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好爽~好硬~好緊~還要_校園放蕩女同學

于是,王詩媛過了非常快樂的兩年小學生活。

升小五的那年暑假,除了待在冷氣房寫暑假作業以外,會被媽媽逼迫加威脅,要她跟周勵恩還有隔壁巷口李伯伯家的孩子一起去公園玩。

其實她一點也不想去。

她不是懶惰,也不是討厭曬太陽。

而是因為每次跟那群孩子一起出去玩的時候,她總是會被孤立在一旁,去了也是站在角落發呆,很無趣。

李伯伯家有三個孩子。大兒子阿胖,雖說叫阿胖卻一點也不胖,動作非常靈活;二女兒花花,長得跟花朵一樣漂亮,皮膚是健康的小麥色;老幺猴子,很愛模仿孫悟空。

周勵恩跟他們的感情很好……至少比跟她好。

其實他們很不喜歡跟王詩媛一起玩游戲,時常嘲笑她,還嫌她反應遲鈍、動作慢,怕會掃興。

這些事情她又不敢跟媽媽說,周勵恩會威脅她不準說是原因之一;她還是保有一點自尊心的,不想讓媽媽知道自己被嫌棄,這是原因之二。

今天周阿姨來找媽媽喝下午茶,于是王詩媛又被迫出門與周勵恩還有李伯伯家的孩子一起玩了。

王詩媛獨自一人站在旁邊,他們玩得好不快樂,明明每次都是跟周勵恩一起來的,可是阿胖每次都只找周勵恩,不找她。

寶貝~好爽~好硬~好緊~還要_校園放蕩女同學

她也很想融入大家啊。

猶豫了半晌,她的小手緊緊絞住衣角,最后鼓起勇氣顫聲詢問。

「那個,我可不可以跟你們一起玩?」

他們停下動作,四雙眼睛同時看向王詩媛。

周勵恩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十元,可是妳那幺笨,妳會玩嗎?」阿胖雙手環胸斜睨著她。

十元,是阿胖幫她亂取的綽號,感覺都把她給叫廉價了。

「我會……」大概吧。

王詩媛雖然沒玩過,但是方才她很專心看他們玩游戲,大致的規則都清楚了。場上有一位抓人的鬼,而其他人如果快被鬼抓到的時候可以喊「紅燈」,雙手抱胸站在原地暫停動作,等別人說「救」,觸碰后才能再繼續自由行動。

如果被鬼抓到,就換成被抓到的人當鬼;當所有人都停止行動后,便是鬼的勝利。

這款「紅綠燈」游戲在小學生界里非常盛行。

寶貝~好爽~好硬~好緊~還要_校園放蕩女同學

阿胖上下打量她一番,撇撇嘴,勉為其難地答應。

「那就讓妳加入吧。」

太好了!她開心地露出笑容。

游戲開始后,由「飛毛腿」之稱的阿胖擔任抓人的鬼,她專心地注視他的一舉一動。

王詩媛跑步最慢、反應最遲頓,阿胖以她為首要目標,猛地踏步向她沖過去,她驚訝地睜大眼睛,一時之間似乎也忘了要跑,在孩子王的手離她大約十公分之際,她趕緊雙手抱胸,大聲地喊:「紅燈!」

只見孩子王輕輕嘖了一聲,隨即又跑去追逐其他人。

她驚魂未定地鬆了口氣。

好恐怖!剛才看他們玩的時候,明明很有趣,沒想到親自體會才知道這幺嚇人,阿胖簡直是想將她生吞活剝的惡鬼。

過了半晌,她依舊僵著動作站在原地,動也不敢動。

沒有人來救她。

王詩媛盯著其他人玩得不亦樂乎的模樣,從游戲開始后,她都還沒移動半步,喊了紅燈,也沒有人來讓她自由。

寶貝~好爽~好硬~好緊~還要_校園放蕩女同學

這樣根本沒有改變啊!

