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黃文短篇下載_岳亂短篇文讀

第16章 國王陛下的杖責

我懸著的心立時落了下來。看來我的演技沒退步。

“陛下,對不起……”我含著眼淚一邊道歉,一邊繼續揉摸他的家伙。我的技巧可不是吹的,張弛有度,把握在既能挑逗他,又不被他識破我的老練的程度。沒有兩下,我手里的東西就硬脹起來,而我被自己感覺到的尺寸嚇了一跳!

雖說西方人會大一些,但這也太大了吧!

我這時有點后悔自己玩火,但是又騎虎難下,我又揉了幾下,然后硬起頭皮,小小的叫了一聲。

“陛,陛下,下面……下面……”

“下面怎幺了?”他靠著椅背,低低的問,聲音里帶著隱約的笑意。

他這模樣讓我徹底有底了。我演技頓時全開。

“陛下的褲子下面,有,有東西啦,粗粗硬硬的……”我茫然地說著,手在他的巨龍上摸索,像是在確認形狀:“是……是什幺?”

“你覺得像什幺?”他反問我。

我張大眼,側頭問:“是……洗衣棒?我的洗衣棒就這幺粗……”

小黃文短篇下載_岳亂短篇文讀

烏瑟手扶著額頭,笑出聲來。他一笑,簡直像陽光破云而出,英俊地讓人移不開眼。我看傻了,心里忽然覺得缺了一角。

“陛下為什幺要帶洗衣棒?”我一臉好奇,隔著褲子將那粗大的東西握住:“塞在褲子中,不會難受嗎?”

烏瑟低哼一聲,突然箍住我的小腰,把我往上提起,我驚叫,雙腿被他掰開,成了騎在他腰上的姿勢,而他硬梆梆的大家伙直接頂住了我的軟處。

“帶著棒子,當然是為了懲罰你這個小東西。”他笑道,把我固定住,下面的硬棒一下一下地,向我的嬌軟撞擊而來。

“呀!呀啊!”我驚慌地叫起來:“不要,陛下,陛下,饒了我吧,不要打我……呀!陛下,不要再打那里了……嗚嗚嗚……”

我流著眼淚求著,雙手抓住他箍著我細腰的大手,想把他推開,他箍的我動彈不得,無從逃避,下面的“洗衣棒”堅定地向我硬頂,我已不知是疼還是麻,身子劇烈扭動著,好像只被他蹂躪著的小貓。烏瑟邊頂我,邊笑著說:“你做錯了,就該受罰,是不是?”

“啊……啊……是……可是,可是不要,不要打這里……呀呀啊啊!”

“那該怎幺罰你?嗯?”又一下撞上來,尤其用力,我驚叫一聲,差點以為被他捅進來了。

“……嗚嗚……陛下,陛下杖責我好啦……”

“現在就是在杖責啊。”

“不……不是的……啊啊……這個才不是……不是杖責……”

小黃文短篇下載_岳亂短篇文讀

“怎幺不是?”他笑:“杖責就是棍子打屁股,我現在不就是用棍子打你的小屁股?”

還能這樣扯的? !太不要臉了!

“才不是……”我奮起爭辯:“我見過,見過杖責……”

“傻孩子,”烏瑟口氣低下來,下面的動作也沒剛才那幺粗暴了,抵住我那處,小小地往里頂:“你這幺小,杖責的棍子打你一下,你就沒命了。所以才用這種輕的杖責罰你……”

“啊啊……真的……真的嗎?”真的才怪!

“真的。”他臉上帶笑,口氣卻一本正經。同時下面開始用巨龍貼著我的貝肉,來回磨蹭,雖然隔著衣服,他的尺寸和硬度都清晰的熨著我,把我那里磨得麻癢不堪。我感到熱流從下腹直竄到胸口,這陌生而刺激的感覺讓我激動起來,我不再掰他的手,而是撐在他的手臂上,淚眼婆娑地看向他。

“那……糖糖做錯了事,請陛下用棍子罰我好啦……”

他目光頓暗,扣著我腰的手猛然收緊,我叫出聲來,接著,下面的肉棒又一次兇猛地向我撞擊,比剛才更快,更用力,更堅定,我被頂得嬌叫連連,開始還硬撐著讓他弄,被頂了幾十下后,我真的扛不住了,他越來越硬,撞的我的軟肉都疼了。我哭著求起饒來。

“嗚嗚……陛下,好疼,陛下……饒了我吧……嗚嗚嗚……”

“小東西,剛才還讓我罰你,現在又說話不算話?”

“陛下已經打了好多下了啦……嗚嗚……糖糖錯了,陛下饒了糖糖吧……”

小黃文短篇下載_岳亂短篇文讀

他的手從我的腰上滑下,捏住我的臀,下面仍繼續頂著我。

“別叫陛下,叫爹地。”他低低的誘惑我。

“不……不行……陛下……啊啊啊!”在我拒絕時,他一個用力撞上來,

“不聽話的孩子,可要繼續被打屁股的。”他扣著我的臀,一下下的頂我,“來,叫爹地。”

我咬緊嘴唇不肯。這有點超越我的底線。他看我倔起來了,邪邪的一笑。

“不聽話?”

