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狗棍是真實故事嗎_sm俱樂部金牌調教師

06-3 06-3
背上背包,我踏著輕快的腳步前往火車站。
我和藍浚穎約早上九點在火車站集合,然后就搭火車到花蓮。
到了火車站后,藍浚穎已經站在那兒等我了,我連忙小跑步趕過去。
「別急。」趕到他身邊后,我還沒來得及開口,他就已經先對我說了這兩個字。
我的嘴角忍不住一彎,內心也涌上許許多多的溫暖。
他默默的牽起我的手,帶著我到月臺上等火車。
感受著他手心的溫度,我偷偷想著,也許幸福就是這樣了吧。
我不敢說我們能夠天長地久,但是,在這個當下,我是真真切切的抓住了這只手吧。
突然的,我感覺到他的氣息落在我臉上,我一抬頭,發現他的臉就近在咫尺。
他動作迅速的吻了我一下,一閃而過的溫暖我沒有錯失的感覺到了。
我突然想到這里是火車站的月臺,人來人往,臉不禁有些燥熱了起來。
「干嘛啦?」我抬眼瞪了他一眼,把臉頰鼓了起來,表達我的不滿。
但是,他只是輕笑了一下,又把臉俯下來,用唇碰了一下我的臉頰。
「你……」錯愕中,我才說了一個字,就接不出下文了。因為他在我耳朵旁對我說了一句:「妳的表情看起來想索吻。」
這句話讓我著實愣在原地,對于他發出的低笑聲也只是經過了我的耳朵,沒有留在我的腦海里。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再度抬頭,只是聲音還是有些結巴。「我、我哪有要索吻啊!」
而藍浚穎掛在臉上的那一抹笑容,讓我又把頭低了回去。
藍浚穎見狀又笑了笑,伸過手把我摟在懷里,我不甘愿的抬頭看了他一眼,還是忍不住誘惑,貪戀著他的體溫。
然后,過了不久,火車來了。
我們一起上了火車,找到位置坐下。他把靠窗的位置給了我。
我能夠感覺到他在我身旁。
這樣的感覺真的讓我感到不自覺的欣喜。
再過了一陣子,火車開始移動了起來。
「睡一下吧?」藍浚穎輕聲問我,我看著他搖搖頭。
「沒關係,你睡吧。我等會兒想看一下風景。」
他也沒再說什么,只是點點頭,然后閉上眼休息了。
我看著他的睡臉,再次不厭其煩的研究起他的五官。
長長的睫毛底下有一點灰暗,大概是昨晚沒睡好吧?但是,為什么呢?
藍浚穎也有一個高挺的鼻子,嘴唇不薄也不厚,但是……嗯……
我撇過頭,努力忘掉剛才自己心里的想法。
「怎么不看了?」藍浚穎忽然出聲,把我嚇了好大一跳。
就好像我做了什么虧心事一樣。
我慢慢的轉過頭去,努力保持冷靜。「沒有啊,你睡覺吧。」
然后藍浚穎臉上那抹笑容又讓我把頭轉回去,就算他戳了我的手臂,我也還是沒有回頭。
而我又發現,我臉上的潮紅退不掉,有點氣惱。
「妳不看我、我想看妳啊!」藍浚穎又戳戳我的手臂,只是這句話讓我輕笑了出來。
「你睡覺啦。」我推推他的手。
「干嘛不給我看?」他不死心的繼續問,我則光明正大的保持沉默。過了幾秒,他又說:「很可疑喔。」
我嘆了口氣,終于認輸的轉頭回去,讓他笑吟吟的看著我。
看他這個樣子,我決定不要告訴他我剛剛看著他的時候在想些什么。
這樣只會讓他更得意。
嗯,不能告訴他。我看著他的時候覺得他很誘人。

06-4 06-4
「浚穎,這里!」一出車站門口,就有個聲音喊著藍浚穎。
他張望了一會兒,隨后帶著我前往某輛休旅車的所在處。
「朗哥。」藍浚穎說,然后把我從背后拉出來。「這是伍天朗,在我奶奶那邊的工作人員。」
「你好,我叫柳輕云。」我向他鞠了鞠躬,打個招呼。
「妳好,輕云。」我感覺他帶有一點興味的看著我,但是隨即他臉上就僵了一下。
他馬上轉頭對著藍浚穎遞了一個同情的眼光,把我們都弄得一頭霧水。
「好了,上車吧。」朗哥笑笑,然后就繞到駕駛座那邊上車了。

