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榮譽_人物活動

?「他去擦藥了。」

?正當花父及花母不解之際,在后頭的古彣硬生地回答道。

?方才花父和花母的反應,以及花未零的樣子和說的話,他都在后頭聽得一清二楚,姜宇業也一同站在后頭靜默不語。

?這樣的場面他見多了,唐頌打架的事蹟不少,甚至多的數不清,他這次突然就出去要跟人家干,他根本沒有事前訊息,只能一接到通知就沖出了校門。

?只是萬萬沒有想到,會有個女孩突然跑出來白白送死。

?但他彷彿可以明白,一看著床上那個身影,他便想到他心里的那個女孩,因為她們彷彿有那幺一絲相似。

?「那他……」

?沒有人打斷她,她自個兒斷了句,語句停在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方。

?其實她只是突然明白到自己對唐頌的心意,甚至更訝異自己出去替他擋了那一棍。

?那時候的她聽見杜筱筱和她說唐頌打架了,便跟著校園里的人群方向跟著一起跑。大多數人都是去看熱鬧的,畢竟疼得不是自己的肉。

?但她沒辦法,她只要一想到唐頌可能會傷痕纍纍,她的心就不可遏止地揪了起來。

人物榮譽_人物活動

?她也問過自己為什幺,為什幺現在會如此心急如焚,為什幺沒有像那些人一樣有著看熱鬧的心情?但她找不著答案,彷彿答案就在那個人身上,所以她得去見到他,一定要見到他。

?她不要他受傷!她不要!

?上次看著唐頌因為她而受的傷就已經愧疚不已了,距離上次受傷的時間與現在太過于相近,這樣他的身上只會積累更多的傷口。

?一個人的耐痛能力終歸有限,他不可能不會痛的。

?而且想到上次他不肯抹藥,說是輕傷,他那樣的人,誰能保證他打完架會擦藥。

?所以她要阻止他,不要讓他打架。

?雖然實力有限甚至微弱單薄,但她還是想要阻止他,不要他受到傷害。

?所以這大概是為什幺她看見有人從后面拿著棒球棍要打唐頌時,她會奮不顧身的往唐頌那沖去,替她接下這一棍的原因了吧!

?幸虧那時,古彣來得及反應過來,礙于腳下的麻煩物,只能將即將靠近唐頌的混帳踹了輕輕一腳,以至于那人攻擊的方向偏了些,往花未零的背至腰間的位置劃下重重一痕。

?但那一痕對花未零而言仍舊太重。

?她不像唐頌他們習慣了打架,更不習慣身上有著那幺大又那幺痛的傷,更沒辦法像他們一樣背著傷,還能佯裝無事的與人說笑。

人物榮譽_人物活動

?「他……還好嗎?」

?花未零環顧了病房一圈,甚至怕露眼地又看了一遍,就是沒看見那個身影,找不到那個人。

?她不一定要見到那人,但她想要知道他怎幺樣了?

?不過她慶幸的是,他這次肯擦藥了。

?「他……」古彣被問的有些難以啟齒。

?他在這個地方,有著花未零的父母,他也難以說明唐頌的傷勢,卻也沒辦法跟她說他沒事。

?古彣高挑的身材受花父一看,從上盯到下,發現他的手肘有些擦傷,小腿后方似乎也有著傷,隱隱猜測了實情。

?花未零此時還等著呢,她還在等古彣告訴她唐頌的消息,此時此刻她仍滿心掛念著那個人,那個不知道從何時起,已入她心房的男孩。

?「唐頌在哪里?」

?既然不說,那她可以自己去找他吧?

?花未零看著仍不開口的古彣,氣得一把掀開被子,雙腳觸到地面,準備穿鞋。

人物榮譽_人物活動

?就是此刻,她的雙腿被一雙手給抬回了床上,被她扔到一旁去的被子也又被蓋回到她身上,她看著那雙手的主人,有一些情緒在心底漸漸發酵、慢慢散布。

?「能請各位,先暫時到病房外稍等一下嗎?」唐頌說著,視線直勾勾地放在花未零那父母身上,接著眼神示意后頭的巴大嘉將他們都帶出病房。

?直到這個病房只剩下花未零與唐頌的時候,她的視線不敢再對上他的,只能將視線放在他那些暴露在外的傷口來回尋視。

?這些是看得見的,那幺那些被衣物遮蓋住,看不見的地方,是不是有著更大的傷口?

?「你這次擦藥了嗎?」

?他擦了,花未零聞到了他身上淡淡的藥劑味。

?唐頌輕輕應了一聲,回答了我的問題。

?「那你,」花未零咬下微乾澀的嘴巴,仍舊沒對上他的視線,「還好嗎?」

?當然不好,他的膝蓋上還有一大片黑黑的淤青,與陪襯在旁十分違和的暗紅色擦傷,他怎幺會好。

?可他仍舊看著她,輕輕的嗯了一聲。

?「你……」

人物榮譽_人物活動

?「花未零。」在她還想說些什幺的時候,他猛地叫了我的名字,「花,未凋零,是這樣吧?」

?聞言,花未零慢慢抬起頭,想要對上他那視線。

?「代表還有希望對吧?畢竟花在尚未凋零前,是多幺的盛裝美麗。」

?對上唐頌視線那刻,他的唇齒邊綻放了一抹笑,唇角那一對酒窩也隨之現行,毫無隱瞞的展露出來。

?但花未零不知道為什幺,看到此時此刻沖著她微笑的唐頌,那個身上穿著吊嘎,滿身傷痕卻對她笑著的唐頌,鼻間就是一陣酸澀,抵抗不了澀意,眼淚還來不及憋著就已涕下,展露在他面前。

?是恐懼嗎?

?還是欣慰他沒事?

?還是終于找到了在心里困擾著她許多天的問題答案?

?不想知道了,她現在只想知道他平安無事就好了,她什幺都不要了!

?思及至此,眼淚更加放肆,雙眼流出的眼淚更多,床被上漸漸布滿一滴又一滴的水漬。

?那種自心底不斷溢出的東西,促使她的眼眶積累更多淚水,一種痛不來自肉體上,而是心理上。

人物榮譽_人物活動

?彷彿被狠毒施力抓緊,好不容易被鬆開,那種急著喘氣,急著安撫自己終于沒事的感覺。

?花未零真的是嚇壞了,看著唐頌就是一直哭,眼淚停不下來。

?而唐頌覺得這場景是莫名熟悉,相似的場景涌入腦海,他慢慢走向前,一句話也沒說的把花未零擁入懷里,用力的,像是告訴她:別哭了,我在。

?『還有我在呢。』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5113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