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快穿女配的幸福_快穿醫生h

性男欲女(3)【滿滿一章純H 3800珠還債】

  硬脹嫣紅的小乳尖被男人嘬在嘴里,吸的「咂咂」有聲。他的舌頭不那幺細膩柔軟,在軟軟的乳頭上來回掃著,她幾乎能感覺那粗糙的顆粒感。

  他舔弄的越來越煽情,嘴巴含著她的乳尖往外拉扯,圓滾滾的乳球在男人的力道之下幾近成了筍狀。

  他還要握住她的奶,擰捏,往濕熱的口腔深處推擠。

  啊,又舔又咬搞的好濕,在幽暗的室內,那聳立的乳房泛出油光水量的色澤,愈發顯得那團瓷白幼滑。怎幺不讓男人想要狠狠蹂躪?

  「嗯……」她從鼻腔里溢出嬌滴滴的氣音,呼吸早開始亂,明明還有好多疑惑要問他,現下卻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除了他的吸吮聲,就是自己過快的喘息,一聲聲回蕩在靜謐的房間里。

  「不……不要再吸了……」小巧的乳頭也跟下體那脆弱器官一樣,經不起男人反復廝磨和索取,那乳孔都被吸的張開,但可惜的是她又沒有奶水可以溢,如果跟下面一樣有水淌出來,反而是宣洩,或許稍微緩解那種入骨鉆心的酥麻,哪像現在這樣,一對嫩紅的乳頭只能硬硬地脹在那里。

  他終于鬆開唇舌,乳頭脫離男人的口腔而發出輕微水聲,她被饒過時,下體兩瓣陰唇擠出黏稠的愛液,把內褲的襠部濕透,堪堪黏在那里,陷進她私處的小肉縫里,有點硌。

  被大力揉弄過的兩團酥胸,白皙的乳肉上覆著紅紅的指痕、揉痕,此刻真是活脫脫兩只成熟碩大的蜜桃。

  接下來就是插進她的小穴,一想到他那大肉棒要填滿自己那幺窄小的地方,就忍不住整個人戰慄,白嫩到微微泛粉的肌膚上起了一層細小的雞皮疙瘩。

  情欲的紅潮彌漫到她臉上,雙頰嫩紅的仿佛能掐出水來,一對明眸也像蒙了薄霧,水潤潤的。

肉快穿女配的幸福_快穿醫生h

  她的腿被他擺弄成誘人的「M」狀。

  正中間飽滿的陰戶,雙腿一擠壓就鼓出來,又被緊巴巴的小內褲勒出誘人的形狀。兩瓣大陰唇中間,那布料的顏色明顯深些,被那濕噠噠的小嘴吸的都陷了進去。

  「黎晝,你這里……還會有別人過來嗎?」她仰躺在床上,張著紅潤的小嘴,儘量平復剛剛紊亂的呼吸,好應付下一場更激烈的快感盛宴,性愛還沒開始,她那光潔的額頭已經出了一層汗。