藍浚穎打開車門,用眼神示意我先上車,于是我就先進到車子里,藍浚穎跟在我后面也上了車。
「你們怎么認識的?」朗哥突然問我們。
「同學。」藍浚穎淡淡的秒答。
于是一段對話就這么開始了。
「同學?那去年你怎么都沒有提到她?」
「去年不熟。」
「是喔,那為什么今年就熟了呢?」
「反正就是熟了。」
聽到這邊,我心里一驚。
是因為我說他像白癡才熟起來的啊,對吧?
藍浚穎也彷彿跟我想到了一樣的事情,轉過頭來對我壞心眼的笑了笑。
我撇過頭,裝沒看到。
「這樣啊。是在交往嗎?」
「嗯。」
「哈,交往就沒問題了,太棒了!」
「什么沒問題?」
「反正就什么問題都沒有啰。誰先告白的?」
「沒有誰先的問題。」
「那不然同時說出來的喔?」
「也不算是。」
「那不然是怎么樣?」
「……」
我和藍浚穎一人看一邊的車窗,沒有想要回答的意思。
……總不能明白的講,是藍浚穎先斬后奏的吧?
朗哥忽然揚起一聲聲大笑,那笑聲里好像告訴我他知道了些什么,又好像根本不知道。
「朗哥,你從剛剛就怪怪的。」藍浚穎說。「到底干嘛?」
但朗哥只是邊笑邊搖頭,沒有說原因。
后來他們打狗棍是真實故事嗎_sm俱樂部金牌調教師又閑聊了一下,我則是回答了幾個朗哥問的問題,倒也滿輕鬆的。
聊著聊著,路程一下子就結束了。朗哥把車停在一棟三層透天厝的門口,讓我們下車。
我頓時有種緊張的感覺。藍浚穎的家人啊……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緊張,伸出手握住我的,從掌心傳來的溫度就像是要給我力量。
深呼吸幾口氣,平復自己的心跳,然后,跟著藍浚穎前進。
他踏上臺階,打開門——
「汪!」一只柴犬就這么撲上來,而且牠撲的是我,不是藍浚穎。
我的緊張跟不安瞬間被我丟到八百里之外,因為,牠好可愛!
「咦?」我聽到身旁的藍浚穎發出了疑惑聲,我抱著柴犬,視線轉向藍浚穎。
「阿柴很怕生的。」他說。原來牠叫阿柴啊。換我疑惑的看著懷中的阿柴,怕生?
藍浚穎從我手中接過柴犬,將牠放到地上,然后牠就跑回屋子里去了。
我到現在才注意到,玄關上站著兩個面容慈祥的老人,正笑瞇瞇的看著我。
「藍爺爺、藍奶奶好!」我趕緊鞠躬打招呼。
「爺爺、奶奶,她是柳輕云。」藍浚穎向他們做了介紹,我看見他們笑瞇瞇的向我招手。
我急忙走上前去,藍奶奶碰碰我的手臂,藍爺爺上下打量著我,我只能站在原地,不敢亂動。
「藍奶奶……」我出聲,但是藍奶奶馬上就回答我:「叫什么藍奶奶,多見外呀!直接叫奶奶跟爺爺就好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改口:「奶奶、爺爺……」
「好!」爺爺笑瞇瞇的大聲說好,我轉頭看了看藍浚穎,他也笑瞇瞇的回望著我。
「啊!」奶奶突然叫了一聲,我連忙回頭,但是奶奶把視線轉回藍浚穎那邊,說了一句讓我跟藍浚穎都僵住的話。
「我以為你要帶來的是男生,所以只留了一個房間給你們耶?」
在我們僵住的同時,朗哥的聲音傳了進來:「沒差沒差、那是浚穎的女朋友。」
「好!沒關係沒關係,有什么事情我們都負責!」爺爺笑著拍了我的肩膀,我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就好像有人偷走了我的嗓音。
「原來啊!」奶奶臉上又重新回復了笑容,甚至比剛剛更開心。「難怪阿柴會突然這么熱情,原來是早就知道了啊!」
不不不不不、知道什么?
「輕云啊,會做菜嗎?」奶奶問我,我腦袋正一片混亂,只能回答:「會……」
爺爺又一聲「好!」然后再說:「那等一下吃飽后你們休息一下,下午再去買菜、做晚餐給我們吃吃看啊!」
然后石化的我以及藍浚穎就被朗哥推到了二樓的某個房間,把我們推進去了以后,朗哥就「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為什么……都沒有人反對一對未成年情侶,晚上睡在同一個房間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2294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