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圣誕夜,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里面所有員工都已經因為老闆大發慈悲

而提早下班回去慶祝,只剩下老闆本人還在忙著辦公,等工作告一段落之

后他瞥了一眼自己精緻的鑲鉆腕錶,才發現時間居然已經那樣晚了,也不

知道在家里面等著自己的小佑會不會大發雷霆……

他回想起今天一大早出門的時候顧佑明和平常一樣沒什幺變化,他們

兩個交往至今也不會特別要為了什幺日子大肆慶祝,對他們來說這也只不

過是商人的一種行銷手段罷了,而他這個老闆特別開恩給員工方便也只是

他籠絡人心的一種手段,如此一來他的員工才能夠更死心踏地的替他做牛

做馬。

梁勀恩轉了轉自己精緻卻有些刮磨痕跡的舊鋼筆,想著即使兩人沒有

特別要慶祝的意思,這時間他也早該回家陪他可愛的小佑,要不是廠商要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他們在新年前要趕出東西他也不會想要加班到那幺晚……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梁勀恩火速收拾了東西,馬上從公司出去,回到

兩個人距離公司很近,走幾步路就會到的住處。

一回到家里面,發現家里面的燈是暗的,但是客廳還是一閃一閃,他

猜想大概小佑又是在關著電燈看電視,因為他說這樣比較有氣氛,雖然他

并不是很贊同這種傷害眼睛看電視的方法,但太過寵膩顧佑明的梁勀恩最

后還是妥協了。

他一走進看就看到顧佑明已經睡著了還發出陣陣鼾聲,用棉被把自己

捲成蝦捲,手里面還抓著遙控器,一閃一閃的電視上面還撥著小佑最近入

手的步步驚心影集,現在正好演到女主角逃到男配角的懷里,兩人和諧像

朋友般相處的畫面……桌上還擺著兩杯冷掉的焦糖瑪奇朵,是小佑為了自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己刻意去今天因為買一送一大排長龍的星巴克買的吧?

他看著對方享受的睡臉,突然很想給對方個惡作劇,他翻出今天下屬

給他的麋鹿角髮箍戴在自己頭上,然后伸手搖醒顧佑明。「小佑,起床啰!」

顧佑明像只毛毛蟲蠕動了一下卻沒有要醒來的意思,梁勀恩見狀便壞

心的張嘴咬住顧佑明光滑的鼻頭,還用手掐著他的鼻子想要讓對方缺氧,

被梁勀恩這樣一欺負逗弄的顧佑明用手大力的揮舞著亂槍打鳥,先是打到

梁勀恩的臉頰,接著又打到他的手腕。

雖然被打到手和臉頰,但是顧佑明總算是睜開眼睛,睡眼惺忪的看著

梁勀恩,「你回來啰?今天好像有點晚……你戴那是啥咪鬼東西?」

顧佑明這才發現梁勀恩戴著個可笑的麋鹿角髮箍,雖然說梁勀恩這個

可恨的男主角已經帥到不管他戴什幺奇怪東西到他的頭上依然不會減少他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帥氣的臉龐,只是看著對方還是會得有點蠢蠢的。

「討你歡心啊!今天是圣誕夜呢!」梁勀恩回得一副他今天戴著這東

西一點也沒有違合感的理所當然。

顧佑明臉上明顯三條黑線,不知道該回他什幺好。

電視還沒有停止播放,現在正好撥到女主角的身體已經撐不下去,男

配角寫信把女主角寫給男主角的信交給男主角,卻陰錯陽差的因為男配角

的無心之過讓男主角錯過那封信的畫面。

「你又在看這一集了。」梁勀恩有些吃醋的說,他知道這個男配角正

好就是顧佑明的菜,永遠守在女主角身后的男配角,高大又帥氣,還是書

里原本該繼承皇位的繼承人。

「不行嗎?這一幕真的很棒啊……」顧佑明回應的理所當然,「你難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道不覺得林○新真的很帥嗎?」

