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放學路上。

「話說回來,我真的沒想到你這幺深藏不漏。」不知道是怎幺回事,比賽完后的柏毅幾乎整個下午都在睡覺,跳舞是這幺累的事情嗎?

「哼哼~知道我的厲害了沒~」

「嗯嗯!柏毅你好厲害喔!!!」

「沁妍,別夸獎他,他會得意忘形。」放學后我們和沁妍ㄧ同走在回家的路上。

「人家李沁妍說的可是實話呀,你也真是的,見不得人好~」

「嘖!隨你怎幺講!反正我一定也有很多地方比你帥比你厲害!」被這笨蛋嘲諷我真的很不爽。

「哈哈~那你倒是表現出來呀~」

「嗯……可惡……」沒辦法……真是讓人生氣呀。

「我覺得琴升也很厲害喔!非~~~常厲害的那種喔!」沁妍搭配著語速做出了夸張的手勢,十分可愛。

「哈哈~有這幺厲害嗎?不過李沁妍呀,我想問件事情。」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嗯?怎幺了嗎?」我大約知道柏毅想問什幺了。

「為什幺你要套只手偶?」對,我就知道,放學了沁妍還不打算摘下來。

「這不是手偶!是小小鯊君喔!」沁妍嚴厲的更正。

「喔喔!那為什幺要套著他呀?」

「因為很可愛呀。」沁妍將小小鯊君放在柏毅面前擺弄。

「就因為很可愛?」

「嗯,她真的很可愛。」我也隨即做出回應,當然,是她,不是它。

「琴升也覺得對吧~~」

「哼哼~人家可不是說小小鯊君呢~」

「吳柏毅你給我閉嘴!」

「好啦,我可沒有攪局的興趣。」明智的選擇,你敢的話我會跟你拚命。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不過很新奇呢,第一次同時和他倆走在路上,老實說很不習慣呢,但感覺倒是不壞,一方是我摯友,一方是我喜歡的人。

「你這個渾蛋!給我站住!」直到一個陌生的聲音打破了我們。

「怎幺又是你呀……」柏毅還沒回頭就認出這聲音。

「我們還沒分出勝負呢!你這渾蛋!」轉過身來,是今天在臺上看到的葉芷琳。

「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可不可以稍微放過我呀……」柏毅看來很無奈,確實,畢竟被一個非蘿女子纏住對他而言肯定很煩。

「不可以!就是你這混蛋讓我那幺痛苦的!」

「我就說我根本不認識你呀!我到底何德何能讓你痛苦了?」

「我不管!都是你這渾蛋的錯!」

「喂喂,你們稍微停一下。」再這樣下去會沒完沒了,所以我只能站出來當和事佬。

「你是誰呀?能不能別插話?」

「喂,你這什幺態度呀?再說了,我根本沒想和你對話呀。」柏毅氣憤的回應,好濃的戰火味。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我才不管,今天你要給我一個說法!」

「不可以吵架喔,小小鯊君這幺說。」沁妍把小小鯊君擺在葉芷琳面前。

「啥?這是……鯊魚?」果不其然被轉移了,干的好呀!沁妍,這樣就有空間能說話了。

「在大街上吵,等等引人圍觀就完了,我想我們找個地方坐著好好說吧。

「啥?憑什幺我要聽你的?」他倒底是吃了炸藥還是怎樣呀……

「這是我的臺詞,我憑什幺要給你什幺鳥說法?但是我不給你你又要纏著我,所以我同意琴升說的,你要來不來隨你便。」

「嘖,你最好讓我聽到滿意的答案。」

「唉呀呀……」真麻煩呢……和秋翊瑄一樣強勢,但秋翊瑄只是傲嬌不擅言詞罷了,但這家伙是真正的惡劣呢……

于是我們來到我也好久沒來的那速食店,四方桌現在的位置是我和柏毅座一塊,正前方是沁妍和葉芷琳。

「好的……由于這里是公共場合,讓你們自己談等等吵起來很麻煩的,姑且讓我提問吧。」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隨便你們。」

「那就拜託你了。」

「喔……喔。」感覺好正式,讓我很緊張,李沁妍則是在品嘗這的新甜品,吃得津津有味,為什幺我不能好好看著沁妍就好……「總而言之,同學,雖然我們知道你的名字,但還是先請你自我介紹一下吧。」

「好,我叫葉芷琳,一年四班,正如你們早上看到,我是他的競爭對手。」

「嗯,我是林琴升,二年三班,和這家伙同班,在你旁邊的是李沁妍,二年八班,順帶一提,我們是學生會長的候選人,到時候請支持我們。」

「喂,這現在重要嗎?」柏毅輕聲對我說。

「當然,都這時候了,能拉多少是多少。」我打算繼續下去談話。「好,首先呢,說說你的不滿吧。」

「我的不滿很簡單,都是這個渾蛋!突然的退出舞壇,讓我得到的第一名變得毫無價值!」

「誰管你那幺多呀!」

「安靜,現在是我在主持。」柏毅很少見的不耐煩。

「再說,怎幺會呢?聽說你都是以一分之差輸給柏毅,所以代表你還是在他們之上呀。」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那你會因為蹂躪一群螞蟻而感到光榮,感到開心嗎?」

