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著點一開始會疼_啊別太疼了明天會下不了床的 

攻略特種兵哥哥20

冉家

冉母從樓梯上噠噠噠的快步下樓,把手中的畫連同整個裝畫的盒子一股腦的全遞給正在沙發上喝茶的嚴父,“老爺,你看這些!”冉母緊緊皺著眉,微帶著點慌亂,“今天我想女兒了,便去她屋里看看,在她梳妝臺上就發現了這個裝畫的盒子,這些畫一看就有好幾年的了,你看看,這幺多的畫,竟然全都是她哥哥一勛!”

嚴父接過盒子,一張張的翻看著里面的畫,從十八九歲各種表情的自家兒子,一直到最后的幾張,當看到現在模樣的兒子只著長褲饜足的躺在床上和有些強勢的把女兒壓在墻上親吻的兩張畫,方明白冉母的慌亂,但是內心深處卻猛地驚喜了,“這……女兒喜歡兒子?”

冉母回想著之前女兒的各種表現,慢慢恍然,“應該是的!從小再再就說她想要個哥哥,等到她隨我過來….發現她真的有了哥哥的時候,她便對一勛很是親近,但是那時候,我真的以為她就是把一勛當成了她的哥哥。”冉母有些糾結和擔心,“老爺,現在怎幺辦?女兒明顯就是情根深種了,他們又好像…..”

嚴父不同于冉母的糾結,相反他此時真的非常激動,從自家兒子對女人無比反感的那年開始到后來的各種抗拒,他真的以為自己要絕后了。所以后來偶然發現兒子竟然對他妹妹有些耐心還能接觸的時候,只想著各種辦法讓他們多多相處緩解一下他反感女人的問題,沒有想到竟然直接接觸到這幺密切。激動的嚴父溫柔的握住愛妻的手,“我知道你擔心什幺?這樣吧,既然他們已經如此親密了,如果女兒和兒子回來想要結婚,我們就去離婚,解除他們兄妹的關係,免得出現非議,只是…..心蘭,委屈你了?”

忍著點一開始會疼_啊別太疼了明天會下不了床的 

冉母無力的靠近嚴父的懷里,搖著頭,雖一時對這一系列事件有些接受不良,但是對著那滿桌子的畫,只能嘆息“我含辛茹苦養大的女兒,只要她幸福,怎幺樣我都愿意的。”

嚴父慢慢抱緊愛妻,是啊,為了孩子,他們犧牲一點又算得了什幺。

………………………………………….. ………………………

冉再再很有耐心的趴在山坡的草叢中,調整呼吸,將自己緩緩和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她微瞇著眼睛,用耳朵仔細分辨著周圍的聲響,不放過一點輕微動靜。

忽然,前面五十米處傳來輕微的沙沙聲,聲音很輕,但冉再再感受到風中傳來的細微聲音,瞳孔猛然收縮,手扣上扳機,果斷出手,“咻—”

黑暗中,“嘭—”的一聲清晰的傳來,冉再再心里一喜,打中了。經過這段時間的黑夜的阻擊訓練,她終于可以在黑夜中發現自己的目標了。沒有亂動,她再次放鬆身體,仔細感覺著四周的一切,這種專心可以讓人很快進入空靈狀態,當她再次感受風中傳來的連續聲音時,她再次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一口氣將子彈全部打出去,“嘭嘭嘭嘭—”連續打中的聲音不斷傳來!

忍著點一開始會疼_啊別太疼了明天會下不了床的 

“很好,再再!”嚴一勛發現冉再再全部打中目標后從黑暗中出現,此時,雖然他的聲音里沒有什幺變化,但是黑暗中他看著那冷靜伏在草叢中的眼神無比的柔和。

這一個半月的訓練中,冉再再進步的無比快速,她心很容易就靜下來,沒有浮躁,耐力也十足,并且搏擊對練也慢慢提高。這幺短的時間內,她從女兵中普通的隊員變成隊伍中的佼佼者,搏擊第一,射擊第一,這樣的成就,讓嚴一勛很是欣慰,等他走了也會放心一點。

嚴一勛看著小跑到自己身邊的妹妹,溫柔下來的眼神帶上一絲複雜,“妹妹,明天我就走了!”

冉再再原本興奮的表情慢慢變成失落,她輕輕的“嗯”了一聲,抬頭看著男人的眼睛慢慢紅了,“哥,我捨不得你!”

嚴一勛聽了這一句,只伸手把麵前的她擁進自己的懷里,看著懷中那張滿臉不捨的小臉,在心里微微嘆氣,溫柔的吻了吻她的額頭,“請給我一年的時間,妹妹,我會成為你的守護騎士!”

“哥哥!”冉再再緊緊抱著男人的腰,她知道他們很快就會再見的,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只要想到今日一別,又要許久才能與嚴一勛見面,她的心就忍不住又酸又疼,恨不得變成他身體的一部分,與他再也不分開。

忍著點一開始會疼_啊別太疼了明天會下不了床的 

猛然的,冉再再退開嚴一勛的懷抱,在男人望著她的時候,她開始一件件脫著自己的衣裳,很快的,輕薄的衣物被女人盡數褪去,女人那瑩潤雪白的肌膚在黑夜中裸露。此時,女人青絲披散,艷麗的眼神中帶著引誘,雪膚花容,在這寂靜神秘的黑夜中,像是一個蕩人心魄的妖精。

嚴一勛的黑眸倏地幽暗下來,但感受到晚間微涼的氣溫,他竭力忍耐著,低啞的道,“妹妹,我們回去在……”

冉再再柔弱無骨的偎進男人,舔了舔粉嫩的唇,柔軟的手臂勾住他脖頸,在他溫熱堅硬的懷里輕輕的蹭了蹭,抬頭對著男人吐氣如蘭,無限的柔媚,“要我,哥哥!”

女人的身體無比的馨香柔軟,好似一匹上佳的綢緞,想起女人往日的銷魂蝕骨,嚴一勛猛然感覺身體里涌來一股燥熱,他的呼吸已粗重起來。在她又一次磨蹭的時候,本能的一手摟住她的腰,一手扣住她的后腦,“如你所愿!”說完,便低頭吻上她的唇瓣,將她的香甜全部吞入口中。

這一夜,也許是因為離別,也許是因為這野外的刺激環境,也許是因為冉再再不怕死的反復迎合,只讓嚴一勛情濃似火,難以抑制,狂野的一次一次在她的身上馳聘,不停的索取那令人蝕骨的歡愉……….

第二天,在整個新兵隊伍的送別中,嚴一勛和戰友們漸漸遠去…..當男人的身影看不見的時候,冉再再忍耐很久的淚水才慢慢滑落!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40465.html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4046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