
不過當然綠茵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進來,這個社會還是現實的,有背景的就靠背景,如果有政商名流或校長的朋友介紹,多半就能入學;沒背景的就只能靠自己,只要考試接近滿分,也能如愿以償。
所以,當高一第一次期中考后公布成績時,大家大概就知道哪些人是靠自己的能力進來的,哪些人是靠背景。
譚皓安,是個成績很好,背景也很硬的人。他個性很機歪,有些M型女生說他那是硬派帥哥,我說是硬到壞掉的帥哥吧。不過關于他長得帥這一點,至少我還承認。
華佑惟,成績很好,家境普通。超級愛照顧人,你若是臨時缺了什么東西,他大概都有。有一次我問他有沒有吹風機,他還真的從置物柜里拿出來,而且還一併奉上整髮水。所以大家叫他『媽媽』也是無可厚非。
房之羽,名字很美,人長得也很美;但講話很粗魯,個性也很粗魯,不擅長安慰人,遇到棘手的事情就會先選擇逃避,是個愛湊熱鬧的千金大小姐,雖然成績很差,但是主科以外的科目成績都很好。
我和房之羽在高一開學那天就成為好友,因為如果把我們兩個的名字結合起來,意境會很美——在書房中拿著羽毛筆寫下『海』這個字。
好啦,我承認是硬湊的啦。
但總之,我們兩個的名字都很文青,因為對彼此我被同桌摸了吃奶水視頻_h文男女主在各種地方做的名字感興趣而搭話,自然而然就走在一塊兒。當然我們在個性也很互補,她是一個大剌剌的直率女孩,我卻動不動就哭,而且每次一哭還需要旁人的安慰與勸哄才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22768.html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