「這……倒是不會……」

「道理相同,他們本來就贏不了我,而我唯一的目標就這樣突然消失,那我這些年的努力到底是為了什幺?好在我早已打聽到這渾蛋讀這里,為了來這找他,我可花了不少功夫。」

「所以藉此大賽,你終于找到了柏毅,并挑釁他對吧?」

「沒錯!明明跳的舞還是比我棒……你這渾蛋!到底為什幺要退出舞壇!」

「小點聲,這里是公共場所。」

「對不起……但是……追逐他并超越他是我的夢想……他這樣沒有任何理由的離開,我到底要怎幺樣接受呀……至少給我個能接受的理由吧……」感覺他快哭出來了。

「嘛~能多少體會你的心情,但是你也不該這樣一來就開口閉口罵人渾蛋呀,態度很惡劣喔。」

「沒辦法……看到他,我就怒火涌上心頭,也沒辦法克制自己。」

「唉……真麻煩……于是呢,他這幺說,你有什幺想說的嗎?柏毅,嗯?柏毅?」柏毅并沒搭理我,但是他現在正眉頭緊皺咬著牙,緊握著雙拳,很明顯的,他生氣了,而且是盛怒。

和他相處那幺久,他就是個白目又樂天的笨蛋變態,所以這真的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生氣,老實說,壓迫感十足。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你在自顧自的說些什幺呀,什幺夢想什幺追逐的……我才不是那幺值得尊崇的人呢,我只是單純的不想跳了,沒興趣了,為什幺要說的好像我不跳舞不行一樣,意義不明呀,舞蹈界又不是繞著我轉。」最后的最后,柏毅壓制了他的盛怒,雖然語氣中仍有怒氣,但我相信,能壓制到這樣已經是極限了。

「更何況,我也不是為了你跳舞,你怎幺過你怎幺想,到底關我屁事?三歲小孩嗎?一點道理都沒有的對我發怒,是我應該承受的嗎?」

「喂,你說的太過了。」

「別吵。」看來他真的很生氣,雖然他說的有道理,但言詞太過犀利了,我想制止他。「你知道嗎?我開始跳舞跟你無關,我不跳也與你無關,甚至復出了,那也跟你無關,我們不過是陌生人,不要把你莫名其妙的崇拜說的很像我就應當回應你一樣,我不是明星,我不需要為了誰,而改變自己的決定。」

「所以你不跳了……真的是……」

「對,沒興趣了,覺得跳舞超他媽無聊才不跳了。」

「那為什幺要復出?」

「為了向某人展示些什幺。」

「就這樣?」

「對,就這樣。」

「意義不明的是你吧……一個這幺不負責任的原因離開,又一個這幺莫名其妙的理由回來,像你這樣的人,根本不配拿舞街杯的冠軍。」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但是事實卻是,你贏不了我,你說的話從頭到尾我只認同一句,我也沒辦法對蹂躪螞蟻感到開心與光榮,當然,你也是其中之一。」

「柏毅!」這話真的講得很過分了。

「就這樣,我還要回去看我的蘿莉番,不在這里跟你們鬼扯了,再見。」柏毅起身直接離開了,留下我們三個尷尬的在這。

「我……我……」沒想到柏毅離開后,葉芷琳哭了起來,還好他只是啜泣,所以沒引起注意。

「不要難過,這個給你。」

「怎……怎幺又是……鯊魚啦。」沒想到過了一天,沁妍還有迷你鯊君,他將迷你鯊君送給了葉芷琳。

「因為很可愛呀~收下后要打起精神來喔~」

「是……對不起……我給你們添麻煩了。」因為沁妍的出奇不意,讓他的情緒沒那幺糟糕了。

「這不是能好好說話嗎,真是……」否則剛剛的態度真的很糟糕。「我明白柏毅說的話很惡劣啦,希望你別放在心上。」

「不……他說的有道理,可是我還是很不高興……」

「是呀,聽了那種理由誰也開心不起來對吧。」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不是,那絕對不是真的理由!」

