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文,男主是被養成的_被一個男的說文氣

「好了好了,上課了,一年十二班齁?啊是不會趕快排好隊膩?」

來不及讓那種微妙的感覺繼續發展,帶著墨鏡、壯壯的阿伯出現在我們面前,操著一口濃重的臺語口音,背著手,慢悠悠地晃過來。

「我是你們這學期的體育老師白正昌,沒意外的話也是下學期的啦,所以你們都給我乖一點啊!大家互相尊重一下啦齁,我很好相處的!」

我加入隊伍之中,眼角余光瞥見何思靜對洪怡琳扮了個鬼臉,似乎對這位老師不是太滿意,害得我差點壓不住嘴角的笑意。

……嗯,是猛男沒錯啊,雖然年紀大了點。

「排好了齁,等一下先帶你們做暖身操,啊以后暖身操就交給體育股長帶,體育股長哪一個?叫什幺名字?林圣涵?好,林圣涵同學,等一下記得好好學起來,下一次體育課就是你要在前面帶操,知道了嗎?」林圣涵早就收起剛才嬉鬧的模樣,乖乖地點頭,體育老師笑了下,繼續說:「那現在兩個人一組,等一下要教你們跳健康操,第一次段考之后有比賽,認真一點蛤!不要讓老師太丟臉。」

聽到要分組,我的心里立刻升起不祥的預感……果然老師話剛說完,所有同學立刻像是約好似地,快速地找好自己的搭檔,轉眼間,只剩下兩個落單的人,僵硬地站在原地。

我扯了下嘴角,有些無奈,又有些好笑。

快穿文,男主是被養成的_被一個男的說文氣

為什幺一點都不意外呢?

「都分好組了齁?鶴,安捏可以開始了。」

我跟對方尷尬地互看幾秒,很認命地走到一塊兒,跟著老師的動作轉脖子、轉手腕、拉筋,說真的,我原本對于跟誰一組,都沒有什幺太大的感覺,只是暖身操做著做著,時不時就有同學偷偷瞥過來,說不清楚是嘲笑還是幸災樂禍,那種眼神讓我越來越不舒服。

「……那個,同學,不好意思。」

微弱的嗓音響起,轉過頭,正好看見身旁的同伴一臉抱歉的模樣,我訝異地挑起眉毛,有些不解地問道:「什幺事情?」

「就是,那個,很不好意思啊,跟我一組……」

她結結巴巴地說,怯生生、很可憐的樣子,長得好看的人擺出這種表情根本超級犯規,像是路邊求人家帶走的小狗狗,我皺了下鼻子。

「沒有關係,又不是自愿的。」想了想,這樣講好像也不太對,我補充道:「呃,我是說,我真的不介意。」

快穿文,男主是被養成的_被一個男的說文氣

「真的?」

「真的,」我嘆口氣,抵擋不住她的眼神,忍不住多嘴道:「而且,妳也不需要為了這種事情道歉,妳又沒做錯什幺,這樣只會讓人家覺得妳好欺負。」

她有些緊張地咬了下嘴唇,沒有正面回應我,沉默了好一陣子,直到暖身結束、老師宣布要開始教健康操動作了,她才再度開口。

「……那個,我叫邱語寧。」

「林祐嵐。」我回道。

她彎起眼睛,對著我笑了。

因為交換名字這種小事情,就能打從心底感到開心,這樣樸素而卑微的滿足,不知道為什幺,我竟然從她身上看見自己的影子,相同的脆弱,相同的渴望……之前沒有勇氣出聲幫她的愧疚感,在那一瞬間,變得更加難以忍受。

我撇開眼睛,裝做專注地看老師分解每一個動作,不敢繼續和她對視。

快穿文,男主是被養成的_被一個男的說文氣

回想起來,從前在紐約,即使是許多觀念已經逐漸矯正的這個時代,偶爾還是會因為自己黃皮膚的長相、不夠正統的英文、不擅交際的個性,而承受過一些惡意的嘲笑,然而嚐過那種滋味的我,現在又在做什幺呢?

怎幺可能不曉得怎幺做才是正確的?找了這幺多藉口,不就是自私嗎?不就是懦弱嗎?努力想融入人群,忘記自己的原則,害怕受到傷害,便先出手傷害別人。

我感到很慚愧。慚愧得無以復加。

「祐嵐?」白皙的小手在我眼前揮了兩下,「老師剛剛說可以休息一下,妳有帶水來嗎?是不是中暑了啊?」

邱語寧觀察著我,滿臉擔心,大概是我的臉色不太好看,有點嚇人,我勉強笑了下,撥開自我厭惡的情緒,跟著她走到樹蔭底下,拿起自己的水瓶。

「沒有,我……只是在想事情。」

「真的嗎?要不要去保健室看看?我幫妳去跟老師說。」

「不用啦,我真的沒事。」

快穿文,男主是被養成的_被一個男的說文氣

我趕緊阻止她。她又仔細地打量我好一會兒,才稍微被我說服。

「好吧,沒事就好。」

她慢慢喝了兩口水;大熱天的,每個人都不免有些狼狽,可是邱語寧,明明臉上也都是汗,幾綹髮絲凌亂地貼在臉頰邊,還是可以維持一樣的優雅氣質,汗珠在她臉上都格外晶瑩剔透的感覺,讓我克制不住地一直偷瞄她……呃,真糟糕,好像有點變態。

正想趕快移開視線,下一秒,她從口袋里掏出折得整整齊齊的手帕,輕輕擦去臉上的汗水。

「欸?妳用手帕?」我半是意外,半是好奇地脫口問道。

「……喔,嗯,對呀。」

她似乎僵硬了下,才小小聲地回答我;這個反應勾起昨天那些玩笑的印象,我聳聳肩,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釋。

「我沒有其他的意思啦,我只是好奇而已,現在大家不是都用面紙嗎?」

快穿文,男主是被養成的_被一個男的說文氣

「從小習慣了,」她鬆了口氣,朝我笑道:「用手帕也很好呀,我還可以選我喜歡的顏色跟花紋,妳看,這上面還有愛麗絲夢游仙境的兔子耶!」

「可是……」我斟酌著用詞,婉轉地表示,「有些習慣,會讓人家覺得妳有點怪?這樣子也沒關係嗎?」

「怎幺說呢……可能,因為我不覺得那些習慣是不好的?」她偏頭看著我,手指一下一下,無意識地摸著手帕上拿著懷錶的兔子,淡淡地說:「而且,他們只是找個理由討厭我而已啦,不管我怎幺改變,他們還是不會喜歡我,那還不如照著我自己的方式,過我的生活,干嘛為了討好他們,讓自己更不開心?」

「……說得也是。」

我眨了眨眼睛,從她平靜的話語底下聽出她的豁達與驕傲,只是仍然驚訝于她居然想得這幺透徹,這幺成熟。

「好了同學,集合了……不用該啦,最后再跳一次時間就差不多了。」

哀嚎聲立刻此起彼落,我和邱語寧苦笑地對視一眼,放下水壺,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回艷陽底下,好不容易稍微風乾的衣服又開始汗濕。

「我想念冷氣房了。」她小聲朝我抱怨。

快穿文,男主是被養成的_被一個男的說文氣

「我也是。」

「不過還好,就快要下課了,加油加油!」

她吐出一口氣,很快就振奮起來,跟著節奏彎腰,邊鼓勵地說;我乾笑兩聲,心里忍不住想,某方面而言,她也真是個挺正向樂觀的孩子。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3683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