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波有位中專畢業的盲人作家 用耳朵”寫”出中國民間文藝

ec2a40ad3253f687db5816a7d3ffcb26

陳效平受訪者供圖

  陳效平真真切切地經歷了從青春洋溢的嬌子,一瞬跌入無邊黑暗的盲人。在無邊黑暗中,他堅持用耳朵“寫作”,創作了300多萬字的文學作品,并收獲60多個沉甸甸的獎項,成功當選2017年度中國殘疾人事業十大新聞人物,成為寧波市第一位獲此殊榮的人。

用雙手扼住命運的咽喉,逆勢成長得如此生機勃勃,陳效平的前半生,或許比任何一部電影都要更寫實而精彩。

 25年前的中專相當輝煌

時間倒回到1992年。那一年,陳效平考上了當時的李惠利中專(后該校并入寧職院)。在志愿選擇上,他為自己定下了會計審計方向,這在當時是最火最熱的專業。

老寧波都知道,李惠利中專曾有過輝煌的歷史,可以說是當時寧波最難考的中專。不僅就業率幾乎100%,而且工作的去處都很好,不少銀行、金融系統甚至和李惠利中專開設有定向委培生。

陳效平對記者說,具體的錄取分數他忘了,但當年確實有很多初中畢業生把它當作首選,甚至有超過效實中學幾十分的也不去讀,就是為了能去李惠利中專,早點走上職場的“金光大道”。

當時的班主任孫偉老師給陳效平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對學生的溫暖和關懷,非常珍貴,直到現在都忘不掉。”1994年,陳效平畢業后到海曙區房管所工作,從事會計行業。“那時覺得沒當成作家很遺憾,但興趣愛好一直都在,每天都會看看書。”

本以為人生可以就此飛揚,卻不料命運和他開起了玩笑。32歲那年,厄運降臨,他因眼底出血引發視網膜脫離,由于修補手術失敗,從此雙目失明。中專時的同學、老師紛紛前來看望,年少時候結下的情誼真摯雋永,讓陳效平在黑暗中感到絲絲溫暖。

 失明的遭遇險些擊倒他

清爽俊朗的陳效平有著一雙清澈的眸子,言談之間儒雅有節,如果不經提醒,很少有人會將他與“盲人”聯系在一起。如今,一級全盲的他僅剩下些微的光感,陳效平微笑著招待記者,雙手在茶幾上摸索著倒水、斟茶,熟稔利落。

“以前正常的時候,我聽人說,失明是所有殘疾中最痛苦的,現在可算是體會到了。”曾經清晰地看見露珠在花瓣上滾動,看見鳥兒在湛藍的天空自由翱翔,看見五彩繽紛的大千世界生機盎然……突然什么都看不見了,那種天上人間般的落差讓陳效平實在無法承受。

失明后,陳效平覺得人生沒了希望,也曾深陷失明的陰影里走不出來,感覺自己就是個廢人,把所有藏書送給了親朋好友,自己只留了個收音機。“沒有工作,只有一片黑暗,分不清白天和黑夜,只能用耳朵聽聽收音機。”

促使他走出低谷的是一項兒時的興趣愛好。有一次,電臺播出路遙的長篇小說《平凡的世界》,陳效平曾讀過這部小說,用耳朵重溫時,他腦中靈光一閃——“對呀,沒有視力還有聽力,我可以用耳朵繼續閱讀。”對文學的熱愛,在這個瞬間產生的念頭,最終讓他走出頹廢并重新找回了人生的自信。

陳效平不斷托家人購買文學作品的錄音帶,每天如饑似渴地傾聽。

 眼盲還可以靠耳朵“寫作”

成長于上世紀80年代,陳效平深刻感受到當時社會上文學氛圍的濃厚。在那個青春年少的年代,陳效平也瘋狂地迷戀過文學作品,他萬萬沒想到,這竟然為他日后的文學創作悄悄埋下了種子。

有一天,弟弟幫陳效平找到了一款專供盲人使用的電腦讀屏軟件,通過這款軟件陳效平學會了電腦操作,開始用耳朵閱讀、用耳朵寫作。其實,陳效平從小喜歡寫作,寫的作文常常被老師當做范文,家里也有近千本藏書。而鬼使神差,命運讓陳效平又回到文學的路上,重新點亮了對文學、對人生的希望。

中專學歷,從未成為陳效平創作的障礙,畢竟那么多文豪也都沒有耀眼的畢業證書。但,雙眼失明,只能依靠耳朵來寫作,這對他卻是何等艱難?

