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叔你住手第六章_你是我小叔不能這樣

在距離會場兩個街口的地方,高嶺被困在車陣中。

要不是連路邊停車位都找不到,又不能把車丟在路中央,他認為直接走到會場都比較快。

高嶺急得口乾舌燥,不斷回憶著當年的事。

校板上的那篇PO文,不只沒拍到他的長相,就連拍到他的地方都刻意把他的臉給模糊了,所以文字內容完全就是把余茜形容成一個人人都可、放蕩不堪的女生。

發文的時間距離他們兩的第一次,已經過了半個月,余茜也轉學,他十分費解為何會選在那時候才把照片貼出來?卻沒時間細想這件事,他唯一能想的只有──那是他喜歡的女孩,他不能放任她被別人汙衊,更不能放任照片在網上被人傳閱。

于是為了轉移所有人的注意力,他主動承認照片上的男同學是自己,不是什幺亂七八糟的人。

他試圖讓討論方向轉移,所以說是他強迫余茜的。

隨之而來的是學校多次約談他,他們希望他能改口。他還記得導師、教務主任、訓導主任和校長一字排開坐在他面前,告訴他在這種升學的重要關頭,鬧出這種事并不聰明,反正余茜已經離開了,學校也暫時關閉校版,撤掉照片,他何不就假裝沒這件事,過一陣子后風波就會平息了。

對此,他拒絕了。

師長們多次質問他原因,他都沒有說。

因為他們肯定無法理解學校對整件事的處理方式中,他唯一慶幸的是那些不雅照的尺度并沒有大到讓她露點,他當時即使意亂神迷,也把余茜遮擋的很好。

小叔你住手第六章_你是我小叔不能這樣

所以關閉校板什幺的,不具任何意義,真正想保護她的人,只有他。

他獨自承擔了所有質疑、謾罵和異樣的眼光。從來沒后悔過。

一直以來,他生氣的點是事發后,他卻怎樣都聯絡不上余茜。

后來他只能去求白雅歆,請她在不告訴余茜這件事情的情況下,問余茜能不能回來見他一面。

他想知道她無聲無息離開是什幺意思?

難道真的是要和他分手?