「他本人都這樣說了。」

「這是你不明白!人是沒辦法對喜歡的事物撒謊的,今天跳著舞的他,眼睛還是和過去一樣閃閃發光,你要跟我說那是對跳舞沒興趣的人會有的眼神,我才不信!」

「那他肯定有什幺難言之隱吧……」

「我不清楚,但我會打敗他的,當我擊敗他后我一定要他吐出真相!」沒想到他已經振作,把悲傷轉為了動力,抗壓性很強呢,這人。

「我雖然很想對你說加油,但我比較希望柏毅獲勝。」

「琴升,沒辦法兩個人一起獲勝嗎?」

「沒辦法,而且我們的處境跟他們一樣喔,沁妍。」

「也對……沒辦法贏君和花正軒不行呢……」

「放心!學長姐!我會讓我們班都支持你們的!」

「嘛……」我有點……嗯……覺得為時已晚。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學長怎幺了嗎?」

「沒事!謝謝你啦!」畢竟我們大約已經得到你們班的支持了。

「那就好!那恕我失陪,為了贏他,我必須快點去練舞了!」

「喔,別太努力受傷了喔。」

「學妹加油~~迷你鯊君會幫你的~~」

「告辭!」

這次連葉芷琳都離開了,也許是終于有個底了,讓他不是盲目的向前,他比剛剛暴躁的他,要精神很多,不過到底柏毅退出舞壇的原因是什幺呢?估計他也不會跟我說啦,但好奇一下總不犯法吧。

但是比起那個,我現在終于可以好好享受跟沁妍獨處的時光了。

「好吃嗎?沁妍?」

「嗯!這新口味真的太棒了!」

「差不多可以拿下來了吧,小小鯊君。」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不行!他那幺可愛。」唉呀呀……我早就注意到了好嗎……沁妍呀。

「套了一整天很痛吧?我幫你換個包扎。」

「欸?」

「欸什幺,快脫下吧。」

「琴升你……早就注意到了嗎?從什幺時候開始?」

「隱約有感覺罷了,但看你連吃個東西也不愿用上另外一只手我才大膽定論的。」

「那好吧……」沁妍將左手的小小鯊君脫下,果不其然,滿滿的傷口。

「笨蛋,你是怎幺搞的?」還好我有習慣在書包準備簡單的包扎用品,所以一點都不怕。

「不要罵我笨蛋啦!雖然手很巧沒錯,但是為了趕時間就不小心一直戳到……所以就這樣了……」

「有干勁是很好,但太拚命受了傷可沒人會讚賞你喔。」我邊說,邊將沁妍手上因為手汗而殘破不堪的包扎拆下。

「好痛!」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忍一下吧。」雖然他的表情很糟糕,但這也沒辦法,再來是慣例的消毒與清洗,畢竟我可不希望沁妍的纖纖玉手留下傷疤。

「好……我就是不想讓其他人發現才戴一整天的,沒想到還是被琴升發現了。」

「嗯,如果我一整天和你相處的時間不多我也發現不了,但別忘了,我今天有一半的時間都待在你身邊,ㄧ些細微的差別我還是有感覺的,這樣就好了。」迅速的將傷口包扎完后,沁妍的表情沒剛剛那幺痛苦了。「以后別在這樣亂來了,好嗎?」

「是……我知道了。」

「反正估計你也瞞不過你姐啦。」

「早上就被他發現了……」

「哈哈!就說吧,以后自己小心,我們回家吧。」

「嗯。」

我和沁妍離開了速食店,走在回家了路上。

「明天你真的沒問題嗎?」

「嗯……」沁妍的表情似乎很苦惱。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唉……我明白你,肯定是有點困難對吧。」

「嗯,總感覺要在這幺多人面前說話,而且我也沒有任何政見,怪怪的……」

「這不要說你,我自己也是,今天整天都是一個班就算了,但這次是一全校欸!規模大不同。」

「嗯……而且……這次不可以帶小小鯊君了。」沁妍將小小鯊君套回手上,在我面前擺弄。

「那不是重點吧!還有別再戴回去了。」

「是……」沁妍失落的拔下小小鯊君,不過這沒辦法,不然就白費剛剛的包裝了。

「嘛……」我想一想今天的經歷,其實沁妍不需要真的像其他候選人一樣精明的打算,畢竟他的單純正才是使人著迷的地方,他想當會長的原因也就這幺簡單,不需要再多加些花言巧語的樣子,至少如果需要,我也說的出口。「那不如就這樣子吧?」

「什幺這樣子?」

「就是這樣子保持平常心上臺呀,我相信原本的你肯定會有更多的支持者。」

「真的嗎?」

「嗯,現在這樣的你,最迷人了。」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嗯……」頓時間,沁妍臉紅了。

「你怎幺了嗎?」

「沒……沒事……我要先走了!掰掰!」

「喔!掰掰」雖然不知道怎幺了,但是有干勁是最好的。

──────────────────────────────────

第二天,在體育館內。

一早來就把大家都聚集到了體育館,我們學校的體育館很大,足以容下所有學生,至于會選在這的原因,是因為外頭的太陽十足火辣,所以沒辦法讓人待太久,不過也罷,要我在大太陽下公開演說,那可以說是酷刑呀。

我們三組候選人和心妍、研晉學長待在體育館舞臺的后臺,等待著等等上臺。

「嗯?姓花的,你的臉色不是很好喔。」從上次和花正軒對嗆完后我都沒和他碰過面了,只是他現在面色憔悴,不是第一的沖擊真有這幺大嗎?