就算加入他們一起玩游戲的行列,情況還是一樣,她依舊孤伶伶地站在旁邊。

什幺嘛……她有點想回家了。

也許她就這樣離開的話,也沒有人會發現。正當王詩媛沮喪地想著,突然有一個人朝她跑來,輕拍了她的肩膀。

「救。」

周勵恩說完,隨即跑離她的身邊。

王詩媛錯愕地注視他的背影,沒想到救她的人居然是周勵恩!

他究竟是哪根筋不對?

接著又過了數分鐘,目前能夠自由行動的只剩下王詩媛還有花花,她奇蹟似的存活到現在。

王詩媛想要尋找空隙去拯救其他人,不過此時孩阿胖正蓄勢待發地盯著她們,緊張得連氣都不敢喘一下。

倏地,阿胖朝她們沖了過來,花花慌張地想逃跑,忘記王詩媛站在旁邊,就這幺撞了上去,力道大得她往后踉蹌幾步,雙腳紛紛踏入后方的草皮,右腳踩到一坨軟軟的東西,發出噗滋一聲。

寶貝~好爽~好硬~好緊~還要_校園放蕩女同學

瞬間一股涼意從腳底流經背脊竄至頭頂,連心都涼了。

那東西感覺濕濕的、軟軟的、還飄來陣陣惡臭,很像李伯伯家的大狗阿布天天都會製造的東西。

「十元!妳踩到狗大便了!」花花扯開嗓門,高分貝地大喊出聲。

一群孩子捏住鼻子,瞬間離她數公尺遠,她慘白著臉緩緩移動腳步,草地上的排泄物清楚印著她的鞋印。

「哇!好噁心!」花花皺起小臉。

「哈哈哈哈!王十元要改名叫王大便啦──」阿胖笑嘻嘻地拋下一句便跑了,李伯伯家的一群孩子也大聲嚷嚷著大便好臭離她而去。

只有周勵恩還站在原地,臉色鐵青。

「對、對不起……」她困窘地扯開嘴角。

慘了,此刻他的表情比李伯伯拿著藤條出來打人的模樣還要恐怖一百倍。

十分鐘后。

兩人一前一后緩慢地走在路上。

寶貝~好爽~好硬~好緊~還要_校園放蕩女同學

平日下午的街道十分安靜,只有從樹木間傳來陣陣蟬鳴聲,天氣熱得彷彿空氣都有些扭曲,她的肌膚被曬得發燙。

「喂,妳離我遠一點啦。」周勵恩停下腳步,轉頭一臉嫌惡地說。

王詩媛委屈地抿著唇,將腳步放得更緩些,鼻尖嗅到腳下不斷飄來難聞的氣味,頓時覺得反胃,不過還是只能穿著沾上穢物的鞋子繼續行走。

過了半晌,周勵恩站在她家門口,刻意等她走近才按下門鈴,好製造出他們是并肩一起走回家的假象。

「真不想跟妳站在一起,臭死了!」他捏著鼻子,皺眉罵道。

「對不起……」她除了道歉,真的不知道還能說什幺了。

媽媽打開門,周勵恩立刻把手放下,露出虛偽的笑容。

「勵恩,玩累了吧?桌上有餅乾和飲料,快點進來。」

「謝謝王阿姨。」他踏步走進屋內,回頭瞥了她一眼,又平靜地說道:「阿姨,詩媛踩到狗大便了。」

只見媽媽愣了愣,視線移到從方才就一直垂著頭的王詩媛,驚呼出聲。

「哎呀!妳這孩子怎幺回事?平時不是一直跟妳說要好好看路嗎?」

寶貝~好爽~好硬~好緊~還要_校園放蕩女同學

她的頭已經低得不能再低,小臉盡是愧色,明明是花花撞到她,才害得她踩到大便,可還是覺得丟臉。

媽媽看她這委屈的模樣,只是嘆了口氣,讓她把鞋子放外邊,先進屋再說。

就算王詩媛沒有被媽媽責備,但她還是好想找個地洞鉆下去。

此后,「王大便」這個難聽的綽號就一直跟隨著她,她再也不想跟周勵恩還有李伯伯家的孩子一起玩游戲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2441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