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埃及艷后H版在線觀看_法國辦公室h版BD播放

洛縈、洛霜和洛雪一回到會場,便看見風鈴祭演變成一片混亂的場景-火在表演臺上熊熊燃燒,將前臺與后臺無形分隔成兩個世界,前面是一片哀鴻遍野,后面是早已無人的寂靜。

三人好不容易趕回后臺,卻沒見到洛光的身影,只有官兵在四周站崗,其中一人望見她們,跨步走來。

「什幺人?」

「這位兄弟,你是否有看見一名年紀與我們相仿的少女,約莫這幺高?」洛雪迎向那人巡視的目光,不慌不忙地問,那人皺了皺眉,搖搖頭。「沒見過。姑娘,我們奉命不許任何閑雜人等進入會場,請幾位姑娘快些離開吧。」

「……不好意思,這位官爺。」一直在旁邊看著洛雪與官兵對話的洛霜霍地插口,眼神有些哀愁的說道:「我們親人在里頭,如今之際要我們丟下她不管是絕無可能的。希望這位官爺給我們行個方便,事后我們必有重謝。」

洛霜的眼神帶著懇求,但語氣卻毫無轉圜余地。正當官兵為難之際,忽地,傳來一陣驚詫的聲音。

「糟了,大事不妙了!皇……將軍命令去保護『那個人』的士兵全部中箭身亡了!」一名官兵朝這大吼,聞言,阻攔洛縈等三人的士兵顧不得其他,急忙趕去。

「我們快走。」見狀,洛縈拉了兩位還在審視狀況的兩位妹妹拔腿就跑,看準了一處火勢微弱的小縫便沖往前臺,四周高溫的熱度令三人有種置身熱爐的灼痛感,但很快脫離火勢的她們只有衣服的邊角有略為燒焦的痕跡。

三人看了看彼此,確認彼此沒有嚴重傷勢時都鬆了口氣,隨后不約而同看向四周-人潮仍處于混亂之中,但在官兵的指揮之下終于漸漸穩住情勢。三人的眼睛在人群中逡巡著,卻并未找到洛光的身影。

「小光去哪里了?」洛縈皺著眉頭,禁不住喃喃自語。

三人踏著謹慎的步伐在混亂的會場行走,洛霜腦中浮現方才眾人和樂融融慶祝祭典的模樣,心情涌起一股滄海桑田的味道來,洛縈與洛雪則是一心一意尋找著洛光,沒有注意到洛霜一瞬的黯然。

新埃及艷后H版在線觀看_法國辦公室h版BD播放

忽然,洛雪止住了腳步。

「姐姐!看!」順著洛雪的手指望去,三人望見一位男子倒在血泊之中,四周還有同樣中箭的官兵倒在身邊,以及一位不知所措站著的男子。

「那是……早上和傅林在一起的人?」腦中浮起不久前的畫面,洛縈驚訝地眨眨眼,洛雪一聽愣了一會兒,而洛霜則冷冷地望了那邊一眼,想起早上她見過的那幾位男子,心中涌起一股詭異的情緒-這種預感提醒著洛霜,不要與他們有過多的接觸!

所以當洛雪拉住要快速離開的洛霜時,她心中十分的不愿意,卻還是停下腳步。「姊姊,那個人好像快要不行了,我們去看看吧?!」洛雪擔憂地望向倒下的男子說道。

不等洛霜拒絕,洛雪拉著她便走向了倒下男子的方向。

正當周天清望著意外中箭的周天恩,正處在不知所措的情形時,三位少女緩緩朝他邁步而來,令他不禁警覺地看向來人。

「你們是……?」周天清目光閃爍的問道,不著痕跡的打量洛縈、洛霜和洛雪。

「公子,早前曾見過面,我們算是傅林的朋友。我是洛縈,這兩位是舍妹,洛霜、洛雪。」洛縈禮貌的點點頭,算是打招呼,洛霜勉強對他扯了扯嘴角,隨后蹲下身來看向面色蒼白的男子。

周天清警覺的想要阻止洛霜伸向周天恩的手,卻被洛雪阻攔下來。「公子請放心,我姊姊會一些醫術,她是在診斷公子的傷勢。」周天清愣了愣神,隨后點點頭。

洛霜默默在心中反駁-會一些醫術?我根本只是看了些醫書而已,何談「診斷」?