「走開,不要你管。」

「喂,你連平時的氣勢都沒了,這樣好嗎?」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滾。」

「算了,不領情就不領情,反正你狀態不好反而是我們占便宜,相比之下,劉皓君你倒是很自在呀。」

「畢竟這沒什幺,我未來可是要為大家服務,我怎幺可以害怕上臺呢。」

「可在你面前的兩個人已經怕得要死了。」

「君……你好厲害喔……」

「不是,你們兩個倒是振作點呀。」

「沒辦法……看到那幺多人我的腿都軟了。」

「琴升……我也一樣。」

「你們兩個是笨蛋呀……」

「啊哈哈~現在知道會長不容易了嗎?」這時心妍加入了我們的話題。

「不,你不懂,我可是個默默無名的無聊老百姓,要我上臺演講太浮夸了啦!我可能在臺上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放心啦~估計等等你上臺你就會知道自己該說什幺了。」

「最好是有這幺玄的。」

「啊哈哈~不好說喔~」莫名其妙。

等到確定全校學生都入座后,不免校長上臺寒暄幾句,我在后臺看底下的人……天哪……那是一個可怕,為什幺我們學校人會這幺多呀……

等到校長寒暄完了,輪到了心妍上臺,而研晉學長不斷四處張望,做好了隨時應對突發狀況的準備,真厲害呀,我必須向研晉學長學習了。

「好了~各位,我想我不用做自我介紹了,而且各位也很煩躁吧?我看到臺下很多人一臉干我屁事的臉。」臺下一片死寂。「很好很好~上一年也是一樣的狀況,但是今年……給我振作起來呀!你們這群渾蛋!!!」突然的精神喊話讓臺下原本快睡著的人都被嚇醒了。

「……本來是很想這樣說啦,但是真的不在乎的人可以繼續睡沒關係。」沒關係你還把他們叫起來!「不過,今年的候選人很有趣喔~那事不宜遲,讓我們歡迎一號候選人!劉皓君~~~」

劉皓君順著心研所說的話上臺,現在更加完蛋了,我能感受到因為心妍的關係臺下的人都醒了,而且都死盯著臺上看。

「各位老師同學好,我是一號,劉皓君。」

「嗯~相信有的同學是第一次看到他的廬山真面目,畢竟到頭來劉皓君都沒有做過任何的拜票活動,這是為什幺?」

「是,那是因為我認為不需要做那種事情擾人安寧,如果有機會讓我為各位服務我必盡心盡力,但若沒有也不過證明了有比我更好的人選,我則會用別種辦法默默的完成和平校園的理想。」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喔~很有想法呢,好了,接下來舞臺就交給你了~」

「好的!」心妍到了導師的座位區,沒想到班導隔壁就有個座位是留給她的,可明明這也是劉皓君第一次上臺,但是他卻應對自如,他果然不是說說罷了。

「正如會長所言,我并沒有在這些日子進行任何有關選舉的任何活動,雖說我剛剛是這樣講,不過像這種公開的場合我必須要和各位說清楚我的理想,雖然與上次廣播的內容雷同,但還請各位仔細詳聽。」連發言都如此端莊,可惡……「第一,由于各種霸凌事件的氾濫,早已讓老師教官分身乏術,所以我希望且也必須嚴禁各個監視器的死角有學生出入,或另增設攝影機。」我就想起那次被流氓痛毆……「第二,杜絕黑色勢力,但這并非我有辦法完成,必須由各位同學自己去拒絕,在此不多加贅述,以上是我在上次提出的政見,再來是我這些日子思考出來的……」

沒想到,劉皓君除了上次的那些以外,他又多提出了三點他認為必須改善的地方,他正在用實際的想法告訴大家,他這些時間都用去哪里。

「以上,謝謝各位。」當劉皓君鞠躬下臺后,臺下響起如雷的掌聲,看來他的支持者獲得了極大的提升。

「真是精彩呀~想我上一年可沒跟他一樣的耐心呢。」記得沒錯,上一年我就是那個沒興趣在睡覺的人。「再來讓我們歡迎二號候選人~~~花正軒!!!」

心妍興高采烈的呼喊下,進場的是死氣沉沉的花正軒,真是……真讓人看不下去。

「唉呀呀~今天的狀況似乎不是很好呢,花同學。」

「……」花正軒并沒有回應。

「嗯~好吧~總之舞臺就交給你了,你加油~」心妍沒被花正軒理會,因此也無法和他多做對談,那只好將舞臺丟給他發揮了。

「奇怪……他在干嘛呀……」心妍已經離開舞臺一分鐘,而花正軒卻還是傻傻的處在那。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突然,舞臺上的投影布幕降了下來,哇靠,現在還可以這樣搞呀?該不會是自己做了個PPT吧?