  「當然不會,這是我的房子。」他一面說一面低頭,英氣的面孔湊近她腿心。

  感到男人的熱氣噴在上面,她身子敏感地顫了顫,「呀,好癢……」

  「怎幺問這個,你在這里看到別人?」作為員警,他有著超乎尋常男人的敏銳。宛秋都沒說見到誰,他已然先問出來。

  她小聲囁喏,「有個女人。」

  他正欲吻上她下面那濕漉漉的小嘴,聽到這句,動作頓了下。

  想了想,他說,「可能是沈清月,她跟我哥最近接受調查,資產全被凍結,她開不起房,只能來這。」

  宛秋并沒發表意見,黎晝就說,「明天,我會找人來換鎖。」言下之意就是不準外人再進來,嫂子當然也算。

  「財產被凍結……因為換妻嗎?我不懂,雖然這事很淫穢,但沒給別人造成壞影響,或許只是夫妻情趣,你們員警也要管?就算是親人,你也要抓?」

肉快穿女配的幸福_快穿醫生h

  黎晝沒有正面回答,「我查的是事,不針對人。」

  「宛秋,別再問了。」

  他對她的嫩穴真是毫無抵抗力,那媚紅的肉裂,無助地翕動,卻又從陰唇、肉縫處以及陰道口泌出透明的黏液,誘惑男人去把它填滿。

  他伸出舌尖,在她的肉縫里輕輕刮過去。

  天哪,宛秋「嗯」了聲,緊緊揪著床單,勉強維持聲線的穩定,「我、我還想問你一件事……啊……不要!」

  他一秒都不想聽她啰嗦,舌頭忽然強勢頂開那緊窄的穴口,直卡到陰道里面去,惹的宛秋一陣失控尖叫。

  他近乎變態地,熱衷品嘗她的穴,對準那淺粉色又濕滑的小肉縫,用溫熱的嘴唇罩住,試圖把里面的花蜜吸出來一樣,嘖嘖有聲地吮著。

  不怪宛秋一到這種時候就有被愛的錯覺,他真的太「疼」她,吸完她奶子又吸她這里,好像她的胴體對他來說是神圣的獻祭品。

  被他舔的很舒服,好爽,快感就像潮水那樣密集地涌來,她毫無抵抗力地被吞沒,忘情地呻吟。

  但這濃情蜜意沒能維持多久,都怪她氾濫的太快,小花穴跟個泉眼似的,把愛液一波一波地往外吐,不止沾濕那處,還淌的股根上都黏糊糊。

  宛秋還沒從潮吹的余韻里回過神,兩條緊實的雙腿就被他抬起來,而且這回直接架到肩上。雖說為了直播專門學過鋼管舞,但畢竟不是專業的,身體哪有那幺柔韌,被他折成這樣腿根子好痛,她嚶嚶叫,還掙扎好幾下。黎晝愈發用力摁住她,然后把已經硬脹到像烙鐵的性器,對準她緊致的穴口,猛地頂進去。

肉快穿女配的幸福_快穿醫生h

  「啊。」

  她高亢的呻吟遮蓋了他的聲音,進入她濕熱的內里時,他從喉嚨深處發出厚沉悠長的歎息,極其磁性。

  在性事上他果然習慣了蠻橫,依舊不給她適應的機會,一插進去就開始狠狠頂弄,每次都撞到陰道最深處,再拔出來,兇殘地填滿那柔軟的嫩腔。

  她也跟他做了好幾次,但每一回都宛如初夜,男人的性器總能把她絞磨渾身發麻,都怪他太大太粗,每次都像要撕裂她一樣「咕滋咕滋」地反復碾磨她的陰道。

  快感從尾椎竄起,就跟過電那樣涌向四肢百骸,真的很快就能把她整個人都麻痹,好酥,好癢,被他這樣抽插,臀部被撞的「啪啪」作響,后腰更是像要化掉一樣軟成一灘水。

  透到骨子里的癢,陣陣激蕩的快感。

  她不是故意勾引,但就是忍不住要哭,眼眸濕濕的,襯著眼尾的桃紅,豔麗妖嬈。

  剔透的淚水盛在她眼眶里,伴隨他的抽送而不住搖晃,隨時會滴落下來。晃動的不止是她的如絲媚眼,還有那飽滿的酥胸。碩大美嫩的兩團,不停在她胸前搖著,霸佔他的視線。

  他把身子壓的更低,正面抓握住她圓滾滾的乳,大力擰捏。那兩團奶真是又大又挺,哪怕她這樣躺下去,只要被他一握,還是能看到紅紅的乳尖從他指縫里擠出來,被他夾著摩擦。

  「嗯嗯……受不了……」

  這個姿勢意味著她雙腿被折的更低,大腿都貼上了腹部。

肉快穿女配的幸福_快穿醫生h

  被他肏穴肏的,幾乎整個身子都要跟著折斷。

  這個男人真的太可怕,不是一次比一次溫柔,恰恰相反,一次比一次瘋狂,這樣完全控制她、壓制她,她逃都沒得逃,鼓著嫩穴任由他插入、拔出。

  真要命,一輪還沒完,她就覺得自己不行了。身體里好像燒起失控的火,灼著她,內部好像要爆炸!那碩長的陰莖仿佛燒紅的鐵棍,把她絞的渾身顫抖、痙攣,好像抓著或咬著發洩。

  這不是快感的巨浪,簡直是銷魂蝕骨的肉欲深淵!

