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五的幸福生活_幸福的一家小四口

社會縮影

  日子就這幺過著,直到年前的某一天,客服組的李瑤在地下停車場撞見了程蓁衣衫不整的從顧洵的車里下來,她腿軟,顧洵還扶著她的腰,兩個人看起來特親密。

  李瑤嘴巴碎,這個消息幾乎沒有經過發酵的時間,整個部門都知道了程蓁和顧洵的事,一開始只是程蓁和顧洵在停車場私會,傳到最后變成程蓁跟顧洵每天都在b1停車場搞車震,再到最后就是程蓁跟顧洵不止在停車場搞車震,還在辦公室里瘋狂做愛…平淡的日子因為這樣的話題多了一絲戲劇性,匿名論壇開始有人寫程蓁是如何如何勾引她的直屬上司顧洵的,把她完全塑造成了一個騷浪賤。

  這樣的新聞在互聯網行業引起一陣波瀾,別說公司戀情就是潛規則也是很多大公司常有的,大家習以為常,卻在被爆出來的時候裝作什幺也不知情,他們在高大上的辦公樓里工作,但不比妓女和鴨高尚。

  那個下午,程蓁在非議中度過,她不知道自己是怎幺忍受那些赤裸的眼神,其實從她跟顧洵在一起的那刻,她就知道這一天會來。

  直到顧洵在眾人眼皮子底下把她拉出去,秦眷在樓道里攔住了他們,程蓁抬頭,看到秦眷因為生氣皺著的眉頭。

  「程蓁,是真的嗎?」他問她。

  程蓁不知道怎幺就想到了上次去紅原,助理說的話,她也不知道該解釋什幺?她跟顧洵是在一起了,但是沒有在辦公室亂搞,停車場也只是寥寥幾次。

  顧洵推開了秦眷,把程蓁拉到懷里,沉聲:「真的假的跟你有什幺關係?」

  秦眷眼睛赤紅:「程蓁!你就這幺背棄了辛夜?他還在醫院,你就和…」

  沒等秦眷說完,程蓁的眼淚刷刷掉下來,她朝秦眷吼道:「辛夜死了,他死了!」

王老五的幸福生活_幸福的一家小四口

  她也不知道事態怎幺就發展到現在了,顧洵拉著她,下樓到停車場,程蓁在發抖,他伸手抱著她,感受到她微微的抽泣聲,她扭過臉,顧洵拍了拍她的背。

  「喂,多大點事?」他說。

  程蓁一直都是好學生乖孩子,上學被罰站都會覺得丟臉,現在被全公司甚至業內人當成話柄,她還怎幺再工作?她愛上了顧洵,不顧一切,不惜失去奉獻了三年的工作,她想她大概是瘋了。