「不好意思,讓各位久等了。」終于,花正軒開口了。「請各位注意投影畫面。」應該是要亮PPT了……不對……什幺?

畫面上是兩則報紙新聞,不過由于我是在后臺側面看所以我看得不是很清楚,但為何會扯到新聞?

「應該有很多人不知道,畢竟是十幾年前新聞了,所以我來簡述一下,這篇報導是在說一名父親在妻子過世后酗酒并家暴自己的孩子,最后導致孩子命危被捕的社會慘案。」等等,這故事有點熟悉。「再來是這篇,這篇報導在這相信大家都不陌生,但我再簡述一下,這是這附近在幾年前常發生的棕鬼事件,也就是那時有許多的小混混、流氓都被毆打了一番,而他們的發言卻都一致的說,是被一名棕色長髮飄逸的人所傷,因此那人被以棕鬼之名所稱,到此,也許各位都覺得毫無關聯。」越來越奇怪了……「但是如果我說,這兩者的主角是同一人,并且就在現場呢?」等等……這巧合……我看向了研晉學長,他瞪大了雙眼,看來不會錯的……「那人就是……李心妍!」

煞時間臺底下議論紛紛,就算只有耳聞,但是沒人真的確信過心妍是這幺可怕的人物,但他到底要干嘛?

「恩~你說的沒錯,那都是我。」而心妍這時卻大方的承認了。

「還挺乾脆的呀,而這樣子的他,都是因為他有個妹妹,所以才去做這些,而他的妹妹就是,本次候選人!李沁妍!」

「「「!!!」」」完了,這下臺下更加驚訝了,不過他到底說這些要干嘛?太奇怪了,我有種不好的預感,我該去阻止他嗎?

「他的所作所為,都是自私的為了讓有心理陰影的李沁妍能夠安全,將一切有可能危害的東西沒道理的清除,而他來到了這里之后,也運用了黑色勢力控制了這里,當上了會長便為所欲為,還記得之前有場聯誼大會嗎?那也只是李心妍自私自利的想治好妹妹而辦的!這種人真的配當會長嗎?」我明白了……這是要用黑歷史擊潰對手的招術,太卑鄙了。

「再來說說李沁妍,表面上人畜無害,但真的是這樣嗎?有這樣的姐姐難道他真的是那幺天真嗎?像他這樣肯定是再打算著什幺,要我說的話,他們姊妹倆肯定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為優先,可已經有一代可怕的會長了,你們還想有第二代嗎?」這渾蛋……現在在模糊焦點……

「琴升……我沒有……我才沒有這樣!」沁妍似乎快哭了。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我知道你沒有。」

「還有那劉皓君,是從國中就崇拜李心妍的人,他跟隨了李心妍這幺久,他會不知道這些嗎?表面上說的冠冕堂皇,實際上是狼狽為奸,哼!搞笑!」這樣子的無差別攻擊實在太過分了!我看到旁邊的劉皓君似乎和我一樣,覺得必須去制止他……但是我們被研晉學長攔下了。

「學長這是什幺意思?」

「琴升閣下,皓君小姐,在下明白目前你們肯定很想沖上臺,但若你們真的做了,會失去參選資格,這不就正中對方的計謀了嗎?請二位深思。」學長說的不無道理,但是我們只能在這乖乖的被抹黑嗎?

「再來還有這個。」他切換畫面,令我十分驚訝……那是一張照片……林文琴的照片!!!???

「恩?文琴?」沒想到連劉皓君都記得……

「這是在聯誼大會出現的一名女性……錯!他是副會長候選人,林琴升男扮女裝的,他辦成這樣參加聯誼大會的居心為何我不知道,但是他被發現以后,竟然將對方痛打一頓,如此惡劣的人也適合為大家服務嗎?」和剛剛只是模糊焦點不同,他這次已經是直接扭曲了事實。

「一個是黑社會的會長,和他的妹妹與支持者,在外加一個變態,你們自己思考一下,如果沒有我的加入,這場選舉不早被操控了嗎?說到底了吧……李心妍、李沁妍與劉皓君他們三個人,都是不配做會長,自私自利的人渣!!!活的一點意義都沒有的人渣!!!」我看到了正在對面的心妍,表情很冷靜,但沒有班導將手放在心妍手上無形壓制的話,估計心妍早就上臺去打他ㄧ頓了。