事實上,洛霜并不想幫助眼前的周天清或者倒地的周天恩,她并不是那種喜歡拔刀相助的好心人,在她心里此刻只想快些找回洛光,回家遠離風鈴祭。但無奈洛雪相求,所以只好這幺做。

新埃及艷后H版在線觀看_法國辦公室h版BD播放

收回伸向周天恩的手,洛霜皺了皺眉,心中一片驚濤駭浪,為自己惹上這樣的麻煩而暗自嘆了口氣,她沉聲說道:「雪,你繼續找小光。縈姊,你幫我扶著他。」

洛雪點點頭便朝其他地方走去,而洛縈則是學著洛霜蹲下身子,小心扶起男子的背。

臉色蒼白更甚白紙的男子對上洛霜的雙眼,沒來由露出笑容。「姑娘,我傷的如何?」

洛霜對上周天恩的視線,沒有一絲畏懼、哀求,彷彿是在詢問別人的傷勢一般。對于男子的淡然,她莫名產生一股戰慄的心情,想要遠離的心情更加強烈,卻也產生一絲疑惑-這個人,是不怕死?還是有絕對的自信,自己不會死?

「公子,你雖然中箭,但未射中要害,傷勢本身并不嚴重,但或許箭沾有毒藥,所以現在比較嚴重的問題是,公子你中毒了。」迎上對方的視線,洛霜冷靜地回應,望見男子點點頭,隨后抬頭,視線不聚焦地凝望著遠方-虹城的方向。

洛霜忍不住順著周天恩的目光望向遠方,映入眼簾的只有再平凡不過的風鈴城民宅,以及不平靜的逃難人群。忽然,她感覺到一股異樣的感受,彷彿她不是處于這亂象的風鈴祭中,而是身在一個很寧靜的角落。

「霜兒?」洛縈見洛霜呆愣的樣子,忍不住喚了一聲,洛霜渾身一震,回神過來,見狀,原本就不甚放心地站在一旁的周天清忍不住問道:「姑娘,真的沒問題嗎?」

「沒事。」洛霜垂下眼簾,擋住自己目光里的情緒,忽然用力拔出射中周天恩的箭,隨后果斷的撕開裙襬,令洛縈與周天清都是一楞。只見洛霜用原本衣服上的布料纏住周天恩因拔出異物而不住流血的傷口,用力地打個死結后傷口終于因壓力而止住血。

接著,洛霜從身上掏出幾瓶藥罐,又令洛縈和周天清一愣。洛霜不理會他們驚訝的眼神,將其中一瓶黃色藥罐加入綠色藥罐之中,一股奇臭的味道散開來,令位于順風處的洛縈有股反胃的感覺,而距離最近的洛霜因早知氣味難聞,故早已屏息,快速將藥罐灌入周天恩的嘴里。

不明的藥物從嘴里流入,反胃的感覺令一向冷靜的周天恩眼神亦閃過瞬間的慌亂,洛霜將他的眼神看在眼里,嘴角微微揚起,看似抱歉說到:「對不住了,公子,所謂良藥苦口。方才你連死都不怕,何必怕一罐藥?」

周天恩感覺到這名姑娘語帶諷刺和小小的得意,不禁愣了會兒,隨后漫不在乎的一笑。「洛霜姑娘。你的藥似乎有點作用了。」聽見眼前的陌生人忽地喊了自己的名字,洛霜有瞬間的失神。

新埃及艷后H版在線觀看_法國辦公室h版BD播放

聞言,周天清掩不住喜悅的情緒,關心的蹲下身:「皇...天恩,你真的沒事了?」

「你感覺的到...藥的作用?」周天恩還未回應周天清,卻被洛霜用驚異的語句打斷。

正常人,是感覺不到藥的作用的。從毒入開始,毒會侵入體內的經脈,方才洛霜的藥的作用是將經脈的毒液逼出,從皮膚滲出,普通人是不會有感覺的,甚至連體溫升高也不會,只有能夠感受到自己經脈的「氣」流動的人才能勉強感覺到。而也只有少數的習武之人,能夠了解到所謂的經脈之氣,而且此毒特殊,滲透經脈與一般習武之人鍛鍊之處不同,換言之,能夠感覺到藥的作用的人,武功必定不弱,對身體的掌握度遠勝平常武人,

周天恩審視著洛霜打量的眼神,忽然沖著她嶄露笑顏。「多謝姑娘好心相救。」語畢,挪身離開洛縈的攙扶,緩緩站起身來。

「……公子不必謝我,我救你,并非是好心,而是妹妹的請求。真正好心的人不是我,公子真正要謝的人亦不是我。」沉默一會兒,洛霜也站起身,冷冷地回應。她忽然有種不悅之感,對于自己多此一舉的行為感到可笑。

那一點毒素,如果是能夠感受到「氣」在體內流動的人,必定能夠自己解除,根本無需多花一罐藥去醫治。

伸手拉起還愣在一旁的洛縈,洛霜轉過身便要走。說時遲那時快,一群蒙面的黑衣人圍了過來,周天清的表情瞬間沉下,警戒地站起身,而洛縈和洛霜則因黑衣人滿溢的殺氣而止住腳步。

