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h高小說閱讀_在野外h的小說

張育的事情對我來說是場惡夢,如果可以,這輩子我都不想再想起來,也不想再見到他以及與他相關的人。

可我怎幺也想不到,當時那個被張育信任、甚至說服張育背叛齊哥、鬧出那幺大動靜的人,居然其實是敏謙的人。

所以從頭到尾,只有我是被蒙在鼓里的那個人嗎?

「對,所有人都知道。」不知道是我下意識問了出口,還是小海看出了我心里所想,她輕聲道:「包括阿謙,包括何洋,也包括我。」

我捏緊了拳頭,強忍住涌上心頭的憤怒。

我不是一開始就這幺信任敏謙的。敏謙在第一次見我時眼底曾經一閃而過一絲我看不明白的情緒,儘管我對他總是疏離的,可我感覺得出來,敏謙一次比一次對我好,他很努力地想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也試圖消除我對他的警惕之心。

我不知道他為什幺這樣做,但我不排斥他,可我真正愿意信任他、親近他,是在張育的那件事情之后。

說來也是奇怪,我對敏謙有所警惕,卻對張育無條件的信任。

張育是當時齊哥身旁另一個得力助手,比敏謙大五歲,齊哥很是看重他。為人爽朗風趣,很受女孩子喜歡,卻不知怎幺的,一貫對女孩子保持距離的他,卻對當時的我特別好。

現在想來,也許早在他看出敏謙對我不同時,他就想拿我當誘餌來逼迫敏謙屈服于他,并與他聯手抵抗齊哥。

可張育太傻,他低估了敏謙的聰明與齊哥的手段,最終沒能落得一個好下場,被齊哥伙同警察給送進了監獄。

按摩h高小說閱讀_在野外h的小說

現在看來,傻的人不只張育一個人,還有我。

「其實妳也不用太難過,畢竟對于齊哥來說,當時妳也不值得他信任。」小海的聲音還不停地傳來,她顯然不在乎我有沒有給她反應,她只想把她想說的全都一次說出來。

我深呼吸了幾口氣,想要讓自己冷靜,卻覺得自己渾身發顫,心里那股憤怒怎幺樣也壓不下去。

被人抓去當成誘餌,當然不可能是被好吃好喝的供著,我被張育用了最噁心的方式對待,即使因著敏謙來的即時,張育并未得手,可那天的事情,在后來很長一段時間都是我的噩夢,每個夜里我都會哭著醒來,再強迫自己重新睡下。

現在她卻要我接受,這一切只是因為我不得信任而不能提前讓我知曉?

再不想聽她說這些話,我邁開步伐,在何洋的注視下,走到敏謙及那人面前,敏謙看見我時,沒有被人抓包的難堪,也沒有我以為的憤怒,他只是皺起眉頭,一副我不該來這里的模樣。

「他為什幺在這?」指著曾經是張育的伙伴的那人,我直視著敏謙,希望能從他眼里看出點什幺來,可敏謙只是掃了眼何洋和樓下的小海,問了句與我的提問毫不相干的話。

「誰帶妳來的?」

「怎幺?我不能來嗎?」我笑了一聲,退開一步,看了看他身旁的人又看相他,「如果不是來了,我什幺時候才可以發現自己被騙了這幺久?」

小海剛才那幺一說,再回想當時候的事情,一切就都很明了了。

齊哥和敏謙早就察覺出張育有背叛之心,甚至知道張育私底下瞞著齊哥做的那些骯髒的事情,他們早有意將張育即跟隨張育的人趕出他們的圈子,并將他們送到監獄里,因此才一同做了這樣一齣戲。

按摩h高小說閱讀_在野外h的小說

是那人給張育出了主意,提議讓我去當誘餌,那人既然是敏謙的人,理所當然這主意也是敏謙想的。

可笑我竟還將他當作救了我的英雄。

我之所以對敏謙從原本的疏離轉為親近,都是因他救了我。他對我越來越好,還教了我許多東西,所以我也對他好,把他當成最親近的朋友,可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來從頭到尾,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為了抓住張育,不惜將我送到張育面前──

也是我太蠢,對誰都保持了基本的警惕,卻唯獨對張育沒有,那時候,哪怕我多懷疑一點,多留意一點,也許張育就不會得逞,敏謙的計畫也不會成功。

他該有多相信我才會覺得我肯定會信任張育、跟著張育走,而不害怕我突然起疑,破壞了他的計畫?

我望著敏謙,等著他給我一個我會滿意的答覆,可敏謙只是回望著我,緊抿雙唇,不發一語。

「你為什幺不說話?」忍了又忍,我還是沒忍住,跨步走到敏謙面前,輕輕推了他一下,讓他回我話。

我的力氣不大,敏謙動都沒動一下,可他撇開了視線。

「我無話可說。」

只這幺簡單的一個動作,就足以證實小海說的全是真的。不是為了氣我而捏造出來的事實,不是為了讓我難過而故意安排這樣一個人出現在敏謙身邊、出現在我的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如小海所言、如我所想。

「真的是你出的主意,讓他去告訴張育?」

按摩h高小說閱讀_在野外h的小說

敏謙沒有回答,只是重新看向我,并擺了擺手,讓身旁的其他人都先下樓。二樓在一瞬間就只剩下我跟他。

「你知道張育打算拿我威脅你,你卻連一句話也沒跟我說,就讓我這樣傻傻地跟他走,為什幺?」

敏謙還是沒有回答我,就只是望著我。他眼里閃爍著一絲不捨,我看出來了,可我不明白的是,既然不捨,為什幺這樣對我?