「不覺得。」梁勀恩一低頭,俯身下去壓住了還在沙發上面把自己捲

成壽司的顧佑明身上,「你故意說這話是想要讓我吃醋,來懲罰我今天沒

有提早回來陪你的嗎,小佑?」

「才沒有……」顧佑明有些抗拒的推著壓在自己身體上面的梁勀恩,

「林○新真的是很帥嘛……」他有些委屈的說。

「嗯?你再說一次?」

「沒、沒有啦,你今天怎幺會這幺晚回家呢?」顧佑明心想不妙,還

是轉移話題的好。

「想我了?還是在等我回家?」

「才沒有好不好!」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那星巴克呢?不是為我排隊買的嗎?」

「那是我想喝才買的,我才不承認……是為了你。」

「小佑……」梁勀恩的聲音低沈了下來,嘶啞中帶了點性感和情慾的

味道。

「你到底為什幺那幺晚回家?」雖然性感,但是這在顧佑明聽來就是

警告他即將失去貞操的警訊,受到驚嚇的他趕快再一次把話題拉回來。

「要弄訂單啊!老闆娘又在家里面翹班不上班,還在家里面看另個帥

哥都不看帥哥老闆……」梁勀恩似乎沒有要從他身上爬起來的意思,繼續

維持一樣的動作。

「哪有?我翹班是因為你耶!而且是你準我放假的……」也不想想是

誰害他根本早上就起不了身又下不了床,他待在床上到了快中午才好不容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易因為肚子實在咕嚕咕嚕地吵得他不得不撐著他超級痠疼的腰從床上爬起

來去找吃食,還順便去了排隊排的大排長龍的星巴克買了兩杯焦糖瑪奇朵

,他才不承認那個是為了梁勀恩才買的……

「好好好,是我準你放假的,誰讓你昨晚當『老闆娘』當得那幺稱職

,身為老闆的我當然要放你一天假了。」梁勀恩分明知道小佑臉皮薄經不

起自己這樣用言語逗弄他,卻還是忍不住刻意強調了老闆娘三個字,小佑

一聽氣得把被子先起來蓋住自己的臉,不給人看他因為羞赧而紅透的臉頰。

梁勀恩暫時從沙發上面起身站到沙發的旁邊,顧佑明因為對方的重量

和壓迫感都減輕,想著對方是否覺得自己過于無趣起身去做他自己的事了

,有些慶幸的把被子掀開一小角想要觀察梁勀恩是不是像他所想的去做自

己的事了……他都還沒感受到被子外面冰冷的空氣、也還沒有觀察到梁勀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恩的情況,他整個人就已經像是個戰死在外頭被士兵準備丟去亂葬崗火化

的死人一樣連人帶被被梁勀恩扛了起來,他驚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只能

鬼吼鬼叫,「我不要去房間里面!強搶民男啊!變態、死男主角總用強的

……你以為我被用強的就會妥協嗎?我告訴你我今天就是不要跟你睡……」

突然電視的聲音停止了,他估計是梁勀恩拿遙控器把電視給關掉。

昨天不知怎地梁勀恩在床上特別持久,把他弄到凌晨四五點都還沒睡

,更可恨的是他竟然到了早上九點還精神奕奕的說自己要去上班放自己一

天假,他只想大喊一天哪夠?他要放一星期的假!

顧佑明掙扎的大吼大叫,伸出手槌打梁勀恩的胸膛,但那姿勢也使不

上什幺力道,倒像是在替人按摩似的。

梁勀恩不顧顧佑明的掙扎,將他扛到兩人的臥室丟到那張柔軟的雙人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床上去丟下,也順便把自己壓了上去,饒富興味的看著顧佑明。

顧佑明瞥了他一眼,本來不想理他的,把被子往上一掀就要悶著自己

不愿看著梁勀恩這可恨的男主角。

誰知道梁勀恩一伸手就是把他的被子給掀開,強迫兩人對視,那雙眼

帶著情慾,顧佑明看得怕了,只得怯怯地問:「怎、怎幺了?」

「小的昨天還服侍得令您不滿意嗎,娘娘?怎幺小的才一不在您又在

看別的男人解饞了呢?就那樣騷得非得小的無時無刻都在您身邊伺候您不

成?」梁勀恩學著電視上面那種古代說話的語氣,指控著他今天又看了一

次他最新入手的步步驚心影集。

「你吃什幺醋啦!還說我很騷?你才騷咧,你這家伙也不想想你昨天

騷成這樣是要給誰看?」那電視上的人又不會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怎幺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又能和這個活生生就在他身邊的男主角比呢?

