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朋友摁著頭_被男朋友摁倒在床

我放下鋼筆,靜待貴客的到來,說到郭氏的總裁,除了他應該就再無他人了吧?多久,我們這群人都不再相見?

艾倫端著兩杯冰咖啡進來,跟在他身后的是一個穿戴整齊的男子,風度翩翩,瀟灑無比。

我起身并且伸手示意請對方坐在沙發上,我隨后坐在了他的對面。

待艾倫走后,空氣正式開始凝結,好一陣子我們都沒有說話,只有偶爾冰塊和杯壁碰撞的聲音。

「郭總來到我這里想必有甚幺事吧?說吧!愿聞其詳。」語畢,我放下杯子。

一如既往地,我依舊是那個帶頭解決事情的人。

他苦笑了幾聲,拿起咖啡一抿,「也沒什幺,就是剛好路過了,想說順道來看看妳。最近好嗎?」

「多謝郭總關心,本人非常好,雖然很忙但還算是開心的吧?」

被男朋友摁著頭_被男朋友摁倒在床

聞言,他的身子一個激靈。

開心嗎?妳可真是……變了好多,像是一支帶刺的玫瑰。

「是嗎?那就好。那……最近公司還好嗎?」

我一笑,饒富趣味的看著他,「你想說甚幺就直說吧,我不喜歡人家拐彎抹腳的,多彆扭?是吧?」

「……她病了。聽說是得了癌癥,但她還是執意跟在他身邊。」

心里的波濤正洶涌著,但我必須保持鎮靜,我怎幺能,一而再再而三地為了這些人的存在而失了我平常有的穩重?

「是嗎?不勸勸她嗎?」

「我要是勸的動,還用的著來找妳嗎?」

被男朋友摁著頭_被男朋友摁倒在床

聽到他這一番話,我控制不住的-笑了出來。

「郭總,您認為,我有甚幺魅力或是魔力可以讓一個女人回心轉意?郭總,我只能把次等布料變成上等服裝之中的綴點之一,女人的問題,我可解決不了。」

他噤聲,看來他是理解其中道理的,只不過是希望我能到那家伙身邊,好拆散這對『天涯鴛鴦』,如此我這『鷸』和那『蚌』只要相殘,身為漁夫的他就能得利,不過怎幺可能呢?我可沒有自虐到會讓噩夢一再重演。

「郭總,您真是,聰明到有點無可救藥了呢。不過,我還記得高中那會兒,我的數學邏輯推理可是比你拿到更高的分數呢!」我淡笑,續道:「也就是說,您不用讓我知道他們的事情,也別想收利,我是不會上當的。」

我起身,走到辦公桌旁,拿起內線電話,「郭總,如果您在沒有預約之下的情況來這里只是為了和我講這些沒有意義的話,那幺您可以回去了。我讓艾倫送你到樓下怎幺樣?」

男人起身,奪過話筒,放回話機上,抓著我的肩膀,雙眼直勾勾的看著我,在發現我的眼中早已一片冰霜之際,態度漸軟。

「他很想妳,姜瑛,他真的很想妳。」

內心一震,隨即恢復了正常。

被男朋友摁著頭_被男朋友摁倒在床

任何,任何一點馬腳都不可以露出來,好好站直了妳。

「我竟不懂,郭總指的人到底是誰?」我掃掉他的雙手,「您請回吧!」

我親自走到門口,摁下門把,敞開大門,恭請大駕離開。

他嘆了口氣,不得已只好來去。

臨走前,他背對著我,沒有回過頭看向我,卻低聲道:「Alvdis,妳真的,變了很多、很多。妳比米蘭的冬天還要冷。」

沒有人經得起歲月的摧磨。

一個都沒有。

※※※

被男朋友摁著頭_被男朋友摁倒在床

我關掉了辦公室的電燈以及暖氣,提著包包離開大樓,卻不料在樓下遇見了正東翻西找的丫頭。

「這女人怎幺過了十年還是一樣可以忘東忘西?」我不禁失笑。

「妳又在找甚幺?要不要幫妳找?」我走了過去搭上對方的肩膀。

「MyGoddess……嚇死我了!妳就不能出點聲音嗎?」

「呦,妳還真大的脾氣,全公司沒有人敢這樣跟我講話,就妳每天跟我大小聲。」

「哪敢啊董事長?」方妮嘻笑道,想起來還沒找到東西,又換上了一張苦臉,「我的邀請函不見了,沒有那個我怎幺去參加人家的發表會?」

我挑了挑眉,「甚幺發表會啊?」

「就是我們大學那個學生會長肯的發表會啊!他沒有給妳發邀請函嗎?」

被男朋友摁著頭_被男朋友摁倒在床

肯……?貌似上個月好像有拿到類似的東西,但我每天沉浸在設計和公事之中,也不知道把信件丟到哪里去了。

「我找找啊。」語畢,我打開了自己的包包,想看看是不是包包有可能躲著調皮的邀請函件。

承接著方妮眼冒星星的期待表情,我不負她期望的翻到了肯的邀請函,把它交給了方妮。

「果然還是我們萬能的首席人最好了,謝謝妳啦。」

「不客氣。快去吧,免得遲到了,看完之后記得妳的設計草書按時繳交。」娛樂可以有,但該完成的工作一項都不能少。

「嘖,甚幺都是公事、公事,工作狂!不過妳不跟我去嗎?肯的發表會欸,想來我們已經好久沒有看到肯了,妳不去?」

抬手看了看腕上的手錶,似乎……也沒有甚幺事情要做。

我允諾了方妮的邀請,而她也開心地拉著我的手往停車場的方向走,一路上跟我說著肯這次的發表會有多盛大、有多好,會有多少名流參加。

被男朋友摁著頭_被男朋友摁倒在床

不過我倒是沒有很注意這些,我只是擔心,我會遇到甚幺不該遇到的人。

音樂廳前有許多聽眾和穿著正式的政商界人士等著排隊進入會場,正當我們也準備拿著邀請函要進入時,背后有人叫住了我們倆。

「妳們要進場嗎?」女子溫婉的笑容和十年前一樣,都沒有變。

「學姊!」方妮驚訝地跑了過去擁抱住對方,兩人開心的對視了下后便走回我的面前,女子也伸出雙手示好,而我自然是沒有拒絕的理由。

幸好,遇到的是她。

「好久不見了,妳們最近過得好嗎?」

「我們都很好,放心。」

她點頭表示放心,「那就好。」

被男朋友摁著頭_被男朋友摁倒在床

「肯跟我說了,如果看到妳們兩個讓我先帶妳們兩個到休息室一敘。跟我來。」

女人的背影如同大學時期,堅定而沉穩,十足十的干練。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4328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