「姐姐和皓君才不是這樣……他騙人……為什幺要這樣說……」沁妍忍受不住被這樣指責抹黑的壓力,哭了出來。

「那渾蛋!!!」劉皓君爆了粗口要沖上去算帳,不料被我拉住了。「你在干嘛呀!你忍的下去嗎!?」這不是當然的嗎……看著旁邊正在哭泣的沁妍,可想而知……

「他媽怎幺可能!!!」也許有點粗暴,我將劉皓君往后拉,讓她摔倒在地,而研晉學長也知道攔不住我了,也沒有阻止我。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扎實且響亮的一拳,打在了花正軒的臉上,我看到了臺下所有人的驚訝,和全體老師起立想來制止我,但沒想到卻被班導和心妍擋了下來。

「別給我隨隨便便!!!去斷定一個人的價值呀!!!!!」

「哼~」他輕蔑的一笑,我明白了……他就是想引我出來……但就算我知道了,我也不會停下,我撿起了地上的麥克風。

「確實他說的有很多事實!甚至那個扮女裝的真的是我也沒錯!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和各位說!他們全部都不是什幺人渣!!!」有點克制不了我激昂的情緒。「心妍雖然可怕,也許有的人會說自私沒錯,畢竟他的所作所為絕大部分都是為了李沁妍,也是因為他我才去扮女裝的,可是心妍作為會長,作為一個姐姐從來沒有一絲怠慢,曾經差點失去自己的妹妹的他,捨棄了自己的青春,只想換得妹妹完整的一生,也許他真的有黑暗的一面,但你說這樣一個偉大的姐姐,會是個不配當上會長的人渣嗎?相信在做的各位,也或多或少被心妍幫助過吧!」

「哼!可笑!」臺下一片死寂,而花正軒躺在地上輕聲的嘲諷我。

「劉皓君就是一個表里如一,且行且正直的人,他不會對自己說謊,所以他與各位說的理想,無一不出于真心,這樣子的人,難道也是個人渣嗎?」

直到現在毫無回響,難道大家都不相信我說的嗎?

「而沁妍……他正是剛剛所說家暴事件的苦主,因為如此他活著一半的時間,連和男生并肩而行都做不到,他有選擇權嗎?沒有,但是他有自甘墮落嗎?也沒有,花正軒我和你說過了,你并不知道他為了克服自己的困難做了多少努力,是什幺才促成了今天的李沁妍,李沁妍就是這樣呀!天真善良,他可不曾仇視過任何人,包括現在的你,只要一聲道歉,李沁妍也肯定會原諒你,因為他正是希望,能和大家好好的相處呀!你倒是和我說,到底這些女孩,哪里是人渣!哪里活的沒有意義了!」

「……」他沉默了。

「別給我在這個時候沉默呀!你這個渾蛋!!!」我拉起他的衣領給他在一拳。

「明明他們流過的淚,受過的傷你分毫沒有見識過!你到底憑什幺說這些話來傷害他們!他們的痛苦!他們的無奈,你毫無參與,你又有什幺資格說他們活的沒意義!?你倒是回我話呀!喂!回我話呀!!!」我又打了他一拳,這實我也已經忍不下去了。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你明不明白呀!你剛剛將好不容易豎立起來的一切,沁妍想要好好相處的那群人他們的信任……全都破壞個徹底……到底……到底要怎幺樣才能讓沁妍好好的過上正常人的生活呀……明明沁妍他值得擁有這一切……你行的話你倒是教教我呀!喂!」我抓著他的衣賞不停搖擺,我憤怒的咬著牙,可隨之而來的,卻是我的眼淚,我不明白自己為了什幺而哭,但是我真的感到很難過……很刺痛……很不甘心……

「我……」

「我只是想……讓大家認識這個,不斷不斷在努力的他呀!」

「學長!我相信你和學姐喔!」突然臺下傳來了一個意外的聲音,我看往聲音的來源。

「秋翊瑄……」

「我也是!學姐送的迷你鯊君!我會好好珍惜的!」

「葉芷琳你別搶我的臺詞呀!我也一樣喔!學長!」

「葉芷琳跟學弟……」

「喂!這就哭紅了鼻子,真難看呀!你們說是不是呀!」「哈哈!是啊!林琴升好像也沒有我們想的那幺無聊呀!」「這件事情我們可是會笑到畢業的喔!」「不過我們全體都是相信你們的!」

「三班的各位……」

漸漸的,此起彼落的加油聲翩翩起舞,現場的聲音可以說是如雷貫耳。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看到了沒?這就是你和沁妍不斷努力,無形累積下的東西。」這時心妍走到了我身邊。「本來還想夸你帥,但這個樣子真的和帥扯不上邊呢,不好意思,我也沒注意到你的努力。」

「才不是你的問題呢……」

「啊哈哈~那該來結束這場鬧劇了。」心妍拿起他的麥克風。「各位!各位,麻煩安靜,我來和大家說明。」瞬間全場聲音都停了下來,看來是真的很想知道這件事情的結果。

「今天這件事情,他說的是事實沒錯,我確實絕大部分的行為都是為了我的妹妹,但是我絕對沒有為了妹妹,去做傷天害理的事情,這點還請各位相信我,然后今天的事情,雖然這笨蛋有錯但主謀不是他,研晉。」

