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園開車文_現代言情開車文

出院第一天后的早晨,我緩慢的走在前往公司的路上,溫暖的陽光灑在了石磚地板上,閃爍著點點的亮光。

住院了一個多月后,這還是第一次去公司,我看向了自己的右腳腳踝,依舊貼著貼布、所以我連高跟鞋都暫時被禁止,只能穿平底鞋來上班。

嘆了口氣,我想起了意外發生的種種與秦書磊在我受傷之后對我無微不至的照顧,還有在醫院時的……

一想到秦書磊那認真的俊臉與告白,我臉上的溫度止不住的上升著。

什幺鬼!為什幺我又想到那里去了!

懷著複雜的心思,我終于到達了公司七樓,我放慢了腳步,幾秒之后來到了自己所屬的部門門口。

現在進去,勢必會見到秦書磊,我該怎幺面對他呢……

「柔伊!」在我還呆站在門口躊躇不前的時候,有人呼喊了我的名字,在我還來不及反應之際就朝我撲了過來。

「恭喜妳出院了!」憶綾蹭著我的臉頰開心的說道,走廊上其他部門的人就這幺看著我們兩個女人臉貼臉的說話。

我無奈的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背,故意用著酸溜溜的語氣說道:「不過,不知道是誰連出院那天都不來探望我的,還是不是朋友?」

聞言,憶綾垮下了臉來,委屈的看著我,「因為最近工作超級多,全部人都被要求加班……」

杰園開車文_現代言情開車文

看著憶綾委屈的臉,我揚起了嘴角:「好啦,跟妳開玩笑的。」

「嗯?妳們站在門口互抱干嘛?」

忽然,有一陣熟悉且低沉的嗓音傳了出來,我的心臟不禁一陣緊縮,抬起了頭來,只見秦書磊此時也望著我。

想起那天在醫院的事情,讓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秦書磊,只好垂下了雙眸、視線聚焦于地板。

「當然在慶祝柔伊出院啊!」憶綾開心的說道。

秦書磊挑了挑眉,我感覺得到他的目光依舊僅僅揪著我不放。

「慶祝?那我也可以抱柔伊表示恭喜嗎?」幾秒之后,他才開口說道。

抱你妹!

「蛤?你在開玩──」我驀地抬起頭來望向秦書磊,然而話都還沒說完、憶綾便放開了我,然后將秦書磊往我的方向一推。

清爽卻帶著溫暖的溫度瞬間靠近了我,在我回過神來之后早已整個人都被他抱在懷中。

寬闊的、卻讓我忍不住感到一陣苦澀的溫暖懷抱。

杰園開車文_現代言情開車文

你的告白,是真的、抑或是假的?

……然而不管是哪個答案,你的身邊早已經有人了,而那人、并不會屬于我。

吸氣的瞬間我感到有些顫抖,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接著便若無其事地拍了拍秦書磊的背。

憶綾似乎還不知道我與秦書磊發生了什幺事,但我并不想讓她察覺到我們兩個之間的關係怪怪的、也不愿讓她擔心。

秦書磊似乎僵了一下,然后將放在我腰側的手臂微微收緊,整個頭埋進了我的頸窩。

「抱夠了吧?能放開我了嗎?」我淡淡的開口,輕輕的將秦書磊推離我的身邊。

「柔伊……」秦書磊微微的皺起眉頭,似乎有許多話想對我說。

但我并不想知道,至少現在還不想。

「工作不是很多嗎?那我們趕緊進去吧。」我轉過了身子,對著憶綾說道,接著便邁開了步伐,沒再理會秦書磊。

「我說過了,我很忙、所以沒有時間去接妳。」中午,當我拿著保溫瓶想要到茶水間裝水時,卻看見了秦書磊背對著我講電話,語氣淡然而冷漠,聽不出特別明顯的情緒起伏。

……又是那個叫吳佳儀、你未婚妻的女人打來的嗎?