  「啊……啊……求求你,不要……嗯——嗯!」她一聲聲嗚咽,呻吟也愈發淩亂,到最后就是狼狽不堪,被他搗的嗷嗷直叫。

  瘋狂的快感持續疊加,膨脹到極致的龜頭戳在滑膩的嫩腔里,兇悍地撐開層層細嫩褶皺,油光水亮的頭部直抵她的宮頸口,張開的馬眼嘬著那肥嫩的肉壁,泌出的津液相互交融。

  「嗚……會死的……不要……嚶……」她叫的嗓子都啞了,像小動物受傷一樣連綿不斷地哼,水汪汪的眼眸一片迷離,楚楚可憐地張著嘴,津液流出來。

  真的,不要再繼續了,會暈過去的。

  他低喘著把性器拔出來,卻不是結束,而是將她翻個身,以后入的體位再次伐撘她的身體。

  黎晝的耐力非常恐怖,從來就沒有一次結束,能射出精來。

  后入的體位倒不是插的多深,她的屁股又圓又翹,陰莖反而沒法整根沒入。而是這種姿勢,她會下意識地夾緊,濕熱的陰道就會更緊地包裹住他的性器,能讓他舒爽的發狂。

肉快穿女配的幸福_快穿醫生h

  她撅著屁股,白花花的臀肉在他眼底下搖著,跟她的嫩奶一樣,晃出陣陣迷人的肉浪。他張開寬大的手掌,一邊一個地握住,然后掰開,肉粉色的屁股縫露出來。她被插的蜜穴完全敞開在他眼前,塞入其中的大肉棒剩下小半截露在外面,上面凸起的青筋還在亢奮的跳動。

  他就這樣抓握著她的屁股,開始第二輪更猛烈的沖刺。

  「啊哈……嗯……」她被他肏的,整個身子都顫個不停。

  她用力閉上眼,秀氣的眉毛擰到一塊,小小的臉蛋早已紅透,細密的汗珠布滿額頭和鼻尖,這種看似略顯痛楚實際卻象徵極樂歡愉的表情,讓她顯得愈發香豔動人。

  不遺余力的猛肏又開始,粗大的陰莖一進一出,「啪啪」聲響起,愛液四濺,媚肉翻進翻出。她看不到,他烏黑的眼眸充滿滔天的欲望,恨不得把她寸寸揉碎。

  所有的理智都潰散在肉欲的洪流里,媚氣的呻吟和性愛的樂章回蕩在房間每一個角落。

  她已經記不得到底過了多久,終于,黎晝喘息變得沉而粗重,插在自己體內的陰莖似乎也到了爆發的邊緣,沖到頂點的情欲似乎把他也迷惑住,竟情不自禁地俯下身,牢牢抱住她,讓她清瘦的脊背緊緊貼著自己滾燙的胸膛。

  「啊啊……嗯——啊、啊——!」身體繃到極致,宛秋忽然爆發短促而高亢的尖叫,與此同時,她噴出來的洶涌液體全都澆在了男人頂到她最里面的龜頭上。

  他抱著她靜止,房間里只有倆人劇烈的喘息。

  又過了會兒,他把性器拔出,溫熱的愛液混合著濃稠的白漿,滿溢而出,從她紅腫的穴口擠溢,順著白嫩的腿根淌下,拖出一道淫糜的痕跡。

  宛秋徹底軟了,虛脫地倒在床上,累的一根指頭都抬不起來。

肉快穿女配的幸福_快穿醫生h

  不等她從這場癲狂的性愛中回過神,就會累的睡死過去。

  黎晝拿濕毛巾給她擦汗,哪怕這樣都弄不醒她,最多稍稍睜開眼,又體力不支地沉過去。現在是夏末,夜深還是有點涼,他披條毯子在她赤裸的身上。

  他沒有跟她同床共枕過,這次也不例外,平復后關上門出去。

  還彌漫著腥膻味的房間,陷入一片靜謐的黑甜。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4294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