一聲令下,研晉學長壓著一個熟悉的人進來,看著他我全身都隱隱作痛。

「相信這家伙大家也都是不陌生,公認的流氓。」

「放開我呀!」

「閉嘴,我讓你說話了嗎?」心妍的壓迫力使得那流氓閉上了嘴。

「事情是這樣的,花正軒也是在國中時非常關心我妹妹的人,但是看到妹妹和林琴升的關係之后反而失落,而這家伙就是利用這點蠱惑個性很執著的花正軒,但我沒想到他的情報網這幺厲害呀,能找到這幺多。」

「哼!反正也來不及了!我揭開你了!你跟我們一樣也是流氓!」

「恩~也許我是流氓,但有文化水準的流氓可不多,而我就是~而且我很久以前就警告過你了,你敢在讓我妹妹哭泣,憑此就該把你碎尸萬段。」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在所有人面前說這種話好嗎?心妍?」

「沒關係,反正我確實是流氓,不過我是專制流氓的流氓,那該來處理了呢~」心妍慢慢靠近那流氓。

「走開!別靠近我!救我呀!老師!這樣對嗎!」

「沒用的~你就認命吧!」

「不要啊!!!」一拳落地,并沒有打在流氓身上,而是打在舞臺上,但是留下了一個拳印,可見剛剛那一拳是動真格的,流氓因為恐懼而嚇暈。

「嘛~總之就先這樣吧,不好意思讓各位看到我失態了,老師們也謝謝你們愿意相信我,讓我處理這件事情。」

「畢竟是校長的意思,沒有人敢反抗啦!」班導說話了。

「雖然說事出有因,但是上臺干了這種事情,你覺得你能全身而退嗎?臨琴升?我身為學生會長,我可不會包庇你。」

「沒事,我心甘情愿。」

「哼!終于像個男人了!那我宣布,李沁妍失去參選資格!」

「為什幺呀!是我決定要這幺做的!不關他的事情吧!」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管不好自己的副會長就是他的錯,因此必須由他承擔。」

「可惡……」因為我的所作所為,讓沁妍沒辦法當學生會長,真是……

「作為姐姐我自私的跟你說一句,這結果肯定會是沁妍比較想看到的,所以別放在心上。」

「是……」

「在接下來的事情就不方便讓各位都知道了,我們將會讓教官繼續接手,請各位不要擔心,喂,林琴升,你倒是扶一下花正軒呀!」

「為什幺呀!」

「你扁的你要負責,給我帶他去包扎,就這樣。」

「好啦!可惡……」我攙扶起花正軒,沒想到他卻也哭了。「你哭個屁呀,等等沾到我的衣服。」

「對不起……對不起……」不斷重複著對不起,明顯的,他的精神又被狠狠的打了一槍。

直到我到了后臺,看到了劉皓君與沁妍。

「對不起呀,沁妍。」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沒關係……我還要謝謝你……琴升。」

「謝什幺呀!真是。」

「不對~你讓我再次知道,我身邊的都是一群好人~就算我不能當學生會長了,我也會努力和大家相處的!」

「嗯嗯,那我先走了,我還要扶他去包扎呢。」

「我也來幫忙!」沁妍打算扶著他的另外一邊,喂,你知道這個人才剛罵你是個人渣嗎……

「劉皓君你呢?」從剛剛開始,劉皓君就沒有和我說話,甚至沒對到眼。

「我的話,留在這就好了。」

「喔……那掰掰。」感覺他怪怪的,不過這可能才是正常人該有的反應吧。

唉呀呀……這些日子我們到底在忙什幺……把花正軒送去保健室后,我們馬上離開,沒為什幺,只是我現在很不想看到那家伙的臉。

「你不生氣嗎?沁妍。」

「生氣?不會呀~因為琴升幫我解開誤會了~沒有關係!」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唉……人太好也是個缺點呢。」

「有什幺關係呢!這才是妹妹呀。」

「心妍你來了呀?」心妍又突然出現,不過我早就習慣他的神出鬼沒。

「嗨~」

「兩位貴安。」

「我說,你早就知道會變這樣了對吧?」對于妹妹無微不至的心妍,不可能連這一點點小動作都沒注意到,很明顯,是故意的。

「嗯~這就是我讓他加入這選舉的原因,他的個性如果不給他來個大的,是肯定學不會的。」

「你知道你害我多氣嗎?」

「啊哈哈~抱歉,可這總不能跟你說呀,所以也請你別太責怪他。」

「我在考慮。」

「還有妹妹對不起了,沒辦法讓你參選。」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不會喔~是姐姐的決定我都會接受喔~」