杰園開車文_現代言情開車文

「我會請司機去載妳回家,但我不會過去。」

我似乎聽見了電話另一頭吳佳儀不滿的聲音和撒嬌。

不知為何,我的心臟在這時不禁微微的刺痛著,讓人難以忽視。

「妳別鬧了,反正就是這樣,我很忙、先掛了。」說完,秦書磊便掛了電話,那俊逸的臉上滿是疲憊與不耐煩。

深吸了一口氣,我緩慢的踏進了茶水間里,秦書磊一看見我,便收起了手機朝我走了過來。

「……妳聽見了?」

「嗯,本來要進來裝水的,但看你在這里講電話就先在外面等。」淡然的點了點頭,我越過了秦書磊的身旁,將水瓶裝滿了溫水。

他沒再講話,只是站在我的身后,沉默在我們兩人之間不斷蔓延著。

裝完水之后,我才轉過了身看向了秦書磊。

「干嘛?我難道聽見了不該聽的事情?」我淡淡的揚起了嘴角,抬起雙眸看著他。

「沒有,我跟她之間根本沒什幺。」秦書磊嘆了口氣,俊逸的臉上依舊沒有任何表情。

杰園開車文_現代言情開車文

「……是嗎?」我沒有多做評語,只是拿起了水瓶之后便要走出茶水間,然而在我踏出步伐兩步之后,秦書磊便從身后叫住了我。

「柔伊,妳生氣了嗎?」秦書磊看著我問道,那深邃的雙眸里只有我一個人的倒影。

我愣了一下,幾秒之后才揚起了有些諷刺的笑容,卻早已轉過了身子背對著他:「我為什幺要生氣?不、而是說,我有什幺資格生氣?」

畢竟我們什幺關係也不是。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腦海中頓時閃過了沐子澄和沐伯母的臉、還有當初那些與沐子澄剛相遇時和分手的畫面、還有在餐廳時,滿天鈔票散落一地的種種畫面。

我皺起了眉,不愿再繼續深想下去。

「沒什幺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說完,我沒有再理會秦書磊,直接就走。

走出茶水間之后,一滴溫熱的透明液體滑過我的臉頰,我疑惑地抬起手去摸,這才愣住了。

為什幺……我會哭呢?

難道是因為我聽見秦書磊與他未婚妻的對話嗎?

回憶、小男孩、約定,我到底遺忘了些什幺?又到底為什幺會失去記憶?為什幺?

杰園開車文_現代言情開車文

???

晚上,吹完頭髮之后我躺在床上,看著已經熄燈的昏暗房間,吐了口氣、我翻過了身子看向窗外。

皎潔的月光透過窗簾的縫隙間灑落進來,在地板的某一處落下了幽藍色的月光,寧靜-而冷漠。

我想起了之前問過爸媽我小時候的事、也就是我澈底從秦家生活中消失的那兩年發生過什幺事的時候,爸和媽臉上所露出的表情與吞吐的話語。

他們一定有什幺事情瞞著我。

可是、就算再一次的去問了,他們也不會告訴我吧?

啊、說起來,我似乎還沒有給秦修磊回覆吧?「以結婚為前提交往」這件事。

好煩……

秦書磊把他唯一的溫柔留給了我、唯一的關懷與寵溺也是。

然而,我卻不能夠回應著他些什幺。

「我喜歡的、沒有任何原因,僅僅只是因為那個人就是妳、只是妳罷了,不管妳不想得起來我們之間的回憶,那也沒關係。

杰園開車文_現代言情開車文

「我之前不是說過了嗎?妳想不起來、那我便會創造出與妳新的回憶。」

「打從妳進來公司的第一天,我就認出了妳。」

忽然間,我想起了秦書磊對我所說的話,心臟又不禁微微的刺痛起來。

特別是他那只在我面前露出的孩子氣與溫柔,都讓我眼眶不禁濕潤。

秦書磊默默地守護著我們的約定如此多年,而我卻什幺也想不起來、什幺也無法回覆他,那對他來說、豈不是非常不公平?

我不能如此自私、我不能。

反正、反正,我又不喜歡秦書磊……

我不喜歡、對,我不喜歡他。

我如此強調著、藉以說服我自己,但是我卻還是忍不猜測他的未婚妻吳佳儀這個人,跟他是青梅竹馬嗎?在我與他小時候相遇時更早認識的?

或許秦書磊對我的感情不是愛情的那種喜歡?而是久別重逢的喜悅和執著讓他誤會了?

閉上雙眸,我強迫讓自己陷入夢鄉,不愿再去多想。

杰園開車文_現代言情開車文

許柔伊,不要再想了、不要再想了……

妳已經不想要再談戀愛了吧?反正最后受到傷害都會是我自己、那我寧愿永遠也不要再喜歡上一個人。

然而在墜入深沉的夢鄉里時,我的腦海里出現的是秦書磊那溫柔的笑容與眉眼。

還有一道稚嫩的聲音響起。

「妳叫柔伊嗎?是個很好聽的名字呢。」

「我叫秦書磊,只比妳大兩歲哦。」

##時隔三個月終于更新啦!

##接下來詩羽不會再神隱啦,會努力碼文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3988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