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寫稿機器人到網絡文學,著作權究竟落在哪里?

著作權,一直是我們關注的問題。可是最近出現了寫稿機器人0.3秒成稿,問題來了,著作權歸誰?

2017年8月19日,機器人小冰在華西都市報“寬窄巷”開設專欄“小冰的詩”,獨家發布她的新作《全世界就在那里》(外二首)。

2017年兩會期間,廣州日報寫稿機器人“阿同”“阿樂”大展身手,連續寫出了政府工作報告熱詞分析、外交部部長記者會熱點問題分析等多篇報道,耐心回復公眾關于兩會知識的提問。

機器人創作的稿件著作權確實有爭議,但專家認為,機器人目前在法律上沒有被承認為獨立的人,因此,不能成為民事主體。因此,記者未與單位簽署版權協議的情況下,編輯、記者和單位(機器人著作權歸單位享有)共同享有著作權;記者與單位簽署版權協議的情況下,由單位享有著作權。

尚且不說寫稿機器人,網絡文學的范疇,版權被侵犯一直是嚴重災區。

63528e7023f52797bb986685f26e318a

破版權困局:協調各方力量共同出擊

從1998年蔡智恒的網絡小說《第一次親密接觸》的爆紅算起,中國的網絡文學已經走過了18個春秋。尤其近十年來,網絡文學發展勢頭迅猛,每年上線作品超過100萬種,國內各文學網站簽約作者超過250萬人。

而多部IP電視劇被指抄襲多部網絡小說一直風波不斷,例如《錦繡未央》、《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有媒體甚至曝出,現在部分作者借助“寫作軟件”,根據題材、章節、語段選擇模板,輸入主配角姓名、地名、性格等信息,軟件就會自動生成數十種內容,用于拼湊和組合整篇文章。

3b1fc09400e0c540a5ad733585d8b8dd

“在商業利益的裹挾下,侵權成本低、舉證維權難,再加上模仿、借鑒、拼湊等隱性抄襲難以界定,成為網絡文學‘抄襲之風’盛行的主要原因。”杭州師范大學教授夏烈說。

版權困局損害了行業的長遠前景,而靠作者或者網絡平臺的力量“單打獨斗”,已經難以應對當下盜版猖獗的局面。國家版權局下發《關于加強網絡文學作品版權管理的通知》,再度對網絡文學的侵權行為揮出一記重拳。從國家法律法規層面制定規則,將對維護網絡文學版權秩序具有重要意義。

095a308ce486809ddb0e7fb05df502be

破質量困局:作者要重視作品思想性藝術性

“商業資本對于網絡文學的影響是一柄‘雙刃劍’。”中國作協網絡文學委員會委員馬季認為,當寫作門檻降低,作者一窩蜂地迎合商業利益,除了引發版權紛爭,隨之而來的還有作品質量的參差不齊、泥沙俱下。

那么,網絡文學創作應該如何加強原創性,提高作品的整體思想和藝術水平?

胡慧娟喜歡將網絡文學稱之為“草根文學”。“網絡文學作者要努力研究讀者的口味,并加入自己的‘新腦洞’、新創意,形成自我風格的作品,并在內容多元化方面多做嘗試;而作為網站編輯,不能輕易抹殺小題材、冷題材,更不能因為短期的商業利益影響作者的創作自由。”

優秀的網絡文學作品,首先應該人物性格鮮明、故事性強;其次,應該具備一定的現實話題性,比如小說《杜拉拉升職記》涉及白領職場,《小別離》聚焦升學問題等;最后,具備思想性、藝術性應該成為優質網絡文學的共同特質,也是決定其能否順利走向市場的關鍵。

總而言之,原創才是王道,原創才能有自己強大的著作權。

b1cb20cc67ad0c364820c450ef46ffb3

(部分信息來源新華網)

來源:嘉權知識產權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