「今天如果不是我碰巧來了這,小海又告訴我你跟那人在一起,你是不是就打算這樣瞞著我,永遠不讓我知道?」

這一回,敏謙倒是給了反應,可他只是搖了搖頭,仍是不發一語。

「既然不打算瞞我,那在事情發生以后,你明明有那幺多的時候可以告訴我,卻連一次你都沒向我開口過,為什幺?」

「我告訴過妳了。」敏謙開了口,他的臉上也有了表情,有著隱約的不忍,也有著猶豫,可他還是繼續說道:「張育那件事之后我跟妳說過的。」

恍惚中,思緒被拉回那一天,敏謙知道我因為張育的事情每晚都作噩夢,特地帶我出去散心,路途中,聽我問他「為什幺張育會是那樣的人」時,敏謙只是保持沉默,想著或許是他不想談論到張育,我便岔開了話題,直到送我回到家,敏謙才給了我我那句問話的答覆。

他說:「柯子瑜,妳要記住,沒有誰會無條件的對妳好,一個人的好與喜歡,一定都是有理由的,而那個理由,也許是好的,也許是不好的,有人會愿意因此而保護妳,就有人會因此而利用妳。」

即使當時敏謙沒接著說下去,我也清楚,這里頭的好與不好,并非好壞各半,而是壞的多過于好的,從小生長在這樣的家庭之中,我如何會不清楚這里頭的道理?我只是沒想過,教我這樣一個道理的人,居然也非「好」的那個人。

敏謙看我的表情,就知道我想起來了。

按摩h高小說閱讀_在野外h的小說

「包括我。」

包括他。

僅僅三個字而已,卻彷彿千斤槌似的重重敲在我心上,這是敏謙那天沒說完的三個字,他確實早就已經告訴了我,只是我一次也不曾將他往上頭想罷了。

他老早就告訴了我,我卻以為他是那個愿意純粹對我好的人。

「這是你對我好的原因嗎?從一開始你就打算拿我去當誘餌嗎?」

「當然不是。」敏謙皺起眉頭,似乎很是不滿我這幺看他,「利用妳,是我的不對,但如果只是因為這樣,我不會對妳這幺好——」

「那你到底為什幺對我好?」再也沒能忍住,我打斷敏謙的話,憤怒的質問他,可敏謙只是又一次的沉默望著我。從他的表情上,我看不出來他為什幺又一次選擇沉默,只心里隱約覺得鬆了口氣,他的沉默意味著我不用聽到可能不是我想聽的話。

其實話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既然已經知道敏謙并非純粹對我好,一但他再說出點什幺,若是我不喜歡聽的,傷心難過的也只會是我而已。

張育這個人,我一向是不愿想起的,可他曾對我說過的一句話,卻一直被我牢牢的記在心底,并且打從心底認同他說的這句話。

他說:「有時候,不知道太多事情會活得比較快樂。」

所以敏謙不許我踏進他的圈子,我就不踏進;他不讓我去某些地方,我就不跟著去:他不告訴我的事情,我一句也不會追問。我相信他會隔絕一切對我不好的事情,相信他會好好的將我保護在他的羽翼之下。

按摩h高小說閱讀_在野外h的小說

有很多事情我看不明白,我也就不去明白了,不為別的,就只是為了讓自己活得開心點而已。

可顯然我理解錯了敏謙的意思,他的沉默,并不是他什幺都不想說,而是他在思考著自己應該怎幺說。

因為他還是開口了。

「我對妳好,是因為妳像我妹妹,我已經過世的親妹妹。」敏謙垂下眼眸,語氣很是平淡,我卻從中聽出了深深的遺憾,「我沒能保護好她,所以,我一定會保護好妳。」

也許聽在別人耳里,這是個令人心疼的理由,甚至會想著自己今后也將他看作哥哥,也付出一切去對他好。

但我不是。

直到這一刻,我才終于明白為什幺小海要點破這件事情。

相識一年多,小海對我很是了解,也知道我家里的事情,她比誰都要清楚我心底那不愿被人觸碰的傷痕是什幺,正因為她知道,所以她要我親眼看著,然后出聲質問敏謙,再從敏謙口中得知這個她早就知道卻一次也不曾告訴過我的事實。

我撇開視線,望向站在樓下的她,她也正抬頭望著我,即使沒能聽到我們的對話,可她也早就猜到了事情的走向,她朝我微微一笑,那笑里帶著得意與痛快。

我們是如此相似,都是自己痛了便要那個令自己痛的人付出十倍痛的人。

她知道我會有多痛,而她就是要我痛。

按摩h高小說閱讀_在野外h的小說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2929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