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你的好大好熱_好熱好大進去了

網路上流傳著這樣的一句話:「T社一出手,便知有沒有。」這句話中提到的T社正是知名雜誌《TOPIC》,《TOPIC》除了日常報導些藝人的專訪外,能讓他們這樣聲名大噪的,便是因為他們的狗仔十分厲害。

再會藏的情侶,一遇到《TOPIC》的狗仔,沒有一個可以逃過他們的鏡頭,而且拍出來的照片還不是那種可以糊弄說只是好朋友的照片,都剛好可以拍到舉動十分親密的照片,照片都這幺明顯了,如果此時公司還跳出來說只是朋友,未免也太過牽強,因此大多數都會承認戀情。

莫道明跟秦橙正是被T社拍到,才公開戀情的。

T社還很有原則的,據說他們不會報導還在上升期的藝人的緋聞,擔心影響他們的人氣累積不不過這次這則預告般的消息,很明顯的已經打破他們以往的原則了。

又或者是這次拍到的人實在太有話題性了,不爆對不起自己啊。一時間線上的所有男團通通被網友討論一番,網友像是抓住了什幺一般,興奮不已。

甚至有人傳出小道消息,本來要報導的是男團的同性情侶,只是因為這次拍到的更有話題,所以才選擇這組照片。

孫夏沒怎幺關注這則新聞,就當茶余飯后的小八卦來看,離《不就三十嗎?》的開拍還有一個禮拜,這禮拜她就當個乖學生去學校上課,雖然說她好像沒怎幺在上課,但還是低空飛過,幸運地升上了大學二年級。

只能說CP綑綁策略太成功了,《蔓蔓尋之》的收視節節攀升,連帶她的知名度也一直上漲,剛停好車,就馬上有同學來問她是不是那個顏慕。

呃你的好大好熱_好熱好大進去了

孫夏這時還戴著黑色口罩,只能說她的眼睛真的是太好認了,別人一看就知道是她,她只好點頭承認。

他們是藝術大學,有不少人都是在大學期間就出道的,連大名鼎鼎的一線小生陸祺寒都是賀盛的學生,說起來在校內看到明星的確不是什幺新奇的,但這兩位女同學還是開心的歡呼起來,一看這菜樣就知道應該是新生。

「《蔓蔓尋之》超好看的,妳演的超好的!」女同學一號超級激動,一直拉著她的手搖。

孫夏覺得她再這幺搖下去,她的手大概要斷了,雖然說這幺想,還是不忘正式自我介紹:「其實我叫孫夏,希望你們之后能夠記住這個名字。」

女同學一號持續處于亢奮狀態:「啊啊啊,連聲音都好好聽哦!這難道就是明星的魅力嗎?」

孫夏只是帶著微笑,其實內心很擔心她之后會激動到昏倒之類的,有點為難的看了遠方,恰好就看到了帶著口罩,圓框眼鏡,穿著深藍色針織大衣的一位男子。

會做偽裝的不是眼睛長針眼,大概就明星了,怎幺看這個身形這幺眼熟啊,那雙小鹿眼睛也太明顯了,那位男士對上她的眼,腳步一滯,接著馬上轉頭快步離開。

此時女同學還在激動的嘰哩呱啦講話,好像很渴望孫夏可以跟她討論劇情一樣,吵的孫夏頭痛,一個不小心就大喊:「陸祺寒你給我站住!」

呃你的好大好熱_好熱好大進去了

女同學聽到『陸祺寒』三個字,馬上放開孫夏的手,看著穿著藍色針織大衣的他,倒抽一口氣:「陸、祺、寒!」

陸祺寒停住腳步,渾身一震,因為孫夏喊的很大聲,女同學更大聲,頓時路上的同學全都停下腳步,看著陸祺寒的方向。

陸祺寒囧,趕緊否認:「不是不是,我不是陸祺寒。」說完就瞪了孫夏一眼,老子這幺好聽的名字不是讓妳這樣大喊的,還在這種公眾場合。

孫夏突然也覺得自己太沖動了,都在演藝圈混多久了,當然知道這種私人時間還被關注很不舒服,不過也因為陸祺寒,女同學成功將注意力轉移了。

還是幫他一下好了,他現在真的太囧了。

她尷尬的哈哈一笑,有點渾厚有點尷尬的胖鼠笑聲:「哈哈齁齁,我認錯了啦,啊哈哈同學你長得跟陸祺寒真像啊。」

動作怎幺看都很不協調,她是不是不會說謊啊?陸祺寒木著一臉看孫夏自己在那邊笑,再掰啊再掰啊,看她闖出來的禍怎幺解決。

女同學還在疑惑:「明明就是陸祺寒啊,我追他三年了,怎幺可能認不出來。」

呃你的好大好熱_好熱好大進去了

「啊哈哈,就說是認錯了嘛,陸祺寒現在不是很忙嗎?怎幺可能在這呢?」

「妳少騙了,我是陸祺寒應援站的工作人員欸,他就算化成灰我都認的出來。」女同學噘著嘴,對著陸祺寒比了大愛心:「歐巴,你記得五月時有個站子回應你她正在考試希望你幫她加油嗎?那個就是我哦,謝謝你那次翻我牌,愛你!」

歐巴個鬼啦,這里又不是韓國,陸祺寒尷尬,哈哈哈一笑:「妳真的搞錯了哈哈哈,我真的不是陸祺寒啊。」

「連穿衣風格都一樣啊!啊啊啊是陸祺寒生人啊,我怎幺忘記先拍照了。」

站姐的優秀職業道德啊,不管何時遇到偶像都不忘拍到高清美照。

「……我是陸祺寒的粉絲,所以都有在模仿他的風格啊哈哈哈。」陸祺寒持續帶著那尷尬的笑容,向孫夏招了招手:「妳怎幺可以把自己的同班同學搞錯呢,哈哈哈。」

這設定來的太突然了吧喂!明白陸祺寒的用意,孫夏只好配合:「啊哈哈,真的真的很像啊!」

女同學疑惑,開始動搖了,突然陸祺寒眼神一變,沉著臉:「妳過來。」

呃你的好大好熱_好熱好大進去了

死定了。

若此時她是馮薇,陸祺寒肯定不敢這樣說話,但此時她是孫夏,陸祺寒可就擺起架子了呢。孫夏順從的走到陸祺寒面前,低著頭,偷覷著陸祺寒的表情,只見他陰沉著一張臉,居高臨下的看著孫夏。

陸祺寒陰陰的笑了:「呵呵。」接著勾住孫夏的肩膀,和藹的笑了笑:「我們去討論一下功課吧,呵呵,我們先走了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4984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