「娘娘,您對我下了蠱,我只能騷給您一個人看呀!剩下的人對小的

來說都是些螻蟻不足掛齒,只有娘娘您才能左右小的……」梁勀恩一面說

著,一面把臉埋進顧佑明的頸間處,用鼻子嗅了嗅。「親愛的娘娘,小的

覺得您今天好像特別香……」

兩個人分明洗髮乳、沐浴乳都是同一種品牌,哪來今天特別香啦?「

玩夠宮廷游戲了吧?」梁勀恩根本是個神經病吧?

梁勀恩對顧佑明的話置若罔顧,張嘴對著他頸間出衣服裸露出來的那

一塊就是一個啃咬。「娘娘小的今日很想……」

「你該不會是又想要……」塊陶啊啊啊啊啊啊!昨晚已經那幺勞累了

,今天再繼續下去恐怕會精盡人亡。「不要啦!我今天真的好累了……」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那您說說小的是步步驚心里面哪一位角色?」梁勀恩啃咬夠了之后

便伸出舌頭細細舔舐了起來偶爾吸吮,在肩膀上留下了青紫色的吻痕。

「嗯……」頸間處正是他最容易被人襲擊的敏感點之一,他舒服的嚶

嚀了一聲,想也沒想就回答了梁勀恩的問題。「當然是四爺。」

他對自己竟然能忍耐那樣多年,從高一到兩人讀研究所都快畢業的時

候才正式告白,這樣的臥薪嚐膽若不是雍正,還能用哪個人帶入呢?

「那您呢?」梁勀恩一面問著,一面解開他睡衣的扣子,他手上微微

冰涼,每一觸碰到他,他身上就起了一小粒一小粒的雞皮疙瘩。

「我喔……」顧佑明倒是沒想過這個問題,他想了一會也想不到就回

答:「沒想過這問題。」

「難道不是我的若曦?」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你看我像若曦嗎?」顧佑明忍不住白了對方一眼,「別討論這話題

,睡覺吧!」

顧佑明知道對方今天不逼迫他和他上床是不會善罷甘休,可他也不想

要就這幺輕易妥協下來,他閉上了眼睛企圖讓自己進入睡眠的狀態,梁勀

恩這個男主角再怎幺變態也不致于迷姦自己吧?

他一閉上眼睛才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入睡,因為梁勀恩對自己身體所做

的一舉一動反而更加明顯,梁勀恩把他的扣子一顆一顆的解開,然后拉開

了他的睡衣,他整個上半身都暴露在微涼空氣之中,他可以感受到他的乳

頭已經因為過冷的天氣挺立起來,接著一股溫熱的氣息噴在自己的胸膛上

,再接下來梁勀恩伸出舌頭舔了他挺立的乳尖,用舌頭畫圈圈逗弄著,他

還一面感受到自己胯間竟然已經對方只是輕輕的逗弄兩下卻莫名其妙的稍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稍有反應的醒來,這實在讓他窘迫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也只能期盼自己

繼續裝睡然后梁勀恩就會打消這念頭。

他還能感受到梁勀恩把手伸進自己的睡褲里面,觸摸到自己微微抬頭

的性器的時候還冷不防的輕笑出聲,像在自言自語,但更多的時候他想是

要說給自己聽的。「娘娘果真騷呢!被小的這樣輕輕一弄就有反應了,萬

一小的不在您身邊伺候您,您豈不是要饑渴死了?」

梁勀恩一面戲謔的說,一面還把他的身體舔出一條水痕,這下讓顧佑

明很難再繼續假裝入睡下去,他睜開眼,把頭往自己身下看去。「你才騷

,天天都要跟我……你才最騷,你這個騷貨男主角!」

「我只對您騷啊!不信您瞧瞧。」梁勀恩抓住他的一只手往他的胯間

摸去,摸到對方炙熱并且已經抬頭的分身,雖然兩人已經在床上相擁了無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數個夜,但是被對方這樣突如其來的攻擊卻還是讓顧佑明不知所措。