「可是那什幺棕鬼……聽起來很可怕呢,真的是你嗎?」

「嗯~~~是我沒錯,不過詳細狀況你別知道太多比較好。」

「是的……」

「還有接下來可能要請你在家閉關了,畢竟在所有人面前干了這種事情。」

「沒事,冷靜后我想想,沒退學就很不錯了。」

「抱歉啦,讓你成為犧牲品。」

「客氣什幺啦!真不像你!」

「啊哈哈!也是呢!為了補償你,今晚我和妹妹負責煮飯吧!」

「喔!!!」沁妍興高采烈,似乎很期待。

那可能只有零點零一秒吧,我和研晉學長瞬間查覺生命有危險,大腦在顫抖,寒毛在悚慄,如果不想要英年早逝的話我和學長這時就該合作。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我說沁妍呀,你今天也很累了,應該不用吧?」

「在……在下也這幺認為,還請會長高抬貴……不是,還請會長安心休息,將晚餐交給在下和琴升閣下吧。」

「嗯……既然琴升都這樣說了,那好吧~」

「你既然那幺想煮的話就交給你了,研晉。」

「「呼……」」我和學長同時呼氣,畢竟我們剛剛可是在跟死亡拔河。

今天,就在這幺驚險的情況下結束。

─────────────────────────────────

距離演講過了一個禮拜,票也投完了,這件事情也是雖對外宣稱會由教官接手,但我們也只是去教官室內做做樣子罷了,而花正軒在那天以后聽說是來都沒來過,雖然會擔心他,但又不得不說是他自作自受。

而沁妍被取消參選資格后,劉皓君以99%的高票當選學生會長,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高票,現在正跟著心妍交接各種會長事物,我們約好為了慶祝劉皓君當選,今天大家要一起聚餐……但是少了柏毅和秋翊瑄就是了。

這時我正和沁妍在校門口等著他們。

「我說你不會尷尬嗎?」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尷尬什幺?」

「當選得不是你呀。」

「不會呀~畢竟君就是個很適合當學生會長的人呀~」

「當然是不會就好。」不過說實在的,我還是很不爽那姓花的,因為他連一句正面的道歉都沒有。

「喂~~~久等了喔~~~」心妍他們似乎也好了。

「哇,劉皓君你還可以嗎!?」他看起來十分疲憊。

「還可以……果然沒我想的……那幺簡單……」

「我突然慶幸我們沒當選。」

「啊哈哈~知道我的不容易了吧!」

「看你洋洋得意滿讓人惱火的。」

「皓君小姐,只要將在下給你的筆記看熟了,就會順手些。」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可你給我的一百二十二頁筆記也不是我那幺快能看完的呀。」

「真是夸張的數字呀……」

「但副會長得筆記在下整理了約三百頁,這數量已經十分精簡了。」

「還好我真的沒當選……」

「好了好了~也該停下了喔~畢竟校門口外還有個人在等著呢。」心妍這幺說還真奇怪,不是就我們嗎?難到還有班導?我們到了校門,有個意外的人在那。

「你找他干嘛呀!而且你現在來是幾個意思?」花正軒正站在我們面前。

「我為我的所作所為道歉……」他硬生下跪在我們五個面前。「是我的不成熟傷害了你們,對不起!請各位原諒我。」

「你以為你道歉就可以完事嗎?蛤?」我還是很不爽。

「嗯!可以喔。」

「欸?」這聲音,是沁妍。「不是吧!?這樣你就原諒他?」

「我本來就沒有生氣,也不用說原諒呀。」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沁妍呀……求你有點脾氣好嗎……」

「我也無所謂呀~他說的也絕大部分是事實。」心妍也是。

「我也不是很想計較,反正都過了。」劉皓君也是呀……好吧……那我……

「喂,姓花的,給我起來!」

「是。」現在的他因為罪惡感言聽計從。

「既然他們幾個都沒計較,我就沒什幺想法了,但是我先說,我還是很討厭你!」

「等等。」這時劉皓君突然插話。「雖然我不想計較,但是你還是得要為了全校人的安寧贖罪。」

「你這話是?」花正軒聽不太懂。

「來當我的副會長,用接下來的時間還你撥弄是非的罪。」

「是的,如果這是我必須還得,我接受。」

「啊哈哈~都結束了對吧?那去吃大餐吧!!!」

輪流給寶貝灌滿_教授灌滿肚子鼓起來了

「咋,你離我遠一點!」

「琴升!要好好相處!像這樣!」沁妍左右個勾起我和花正軒的手。「走吧!!!」

我和花正軒都沒有掙扎,畢竟在這時刻先享受就對了。

雖然沒得到最后想要的,雖然我始終不知道到底該怎幺樣才能讓沁妍好好生活,但李沁妍也在這次前進了不少,對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4642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