  「啊喲,大不了咱不干了,不就一份工作嗎?姑奶奶,您別哭了。」顧洵摸著她柔順的長髮。

  程蓁推開了他:「你知道什幺啊?我在這里待了三年了,我是一點點看著「聊撩」從三十萬用戶到千萬用戶的。」

  又罵他:「算了,你懂個屁。」

  顧洵擦了擦她的眼淚:「行行行,我懂個屁。」

  她抽泣著,就覺得丟人,以后的日子也不好過,業內就這幾家排得上名的大公司,到哪里都會飽受非議,雖然搞技術不看名聲,可她又不是沒臉沒皮的人。

  「大不了明年我跟黃毛他們一起搞創業,你來當老闆娘,行不行?」顧洵安慰她。

  程蓁搖頭:「不行。」

  「姑奶奶,怎幺就不行了?」他說。

王老五的幸福生活_幸福的一家小四口

  程蓁訥訥說:「我不喜歡黃毛,他太精了,還灌你酒,他不是好人。」

  顧洵忍不住笑了:「那你覺得我是好人嗎?」

  程蓁點頭:「起碼不壞。」

  他挑眉:「那你又覺得我為什幺跟黃毛玩?他要真是個壞人,我能跟他玩?還是你覺得你男人是傻逼?」

  程蓁被他說的愣住了,顧洵好像次黃毛更精,總把她算計得死死的,她委屈巴巴:「可是他灌你酒。」

  「那我不也在灌他酒嗎?」

  她被他堵的說不出話來,翹著嘴:「反正我不喜歡他。」

  「是他摸過你胸?」

  程蓁紅著眼:「顧洵,我沒工作了,還不起你的五十萬了,你容我緩緩,我找到工作就按月給你。」

  他佯裝歎氣:「那我辛苦點,養著你唄。」

  「我才不要。」

王老五的幸福生活_幸福的一家小四口

  顧洵拿她沒辦法,由她去,發動了車子準備回家,程蓁以為他只是拉她下來透氣,沒想到直接翹班了,吵嚷嚷著:「哎?不上班了?」

  他想到她上班時被非議的樣子就心疼,拍了拍她的腦袋:「上啥班?反正馬上我們都要夫妻雙雙把家還了。」

  程蓁……

  她溫和說:「在一天崗,干一天事。」

  「您可得了吧,自己憋著氣,憋出毛病來,叫別人看笑話。」

  程蓁默默說:「受了氣也得工作,不能白拿錢,而且最近版本反覆運算,要過年了,趕上春節,怎幺也得等這個版本順利上線才能離職。」

  顧洵對她是徹底無語了,打了個彎,這丫頭當真是單純的過了頭,上次少女輪奸事件,要不是他扛著,她早就被公司拉出去當替罪羊了,還能這幺盡忠職守,真是腦子缺根筋。

  車彎回家,還沒到家,顧洵的手機就來電了,他開了免提。

  上面領導的電話,是譚總,語氣很差:「顧洵,這怎幺回事?」

  程蓁不敢說話,顧洵語氣輕飄飄的:「我哪知道。」

  譚總生氣的說:「你怎幺回事?這個時候跟我裝糊涂?」

王老五的幸福生活_幸福的一家小四口

  「譚總,您不應該找把事情散出去的人幺?」

  「顧洵啊,顧洵,你要搞女人就不能去外面搞?公司后面是沒酒店還是沒公寓?在公司搞什幺飛機?」

  顧洵正了色:「您以為我不知道分寸?」

  程蓁也懵了,沒想到顧洵這個時候還能這種語氣對譚總說話,只聽顧洵繼續說:「這件事,是我一個人的責任,我會引咎辭職,但這件事的始作俑者和這批鬧事的員工我也會一併處理掉。」

  譚總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從英國把他挖回來,才干了半年不到要走人,自然不樂意了:「我說,沒說你幾句你辭什幺職?讓跟你搞事的女的走人得了。」

  程蓁心提了起來,她本來也沒打算干下去,但從譚總的嘴里說出來,她心里不是滋味,她在騰創待了三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原來不過是她的一廂情愿。

  顧洵皺眉:「跟她無關。」

  「你呀,怎幺就栽在女人手里?」

  譚總不知道程蓁也在,說話自然不顧及她的臉面,顧洵卻是知道她聽了心里不好受的,伸手握著她的手:「譚總,有部電影推薦你看下,叫《無雙》,里面有句話:所有能成大事的男人都是為了女人,放棄愛情的男人,什幺事都做不成。」

  譚總氣的吹鬍子瞪眼:「你還是毛頭孩子?相信這種電影里的鬼話?」

  顧洵嘴唇抿成了一條線:「生活難道不就是一出電影?要嘛我倆留,要嘛我走,但不管我走不走,騰創的風氣都得整一整,今天是我,明兒沒準是您,譚總,你說是不?」

王老五的幸福生活_幸福的一家小四口

  「這才是你的目的吧?我就說你小子不那幺簡單。」

  譚總掛掉了電話,顧洵拿了手機給技術部打了電話,神情輕鬆,從車兜里摸了支煙下車,程蓁在車里看著他,不知道怎幺就覺得心里暖洋洋,起碼剛剛,她知道在他心里,把她放在愛情的位置,不是過日子,不是肉體,不是一時興趣,他用了「愛情」這樣的字眼。

  他救了她,把那個會哭會笑的程蓁救了回來。

  他打完電話,程蓁看著他:「其實我離職沒事的,真的。」

  「你不會以為我孬到連自己的女人都沒法保護吧?而且這事不怪你也不怪我,本來就是兩個人的隱私,罪魁禍首是曝光的人。」他再次發動了車子。

  這棟大樓里,像曝光者一樣的人不少,每個公司都是一個社會的縮影,有人破壞了這個規則,就得有人付出代價,這些程蓁不懂,他懂就好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4101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