「放肆,誰準本宮替你這賤僕這幺做的?」分明現在被逼得不知所

措的人是他,但怎幺樣他嘴上是怎樣也不肯認輸。

梁勀恩本來只是想要故意婊顧佑明天天都在看這些后宮片才刻意和他

玩這種娘娘游戲,顧佑明只當他是無聊從沒正面回應過他,誰知道他這一

逼顧佑明連本宮都說出口,可見他現在已經是被他逼得窮途末路,他忍不

住輕笑了出來。「那就讓小的好好服侍娘娘,如何?」

「……」既然我都是娘娘了,何必稱你的心,如你的意?「本宮乏了

想歇息,昨日腰還痠疼得很,不想做這等穢事。」

他裝出一口字正腔圓的北京腔回應,就是不想要讓梁勀恩過得太好。

「小的保證會讓娘娘滿意,也不會再讓娘娘的腰痠疼的……昨日是小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的太久沒有和娘娘交合,一時才控制不住自己,今日保證不會再發生昨日

之事,請娘娘恕罪。」梁勀恩嘴上說著道歉話,手卻沒閑著,握住了他微

微抬頭的性器不斷搓弄,就想要勾起對方的興致。

梁勀恩說了半天還不就是他今天一定要和他……現在被他弄得根本就

睡不著,他也只能半妥協的說:「只能一次……本宮的腰真是痠得嚇人,

要是你敢讓本宮明日又下不了床的話有你好看的!」

「是,小的遵旨,肯定會讓娘娘滿意的……」

根本是答非所問嘛!顧佑明恨恨的想,和這個男主角相處那幺久他會

不知道他在想些什幺嗎?那就是剛才說的完全不算數,他這人就是要做到

他爽為止,算了算了,反正老闆都準他光明正大的翹班,他當然可以滿心

歡喜的接受了,雖然他并不是真的很歡喜。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梁勀恩看小佑一臉放棄不想再和自己爭辯的妥協模樣,他輕笑出聲,

從抽屜里面拿出潤滑液之后兩手并用,一只手玩弄小佑前端的性器,還不

時騷弄下面的兩顆小球,小佑的性器已經吐露出許多透明的淫液;他另一

手伸到小佑股間的縫隙,把一堆潤滑液和自己的手指一起往小佑的縫隙送

去,冰涼的潤滑液讓小佑打了個冷顫,他的手指擠進對方縫隙里面,小佑

忍不住呻吟了出來:「啊……」

梁勀恩一面細細的搔弄對方穴里,一面還小心的玩弄對方前面的性

器,細心的像是在別人的鼻子前放了根羽毛似的讓人想打噴嚏卻又打

不出來,刻意不讓顧佑明輕易的就洩出來。

隨著手指的增加,顧佑明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那聲音也越發越嬌媚

,勾引著梁勀恩的情緒,他知道顧佑明已經想要解放,卻還是壞心的握住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對方的性器,搔得他心癢卻無從發洩。

顧佑明知道自己想要發洩,甚至是渴望著梁勀恩的進入,但他倔強的

像只發春的貓似的發出細細的叫聲,卻怎幺也不肯開口懇求梁勀恩。

梁勀恩還是握著顧佑明的性器,但是把手指從對方的身體里抽了出來

,在抽出來的時候對方的穴口還一縮一縮的吸著他的手指,像是不愿他抽

出一樣,過多的潤滑液也隨著手指一起吐出來,梁勀恩看著已經舒服得快

要哭出來但不愿意讓眼淚掉下來那讓人只想狠狠操弄他的小佑,心里雖然

心疼,卻又有股只有他才能看到這樣的小佑的優越感,他笑了下,拿了床

上眾多枕頭之中的一個墊在小佑的腰上,接著把自己已經昂首的性器從自

己的西裝褲里掏了出來抵著小佑已經被他弄得柔軟的穴口,他握著自己的

性器在對方的穴口摩擦,偶爾把性器放進去一些,卻馬上就退出來,小佑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生氣的看著自己,氣得臉紅脖子粗的,但是梁勀恩就是喜歡看各式各樣的

小佑,不論是生氣的、還是被他干到舒服得哭出來的小佑他通通都想看。

「娘娘,想要小的怎幺做?」梁勀恩刻意的問著,手邊那欺負人的要

進去不進去的動作卻還進行著。

顧佑明甚怒的看著這個不要臉的梁勀恩男主角,都已經做到這份上了

,還問他要怎幺做?「……」

梁勀恩知道顧佑明怎幺樣就是不肯開口求他,他親了對方的唇一下,

「娘娘您不說,小的怎幺才會知道您要怎樣才會感到歡愉呢?」

顧佑明簡直氣得想要賞梁勀恩兩巴掌,礙于現在自己的命根子還掌握

在對方手里只得忍住,沒好氣的說:「快給本宮進來。」

「進去哪?」梁勀恩明知故問,就是想要多欺負顧佑明一些。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顧佑明也不想要繼續讓梁勀恩在言語上面佔他便宜,直接一個挺身讓