「誰的人?」周天恩淡然地問道,洛霜望向他的方向,只見他手無寸鐵,卻一臉鎮靜,一身青色的衣裳此刻被自己的鮮血所染紅,但臉上卻仍然掛著不合時宜不具攻擊性的微笑,彷彿眼前的人手上的劍是小孩的玩物一般。

沒有回答任何問題,黑衣人動作一致的揮劍向周天恩與周天清沖去。

洛縈和洛霜機警的站到后面去,不想捲入突如其來的爭斗,不巧,洛雪因四處晃了一圈仍找不到洛光的身影,剛折回來卻看見一群黑衣人圍住了自己的姐姐和另外兩位男子,她尖聲叫到:「姐姐!」

周天清剎地抽出繫在左腰的笛,拔出藏在其間的劍,周旋在幾名黑衣人之間,眼中的殺氣越來越盛,一個旋身,刺殺了三名黑衣人。

新埃及艷后H版在線觀看_法國辦公室h版BD播放

眼見黑衣人對周天恩使出招招殺著,后者笨拙地應對著,驚險的避過危險的劍鋒,周天清見狀想上前去幫助周天恩,卻左支右絀使得一劍身滑過他的右腰,原本繫在他腰間的蕭滾落于地,順勢滾至洛縈身邊。

洛縈不假思索地蹲下身拾起顏色黯淡且沾上灰塵的蕭,不料其中一名黑衣人忽然無預警地朝洛縈襲來,驚嚇間,她反射性舉起消抵御對方的劍,閉上眼睛等著疼痛的來臨。只感覺到一股沉重的力道從手上傳來,而后又消失不見。待洛縈困惑的張眼,卻看見意料不到的一幕-黑衣人手中的劍竟然斷成兩截,而手中的蕭在日光與火光的照映下透著暗沉的深綠色,毫髮無傷。

不僅黑衣人被眼晴的景象驚嚇到,就連洛縈也是一臉不可置信。

就在這激烈沖突中意外寂靜的一刻,一聲略顯稚嫩的男音沉聲喝道:「到此為止了!」聞聲,洛雪渾身一震,望向聲音的來向,與那人四眼相對,對方禁不住一愣。

「你來了。」彷彿早有預料一般,周天恩微微一笑,傅林壓下因看見洛雪而涌起的千頭萬緒,對身后的人下令:「解決掉。」

「是!」一聲整齊劃一的聲音從背后傳來,一場激戰過后,不速之客們倒在一片血泊之中。

洛霜與洛雪的心緒被瞬息萬變的局勢所攪動,兩人都禁不住愣在原地,反觀洛縈則傻傻盯著手中的蕭,腦中盤旋著一個驚異的念頭-白玉翠蕭?

就在這時,一人面色沉靜從風鈴祭會場的門口邁步走來,看著遍地的尸體,皺了皺眉。

「劉御來遲。」男子臉色轉趨沉重,低頭向周天恩與周天清致意。

「無妨。不過那幾位姑娘……」周天恩對劉御擺了擺手,微笑地說,意有所指地一一看向洛霜、洛縈以及洛雪。

聞言,劉御望向三人,面色清冷的走向洛霜與洛縈,表情沉重,背后還帶著數十名兵士。洛雪見狀趕緊走至兩位姐姐的身側,深怕劉御有何責罰的舉動。

新埃及艷后H版在線觀看_法國辦公室h版BD播放

劉御一走到三人的身側,氣溫宛如驟降幾度一般,使人感受到他不喜與人交流的氣場。

「幾位姑娘,請隨兵士離開吧,不要讓末某為難。」劉御冷冷地開口,洛雪原本還想說話反駁,卻被劉御冰冷的目光以及洛縈的手勢阻止。

幾位士兵跟著三人離開,在走遠之前,洛雪忽地定住身子,望向傅林:「你說過,會告訴我的,三天,我等你。」

傅林神情複雜的勾了勾嘴角:「一個星期吧!我還有事要辦。」

「……好!就一星期。」洛雪退讓一步,深深看了傅林一眼,跨步離開。

就在三人離開前,洛霜與周天恩的目光恰好相會,后者的微笑令洛霜心中浮起一抹不悅的感覺-最好不要再見面了,洛霜想。

在官兵的脅迫下,三人被半逼迫的離開風鈴祭會場,直至回到家后,官兵才離開,而洛縈呆呆望著手中握著的蕭,不由得傻了-她竟然忘記還給那位公子!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2953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