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舌頭一點一點伸進_你愛愛了嗎

BK戰隊拍攝佔了兩個小時,由于周齊澤中途逃跑,加上宣傳組太喜歡他,所以他用了快一個小時,有半個小時在和他協調姿勢,然后剩下的時間就是快門洗禮。

要電競選手笑和擺出像偶像的姿勢是非常有難度的,即使有好的底子,對他們來說,手指比心的羞恥感,不如去一打五。

第二個戰隊來的時候BK正聚在化妝室里,打算吃完午餐再回家訓練,他們一邊吃著漢堡炸雞,一邊看著一群粗糙的小伙子進了化妝間,然后剛才的化妝師像是把家當都給帶了過來,還一邊對著隊員們補刀。

「你們看看人家BK,用了一條半的底妝啊,」她壞心的捏了ACE戰隊輔助Sugar的臉頰,「看看人家那底子,你這是要用幾條?」

「姐,人家是電競男團,妳還是給我拿四條來吧。」他也沒在意,回了嘴,引起一片哄笑。

「這輔助嘴也太貧了,哲哲你輸慘了。」高知元笑得捧著肚子,用奇怪的中文笑話蘇哲,一邊用韓文給金基旻解釋。

「嗯,我也覺得,」蘇哲點點頭同意,卻沒有跟著大笑,「本來就輸了。」

ACE是他上場后打的第二場,也是他被罵得最慘的一場,網路上都是這幺說的,比起Sugar,179完全就是垃圾操作、蕭神下單實錘、不是同一等級的、這是職業和高中聯賽的差別、沒有比較沒有傷害……

他的舌頭一點一點伸進_你愛愛了嗎

不是討厭Sugar,而是他會讓自己想起那段遭受批評的時光,Sugar確實是第一級別的輔助,他也尊敬崇拜,今年第一場他們對上的是ACE,同樣的事情會不會發生,他也沒把握。

不自覺顫抖的手被身邊的人用薯條盒子敲了一下。

「別亂想,」周齊澤咬了一根盒子里的薯條,又吸了一口番茄醬包,「你那不是跟蕭昱辰沒有磨合好嗎,我們打這幺久,默契很好的。」

打比賽那天周齊澤沒有跟去也沒有看,但當天晚上他凌晨三點準備睡覺的時候,他隔壁的人并沒有離開,手在粉紅鍵盤上扣得大力。

同樣的姿勢一直維持到早上。

「哎,我不會亂想,」他向周齊澤打了哈哈,「兄弟,我們可別一起送人頭了。」

看著蘇哲的臉挺欲言又止的,最后只好點點頭,「嗯,知道了。」

打了將近四年的下路組,你的高山也等同于我的硬仗,我們都不能輸。

他的舌頭一點一點伸進_你愛愛了嗎

吃飽準備離開時周齊澤走在隊伍最后,往攝影棚那里看了很久,才找到那個蹲在另一個角落抱著同樣一本書,很認真的人,然后就被喊上車了。

「磨磨蹭蹭的,你一個十八歲青春年華,怎幺能像個老頭子。」高小白在他鉆進后座時拍了他的背,然后示意司機可以開車了。

「你在干嘛呢,魂不守舍的。」羅宇翔把他落在休息室的手機還給他,「緊張?」

「有點緊張,」他想了下,撞了隔壁羅宇翔的肩膀,連動的撞上最右邊已經昏昏欲睡的高知元,「哎,對網友突然產生了感情很奇怪嗎?」

「什幺鬼?」

「跟那個刀妹大叔?肯定是悲劇。」

又利用慣性隔山打牛,撞了下高知元,瞇起眼警告,「閉嘴。」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幺想的會問這種問題,Zooey是他比較在意的人,斷斷續續少說也一起玩了將近六年,對這個網友一直沒有感情上的想法,就是喜歡一起玩游戲。

他的舌頭一點一點伸進_你愛愛了嗎

她和他的配合一直挺好,根本不需要連麥,她也知道在什幺時候要幫下路,什幺時候站出來,或給他一個完美的輸出空間,和她玩游戲特別舒服。

雖然她有時候很暴躁,對于那些惡意掛機或送頭的都十分不客氣,甚至還會對辱罵隊友的人做感化的動作。

邊玩游戲邊做操作教育和思想改造,輸出還一點都不落下,這他確實很佩服,也難怪高知元一直都認為她是個男的。

周齊澤對是男是女起初是不在意的,只要玩得好,都能成為他的雙排伙伴,但時間一久,接觸稍微深了,他就希望她真的是個女的了,是個有想法,說話特別幽默的女孩子,像他的預想一樣的那種。

他對Zooey本身是沒有愛慕的因子的,除了偶爾對她久不上線感到疑惑以外,對她的現實生活也沒打算過度介入,當然,對只見過幾次面的張若宜也是如此。

他知道張若宜是個獨立自主的女孩,有厲害的設計天分,長得好看,但說喜歡,肯定還稱不上。

沒想到兩個不帶情感的人物併在了一起,卻讓他堆疊出了好感,這他倒沒有想到。

「不奇怪,可能很正常,特別對你這種一天十八小時都在電腦前的,」羅宇翔抖抖趴在自己身上賣慘的高知元,「男的也好,女的也罷,碰上了就是緣分,還是得看實際相處。」

他的舌頭一點一點伸進_你愛愛了嗎

「碰不上那談了這個沒有意義,她永遠都只會是網友。」

他點點頭,「那如果碰上了呢?」試圖避開高知元睜得老大的眼睛。

「你不能這幺問,」羅宇翔特別嚴肅,伸出一只食指在他的面前左右平行擺動,「如果是碰上了才有好感——」

「那就單純是喜歡這個人罷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2349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