陳效平最初遇到的障礙是誤打同音字,漢語里有大量同音字,僅靠耳朵無法區分。陳效平用電腦讀屏軟件寫就的第一篇散文1400余字,其中錯別字竟有30多個。當時不少朋友勸他:盲人寫作太困難了,你就別折騰了,不如聽聽音樂聊聊天吧。

但陳效平沒有氣餒,憑著一股不服輸的拼勁,千方百計勇闖難關。經過反復摸索,反復實踐,終于總結出一套避免誤打同音字的辦法:遇到沒把握的生僻字,盡量打與之相關的成語或詞語,然后把要寫的這個字單獨挑出來。如果還不行,陳效平就將無法確定的字放到百度中去搜索,根據相關解釋和上下文內容判斷對與錯。靠著自己發明的這些“土辦法”,陳效平終于解決了誤打同音字的難題,文字的準確率日益提高。“可以說,同樣寫1萬字,我花的精力比別人要多好幾倍。”

盲人寫作的另一個困難是創作素材來源不足。為了突破這一瓶頸,陳效平在“聽”字上下足了工夫。每個月,陳效平都要給自己擬定一份長長的閱讀清單,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時間,如饑似渴地傾聽電子書。此外,廣泛收聽電臺、電視里的社會新聞,也是陳效平豐富創作素材的重要途徑。日復一日,通過耳朵孜孜不倦的閱讀,陳效平筆下的作品情節越來越生動,人物越來越鮮活。

拿下中國民間文藝最高獎

盡管是不太需要出門的純正“宅男”,但陳效平還是保持著每天早起早睡的習慣。7點起床,8點多就坐在電腦前開始工作了。每天10小時的筆耕不輟,終于成就了心底的那個作家陳效平。

從2008年發表第一篇散文至今,陳效平已公開出版故事、散文、小說300余萬字。先后榮獲中國民間文藝最高獎“山花獎”、浙江省民間文藝最高獎“映山紅獎”、2013~2014年度寧波市優秀文藝作品特別榮譽獎、第四屆全國善文化微散文大賽一等獎、2017中國故事節全國征文一等獎、2017年度浙江省網絡作協重點作品扶持獎等多個重量級獎項。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陳效平個人故事集《地球隧道》入選“中國百年百部故事經典”。

在2016年之前,陳效平的大部分作品通過期刊發表,但隨著手機閱讀迅速興起,作為一名自由撰稿人,陳效平意識到必須向網絡文學轉型。

經過一番精心準備,陳效平以陳述為筆名,開啟了第一部網絡小說《陳宮恨》的創作。《陳宮恨》以陳朝真實的歷史事件、歷史人物為背景,通過傳奇的手法,融懸疑、武俠、言情、宮斗于一體,以百萬字的宏偉篇幅,生動地演繹了一段中國版的《王子復仇記》。如今,102萬字的《陳宮恨》四部已全部完成,并在中國最大的手機閱讀平臺“咪咕”上架,深受讀者好評,該書還獲得了浙江省網絡作家協會2017年度重點作品扶持獎。

創作百萬字的長篇小說,不僅考驗作者的文學功底,還考驗作者的耐力和體力。對雙目失明的陳效平來說,后者的考驗比前者更大。為了趕進度,陳效平每天堅持寫10個小時,常常寫到腰酸腿疼,連站都站不起來。

有位網文圈的文友曾對陳效平說:“你創造了一個奇跡,第一次寫網文就駕馭百萬字的長篇,并且拿到了大神級的稿酬,榮獲省網絡作協的扶持獎。”陳效平回答道:“那不是奇跡,那是我辛勤的汗水在閃光。”

“中專學歷,對我而言并沒有什么困擾,畢竟作家這個職業,最好的老師或許是生活。”10多年下來,陳效平已坦然接受雙目失明的殘酷現實。但在文學創作上,陳效平從來沒把自己當作殘疾人,他用耳朵代替眼睛,孜孜不倦地追尋著自己的文學夢。

來源:浙江在線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