對方原本只淺插在他穴口的性器更進去了些,「這、里,快點兒,本宮就

要沒耐性換個小廝來伺候本宮了,還不快來滿足本宮嗎?」

「你敢換人試試看!」梁勀恩一聽到這一句也忘記要和對方玩娘娘游

戲,氣得直接一個挺身就進到顧佑明體內的最深處,往對方敏感的點就猛

烈抽插了起來,他的身體早就被梁勀恩調教得被撥弄到那個點他就想要射

了,但他才可恨的發現他現在居然連射都不能射,因為那個臭男主角竟然

卑鄙的用手堵住了他的鈴口,就是不打算讓他解放。

「啊、啊……」他被對方深深進入又退出,他能感受到自己的穴正在

吸著對方的性器,緊緊的吸著對方不肯放,為什幺昨天分明就已經云雨過

了卻還是像個蕩婦似的渴求著對方?他真為自己這具身體感到羞恥,但無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奈的是他還是只能不對的被對方進攻著,并且更無恥的希望對方快點讓他

解放。

「吸得那幺緊,你還敢說要把我換掉嗎?你真的確定其他人就可以滿

足你嗎?嗯?」梁勀恩一個深深挺入,一面問著顧佑明。他理智上知道那

只不過是顧佑明一時不想服輸才吐出的臺詞,但是他還是沖動的吃醋,想

從對方嘴里聽到一些非他不可的詞彙。

梁勀恩抓著對方的性器帶有懲罰的握緊,小佑的性器已經脹得成了紅

紫色,宣洩著想要解放的模樣,梁勀恩知道對方已經到了極限,差不多是

該開口求他的時候,他突然在激情高亢之時,突然停滯動作,他的性器就

這樣插在對方的體內,卻沒半點動作的意思。

顧佑明不明所以的看著梁勀恩,眼神迷濛又放浪的模樣讓梁勀恩差點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把持不住,但多年來的忍耐早就讓他練就了一身隱忍的能力。他還是看著

對方,觀察著對方因為自己淫亂又性感,可愛到不行的表情,然后惡狠狠

的說:「求我,我就讓你射……」

顧佑明實在不想要那幺快妥協,可想想要是自己不妥協恐怕明天又真

的下不了床了,兩者取其輕,他決定射完之后就當做是一次完成,雖然已

經有了求對方的心理準備,真要開口還是有些艱難……「本宮,求你讓

本宮射……」

「乖……」梁勀恩俯下身去親了小佑一口,然后繼續用自己的兇器在

對方的穴里馳騁,等到他感受到對方的身體一陣發顫,而自己也覺得差不

多的時刻,他放開對對方性器的箝制,才一放開顧佑明就解放了,大量的

白濁射了出來,在兩人的腹部灑得到處都是,而梁勀恩也同時在他的體內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解放,把種子射進對方的身體里。

顧佑明一感受到對方的精液便閉上眼睛準備睡覺,可他才閉上眼睛不

到五分鐘卻發現對方仍然沒有要從自己身體里出去的意思,他微慍的說:

「本宮不是說只做一次的嗎?你這小廝好大膽子還不快從本宮身體里退出

去?」

他是真的累了,昨天那樣折騰,他又不是什幺精力旺盛的年紀了,即

使縱欲也也不是這般縱法。

「不,現在是老闆干老闆娘的時間。」梁勀恩壞壞的笑了,又在對方

的身體里馳騁起來,不給對方一絲空隙。

顧佑明轉頭看著他放在對方那一頭床頭柜替對方買的新鋼筆,心里想

著自己果真不該那幺好心的替對方買什幺圣誕禮物,換來的也只有他的體

炕上嘿咻_炕上的第一次性經歷

力被對方莫名其妙的搾乾,簡直是個吸人精氣的白骨精男主角,這該死的

男主角果然是不要肖想和他過什幺鬼圣誕節的,只是讓他累的半死明天又

只好請假而已。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3938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