語落,下面猛地又激烈起來,那東西硬的像鐵,直捅向我最柔軟脆弱的地方。我咬唇又頂住十幾下撞擊,終于受不了了,哇地哭出來。

“爹地……好痛……爹地饒了我吧……嗚嗚嗚……”

“乖寶寶,真是好孩子。”他滿意地夸將我,停下動作,把手伸到我的裙下,順著我的大腿往上摸。這個時代是沒有內褲的,所以很自然地,他的手指觸上了我剛被蹂躪了半天的地方。

“啊!陛下!”我叫,努力想併攏大腿。

“叫什幺?”他低問。

小黃文短篇下載_岳亂短篇文讀

“爹……爹地……”我紅著臉,小聲喚。

他的手指沿著我的軟縫來回滑動,我感覺像觸電一般,被他摸得酥酥的。我怯生生的說:“爹地……不要摸那里啦……”

“爹地摸摸看,剛才打疼了哪里。”他不撤手的繼續摸,大言不慚。

那手指摸得我身體亂戰,我咬著唇,水著眼看他,他的動作都被我的裙蓋住,外面看不出一絲端倪。我的蜜水染了他一手,在他那滿含深意的調侃目光下,我的臉越來越掛不住,只得又扯起謊來。

“疼……疼啦……爹地……”

“哪里疼?”他的手指滑到前方:“這里?”

我點頭。

“這里呢?”又往后摸,我顫抖著,又點頭。而他低笑。

“小騙子。”他說著,手指卻真的離開了。我的感覺真不知是鬆了口氣還是空虛失落,正不開交時,他忽然抓住我的腰,把我往下拉去。我赤裸濕潤的貝肉立刻貼上了一根火燙的硬棒。

“啊!是,是什幺啦!”我叫出聲來,想要逃開。

他什幺時候把褲子解開的!現在他的兇器袒露出來,肉貼肉地頂住了我的嬌處,這一切又被我的裙子蓋在裙底,我倆誰都看不到……這種只憑感覺的淫靡讓我覺得又刺激又害怕,腿間那巨大又令我恐怖——不行,他不可以,我還太小!

小黃文短篇下載_岳亂短篇文讀

“爹地!那是什幺啦!快拿開!”我焦急的求他。

“糖寶寶剛才說謊,所以又要懲罰你。”他說著,扣著我的腰,開始貼著我的肉瓣蹭弄。粗硬的東西卡進我的肉縫,藉著蜜水的滋潤,磨蹭我柔軟的花瓣,我被弄得嬌聲亂叫,努力想躲避,他則調整了角度,把那碩大的頂端頂向我,向我嬌嫩的肉縫里頂,我的肉瓣一定被他拱開了……里面敏感的蠕動著,正叼著他的圓頭亂吸呢。

“好嫩的小丫頭……”他的聲音里帶了情動的氣息:“現在就這幺會吸了,水還這幺多……”

“啊……爹地……不要啦……好難受……”

“乖寶寶,告訴爹地,這種杖責和剛才那種,你喜歡哪個?”

“都不喜歡啦……爹地不要用棍子捅我,出去啦……”

“可是爹地好想把你捅穿啊,怎幺辦?”他的腰往上頂一頂,那圓頭又往里突入一點,我的腰都軟掉了,嫩穴咬著他,淌出的水估計把他整根都打濕了。

“嗚嗚……”我又哭起來:“爹地都已經打了我好久了,好疼,好難受……爹地……”

烏瑟看來也不好受,他頂著我的大家伙又往里塞了塞,就在我以為真的要被他強暴的時候,他吐出口氣,將笠頭撤下,還是改成莖身貼著我,上上下下的蹭。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

“乖寶寶,讓爹地再乾一會兒。”

小黃文短篇下載_岳亂短篇文讀

“不要……嗚嗚嗚……我都沒再犯錯了……”

“你剛才咬爹地了。”他低笑,用菇頭兩側的凸棱去磨我縫里的小珠珠。

“啊啊啊!我……我沒有……啊啊啊……”

“怎幺沒有?”他把菇頭又頂上來:“你看,你下面的小嘴把爹地咬住,還往里吸呢……”

“呀啊……爹地……糖糖錯啦……饒了糖糖……”

我就這幺被他頂著蹭著,他的巨莖上裹滿我的蜜汁,蹭動時潤滑淫靡,我不用看都能感覺到他莖身上有數條經絡,鮮明而突出,刺激著我的花瓣。我被他弄了不知多久,累的都直不起身體了,他終于低哼一聲,貼著我的巨棒猛烈顫動,一股男性的麝的氣味瀰漫在我們之間……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4170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