結果白雅歆告訴他,余茜不愿意見他,只說他們已經分手,以后互不往來。

他不信。

但并非不信白雅歆,而是不愿意相信余茜會說這種話。

他們沒有分手的理由,又或者她有,那她也應該當面告訴他。

他只是想要個理由──這個念頭幾乎是他當時撐下來的唯一信念。

小叔你住手第六章_你是我小叔不能這樣

他繼續給她傳訊息,但她始終沒有讀過。后來他想,她要嘛改了帳號,要嘛把他封鎖了。

那時候,他不得不接受他被分手了的事實。

那段時間可以說是他人生最灰暗的時候,只要去學校就每天都是被談論八卦的對象,可是最令他無法接受的是,她就這樣輕易地將他扔下。

重逢的時候,他多年來的怨氣和怒火一瞬間有了爆發的出口。

可是看到她明顯是被人打了的樣子,他心里也不好受。

真正的轉機……大概是他發現她想撮合他和白雅歆的那次。

他一時沒過腦問了她一句:「妳一直都和白雅歆有聯絡?那天在餐廳門口不是巧遇?」

其實他的側重點是擺在后面那個問題,余茜卻回答了她和白雅歆是去年同學會才重新連絡上的。

當下因為太生氣所以沒發現,事后他細想,余茜說了她是從轉學后就沒和白雅歆聯絡。

余茜和白雅歆,要相信誰,他還是知道的。

再加上余茜的種種表現,他終于明白她壓根不知道當年的事。

小叔你住手第六章_你是我小叔不能這樣

霎時間,他居然鬆了口氣,覺得這樣很好。

那些污辱的字眼,不雅的照片,都過去了,他完全不希望她經歷,所以他才這幺不想她去同學會。

畢竟,上次是幸運的沒人在她面前提這件事,可不代表這次還是一樣。

好不容易抵達會場,高嶺讓門房替他泊車,并詢問市一中的同學會是在哪一層樓。

他還沒見到余茜,倒是先見到了在溫泉飯店騷擾她的那個胖子。

曾軒國在門口抽菸,身旁還站了幾個高嶺的老同學。

不知為何同學們見到是他,面上都有點尷尬,才紛紛跟他打了招呼。

如果余茜在就會告訴他曾軒國不只好色,還小心眼,所以他一眼認出高嶺是那天見過的那個讓他丟臉的家伙。

「喲,這幺巧,你是柯茜現在的男朋友吧?」他扔了菸屁股,不懷好意的笑著。

高嶺本不想被耽擱,只是奇怪老同學看他的眼神不對勁,很像當年那件事時的表情,所以他短暫駐足。

曾軒國卻熱情地招呼他:「我之前沒來得及給你看,來來,我讓你看看柯茜的照片,你一定會喜歡!」

小叔你住手第六章_你是我小叔不能這樣

旁邊一位老同學這時跳出來阻擋,「欸,高嶺,你來了就快點進去啊,大家都等著見你呢。」

「就是啊,張茜也在里面,你快去找她吧。」

高嶺很少相信第六感或直覺這種東西,所以他確實是看出了他們神色有異。

他還是靠過去看了。

曾軒國擠開擋在面前的人跟獻寶似將手機湊到他面前,亮出照片。

頓時,高嶺的思緒停住了。

「你看,這真的是柯茜啊,所以我就說我認識她,而且……」曾軒國用手肘頂了頂高嶺,曖昧笑道:「我們可還算表兄弟啊。」

其實那些照片并沒有想像中的聳動,只是睡著的余茜穿著有些寬鬆,露出了大片白膩的肌膚,但沒有露點。

問題是,她眼睛是紅腫的,儘管睡了眼角都還滾著淚。

最重要的是的她看起來還是受了委屈會讓人不住心疼的年紀……

猛然的,他感覺一股麻疼一下子從右邊頭頂的位置開始一路痛擊到他的整個顏面神經,一波又一波的,他甚至稍微懷疑自己是不是小中風了。

小叔你住手第六章_你是我小叔不能這樣

有件事他記得特別清楚。

那是在他還以為她喜歡自己的時候,有一次體育課上籃球,他發現余茜腦子不好,運動神經倒是挺好,籃球打得很棒。

他能注意到余茜籃球打得好,其他人自然也行,畢竟她那副身材,只要活動起來,必定吸引過多關注。

套一句他偶然聽到其他男生說的話:「余茜打籃球勝算大啊,因為全場就只有她一個人可以同時運三顆球。」

沒多久場邊開始出現輕佻的口哨聲,她便默默地把球轉給別人,獨自下場了,總共上場的時間還不到十分鐘。

那時候他明白了,余茜并不如其他人口中那樣的喜歡在眾人面前展現自己的身體。

等回憶結束,高嶺猛然回神,只聽到曾軒國像被殺的豬一樣在哀號。

旁邊有人大聲勸誡他不要再打了,他才驚覺自己將曾軒國按在地上揍。

他似乎在嘴里喃喃說著什幺,卻被曾軒國的聲音給蓋過,他冷靜下來……事實上他一直挺冷靜,只是想不起來何時出手的。

因為回神了,他于是聽見曾軒國在說:「別打了、別打了,我和柯茜真的沒怎樣……我就是偷拍了她幾張照片,她那個性冷感,碰她她都沒反應,跟條死魚一樣,我還能怎樣?我說的是真的,求你別打了……」

高嶺停住了,任由旁人將他從曾軒國身上架開,腦子還在消化曾軒國的話。

小叔你住手第六章_你是我小叔不能這樣

余茜冷感?

不可能。他抱她的時候,她會害羞得紅透整個身體,但他從沒在她身上感覺出冷感,畢竟每次都是他把床單扔進洗衣機的。

高嶺好像突然明白了什幺。

「我說最后一次,她叫余茜。」他眼神有些渙散,語氣卻似冰天雪地般,「她是我的余茜,跟你沒有任何關係。」

他說完,撿起曾軒國掉在一旁的手機,收進口袋中。

一如當初,不管師長們如何逼迫,不管余茜在或不在、知不知道正在發生的事,他都會替她彌平煙硝。

就是不愿意見她受到半點傷害。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fvcyz.live/5419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七乐彩2011走势图